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瀟艷寵害怕了,直接一把拉著夜煞的手,催促道:「快上翼龍的後背!」

迦夜臉色大變,「來不及了!」

他一把將兒子星耀塞在雲邪的懷裡,然後雙手握拳,怒吼道:「蒼焰聖拳!——蒼焰五變!」

兩隻如同獅子頭般的火焰,火焰的顏色呈金黃色,咆哮著直接衝上了他們的上方。

火光綻放的時候,雲邪等人終於看到了,在他們頭頂上的情況。

原來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們的頭頂上居然出現了一片的泥流石,速度奇快的朝他們飛奔而下,如果真的讓這些泥流石擊中,那麼他們所有人都會死在這個地方!

難怪迦夜會說來不及了,也正是因為在他們上方的這些逆流石速度太快,迦夜也是直接瞬間爆發了他最強的力量,蒼焰聖拳直接襲擊而出!

蒼焰聖拳的擊出,也給他們帶來了一線生機,夜煞和夜殤立馬帶著大夥向後山跳躍疾飛。

「走!」

他們二人不愧是迦夜多年的兄弟,在鬼域相交八百多年!早已經十分清楚對方的舉動,看到了機會,一馬當先的護著大家沖了出去。

雲邪卻固執的不願意離開,因為迦夜還沒有離開!她不願意拋下迦夜一個人,讓他面對那些可怕的泥流石。

她將星耀扔給了夜殤,然後自己一個箭步向前衝去,抱著迦夜的后腰,寒聲說道:「不管我是不是獨孤月遙,我都不能眼睜睜地看著你去死!要死,大家一起死,要活,大家一起活!你說什麼也不能拋下我一個人!」

在說出這段話的時候,雲邪的眼角,悄然無聲滑落下來晶瑩剔透的眼淚。 在這火燒眉毛的時候,雲邪抱著迦夜說出這番話,讓迦夜心裡感觸頗多。

「你要是再不放開我,我們兩個可就真的要做亡命鴛鴦了。」

迦夜失笑道。

哎?

什麼情況?

雲邪睜著淚眼,看得迦夜有些不解。

就在這個時候,身後的夜煞、夜殤、北夜、瀟艷寵、星耀,他們居然回到了迦夜的身邊。

迦夜回首看著他們,寒聲質問道:「怎麼回事?」

瀟艷寵哆嗦的嘴唇,臉色怔了怔,側著頭解釋道:「咱們下方,已經無路可退了。」

聽到瀟艷寵的話后,迦夜昂首望著頭頂的那些泥流石,臉色凜然嚴肅。

難道這是他們的命?

他們幾人像熱鍋上的螞蟻,找不到一絲生機的機會,就在這個時候,星耀忽然指了指他們的腳下,「大家看看,那是什麼東西!它好像要從裡面長出來了。」

所有人的目光,被星耀指的方向吸引過去了。

反正他們也逃不出困境,那倒不如就在臨死前看一看,這裡到底是什麼東西要出現?

一道火光衝天而上,直接將面前的,三男三女加一個小鬼頭全部吸了進去。

光芒消失后,他們的身影也齊齊不見。

彷彿在黑暗的深夜中,不曾出現過他們的身影。

在他們消失之後,整個山體居然恢復了原先的模樣!

所謂的泥流石,彷彿那根本只是一場夢境而已。

雲邪等人,只覺得眼前傳來了十分刺眼的光芒!

等到各自的眼睛,適合適應了這刺眼的光芒時,才發現,他們已經呆在陰暗潮濕的泥洞裡面。

「這,這是什麼地方啊?」

瀟艷寵被這麼一嚇,把自己的魂都給嚇沒了。

她看著這是周圍的泥洞里,居然沒有任何出口,就像是一個大大的圓球似的形狀。

意外的是,在這個地方,她不覺得呼吸會十分難受。

在眾人丈二摸不著頭腦的時候,就在這個時候,在這個圓球似的泥洞里,在他們的頭頂上,慢慢的長出了一點墨綠色的東西。

這一點點墨綠色的東西出現的時候,他們所有人只感覺到全身像是被一股溫和的力量包裹,滋潤著他們身體的骨骼,還有他們的經脈、甚至他們丹田裡面儲存的靈氣,也開始跟著慢慢的運轉。

這古怪的情況讓他們六人,加上一個小鬼頭,都感覺到了身體上的怪異之處。

雲邪四周打量,發現這個神秘的泥洞裡面,真的是沒有任何出口!

