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潘勝美挎上蘇羽的手臂,一起下到酒店的餐廳。

「蘇大師。」

蘇羽看著莫名朝他迎來打招呼的油頭男子,記憶中並沒這號人物,疑問道:「你哪位?」

「您不認識我正常。」

油頭男子讓開身子,露出背後坐在輪椅上的青年,只聽他自我介紹道,「我是孫家的家主孫才,孫斌是我的犬子。」

潘勝美臉色拉了下來。

昨晚要不是蘇羽及時出現,孫斌就毀了潘勝美的人生。

仇人相見。

她的臉色好看就有鬼。

孫才注意到了潘勝美的臉色,還有她和蘇羽的親密舉動,略一思量,沉聲道:「孫斌,滾過來給這位小姐跪下,她不原諒你,你就跪著不起!」

孫斌難掩的怨恨和憤怒,

然而當他想起蘇羽的身份,卻也不能不咽下這口氣,低頭道:「爸,我的腿被你打斷了,怎麼跪!?」

「爬過去。」孫才不容置疑道。

潘勝美吃驚莫名。

餐廳是公眾場合,不乏有認識孫家的人。

孫才當眾叫自己兒子爬過去跪下,無異於將自己的臉皮撕破。

他為什麼不惜丟盡臉面,也要請求原諒?除非…

潘勝美不由扭頭看蘇羽的側臉。

他除了產業鏈上的強大外,到底還有什麼不為人知的強大是地方?

