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無名嘴角一絲冷笑,雙手緊握的無名刀猛然用力,狠狠的撞擊在紫楓的紫月刀上,巨大的力道依舊讓無名刀新添了一道缺口,可是巨大的力道卻也差點將紫楓的紫月刀震飛出去,畢竟一個是雙手握刀,一個是單手拿刀,力量上,無名已經佔據了極大的便宜。

紫楓的身體被震得連連後退,無名趁此機會,身影急速朝前跨出,繼續雙手握刀的朝紫楓斬去。

一刀,兩刀,三刀……

逼得紫楓連連後退,手中的紫月刀更是連連揮出,擋下了無名一招又一招的攻擊,可是無名的攻擊似乎並沒有停下的意思,反而越來越快,越來越狠,似乎不擊倒目標不罷休一般。

紫楓已經被逼到了拳台的角落,可是他的臉上依舊掛著淡淡的笑容,似乎最後的勝利一定屬於他一般。

不過台下的眾人可沒有他那樣的悠閑,一個個都目不轉睛的盯著這一切,兩人揮刀的速度實在太快,就算是那些大佬們,也是一個個看的眼花繚亂,就彷彿在拍攝武俠電影一般,只有蔡俊嶂默默的看著這一切,眼中時不時的露出讚賞的神色,也不知道是在讚賞無名的刀法,還是紫楓的冷靜。

葉星辰也是默默地看著這一切,他相信紫楓一定會取得最後的勝利,這無名我刀法雖然精湛,但卻欠缺了一些東西,如果他沒有什麼大絕招,那這一戰必敗無疑,甚至連實力最弱的陳小龍也深深的相信,儘管紫楓現在沒有佔到優勢,但最後的勝利一定屬於他。

「若是你只有這幾招的話,那可以結束戰鬥了!」看到還在不斷揮刀的無名,紫楓忽然開口說道,顯然他已經失去了繼續比斗的耐心。

「嗖!」無名的身體猛然退出了七步,雙手握刀,持於胸前,望著一臉平靜的紫楓,眼中兩團火焰猛然竄了出來。

其他的人都是一陣莫名其妙,怎麼明明佔據上風的無名忽然收手呢?難道真的是因為紫楓的一句話。

「熱身也算是結束了,接下來,我會用出真正的實力,你可要小心了!」無名淡淡說著,緊握刀柄的右手卻忽然鬆了下來,反而左手緊緊握住刀柄,一股犀利的氣息猛然爆發。

葉星辰等人心中猛然一寒,難道這個傢伙是左手刀?

紫楓看了看對方的起手式,卻是冷笑一聲,身體再一次竄了出去,瞬間已經來到了無名的身前,手中的紫月刀直接劃出了一道弧線,直將無名緊緊包圍,無名卻也同樣冷笑一聲,手中的戰刀朝前一劃,竟然直接盪開了紫楓的紫月刀,而且反手就朝紫楓的心口刺去,紫楓毫不在意,紫月刀立馬橫於胸前,擋下了無名刀,而無名卻猛然揮出一拳,已經來到了紫楓的眼前。

可是這一拳並沒有砸在紫楓的臉上,只因為那把透亮的紫月刀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再一次出現在了紫楓的眼前,攔住了無名的拳頭。

無名立馬收拳,收拳的同時,無名刀也瞬間刺出,可是紫楓似乎早已經料到了這一切,身子一扭,避開了無名的一刀,手中的紫月刀卻是閃電般的劃過了無名的手臂。

「哧!」的一聲,無名的右臂被劃出了一道長長的口子,兩片白肉朝兩邊一翻,殷紅的血液瞬間滲了出來,可是無名卻哼都沒有哼一聲,依舊以無名刀朝紫楓的心口刺去,紫楓臉上一陣冷笑,手中的紫月刀繼續流轉,彷彿賦予了它生命一般,在紫楓的手中跳動著死亡的旋律。

一道道亮麗的紫芒閃過,就見到一道道鮮紅的血液飛灑,只是眨眼的功夫,無名的身上已經多了七八道長長的口子,每一道雖然都不致命,可是長此下去,就算是流血也足以流死他。

事到如今,就算外行也看得出來,無名根本不是紫楓的對手,他的落敗也只是時間問題,看來蔡俊嶂身邊的人,也不全是高手嘛,也就是在這個時候,空氣中忽然傳來噹啷的脆響,無名的無名刀竟然被紫月刀砍斷,而紫楓的紫月刀更是順勢就朝無名的脖子劃去,他能夠避開這致命的一刀么?

