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瀧晨有些恍然。

他明白了一件事。

比賽依然在繼續。

第二輪的選手上場,這次倒是沒有出現像上一場那樣的情況,兩人實力平分秋色,戰況相當激烈,峰迴路轉,跌宕起伏。

最後其中一名選手以微弱的優勢成功將對手擊出場外,取得勝利,為觀眾奉獻了一場精彩的比賽。

這場比賽足足用了十二分鐘,戰到最後,兩人已經渾身鮮血,神志都有些不清不楚。

觀眾為比賽歡呼,而台下的選手也在心裡歡呼。

其他選手的戰鬥愈是慘烈,到最後即便獲勝了也傷痕纍纍,那麼到時候自己面對殘兵敗將,獲勝自然就要輕鬆得多。

二十人當中只有一個晉級名額,也就是說,要晉級成功,最少必須經歷五場比賽。

五場比賽,若都採取消耗戰的形式,不僅會消耗自己更多的體力,還會將重要資訊情報暴露給其他對手。

戰鬥得越久,可以分析出來的信息就越多。

比如爆發力,敏捷性,力量諸如此類的信息,都是能夠通過觀察推斷出來。

一旦被推斷出來,其他對手就可以輕易的制定反制措施進行針對,對往後的比賽都會產生極大的不利。

唯有速戰速決,才能在避免被其他人發現些什麼,迅速拿下比賽,同時還保存更多的體力。

當然,說起來很簡單。但如何才能夠快速拿下比賽,這對於選手也是一個不小的考驗。

這,不是陰謀,而是陽謀。

光明正大的擺出來,就算知道了比賽的真正規則又如何?

還不是一樣得乖乖按照規則來做。

現在,只有少數人發現了這件事。

獨寵萌妻:老公別惹火 VIP觀戰室里,劉六和青嘯欽兩個人看完兩場比賽也都發現這比賽真正的規則了。

「那小子真的能晉級嗎?」劉六有些擔心。

從特訓的結果來看,瀧晨是比較傾向於採用消耗戰和心理戰去消磨對手的意志力和體力,從而尋找一擊制勝的機會。

他並不擅長和對手正面硬碰硬,很多時候都會採用主動避讓的方針保存實力,但如此一來,戰鬥的時間必然會大大的拉長,一旦陷入消耗的階段就會對往後的比賽產生極大的不利。

劉六擔心的,就是瀧晨沒發現規則中的陷阱。

一旦踩中這個致命的陷阱,很有可能就會失去比賽資格。

「大概吧。」青嘯欽笑道。

「大概?」劉六有些意外的看著他,語氣里有些不滿。

「比賽還沒開始,我怎麼能妄下定論?」青嘯欽調侃道「如果我有未卜先知那本事的話,早去買彩票賺橫財了。」

劉六沒有說話,他反思自己確實有些關心則亂了,可沉默了片刻,他還是開口了「我還是有一件事沒想明白。」

青嘯欽似笑非笑的看著他,等他把話接著說下去。

「為什麼你這麼看好那小子?」劉六表情很認真「從你看見他的第一面起,你就對他特別關注,還是多次。沒有特別的理由的話,你是不會特別對待一個人的,老實和我說,那小子身上到底有什麼特別之處?」

「這事嘛,說起來也複雜,總之,今日的投入都是為了明天。」青嘯欽晃了晃手中的高腳杯,將杯中的紅酒一飲而盡「未來你就會明白了。」

劉六看著他,表情有些古怪,欲言又止,又還是沒有說出口。

他和青嘯欽相處了幾十年了,看著他一步步成熟起來,卻感覺越來越不了解他。

第三輪比賽開始。

和前兩輪不同,這次上場的兩位選手都非常謹慎,沒有魯莽的發起進攻,剛開始的幾分鐘只是互相進行著試探。

「他們要這樣子持續到多久?」瀧晨打著哈欠,看得有些睏乏「明明都已經摸清楚對手的底細,還要繼續做出些沒有意義的消耗,純粹浪費時間。」

「不能用這麼一棍子打死的說法去評判。」伊凡笑著道「這兩個人的實力八斤八兩,正因為這樣,所以他們才更要謹慎,不出手就沒有破綻,一出手就全身都是破綻,這句話可是很有道理的。」