孫斌的一切都是孫才給的,那敢忤逆他的意思。

只見。

孫斌咬緊牙關,利用雙手的力量艱難撐起身子,像極了一隻毛毛蟲樣爬到蘇羽兩人腳前,隨即掰著斷掉的雙腿跪地,臉上布滿了侮辱。

「犬子眼瞎得罪了大師您,您儘管鞭策他,我絕不說半個不字。」孫才掐媚道。

「你從哪知道的我?」蘇羽疑惑道。

「大師的名聲已經傳遍了臨海市,圈子裡的人沒一個不知道您的手腕。」

孫才恭敬道。

叫蘇羽大師的人總共沒幾個。

他一猜就猜得到是許振興為了討好他乾的活,同時借著蘇羽的名氣提升許家牌面。

「那人誰啊?孫家在臨海市雖然比不上三大家族,但實力也不容小覷,家主親自到場不說,還這麼卑躬屈膝?」

「大師好熟悉的稱呼,難道是昨天在圈子裡傳開,據說擁有高深道法的蘇大師?」

「好年輕,比鑽石富二代強不知多少。」

酒店客人滿眼敬畏。

「我還要吃早餐,帶著你兒子走。」蘇羽淡漠道。

「謝謝大師的寬容。」

孫才雙手奉上名片道,「以後你有什麼事儘管找我,整個孫家為你服務。」

「我要找你自然找得到。」

蘇羽沒有接名片,拉著潘勝美繞過孫才而去。

孫才被蘇羽落面子,非但沒有一點憤怒,反而慶幸地鬆了一口氣。

蘇羽真要追究,孫家不死也殘。

「她點的同樣來一份。」

蘇羽合上菜單交給等候的服務員。

「你不點看菜單半天。」潘勝美略顯無語。

「不看久一點,人家怎麼覺得我有格調。」

蘇羽調侃一笑。

「你還用什麼格調,你看多少人想上來認識你。」潘勝美看過周圍那些時不時看過來的男女,好奇道,「他們叫你大師是什麼意思?」

「我副業是神棍。」蘇羽呵道。

「有點像。」

潘勝美沒繼續問,起別的話題聊。

吃完飯。

蘇羽送潘勝美打車離開,自己走路去取車。

蘇羽去別墅物業更換業主信息,至於別墅本身沒什麼好整理的地方。

關志走之前找人清理乾淨了別墅。

蘇羽改變魚缸位置和添加小配件,將別墅原本不怎麼好的風水布局改好。

「喂葉嵐,RIA獨家代理有消息了?」

蘇羽離開別墅,坐上車時接到葉嵐打來的電話。

「對,華南區總代理的助理找的我,說臨海市的獨家代理可以談,但指明叫老闆你去。」

「負責一整個大區,有附加條件?」

「好吧老闆,我還想跟你賣賣關子,他們盯上續陽酒的海外代理權了。」

蘇羽眉頭一挑。

RIA的嗅覺還挺敏銳,干不過國內,就把目光放在海外的空白市場。

「互惠互利,續陽酒發展至海外也不是壞事,你發給我談的時間地點,我來處理。」

「好的,還有一件事,有一個姓石的助理打電話給我,說是您的朋友,您認識嗎?」

蘇羽一臉茫然,問道:「印象中沒有,他幹嘛?」

「他好像知道我們有高濃度續陽酒,點名要。」

「拽的二五八萬,說要就要,我不是好沒面子,丟一邊不理。」

「…好。」

RIA代理約的時間是兩天後,一家高檔西餐廳。

蘇羽在別墅曬了兩天鹹魚,穿上紀梵希,稍微拾到拾到,戴著綠水鬼去赴約。

「先生您好,有預約嗎?」

一進門,打領結的服務員欠身道。

「A21。」

「定位的客人還沒到,請您耐心等候。」

蘇羽轉著服務員放下的檸檬水,眉頭微皺。

他幾乎卡著時間來的餐廳,就怕來早對方沒到,自己傻乎乎在這等。

時間到了,對方還沒出現。

蘇羽可不覺得坐的上華南區總代理的人會沒有時間觀念,呵呵…吊自己呢。 「你好,可以交個朋友嗎?」

褐色頭髮的外籍女子笑吟吟過來搭訕,一口英文。

「抱歉。」

蘇羽勉強聽得懂對方在講什麼,但學的口語辭彙量說不出多餘的話。

「真遺憾。」外籍女子俯身跟蘇羽貼面禮,微笑道,「你是我見過的華夏人中最有味道的男性。」

蘇羽看著扭動屁股離開的外籍女子,輕吐道:「外國人就是開放,哎,我這破口語學習不能在懈怠了,不然以後跟外國人聊不來就尷尬了。」

「你就是截我胡的蘇記?」

這時,一西裝鬍子男在蘇羽對面坐下。

對方不客氣,蘇羽自然不會給好臉色看,冷道:「約我的不是你。」

「我是飄雪集團總部的副總,李耀陽。」鬍子男沉聲道,「前天我跟RIA華南區總代理約好時間見面,但在昨天他的助理以有約結束了這次的會面,說實話,我的心情很糟糕。」

飄雪的主戰場在江南省,喜歡喝酒的人基本都知道這家企業。

大唐在飄雪面前就是弟弟。

飄雪的業務多元化,啤酒、預調酒、酒精飲料等等都有做,市值134億。

「你想表達什麼?」蘇羽淡淡道。

「當我助理把蘇記的資料放在我手上的時候,我不相信RIA會為了這麼一個小公司推掉我的洽談。」

李耀陽不屑道,「或許你覺得自己壓下了大唐很自滿,但你要知道,大唐這樣的公司,連成為飄雪子公司的資格都沒有。

你現在離開,或許未來我的助理會給蘇記一次合作的機會。」

「說完了?」蘇羽哦道。

「我給你時間考慮。」

李耀陽雙手交叉道。

聰明的人都知道自己此時該做什麼。

蘇記一個上市都沒的公司,得罪飄雪形同自尋死路。

至於RIA為什麼約見蘇羽。

不重要。

蘇記在李耀陽眼裡不值一提。

「讓你滾還用考慮嗎?」蘇羽微笑道,「蘇記歡迎飄雪任何形式的攻擊。」

李耀陽眯著眼道:「年輕人不要被熱血主導,飄雪旗下十二家子公司,產品布滿江南省各個角落,上層一旦決定對付蘇記,你將沒有任何的機會。」

「滾。」

蘇羽垂眼道。

「你!」

李耀陽臉色一沉。

「抱歉,路上堵車來晚了。」

瘦瘦高高的楊高峰扣上西裝一顆扣子走來,身後跟著一名戴著眼睛的斯文秘書。

李耀陽起身,伸出手道:「楊先生,我是飄雪集團的代表,李耀陽。」

「哦你好。」楊高峰看了看秘書說,「我有邀請飄雪過來嗎?」

李耀陽臉一僵:「楊先生,蘇記一家小公司何德何能跟貴公司洽談合作,我們飄雪是帶著百分之一百二的誠意來的。」

「如果你要跟他談,我可以迴避。」蘇羽淡淡道。

「不必。」楊高峰轉而朝李耀陽說道,「不好意思,我們改天在約。」

蘇羽嘴角泛起一抹弧度。

李耀陽見狀臉色彷彿吃了蒼蠅樣難看,勉強笑著應了下來,強忍離開。

他之前以為RIA故意吊飄雪,滿懷自信過來,卻碰壁碰的頭破血流。

在楊高峰的心中,蘇記比飄雪還重要。

「我的秘書推了和飄雪的會面,我不知道他過來。」楊高峰伸出手道,「我叫楊高峰,RIA的華南區總代理。」

「坐。」

蘇羽沒起身,握手也略帶一絲敷衍。

「小陳,可以叫餐廳上菜了。」楊高峰眼睛一閃,坐下道:「看得出蘇先生是一個爽快人,我也不墨跡,開門見山聊這次的合作。」

兩服務員依次過來上牛排,香氣撲鼻。

「來雙筷子,我用不習慣刀叉。」蘇羽招呼一聲,向楊高峰說道,「你繼續說。」

「續陽酒推出不久,我就有在關注,上報給公司,高層也有興趣說引進海外市場。」

楊高峰也是老油條,明白蘇羽在報復他,並不在意道,「你可以說說自己的想法,我們暢所欲言。」

「先生您的筷子。」

蘇羽接過筷子對對頭,低頭簌溜義大利面,咬斷咽下才說道:「我要臨海市周邊三個市的獨家代理權,我的續陽酒只能我這邊生產,且只接受你方付完代理費,雙方利潤配比的合作。」

楊高峰皺眉:「蘇先生,你的條件有些苛刻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