看到呼嘯而來的一刀,無名的身體急速的朝後退去,而手中的斷刀卻也直接扔向了紫楓,紫楓趕緊收刀,盪開了那把斷刀,而無名的身體卻已經落在了五米開外,他的身上,雖然處處是傷痕,但是他的眼中卻依舊充滿著澎湃的戰意。

「沒有武器的你,如何是我的對手?趁早放棄吧!」看到依舊充滿戰意的無名,紫楓淡淡說了一句。

「你比我想想的還要厲害,可是僅僅憑藉著這一點要讓我投降,你還不夠資格,這次,讓你見識見識我的雙刃刀吧!」無名嘴裡獰笑了一聲,卻是忽然從身上抽出了兩把和紫月刀差不多長短不過卻筆直的短刀,刀身整體呈現血紅色,似乎是因為殺人太多,而被鮮血染紅一般。

「無名動殺意了!」看到平台之上的無名竟然拿出了血雙,台下的蔡俊嶂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或許其他的人不明白無名的強大,但他卻清楚的知道,凡是逼迫無名亮出血雙的人,沒有一個還活著,戰鬥,現在才開始呢!

紫楓也似乎意識到不妙,因為他從那兩把血紅色的短刀上感受到了濃烈的血腥味,這絕對是不知道殺過多少人的短刀,若是剛才的無名是一個刀客的話,那麼現在的他就變成了一個儈子手。

一個手上不知道染過多少人命的儈子手,不過紫楓的臉上依然是一臉的鎮定,右手隨意挽了一個刀花,他的身體已經竄了出去,以殺止殺,這一直是他的人生格言。

看到紫楓朝自己撲來,無名眼中瞬間一片血紅,身影閃電般竄了出去,左手一刀就朝紫楓的腦袋刺去,完全不理會紫楓那疾馳而來的紫月刀正划向自己的脖子。

看到無名如此不要命的打法,紫楓不得不收刀抵擋,可是剛剛擋下無名的左手刀,右手緊握的短刀已經再一次刺來,紫楓不得不朝後退去,可是無名右手的短刀卻忽然脫手,直接射向紫楓的心口。

紫楓心中大駭,不再顧及無名左手的短刀,直接收回紫月刀,瞬間攔下了那疾馳而來的短刀。空氣之中發出清脆的碰撞聲,短刀自然被擊飛,可是無名的一刀卻是直接插進了紫楓的左肩。

一道血箭自紫楓的左肩標出,紫楓冷哼了一聲,雙眼射出兩道紫色的光芒,反手握刀,直接斜向上拉出。

「哧!」無名的心口多了一道長長的血口,可是他卻像沒事人一般,繼續以手中的斷刀朝紫楓的心口刺去,逼得紫楓不得不朝後退去。

無名卻是趁此機會,身子橫跨幾步,一把挑起被紫楓擊落在地的短刀,一手接住,轉身就朝紫楓撲去,雙刀在手,他只感覺自己實力大增。

兩把刀不斷的交叉,不斷的變幻,一刀接著一刀,一刀跟著一刀,繞是紫楓速度極快,一時之間竟然也被打得換不了手。

而且無名彷彿有著無窮無盡的力氣一般,越戰力量越大,紫楓的左肩受傷,右臂更是被震得一陣發麻,心中不由的一陣怒火膨脹。

「我操你媽的!」紫楓口中發出一聲狂嘯,身體猛得躍起,手中的紫月刀劃出了一道美麗的紫色刀芒,狠狠的斬向無名。

無名趕緊右手的短刀擋去,可是卻聽到噹啷一聲脆響,這不知道用什麼材料製成的短刃竟然也被紫月刀斬斷。

而無名握刀的整隻手臂更是被紫月刀齊刷刷的斬斷,手掌直接掉落在地上,鮮紅的血液到處都是,無名口中傳出陣陣冷哼,身子不斷的朝後退去,那斷掉的手臂更是不斷的流出鮮血,煞是可怖。

紫楓卻彷彿發瘋一般,根本沒有停下的打算,手中的紫月刀繼續朝無名斬去,瞬間劃過無名的耳朵,頓時就將左耳也削落下來,整個臉蛋都被鮮血染紅,接著紫楓猛地一記轉身,一個漂亮的旋踢,重重的踹在無名的心口上,頓時將無名的身體踹得直飛出去,重重的落在地上,一口鮮血就是狂噴而出,更是隱隱聽到骨頭碎裂的聲音。

一擊得手的紫楓冷冷的站在原地,紫月刀上還有數滴鮮紅的血滴慢慢的朝下滑落,而他的眼眸呈現出深深的紫色,就彷彿一頭嗜血惡魔一般。

在場的眾位大佬都是見過世面的人,可是當猛然見到一個活生生的人被削斷手腕和耳朵,也是有些臉色煞白,這還是一場比斗么?簡直就是一場生死搏鬥?

葉星辰,陳小龍,歐陽俊,羅隱四人都是默默的看著紫楓,眼中同時露出了喜悅的神情,這一局,他們勝利了。

而蔡聖龍的臉上卻是毫無表情,這樣的廝殺對他來說根本算不得什麼,身子慢慢的站了起來,正要宣布紫楓獲勝,卻見到無名的身體再一次掙扎著站了起來。

此時的渾身血淋淋的,右手的手掌整個被削掉,耳朵也被削掉一隻,巨大的痛楚讓他的面容更加的猙獰,左手卻緊緊握著一把短刀,看上去就像吸血殭屍一般,要不是大白天的,估計看到這等模樣,在場不知道有多少人會嚇得下跨失禁。