他話才剛說完,場上的兩個人像是約好了一樣,忽然一起沖向對方。

啪啪啪的抽了伊凡的臉。

場上的兩人一合即分,背對而立。

隨即,場上陷入了詭異的寂靜。

外行的觀眾或許看不出什麼,但選手中不乏眼力敏銳的人,瀧晨就能看出來,比賽的勝負已分。

伊凡說的確實不錯,這兩個人都不願意出手,生怕被對方挑准漏洞趁虛而入,但他們也都清楚,再拖沓下去只會有害無益。

於是,兩人都出手了,同時爆發,使出最強一招。

短暫的寂靜后,一人直挺挺的倒在地上,右側的脖頸被剜開一道猙獰的傷口,鮮血猶如噴泉,汩汩流動。

「勝負已分,勝者是肖科!」

分出勝負之後,馬上有醫療人員將受傷的選手抬上擔架進行急救,從那選手脖子處的致命傷來看,他想要參加復活賽是基本不可能的了。

比賽仍舊在繼續。

往後的比賽里,戰鬥的時間都比較短,平均在五分鐘內就結束,但因此,激烈程度也遠超想象。

在第一小組的第一輪比賽結束后,出現了六人重傷,兩人死亡的情況。

為了爭奪晉級權,誰都不敢留力,一上台就得全力以赴,每一招都是奔著死里打。

與其說,淘汰者是不走運的被打成重傷,倒不如說是幸運的沒被打死更貼切。

在歷屆的超能力者格鬥大賽里,選手戰死都是常有的事,而且比賽越往後,死亡的概率就越大。

怕死的,那就應該投降。

不投降的,被打死了,也就不能怨天尤人了。

有趣的是,這些倒霉的淘汰者中有一位比較幸運的選手——就是那位被澤邦·古特秒殺的倒霉蛋。因為是被秒殺,所以在賽場上他幾乎沒受什麼傷,留存了體力的同時,還不引人注目。

當然了,因為他在三十秒內不到的時間就被澤邦·古特秒殺,所以也沒多少人把精力放到他的身上,反而是那些戰得勇猛,卻還遺憾落敗的選手更加引人注目。

就復活賽而言,他是第一小組所有淘汰者里最具有競爭力的人選。

說是因禍得福也完全不為過。

第一小組的第一輪比賽結束后,十名晉級的選手將會先休息,等待其他小組進行完第一輪比賽才進行。

也就是A→B→C→D組的比賽輪替進行,給每個小組的選手以充分的休息。

「小子,馬上就到你了。」伊凡撞了撞瀧晨的手臂「那女人可是個暴力狂,你最好祈禱小心一點吧。」

瀧晨剛從武器庫里拿完武器回來,這會兒正擦拭著槍頭,聽到伊凡的話,瞥了他一眼,笑著道「她應該祈禱我下手不要這麼狠才對。」

「嘖嘖,夠狂。」伊凡沖他豎起大拇指「等會別腫著臉回來。」

瀧晨忽然停下擦拭長槍的動作,詭異的笑道「凡哥,咱兩打個賭怎麼樣?」

「打賭?打什麼賭?」伊凡看了他一眼,不禁警惕起來,瀧晨笑得奸詐,一肚子壞水,總覺得有什麼陰謀。

「這樣吧。」瀧晨托著腮幫子「要是我能在三十秒之內打贏吳靜雯,那就算我贏,如果不能在三十秒之內打贏她,那就算我輸,如何?」

伊凡詫異的看著他,那眼神就像是看見了鬼一樣「喂喂,你是葯沒吃夠,還是覺沒睡醒啊?」

就算是他與吳靜雯對戰,也絕對不可能在三十秒之內打贏她,更何況瀧晨?

痴人說夢話呢這是!