他們如果真的想要逃離這裡,還真不知道從什麼地方著手比較好。

如果從上面挖洞的話,又有點害怕擔憂,萬一洞頂塌了,那他們可豈不是要活生生地被埋了?

迦夜忽然指了指大傢伙的頭頂,指著那黑色的東西,告訴大家,「你們看到了那墨綠色的東西嗎?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那應該是暗黑玉火竹。」

「暗黑玉火竹?王,你不會在開玩笑吧?那可是鬼域的三大聖物之一啊!」

向來以沉穩著稱的夜殤,居然大驚失色,滿臉不敢置信的看著那剛剛長出來,只有大拇指類似大小的墨綠色玩意。

好萊塢傳奇導演 這就是——暗黑玉火竹嗎? 暗黑玉火竹,現在大夥面前就像大拇指那樣大小,並不怎麼引人注目。

墨綠的顏色,更讓人容易把它給忽略。

尤其是這麼一個密封的球形泥洞,沒有一絲光線,雲邪、北夜、瀟艷寵三女是看不到暗黑玉火竹的存在。

可是,迦夜、夜殤、夜煞、星耀,他們都是鬼域中人,都在鬼域那幽暗的地方呆過,在黑暗的地方視物,對他們來說,沒有一絲壓力。

所以,經迦夜一說,他們很快就看到暗黑玉火竹的存在。

雲邪聽他們說是暗黑玉火竹,不由微訝,從懷裡掏出一顆海明珠,照亮了這泥洞。

暗黑玉火竹,在見光亮后,竟像是被施了肥似的,飛快的長大。

不消一會兒的時間,只見它莖桿挺拔優雅,姿態瀟洒,富有竹韻。

只是,在大夥的眼裡,這暗黑玉火竹是反著方向長個兒啊!

最要命的是,這暗黑玉火竹越長越多。

就像是蔓藤似的,很快就把他們幾個人都逼在角落裡。

這下子,別說蹲下身子活動活動一下,連扭一下身子都沒有辦法。

「這……咱們該怎麼辦啊?」

夜煞苦喪著臉,嚎叫道。

暗黑玉火竹,可不是尋常的竹子。

這暗黑玉火竹,堅硬難摧,不怕火,不怕金屬,如果真的等到它開花了。

對他們來說,那暗黑玉火,可以比擬在迦夜釋放出來的蒼焰聖拳,蒼焰第五變里的金黃色之火。

試想想,泥洞就這麼大,他們一共七條命,人人都昨緊靠著那花,豈不是要被焚燒至死?

想到這裡,夜煞能不急么?

夜殤的臉色也沒好看到哪裡去,「王,快想個辦法吧。這暗黑玉火竹,雖然是個寶貝。可咱們總不能說為了得到它,反倒把自己的性命也給搭了進去吧。」

迦夜卻沒有半分焦急,而是閉上雙眼,「先別急,依本尊看,這暗黑玉火竹,並沒有想要傷害我們之心。大家都沉下心來,感受體內的靈力。」

他這一說,大傢伙也就聽信他的提議,紛紛傚仿。

果然,體內的靈力運轉飛速,丹田的靈力凝聚比起平日里修鍊,更沉實幾分。

「這是怎麼回事?」

夜煞傻獃獃的問道。

「我們先呆在這裡,好好修鍊吧。暗黑玉火竹,可比陰邪果還要好,並且不用擔心有任何傷害。這一時半刻,我們也不急著出去,還不如藉此良機,好好修鍊不是很好嗎?」

迦夜勾了勾唇,對著大傢伙解釋道。

雲邪點了點頭,「我贊成。」

反正東荒寶貝,到底是什麼鬼,沒人知道。

與其跟著瞎逛和他們去搶,還不如在這裡先修鍊,時間過得差不多的時候,他們又提升了實力,再破洞而出。何樂而不為?