「你不是我的對手,投降吧,我不想殺你!」紫楓的瞳孔已經慢慢的恢復了黑色,靜靜的站在那裡,很是淡漠的說道。

「我……不可以敗!」無名口中卻是艱難的吐出了這一句,接著他舉起短刀再一次的朝紫楓撲來,他是速度依然那麼的快,可是在紫楓眼裡,卻和蝸牛差不多。

就在離紫楓還有一米的時候,無名的眼中忽然閃過一絲凶光,身體更是猛然加速,整個人就這麼直直的撞向紫楓,而他手中的短刀更是刺向紫楓的太陽穴。

面對如此突襲,紫楓依舊滿臉的鎮定,身子微微一閃,已經避開了無名的一刀,而他的紫月刀卻是直接插進了無名的心臟,一道火熱的血液自無名的心口噴出,葉星辰等人見到紫楓的紫月刀直接對穿了無名的心臟,臉上不由的露出了喜色,可是紫楓的眉頭卻是緊緊的皺在一起,臉上更是露出了掙扎的神情…… 按照比賽的要求,雙方這裡各有三隻大箱子,每次打開一隻箱子,如果對方的價格比這個高,那麼價格高的這一方就獲勝,三隻箱子能夠獲勝兩支,那麼就是兩隻箱子的這一方獲勝。

「我有個疑問要先說一下,我這邊的藥材如果是我輸了的話,我可以隨時交給劉老先生,可是我在外面聽到了一個傳聞,劉老先生的這些藥材可全部都是京城朱家的,如果劉老先生輸了的話,這些藥材能不能夠到我的手上呢?」就在雙方的比賽快開始的時候,李天站起來說了一個這樣的事情,這幾乎是一個事實,所有的人都明白是什麼情況,白總裁之前就把這個話告訴了李天,希望李天可以在比賽之前說出來,最好能夠跟劉老先生制定一個協議,這樣看上去也比較有法律效益。

「哼,你放心就是了,我說話一口吐沫一個釘,雖然這些藥材不是我的,但我有處置的權利,如果你不放心的話,這裡就有律師,讓他們立刻制定一個協議就是了,如果朱家以後不願意的話,所有的責任由我承擔,絕對不會跟你有什麼關係,不過話又說回來了,你能夠保證你的藥材是真的嗎?我的這些藥材可是經過很多醫生看過的,這一點白總裁可以作證,你的那些藥材沒有拿出來過,誰能夠知道他們是不是真的呢?萬一你以假亂真的話,我這邊可就吃大虧了。」劉老先生也有話等著李天呢,在劉老先生的眼中,李天就算是一個富二代,手中的藥材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有很多藥材公司以造假著稱,別讓自己碰到一個這樣的,要不然最後勝利了也沒用,李天這邊又沒有真的藥材,難道還能把他們全部幹掉嗎?所以最好見證一下為好。

「咱們一件事情一件事情的來,先讓律師制定協議,你說的那個協議我們先簽好了,然後我會讓你在三個箱子當中隨便挑一件,然後你自己來鑒定,如果我的藥材是假的的話,這三億直接給你了,這也可以寫進合同當中去,不知道你覺得怎麼樣呢?」李天笑呵呵的說道,既然要進行這個賭局,最好就是讓雙方沒有顧慮,如果劉老頭看出自己的葯才是真的,沒準兒到時候還要加註呢,這一點李天肯定是清楚的,這些專門侍弄藥材的人,如果看到了稀世珍寶,肯定會想據為己有的。

劉老先生也點了點頭,這件事情也算是保障雙方的權益,之前訂立賭局的時候並沒有想到那麼多,只是因為白總裁的聲譽才沒有訂立各種協議,現在看來還是最好制定好了。

白總裁的心裡也鬆了一口氣,說實在話,白總裁真是不願意給他們擔保這件事情,你們贏了也不會分我什麼,你們輸了我這邊卻要有很大的風險,實在是一個賠本的買賣,如果不是得罪不起雙方的話,白總裁老早就讓他們滾蛋了,一件沒有好處的事情把我給拉進來,你們兩個到底是安的什麼心呀?

現在聽說他們願意訂立法律文件,趕緊的讓自己的律師起草文件,並且私下裡也給律師說了,一定要保障雙方的權益,現在咱們就是中間人,誰也不能偏袒他們,輸了贏了跟咱們沒任何的關係,你們只要制定一份正規的文件就行。

文件很快就制定完畢了,李天和劉老先生都讓自己的手下看過了,李天這邊是劉潔給看的,別看劉潔只是李天的秘書,但在李氏集團的這一段時間,劉潔也學習了不少的法律知識的,現在也通過函授獲得了本科學歷,看這麼一份兒文書是絕對沒問題的。

這一幕看在劉老先生的眼裡又換來了鄙視,在劉老先生的眼裡,李天簡直就是一個色鬼,出門帶著自己的女秘書不說,還把這麼重要的合同交給女秘書去看,這不是找死嗎?這可是價值十幾個億的東西,肯定要找專業人士來看,劉老先生在大西北沒有律師,幫他看合同的是他一個朋友的律師,在行內非常有名的。

