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潛力高,戰鬥力強大,而且外表也十分的帥氣,這些都是它成為被盜獵的原因。

但是獨角蟲不一樣,在進化為大針蜂之前,戰鬥力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雖然進化后的大針蜂也很強大,但是那是相對而言的,潛力有限,後期實力難免會落後主流小精靈。

而且最重要的是,壽命短!

這就意味着,即使你付出了很大的代價,也不一定能夠得到一個非常強大的小精靈。

不是每個人都是坂木。

還有一點,那就是,蟲系小精靈普遍都是低資質,進化之後完全沒有潛力可言,高資質的獨角蟲又是每一個大針蜂種群最為核心的成員。

想要得到它們,就必須挑戰數以百計,甚至以千計數大針蜂,有那個能力,選個御三家,它不香嗎?所以綜合下來,完全得不償失。

當然,大針蜂還有有一些優點的,就比如說:它擁有超級進化!

超級進化后的大針蜂還有有一點培養價值的。

藍天安不知道外界的人類是否發現了這一點,但是就目前情況來看,大針蜂們的生活並沒有受到什麼太大的影響。

所以最重要的還是保護好自己,雖然獨角蟲很差勁,但是那也要分蟲的,按照自己現在的異常,就算是冠軍看到,也絕對會動心的。

當然,需要警惕的還有大針蜂女王以及更加寶貴的壺壺,如果有盜獵者看到自己三蟲,絕對不會放過這個賺取外快的機會的。

看着大針蜂女王有些同情的樣子,藍天安瞬間警惕心升到了最高。

「女王,你不會是準備幫那些飛天螳螂吧!」

大針蜂女王沉默了一下,搖搖頭,「我雖然有這個想法,但是我還是明白,有些事情我上去了也不會有什麼結果,反而會惹出更大的麻煩!」

聽到大針蜂女王的回答,藍天安這才鬆了口氣,什麼飛天螳螂,關我什麼事情,先不說關係如何,自己有那麼頭鐵,在一群盜獵者的眼皮子底下,去救助那些飛天螳螂嗎?

「你看看我們,一隻大針蜂首領,遠超於普通大針蜂,一隻看起來就很特殊的獨角蟲,還有一隻非常罕見的壺壺。

這個陣容,一旦被那些盜獵者發現,什麼後果不用我多說吧!」

藍天安苦口婆心地說道。

大針蜂女王下意識地看了看藍天安修長的身軀以及旁邊膽怯的壺壺,點點頭,突然地,感覺到不對勁,有些惱羞成怒。

抬起手上的長針,對準藍天安的腦袋就是一下。

嬌聲道:「我知道該怎麼做。」

「Duang~」

大針蜂女王的長針和藍天安的腦袋來了一次親密的接觸,但是發出來的並不是拍在肉上沉悶的聲音,而是宛如金屬碰撞一般。

縮了縮的藍天安一愣,發現自己並沒有感受到什麼痛感,慢慢地,心中變得驚喜。

「我變得這麼硬了?」

大針蜂女王也感覺到了不對勁,藍天安新生的外皮,實在是太堅硬了!

又持着雙針,上去敲了敲,脆脆的金屬聲音響起。

有些不敢相信,又戳了戳,然而針頭只是稍微的凹進去了一點,儘管那是因為自己並沒有使用太大的力氣,但是這已經足夠說明,藍天安的防禦力強悍到了一種什麼地步。

藍天安並沒有拒絕大針蜂女王的測試,因為他也想看看,自己的防禦力到底有多麼的強大。

許久,大針蜂女王再次振翅飛起來,眼神變得極為地複雜。

「你是我見過最奇怪的小精靈,明明只是一個獨角蟲,卻能夠蛻皮,還能夠擁有這麼強的防禦力!」

面對藍天安,大針蜂女王有一次地感受到了自己的平庸,有些抑鬱。

異色獨角蟲之間的差距,有那麼大嗎?

經過一番測試,藍天安大概明白了自己的極限。

之前能夠勉強刺破自己皮膚的大針蜂,已經對自己束手無策了!