至於東荒寶貝落在誰的手裡,到時他們偷偷去搶回來就可以了!

雲邪笑眯眯的這樣想著,於是,除了北夜不懂武技之外,所有人都潛心修鍊起來。

在大傢伙入神的修鍊時,北夜睜大雙眼,看著面前不可思議的一面!

因為,那暗黑玉火竹。

居然化身小女娃,直接捏起星耀右手小白蛇,口吐人言,「小白,你怎麼跟著他了?」 小白蛇吐了吐蛇信子,發出嗞嗞嗞的聲音,似乎在向小女娃解釋。

小女娃一邊聽小白蛇的解釋,一邊盯著星耀那稚氣的臉龐。

「你說他對你很好么?」

小女娃眨了眨眼,似首想到了什麼好玩的事,居然笑嬉嬉的說道:「好!那我就跟定他了。我倒要看看,他會不會也對我好!」

小白蛇眨了眨巴,居然點了點蛇頭。

小女娃伸出自己的小手丫,掌手貼著星耀的額頭,直接衝進了星耀的腦海里,然後自我介紹道:「星耀,我叫火竹!」

星耀本來在潛心修鍊,突然腦海里似來了一陌生的女聲,把他嚇得不輕,連忙睜開雙眼,便看到了面前的小女孩。

對方與他的歲數相仿,卻出現在這裡,讓星耀有些愕然,「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這是我的地盤,我當然在這裡。」

火竹昂了昂下巴,實話實說。

星耀先是怔了一下,隨後說道:「你是——暗黑玉火竹?」

「咦?你知道我?」

「父親剛剛介紹了你的身份,所以我便知道了。」

「噢。」

火竹點了點頭,表示明白了。

北夜在旁看著這面前兩個小傢伙的談話,只覺得天要下紅雨,暗黑玉火竹居然修鍊成精了!

植物成精,絕對比動物成精要難很多很多!

一直聽瀟艷寵說,東荒也有成了精的植物,她則是在想,應該是樹精!

卻沒想到居然是竹精!

北夜咽了咽口水,最後索信直接閉上雙眼,眼不見為凈,省得她覺得自己肯定是瘋了!

火竹突然對著星耀問道:「小白說,你養它?」

「嗯。」

「既然如此,那你把我也養了吧!」

「啊?」

星耀臉色僵了一下,「為什麼?」

「怎麼?你不想養我?」

「別誤會。你要是想要我養你,我還是會養你的。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你要我養你……」

星耀扁著嘴,有些悶悶不樂。

「哼!讓你養我就可以了,至於別的事,不要你問。」

火竹霸道宣誓。

星耀喃喃自語道:「哎!我一直想要做個小白臉啊。」

「小白臉?什麼意思?」

火竹聽的一臉懵,它修鍊成精都幾萬年的光景了,但智商卻只有六七歲的孩子,聰明不到哪裡去。

星耀一本正經的說道:「父親說,他就是母親養的小白臉。父親給母親找了許多寶藏,然後母親就把他養成小白臉啊。可是我現在什麼都沒有,我要拿什麼來養你呢?」

火竹翻了個白眼,「我還以為什麼大事呢!走,我帶你去找寶貝。」

「就我們倆?」

「當然,放心,就離這裡不遠。」

「可是,我母親和父親他們……」

星耀看了看身後的迦夜、雲邪他們,發現父母他們都入了定修鍊。

火竹沖他展開一個笑臉,「不礙事的,他們都在修鍊呢。有我的玉火竹之氣,等同於都給他們粹煉骨絡和丹田呢。」

「那我們要快去快回哦!」

星耀這才應允了火竹,在裝睡的北夜,冷不防被人拉了一下衣袖。

受驚之下,連忙睜開雙眼,竟是那個小女娃火竹拉她的衣袖。

「喂!這裡就你最空閑了,跟我一起走吧。」 呃!

這裡就她最空閑了!

北夜聞言,欲哭無淚。

一行人中,就她不修鍊武技,這也不是她的錯啊。誰讓她是一個專心一致的煉丹師……

就她這個煉丹師,居然被一個竹精嫌棄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