對於劉老先生的目光,李天那是什麼也沒有說,劉潔在集團內部歷練的很可以了,李天聽集團內部的律師說過,如果劉潔肯去考執照的話,沒準還可以成為專業律師呢,自從上次失戀過後,劉潔基本上就不在別的地方花費時間了,全身心的投入到學習當中去,為了能夠更好的給李天當好秘書,不管是法律還是財務,基本上都學習了個遍,而且這個時候六根清凈,並沒有那麼多的凡俗事情打攪他,所以學習的成績也非常好,這倒是劉潔之前沒有想到的,原本很多證書都考不下來,沒想到這個時候竟然考下來了,失戀也是有一種收穫的。

這次進山李天沒有讓這姑娘跟著進去,而是讓他們留在了玉石集團的所在地,在周圍地區也學習到了不少的知識,也算是一種歷練吧,包括空姐白嘉莉在內,她們都在周圍進行學習。

本來身為空姐,是沒有辦法參與到李氏集團的工作當中來的,還是劉潔給李天說的,這個小空姐的天賦很好,完全可以當成一個好苗子來培養。

李天知道這個丫頭非常善良,既然劉潔說有一定的能力,那就讓劉潔來帶著她就行了,所以也就讓她參與進來了,根據這一段時間的觀察,劉潔覺著白嘉莉在商業方面還是有不錯的天賦的,如果能夠勤加練習的話,以後可以成為總裁辦的負責人。

經過檢查之後,協議沒有任何的問題,雙方也就在這上面簽字了,剩下的事情就是李天的藥材了,劉老爺子看著李天那個眼神的意思很明白,現在是不是該檢查你的藥材了呢?現在可是到了最後關頭了,李天可不要在這個時候撤退,如果這個時候撤退了,劉老爺子可算是惱了,一定不能讓李天善終的。 原因無他,無名的身體卻是重重的撞在了紫楓的身上,兩個人頓時就彷彿斷線的風箏一般,一起朝後飛去,繞是紫楓想要掙脫,可是此時卻完全使不上力,只能夠和無名一起朝後飛出,難道這又是一場平局?紫楓的心中,充滿了無奈,他哪裡會想到無名不顧自己生死,也只是為了一個平局?這樣的高手在哪都是厲害的角色,都會受到厚厚的待遇,到底蔡俊嶂是如何讓他們心甘情願的賣命的呢?

就在紫楓思考這些的時候,兩人的身體已經快飛出了平台,而無名卻猛然用他那斷掉手掌的右臂,狠狠的砸響紫楓的身體……

被紫月刀削得平平整整的手腕直接撞擊在紫楓的心口,那種劇痛且是常人能夠忍受?可是無名依舊做了,而且是在心口被刺中一刀之後,就這麼聚集起全身的力量,狠狠的撞在紫楓的胸口。

那力量雖然已經是他全身的力量,可是並不大,不過卻剛好把紫楓的身體撞開,而他的身體卻被反彈了回去。

紫楓在空中一個後空翻,穩穩的落在地上,可是他的身體,卻已經掉在了台下,而無名卻是重重的落在地上,心口被紫月刀刺出了一個巨大的血洞,鮮血就像泉水一樣不斷的湧出來,可是他卻掙扎著站了起來,鮮紅的血水染紅了拳台,可是他的眼中,卻充滿了執著的神情?

為誰而執著?

全場一片寂靜,就算是蔡俊嶂臉上的笑容也消失的無影無蹤,他實在沒有想到無名竟然會為了勝利做出這等不要命的事情。

葉星辰,陳小龍,羅隱,歐陽俊,都是一個個傻傻的望著這一切,完全佔據上風的紫楓竟然輸掉了,不過看到渾身是血的無名的時候,所有人的眼中都露出了由衷的敬意,這才是一名戰士,一名為了勝利將生死置之度外的戰士。

「我輸了!」看到無名那執著的眼神,不等蔡聖龍宣布結果,紫楓已經開口說道,轉身就朝葉星辰等人所在的位置走來。

而觀眾席上,卻是響起了熱淚的掌聲,即使給紫楓,更是給執著的無名,聽到紫楓認輸,無名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而他的身體卻是直接朝後倒去。

「無名……」蔡俊嶂一聲驚呼,身影瞬間竄到了拳台之上,一把扶住了即將倒地的無名,眼中竟然有兩行淚快要掉落下來,無名只是看了蔡俊嶂一眼,就直接閉上了雙眼,而他的生命氣息也逐漸的消散。

所有人都沒有料到會是這樣的結果,不過對於無名這種捨生忘死的精神,卻是由衷的敬意。

因為無名的離開,比賽暫時告一段落,第一場比試是打平,那麼現在的比分是2:0,蔡俊嶂一方暫時領先,只要他們再取得一場勝利,那麼他們將立於不敗之地,而葉星辰這一邊,羅隱的傷勢還沒有完全復原,實力大大折扣,而陳小龍的戰力是眾所周知最弱的一個,可以說,形式對於葉星辰幾人極其的不利,可是他們卻並沒有一點的退縮,他們一個個依舊信心十足。

「對不起,星辰……」紫楓走到了葉星辰的身邊,很是歉意的說道。

「呵呵,瘋少,你這是什麼話?我們是兄弟?說這些且不是見外了?而且無名的這種打法,換成是誰,都難以防住。」葉星辰微微一笑,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就是,現在還有我們呢?放心吧,最後的勝利一定屬於我們的!」陳小龍卻是拍著胸口說道。

「不錯,楓哥,你不用自責,這根本不是你的錯!」歐陽俊也淡淡說道,然後看向了葉星辰,口中說道:「星辰,這一局讓我上吧!」

「恩!」葉星辰點了點頭,現在他們已經到臨死邊緣,絕對不能夠再失敗!

