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滿目瘡痍,乾屍遍地,猶如人間地獄一般。

五十里外,一名十八歲左右的俊朗少年向坍山城方向趕來,風塵僕僕。

慕晟虎現在很興奮,又可以見到父親大人和大哥了。

雖然大哥平時對自己不是很待見,但是他畢竟也還是自己的血肉相連的嫡親哥哥。

想到兩人的關係,慕晟虎又有一些無奈。

自己根本就沒想要當這坍山城主,只是父親大人一廂情願的要自己去做罷了,還有一羣老不死的,自作多情地站在自己這一邊和大哥對抗。

就這樣,兄弟兩人的關係變得很微妙起來。


慕晟虎搖了搖頭,笑了笑,“回家了,應該想着開心的事纔對啊,我想這些幹什麼?”

隨着離坍山城越來越近,慕晟虎漸漸覺得有些不對勁,今天坍山城怎麼死氣沉沉的,沒有一點人氣。

慕晟虎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不由的加快了速度。

“希望這是我的錯覺。”

來到坍山城後,慕晟虎驚呆了,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會變成這樣?

城主府,慕晟虎突然想到什麼,立刻向位於城中央的城主府跑去。

出事了,看着城主府大門大開,慕晟虎就知道出事了。

億萬甜妻寵上癮 大哥!”

慕晟虎看到了一個乾癟的,躺在地上的乾屍,感覺告訴他,這是慕晟龍,他的大哥,他嫡親嫡親的大哥。

“大哥,大哥,你怎麼了……大哥,這……這是怎麼回事?”慕晟虎有點語無倫次。


慕晟虎連忙把靈力輸入慕晟龍體內,可是沒有用,慕晟龍的生命本源已經被吸乾了,輸再多的靈力也沒有用。

“咳…咳……”

收到靈力的補充,慕晟龍恢復了些力氣。

慕晟龍早已到了彌留之際,

這只是他的執念在支持這他罷了,執念一過,他就會立刻死去。

“大哥,你怎麼樣了?”

“咳咳……”慕晟龍暗淡的雙眼看向弟弟,他實實在在感覺到弟弟對他的關心,這不是裝的,在現在這樣的情況,還需要裝嗎?

“弟弟……”

聽到這,慕晟虎突然覺得很心酸,這麼多年了,還是第一次聽到你叫我弟弟……

“弟弟,我不行了……來……城裏來了一個人,他……他……他,”慕晟龍突然語無倫次,良久,他喘了口氣,

“記着,不要替我報仇,千萬不要……”

“大哥,父親大人呢?”慕晟虎突然問到。

“他……他去萬獸森林了。弟弟,你要記着,千……千萬不要……”話沒說完,慕晟龍突然全身僵硬,雙目一瞪,完全失去了生機。

“大哥!”慕晟虎大哭。

良久,慕晟虎擦乾眼淚,對着慕晟龍的屍體說道,“大哥,你放心,我一定會替你報仇的,一定!”

“時間倒流!”

慕晟虎一聲大喝,雙手捏着一個奇怪的印。

一面鏡子顯現出來,柳林來到城中的所做的一切赫然在鏡子中出現。

乒!噗!

在看清吳雲的那一刻,鏡子破碎,慕晟虎吐出一口血,對方太強了,自己都遭到反噬。

不過,自己還是看清楚了柳林的相貌,“不管你是誰,上窮碧落下黃泉,我與你不死不休!”

半日之後,慕晟虎又在萬獸森林深處找到坍山城主的無頭屍體。

慕晟虎恨的滿臉通紅,“啊!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其後,柳林所過之處,生靈塗炭,屍橫遍地,人間地獄,沒有一個活人。