「你別管,敢不敢賭?」

「敢!有什麼不敢的!」伊凡嗤笑道「你硬要送錢給我,難道我還要拒絕嗎?我就先提前說謝謝了啊,送財童子。」

瀧晨笑而不語。

淺婚深愛 「下一組,晨瀧選手對陣吳靜雯!」

場上的比賽正好結束,輪到瀧晨上場。

「好好看戲吧。」臨離開之前,瀧晨回頭對伊凡說了這麼一句。

「這小子,還有什麼詭計不成?」伊凡抱臂,看著瀧晨一躍跳上擂台,滿腹狐疑。

瀧晨那自信滿滿的樣子,像是已經制定了策略,恐怕有取勝之道了。

他伊凡倒是想見識一下,瀧晨又能搗鼓出什麼玩意。

吳靜雯昂然而立,右手握住一根與人齊高的鐵棍,看著瀧晨登上擂台,冰冷如霜。

「你好啊。」瀧晨笑著向她揮了揮手。

「我不會手下留情。」吳靜雯根本不吃他這一套「比賽一開始,我就會盡全力攻擊。」

「這當然。」瀧晨笑著說道「我也不會放水,不過,在那之前,一些儀式還是要搞的。」

說著,他雙手合十,身體彎成九十度,朝向吳靜雯,鞠了一躬。

「你在幹什麼?」吳靜雯皺了皺眉頭。

「這是對對手的尊重呀。」瀧晨有些意外,反問了一句「你不知道?」

吳靜雯沒有說話,這事,她還真不知道。

「比賽開始!」裁判可不管那麼多,時間一到,比賽就得開始。

而這時候,瀧晨還慢吞吞的彎腰鞠躬,視線中完全隱去了吳靜雯的身影。

換成是別人,可能就趁著這機會偷襲了,吳靜雯沒有。

對對手的尊重,她覺得是有必要的。

於是,她也學著瀧晨的動作,彎腰,鞠…

躬都還沒鞠下去,耳畔就傳來一陣風聲。

「哼!」吳靜雯冷哼一聲,她早就有防備。

她在比賽之前做足了充分的準備,其中就包括對瀧晨的調查。

瀧晨是什麼人?

陰險,狡詐,比起伊凡有過之而無不及!

她豈會大意?

懷中長棍瞬間穿過腋下,捅向身後。

結果,卻捅了個空。

「不好意思,慢了一點。」瀧晨的聲音從她頭頂響起,旋即腹部一疼。

低頭一看,一桿長槍攔在腰間。

「再見了。」她抬起頭,看到笑得燦爛的瀧晨。

「你…」吳靜雯還想說些什麼,可腰腹處傳來的一股巨力將她徑直向後甩出,凜冽的風吹刮在她的臉上。

吳靜雯不愧為挺入半決賽的選手,反應確實神速。

被一槍挑出擂台外,她還能馬上做出反應,一棍插入地面,打算借用棍棒的彈性,借力飛回擂台。

只可惜,她的行動被瀧晨提前預知了。

鐵棍剛插在地面,一桿長槍便緊隨而至,長槍之上的巨大破壞力擊中鐵棍,瞬間把鐵棍刺成兩半。

失去重心的吳靜雯,無處可支,啪嗒一聲,摔在地上。

全場都安靜了,現場將近七萬名觀眾都無語了。

所有人都驚呆了。

連解說室里的三人張大著嘴,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好。

無恥嗎?

無恥!

有用嗎?

那…還真的挺管用!

誰能想到這招?

除了瀧晨以外,恐怕還真沒有人考慮過玩這招。

場外的伊凡目瞪口呆,他沒想到瀧晨竟然真的能在三十秒之內秒殺吳靜雯。

不,等等…

哪兒有三十秒!

十秒都不到!

他忽然有些牙疼,自己剛剛就不應該口嗨說和瀧晨打賭,這下好了,要給他五千朗克。

要不還是裝傻忽悠過去吧。

在伊凡琢磨著怎麼忽悠瀧晨的時候,場上的瀧晨有些不耐煩了,看向場邊的裁判「喂,裁判,她都掉到擂台外邊去了,我贏了吧?」

寶寶來襲:總裁爹地要乖 「額。」裁判怔了兩秒,他現在頗有如夢初醒的感覺,彷彿剛才發生的一切都不真實。儘管晨瀧的行為引人髮指,但仔細想想,他的行為都在規則准許的範圍之內,這麼算起來,不算違規,確實是他贏了。

理清了思路之後,裁判舉起右手,五指朝天,宣布比賽結果。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