眾人休息了一會兒,比斗繼續開始,歐陽俊率先跳上了拳台,蔡俊嶂一方走出的卻是一名身材火辣的金髮女子,她穿著一套黑色的裹胸,露出那性感的小蠻腰,看上去極其誘人,可是歐陽俊卻從她的體魄之中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爆發力。

「帥哥,一會兒可不要怪姐姐下手太狠噢!」看到歐陽俊那張俊美的臉蛋,那名金髮女子口中嬌笑了一聲,眼神更是閃爍著灼熱的光芒,就彷彿歐陽俊不是她的對手,而只是她的獵物一般。

御侯門 而歐陽俊只是淡淡的看著她,沒有絲毫的動作。

「咦,這女人怎麼有些面熟呢?」台下,陳小龍望著那名金髮女郎,忽然開口說道。

「你看哪個女人不面熟?」葉星辰卻是沒好氣的說道。

「操,我說的是真的,真的好面熟,操,我想起來了,她是瑪莎拉妮,原來『天魔』的成員,後來因為一次任務失敗,險些被天魔親手處決,卻奇迹般的逃離,後來就一直消失不見,卻沒有想到竟然被蔡俊嶂網路到了身邊!」陳小龍翻了個白眼,不過腦海中想到了自己曾經調查天魔組織的時候所看到的資料。

「『天魔』的成員?」葉星辰一驚?「那她的實力如何?」

「放心吧,以前也不過是AAA級,現在最多到達S級,絕對不是歐陽那小子的對手,我操,蔡俊嶂哪兒去找來這麼多高手?這些人可幾乎都是達到S級的強者啊?」陳小龍忽然破口大罵道。

眾人這才一陣醒悟,是啊,幾乎全是S級的高手,難道現在S級的高手就這麼不值錢?雖說這段時間來眾人都在進步,王小虎,林翱翔等人也都達到了S級,原本以為這一戰會贏得很輕鬆,可是卻哪裡想到反而被逼到了絕境。

眾人沒有再多說什麼,一個個都將目光放在了拳台之上,他們明白,今日想要獲勝,似乎太難太難。

歐陽俊很是小心的望著眼前的女子,雖然實力不如直接,但他可不想無名的事情同樣的發生,陰溝翻船,有一次也就夠了,怎能夠出現第二次?

「嗖!」忽然間,瑪莎拉妮動了,身影化為一道殘影,直接撲向了歐陽俊,而他的手中,更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把透明的匕首,瞬間來到了歐陽俊的心口,完全是致命的一擊。

歐陽俊沒有硬接,他的身體輕鬆的避開了這一刀,然後身形急速後退,瑪莎拉妮的眼中閃過了一絲驚訝,顯然沒有料到歐陽俊竟然會這麼輕易的避開自己的一刀,口中一聲嬌嗔,身體繼續跟上,手中的匕首依舊閃爍著刺目的光芒,牢牢的鎖住歐陽俊的身體,可是卻依舊被歐陽俊從容的躲開,如此纏鬥了二十多招,歐陽俊看明白了對方的招式,知道根本不是自己的對手,當下不再留手,身影一閃,直接一拳砸向了瑪莎拉妮的臉龐。

曾想風光嫁給你 瑪莎拉妮嘴角一絲獰笑,手中的匕首就朝歐陽俊的拳頭刺去,歐陽俊卻是忽然化拳為掌,一把扣住瑪莎拉妮的手腕,接著另一隻手猛地揮出一拳,在瑪莎拉妮驚訝的目光之中,狠狠的砸在她的小腹之上,頓時就將她的身體砸得倒飛出去。

而歐陽俊根本不給對方還手的機會,身體猛然加速,瞬間來到了瑪莎拉妮的身前,連續揮出數拳,重重的砸在瑪莎拉妮的身上,頓時就將她整個人砸得飛出了拳台。

毫無懸念的一場比賽,歐陽俊甚至還沒有發揮出自己應有的實力,就這麼擊敗了瑪莎拉妮,葉星辰等人自然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可是其他的人卻是露出了吃驚的神情,顯然沒有料到歐陽俊的實力也這等強悍?特別是蔡俊嶂,他一直以為星曜會最強的就是葉星辰,接下來應該是紫楓,卻哪裡想到歐陽俊的身手也這等厲害。