不久之後,人們口口相傳,洪荒大陸出現一個殺人不眨眼的惡魔,所過之處,萬物寂滅。

更可怕的是,他並不直接把人殺死,而是把人吸成人幹,一個人都不放過。

坍山城被滅後第二天,封鄲城也遭毒手,無人能逃出生天……

第三天,滄澗城……

第四天,……

第五天,……

天下震驚,各大門派迅速聚集,聲討殺人魔王。

觀星大殿,觀星門作爲一方門派之首,自然要做個表率。

聲討大會在觀星大殿召開,大中小門派皆來此推選盟主。

“各位,今天大家能來我觀星門,算是給我司馬劍南一個面子,司馬在此先謝過諸位了。”觀星門主開口發言。

衆人不禁撇撇嘴,能不來嗎?要是敢不來,說不定就被你說是惡魔同黨,先被你給滅了。

不過,這場面功夫還是要做足的。

“司馬門主說的哪裏話,司馬門主今天能在我等面前說話,我等就是三生有幸了……”


“是啊是啊,蒼雲宗主說的是啊……”

“沒錯……”

……

一片阿諛奉承之聲,司馬劍南面帶笑意的聽着,內心卻有一絲厭煩。

早知道就不來了,來了還要聽這些人這麼噁心的話,聽了還得對他微笑,自己笑得臉都僵了。

可是自己不聽又不行,早知道,自己現在可是代表着觀星門,自己要是隨便使性子給一個人臉色看,說不定就會有人以爲這是觀星門的意思,然後就將這個人給滅門了。

到時自己罪過就大了。

自己現在最想問他們的就是,你們可以再無恥一點嗎?

說的一些全都是不要臉的話,拜託,你們不要臉,我還要臉啊。

司馬劍南嘴角狠狠的抽搐一下,忍着想要吐的衝動,司馬劍南舉了舉右手。

衆人馬上知道司馬劍南又要發言了,頓時都很識相地閉上了嘴。

“現在,魔王殺人不眨眼,轉眼間就有七座城的人被屠殺殆盡,商討除魔之事,刻不容緩!”

“對,刻不容緩!”

“刻不容緩……”

“刻不容緩……”

……

座下一片附和之聲。

司馬劍南有些頭痛地看着這些人,靠,就不能等我說完嗎!說完了我好撤,免得看你們這些人。

“好了,先選出一位盟主,去討伐殺人老魔!”

司馬劍南連忙制止這些人,再不止住,他怕自己受不了這些人,直接跑了。

“我選司馬門主!”蒼雲宗主立刻推出司馬劍南。

衆人鄙夷地看着蒼雲宗主,**,就知道拍馬屁,十足的馬屁精。

蒼雲宗主很拽地看着那些鄙視自己的人,怎麼?你咬我啊。

有種你們選別人,你要是敢的話我就叫你大爺。

“沒錯,只有司馬門主最合適了,……”

“沒有再比司馬門主更能勝任的人了……”

……

蒼雲宗主用更鄙夷的眼神看着這些人,**,還以爲你們骨頭有多硬呢,原來也不過如此。

哼,真是既當了*子,又想立牌坊。

“這個,在下有個提議。”司馬劍南緩緩說道,“我們不如將這個機會讓給後一輩怎麼樣,也讓他們好好歷練歷練,”

“若實在不行,我們再出手也不遲。”

“我贊同!”

“我也是!”

“我也贊同。”

……

許久之後,衆人終於確定了討伐大軍。

所有門派弟子出世,自願參加剿滅大魔頭。

天下修士聞風而動,四處相告,希望早日消滅大魔王,還天地一個朗朗乾坤。

於此同時,大周皇朝王家,家族總部。

“怎麼回事?這個人……”王家家主聽到手下報告坍山城的事情,一模一樣的手法,讓王若虛不由自主地想到一個人,這個天賦好到令人感到恐怖的人。


“會是他麼?”王若虛喃喃自語。

“不管是不是,都應該和他拖不了干係。”一位氣宇軒昂,看起來有二十四歲左右的青年人突然走了進來。

王若虛有點苦惱的揉了揉眼睛,“超兒,你怎麼看?”


“有兩種可能,”王超不急不緩地說,

“第一,他是柳林,但是,他爲什不找我們報仇呢?”

“很有可能是因爲現在他的修爲還沒有恢復,不敢來找我們的麻煩。”王若虛的靈光一閃。

“沒錯。”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