「總算是在這個世界有了一絲的自保之力!」

雖然這麼說,但是藍天安的心中依舊很是警惕,遠處火光衝天的景象也在不斷提醒着他,這是一個多麼危險的世界。

天敵,盜獵者,這些都是潛在的威脅。

如果可以,藍天安恨不得直接完成超進化,然後將這個世界上所有蟲系的天賦吸收一遍,然後再走出森林,可是那只是妄想。

「進化,我一定要進化!」

藍天安心中對於進化的渴求已經達到了頂點,甚至體表浮現出了一層白色的光芒,但是由於外界的不安穩,還是強行按下了這股衝動。

「再等等!」

一旦進化之後,可以說是,沒有了絲毫的還手之力,鐵殼昆和鐵甲蛹沒有任何的區別,都是任人宰割。

而現在作為一隻獨角蟲,最起碼前期鍛煉的技能還能夠派上用場。

大針蜂種群警惕性升到了最高,每一個大針蜂都殺氣騰騰的,看樣子,如果遇到其他闖入者的話,會毫不猶豫地痛下殺手。

時間一直持續到晚上。

按理來說,飛天螳螂領地中這麼劇烈的爆炸,應該會有很多小精靈逃離出來才是,但是這麼長時間,藍天安卻沒有見到一隻,這讓他很是奇怪。

於是向大針蜂女王詢問了這件事情。

大針蜂女王語氣有些古怪地說道:「如果它們領地中有其他的精靈,那才稀奇!」

經過大針蜂女王的解釋,藍天安才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心中有些無語。

飛天螳螂這種小精靈,非常的好鬥!

幾乎沒有什麼小精靈能夠忍受它們幾乎無休止一樣的車輪戰。

打了小的,來的大的,打了大的,來了老的,總有一個會讓你滿意。

你說打不過?沒事,給你匹配一個弱一點的對手;什麼?你很強?那就更高興了,總有一個是你打不過的;如果都打得過?

很好,你完了,你別想走出它們的領地,它們會不間斷地挑戰你,藉此來修鍊,直到你被打趴下。 「你這傢伙,」

「也是椎名君的租借客戶!」

「對吧?」

五十嵐結衣目光認真:「那天,我可全都看見了。」

「哦?」

聽到她的話,宮原渚低頭看看結衣的大海豹,再看她纖細的身形,腦中逐漸與上周那髮型蓬鬆糟亂、穿著一身海豹睡衣的身影對上。

目光一亮。

渚醬啪的一聲擊掌,笑道:

「是你啊!前女友醬?」

「什麼前女友?」

「啊,抱歉抱歉!」宮原渚雙手合十,歪著頭道歉,「我那天和伊織約會的時候,把你誤認成他的前女友了。」

「約會?」

「你果然……」

五十嵐結衣眉眼微斂,薄薄的嘴唇都緊抿著。

「你那是什麼表情?」

見到她像是不愉快的表情,宮原渚勾起一抹微笑:「真正該生氣的人,明明是我才對。」

「什麼意思?」

結衣聞言反倒不解了。

「我剛剛不是都說過了么。」宮原渚拍開她抓著自己肩膀的手,語氣平淡:「無論是預約也好、租賃也好,全部都是我先。」

「我租了伊織今天整整一天的時間,從白天到晚上。」

「按照我們原來的計劃,白天開親密的LoveLove學習會,一起用功學習,晚上則說好了要一起去吃點好吃的!」

宮原渚把結衣推開,自顧自的走到鏡子前整理衣服上的褶皺。

「結果,就遇上了你這個被人算計的笨蛋。」

「被人算計?」

五十嵐想起剛剛和井上在大街上對峙的畫面。

「是啊。」

在鏡子前把肩膀上的褶皺捋平整,宮原渚轉過身:「雖然伊織沒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但你跟剛剛那個女生應該是有什麼矛盾吧?」

「你覺得,她為什麼要把你攔在大街上說那些話?」

不等結衣回話,就見宮原渚笑著道:「是因為,她在附近設了錄像點哦!」

五十嵐一怔。

想起自己與井上對峙時的第一句話。

【就你們兩個?】

渚醬背著小手,一步一步的繞著結衣轉圈:「如果沒猜錯的話,她身上八成還帶著錄音設備。」

「你們說的話,恐怕都會被實時傳送到不知道哪個大小平台上,播放給很多很多觀眾看。」

「雖然,我不知道你當時要說什麼……」

「但應該是讓你不堪的事情吧?」

宮原渚又悠閑的邁著步,小臉湊近到結衣面前。

她抬起手,比出一小塊距離。

「只差那麼一點點,你就徹底社會性死亡了哦~」

全都,被發到網路上?

五十嵐結衣的表情完全僵在臉上。

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原來,井上的攻擊遠比她想象中的更加致命。

所以說……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