比賽變成了2:1,蔡俊嶂一方依然領先,而葉星辰這一方除了葉星辰還擁有著絕對的勝算外,陳小龍和羅隱都是毫無勝算,特別是陳小龍,在這種高手對決的比賽之中,幾乎毫無勝算,可以說,星曜會最好的結局就是和對方拼一個平局。

「星辰,這一局讓我來吧!」這個時候,羅隱主動請戰道。

「你的傷勢……」葉星辰眉頭緊緊的皺在一起,接下來的一場比賽將是一場硬戰,他可不想羅隱為了比賽的勝利而丟掉自己的性命。

「放心吧,我會小心的!」羅隱卻是打斷了葉星辰的話語,眼中更是露出了堅定的神情。

「那……小心……」葉星辰點了點頭,事情到了這種地步,也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

羅隱微微一笑,身體一躍,已經躍上了拳台,而對方這一邊,卻也走出一名皮膚呈小麥膚色的男子,看上去不像中國人,反而像印度那一邊的。

「阿瑪……」那名男子朝羅隱行了一個抱拳禮,而羅隱自然也換了一禮,口中淡淡說道:「羅隱!」

相互行禮之後,兩人的拉開了距離,並沒有馬上的出手攻擊,似乎兩人都明白這一場比賽的重要,一旦阿瑪獲勝,那葉星辰一方必敗無疑,畢竟所有人都不把陳小龍當成一回事,若是羅隱能夠獲勝,那葉星辰一方,至少還有一個爭奪平局的機會。

所以,這一場比斗,實際上已經決定了兩方最後的結果。

忽然間,阿瑪猛地朝前跨出數步,眨眼之間就來到了羅隱的身前,很是簡單的揮出一拳,就朝羅隱的心口轟去,羅隱不急不躁,右臂擋出,左拳猛然揮出,就朝阿瑪的臉龐砸去。

原本羅隱以為阿瑪會躲閃,或者和自己對轟一記,然後全力抵擋,卻哪裡想到他忽然身子一縮,就彷彿一條蛇一般繞到了羅隱的身後,整個身子猛然纏在了羅隱的身上,更是雙手扣住羅隱的肩膀,頓時就將羅隱整個人鎖住。

「操……瑜伽術……」台下的陳小龍直接破口大罵,這傢伙竟然會瑜伽術?面對這等絕境,羅隱臉上依舊掛著從容的笑容,他忽然收回拳頭,單手一彈,一根金針出現在自己的手中,反手就朝阿瑪的身體刺去,想要纏住隱門的人,這和找死有什麼區別?要知道,很小很小的時候,隱門的人就以蟒蛇來訓練羅隱,經常被蟒蛇纏身的他哪裡懼怕這些。

感受到那根金針的寒意,阿瑪的身體猛然鬆開,並且急速的朝後退去,羅隱手中的金針更是直接脫手而出,就朝阿瑪射去,而他的身體也瞬間朝阿瑪撲去。

眾所周知,遇上修鍊瑜伽術的人,都不要和他近身搏鬥,可是羅隱卻反其道而行,這不得不讓人佩服他的勇氣,阿瑪剛剛避開羅隱的一針,就看到羅隱的一拳朝自己砸來,當下冷笑一聲,身體一扭,竟然就這麼避開了羅隱的一拳,然後身體猛然躍起,右膝狠狠的朝羅隱的小腹頂去。

「我操,泰拳……」台下的陳小龍猛然驚呼,而台上的羅隱卻也是心中巨震,他哪裡想到這個修鍊了瑜伽術的傢伙還會泰拳?要知道,瑜伽術是一種比較陰柔的功夫,一般都是用來養生,很少有人用來搏鬥,但是瑜伽高手卻不容小覷,他們的肉體韌性十足,就和牛皮經一樣,不過不管怎麼修鍊,瑜伽術都是走的陰柔路線,可是泰拳卻不同,泰拳完全是一身體的最強部位,比如肘,膝蓋攻擊對手,這完全是陽剛路線,一個人怎麼可能修鍊這兩種極端的功法呢?

心中震驚的羅隱整個人就被阿瑪的這一頂頂的倒飛了出去,口中更是鮮血狂噴,甚至連他的小腹,也滲出了鮮紅的血液,這一擊,竟然撕裂了他的傷口。

羅隱整個人趴在地上,小腹的疼痛讓他險些昏厥了過去,一手緊緊捂住自己的小腹,臉上露出痛苦的神情,整個人更是掙扎著站了起來,他不能夠敗,絕對不能夠敗,就算是死,也絕對不能夠敗……澎湃的戰意自羅隱的體內冒出,眼中更是閃爍著灼熱的火焰,而當他站起來之後,阿瑪的臉上卻是露出了一絲獰笑,身體一個旋轉,一套精美的連環腿掃了出來…… 「我操……中國功夫……」當看到阿瑪使出一套連環腿的時候,陳小龍的口中再一次傳來喝罵聲,可是聲音剛剛落下,羅隱的身體已經再一次被踹飛出去,重重的落在地上,口中鮮血不斷的噴出,臉色更是一片慘白。

「羅隱……」葉星辰,歐陽俊,紫楓等人同時大呼,他們都已經看出羅隱的舊傷複發,更是受到了阿瑪的重擊,此時體內的傷勢一定更加的嚴重。

葉星辰甚至想要衝上去營救羅隱,可是羅隱的身體卻再一次站了起來,朝葉星辰等人投去了一個放心的眼神,接著就半蹲著身子,冷冷的望著會泰拳,瑜伽,和中國武術的阿瑪,顯然這是一個極其厲害的對手,容不得半點馬虎。

「怎麼?還想繼續戰鬥么?你已經受了那麼重的傷,我奉勸你一句,投降吧,這樣,至少你還能夠留下一條性命!」看到羅隱竟然這麼快就站了起來,阿瑪的臉上露出得意的神情,此時他完全佔據了上風,羅隱就算想要反抗,也絕對不可能擊敗自己。

羅隱沒有說話,他只是靜靜的望著阿瑪,眼神出奇的冷靜,身體也是輕輕的起伏著,似乎在聚集著力量。

「既然你不肯領情,那接下來可不要怪我手下不留情了!」眼見羅隱竟然不搭理自己,阿瑪口中的語氣變得冰冷異常。

話音剛落,阿瑪的身體已經再一次竄了出去,一記簡單的掃腿就朝羅隱的腦袋踹去,羅隱剛剛偏頭避開,阿瑪第二腿已經掃出,重重的踹在羅隱的小腹,頓時又是將他踹得倒在地上。

可是不等阿瑪說些什麼,羅隱又奇迹般的站了起來,阿瑪心中一怒,又是一腿掃出,這一次,羅隱連躲避的力氣都沒有,就被一腿掃出,口中的鮮血不斷的湧出,小腹的傷口也越加的深刻。

「羅隱……」葉星辰已經看不下去了,他想要上台,可是羅隱卻已經站了起來,再一次用眼神制止了他。似乎在說,不用擔心我,我們一定要獲取勝利。

看到羅隱那堅定的眼神,葉星辰不知道為什麼,感覺自己體內的血液開始沸騰,而自己的身體卻彷彿失去控制一般。

歐陽俊,紫楓都是默默的望著這一切,眼中同樣露出痛苦的表情,可是他們都沒有動,既然羅隱選擇了堅持,他們就該相信他,哪怕這樣看上去有些白痴,但依舊要相信。

陳小龍已經不再像剛才一般吵吵鬧鬧,而是靜靜的站在那裡,雙拳緊緊的握在一起,眼中竟然泛起了朵朵淚花,他知道羅隱為何這等堅持,一切都因為自己實力太弱,一旦羅隱輸掉,那自己這一方就徹底是失敗,如果自己再強大一點,如果自己能夠有著一戰的實力,他何苦還要受這麼多的苦?

陳小龍有些悔恨,為何自己曾經不好好的鍛煉呢?每次都躲在大家的身後?說得好聽一點是出謀劃策,可是自己真正參與的戰鬥又有多少呢?難道自己就只能夠永遠的站在後面么?

兄弟,那應該是一起面對任何的困難,自己怎能夠讓他們去承擔呢?

眼中的淚花有些血色,他的指甲更是深深的掐進了自己的肉體,陳小龍的心中暗暗發誓,一會兒就算是拼掉這條性命,也一定要獲勝。

台上的戰鬥還在繼續,與其說是一場比斗,不如說是一場狂虐,阿瑪不斷的使出各種招式,不斷的轟擊著羅隱的身體,羅隱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抵抗之力,可是他卻一次又一次的站了起來,每一次,他身上的傷勢都更重,但他卻毫不在乎,每一次站起來的時候,他第一件事就是望向葉星辰等人,他的眼中充滿了勝利的渴望。

望著羅隱那堅定的神情,葉星辰眼中也早溢滿了淚水,到底是什麼在支持著他呢?紫楓更是充滿了愧疚,如果自己獲勝了,如果自己不是那麼大意,羅隱還用得著這麼拚命么?

歐陽俊默默的看著這一切,眼中隱隱也有淚光閃動,他再一次感受到兄弟之間的那股濃烈的情誼。

三人都沒有開口,雖然他們都想直接宣布認輸,但他們卻明白,若是真的那樣做了,羅隱一輩子也不會開心,一輩子也不會快樂,這一場失敗,將變成他心中永遠的傷口。

無邊無盡傷痛充斥著羅隱的全身,他的身體幾乎被揍得全身是傷,他已經沒有多餘的力氣站起來,可是他硬是憑藉著堅強的意志站了起來,這一場,一定不能夠輸,絕對不能夠輸,自己不能夠輸,星曜會更不能夠輸。

可是阿瑪的攻擊又到了,羅隱想要躲閃,可是速度卻如此緩慢,再一次被阿瑪踹得飛了出去,直接掉落在了拳台的邊緣,要是阿瑪再用力一點,羅隱就直接飛出了拳台,可是不知道是不是阿瑪故意,他的身體卻沒有直接掉落下去。

羅隱再一次掙扎著站了起來,這一次,他幾乎用盡了全身所有的力氣,他的臉蛋更是腫的和豬頭差不多大小,四處布滿了血痕,口中的牙齒更是被打落了兩顆,可是他的眼中,依舊閃爍著勝利的光芒。

「羅隱……」台下,陳小龍的口中輕聲叨念著什麼,眼中的淚水卻再也忍不住掉落下來。

甚至連那些大佬們,也一個個眼中露出敬佩的神色,就和無名的生死一搏一般,此時的羅隱同樣值得尊敬,阿瑪眼見羅隱竟然還能夠站起來,嘴角忽然閃過一絲獰笑,那是一種野獸嗜血的光芒,而他的身體卻再一次竄出,最後更是瞬間躍起,狠狠的一腳就朝羅隱踹去,他相信,此時的羅隱將再沒有防備的能力,而自己的這一腳足以送掉羅隱的性命。

阿瑪的速度極快,身體就彷彿一道利箭,已經來到了羅隱的心口,眼見就要踹在羅隱的心口之上,他甚至隱隱聽到了胸骨斷裂的聲音,可就是這個時候,羅隱那灰暗的眼中,竟然亮起了一道刺眼的光芒……

隨著羅隱眼中的亮芒,所有人都是心神一震,特別是阿瑪,他雖然沒有感覺到羅隱的體內有著什麼強大的力量在爆發,可是心中卻有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機,而此時的羅隱沒有和阿瑪硬拼,那連站著都有些吃力的身體猛的朝旁一閃,竟然瞬間避開了阿瑪的一腳,速度之快,就算是阿瑪也有些目瞪口呆,這還是剛才那個搖搖欲墜的羅隱么?

可是不管他怎麼想,他的身體如此已經無法收回,就這麼直直的朝拳台的下邊飛去?阿瑪心中後悔至極,若是自己不是想著一擊擊殺羅隱,又怎會全力的踢出這一腳,若是自己繼續和他拚鬥,慢慢的折磨他,這最後的勝利一定屬於自己,為何自己就那麼著急呢?可是此時想這些顯然已經沒用,自己的身體已經快飛出了拳台,難道自己就這麼輸掉了么?

無名為了勝利不惜犧牲自己的生命,而自己呢?好不容易佔據了上風,有著絕對的勝算,此時卻要輸掉,這該怎麼面對四公子?

想到這裡,阿瑪的眼中也迸發出灼熱的火焰,那修鍊了瑜伽術的身體猛然一扭,竟然一把摟住了羅隱的脖子,整個人拖著羅隱就朝拳台落去。

「轟隆……」一聲巨響,兩人的身體竟然再一次重重的落在拳台之上,全場又是一片寂靜?平局?竟然又出現了平局?身受重傷的羅隱竟然將阿瑪逼平,而且剛才險些將阿瑪擊敗,這……這太不可思議了?比賽的節奏完全被打亂,所有人都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這樣的比賽實在太過刺激性,根本無法預料到下一刻會發生什麼?

蔡聖龍站了起來,直接宣布了比賽的結束,葉星辰等人自然第一時間就奔了過去,攙扶著受了重傷的羅隱,而羅隱卻也乾脆,整個人直接暈了過去,顯然他剛才實在太過的疲勞。

「對不起,四公子,我沒能夠殺掉他!」阿瑪靜靜的走到蔡俊嶂的身邊,很是歉意的說道,他實在沒有想到,最後一刻竟然差點被羅隱擊敗。

「沒什麼,我們現在還是2:1領先呢,只要再拿下一場,這場勝利就屬於我們的,阿雅,擊敗陳小龍那個廢物,你沒問題吧?」蔡俊嶂毫不在意的搖了搖頭,轉頭對旁邊的一名棕色皮膚的少女說道。

「四少放心,我絕對不會讓他活著離開拳台!」那名女子冷冷的說著,眼中更是殺機綻放。

聽到女子的回答,蔡俊嶂笑了,笑得如此的得意,如此的燦爛,他明白,阿雅要的不僅僅是勝利,還有著陳小龍的性命,這也是自己最想要的結果。

眾所周知,陳小龍乃星曜會的軍師級人物,完全是星曜會的大腦,就算自己當上了洪門門主,以後星曜會也是自己的勁敵之一,若是能夠趁此機會殺掉這個大腦,何樂而不為呢?而且讓蔡俊嶂開心的是陳小龍雖然腦子不錯,可是實力的確是太一般,只是不知道為何一向聰明的他為何會選擇戰鬥?難道他的腦子燒壞了不成?

思索之間,被稱為阿雅的女人已經跳上了拳台,她穿著一條緊身背心,裡面什麼都沒有穿,那原本應該挺拔的玉峰被包裹的緊緊的,胸前的亮點卻也完美的展露出來,更是隱隱能夠看到那深壑的玉溝,而她的下身是一條超短黑色皮褲,露出那棕色卻極其光滑的大腿,小腿上套著一雙白色的靴子,看上去性感十足,這是一個能夠讓很多人著迷的女人,更是一個能夠很多人為之發狂的女人。

若是換在平時,陳小龍見到這等姿色,免不了要調戲一番,可是今日他卻冷冷的站在拳台上,冷冷的望著眼前的女人,彷彿她只是一具紅粉骷髏。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