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無論事情是真是假,直播最後的那個畫面,那個鬼臉卻是真的嚇人。

還有靜靜被拖走的時候發出的慘烈求救聲,聽得人毛骨悚然。

「騙人的東西,都是假的!」

「尼瑪,這麼大的一個主播,還玩這個套路,丟不丟人?」

「靜靜會不會被抓去做老婆了?生個三男兩女?」

「要不要報警?」

「假的假的,都假的!」

「就這?我等了這麼多天,就這?一開始就結束了?」

「假的,看她明天怎麼解釋。」

「水友永遠也玩不過主播,都是套路,都是劇本。」

「我們都被騙了,今天的直播就是為了明天的人氣!」

……

水友們絕大多數都是不相信靜靜的遭遇是真的,都認為這只是劇本而已。

這樣一來,她明天開直播的話,人氣就會更加的火爆。

「兩個好朋友?」

「危險指數二級,是出現在這裏嗎?」

王陽皺下了眉頭,他以為只是一個好朋友而已,沒想到出來了兩個。

而且,一上來就對靜靜下手,很顯然不是什麼好鬼。

「真的只是要完成遺願嗎?」

看樣子也不像啊!

王陽也拿不定主意,靜靜有他給的護身符,應該不會有事吧?

應該……

畢竟,那只是普通的護身符而已。

他已經警告過了靜靜,是靜靜不聽,那他也沒辦法啊,他已經是仁至義盡了。

沒有多想,把手機一扔,王陽倒頭就睡了。

沒有疑問,那兩位姑奶奶又來了,一個楚楚可憐的叫着公子,一個凶神惡煞的喊著要殺了他。

王陽是心服口服啊,這兩位姑奶奶是纏着他不放了。

現在這個時候,他又不敢去惹她們,只能慫了。

……

第二天一早!

王陽被視頻電話吵醒了,拿過來一看。

是蕭月!

咬咬牙,王陽一把就掛了蕭月的視頻。

我尼瑪!

這個女人是瘋了吧,好好的一個大小姐不做,非要纏着他這個窮小子幹什麼。

他就只是擁有一塊小地皮的房東而已。

蕭月立馬發了一個發怒的表情過來,然後又發了一條語音信息,王陽沒有管她,過了十幾分鐘,又發了幾個圖片過來。

無一例外,都是什麼金銀珠寶的圖片,讓他幫忙選一下送給父親做生日禮物。

王陽嘆了一口氣,無可奈何的回了一條語音,讓她別那麼俗,她老爺子什麼沒見過,這種東西真的太俗氣了。

然後,王陽也就不管她了。

王陽準備再補一個覺,沒想到,又有人打來電話來了。

是趙警官。

「能不能讓人睡個好覺了,我是熱血青年,但我不是精神小伙啊,我要睡覺的!」

王陽苦笑,要是過年過節有這麼多人問候就阿彌陀佛了。

「身為一個熱血青年,又怎麼能睡懶覺呢?快起來,有事找你幫忙!」

趙警官正語而說。

「等我半個小時!」

王陽無奈的掛了電話,洗了一把臉,吃了一個早餐,才往警察局過去。

來到警局,王陽倒是看到了意想不到的人。

蓋飛!

還有靜靜團隊里的其他人。

他瞬間就明白了。

「你怎麼會在這裏?」

在這個地方也能見到王陽,蓋飛當然是吃驚。

「緣分!」

「我們還會再見面的!」

王陽擺了擺手,走入趙警官的辦公室里。

「他是警察?」

「他不是一個神棍嗎?」

蓋飛張口結舌,很是吃驚。

其他人也是同一個反應,搖了搖頭。

蓋飛五味雜陳,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看王陽的舉動好像對這裏很熟悉啊。

不會真的是一位警察吧?

可是,警察與神棍之間根本就不沾邊好嗎?

王陽這是幹什麼?

「趙警官!」

王陽走入趙警官的辦公室,無奈的揉了揉太陽穴。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你們過去看了嗎?」

王陽不等趙警官開口,當先說出了自己的猜想。

應該就是為了靜靜那個事才把他叫過來的。

「那個地方確實有一個老房子,是一個從外國回來的華僑早年建下來的,後來又出國了,荒廢到了現在,已經幾十年沒有人回來過了。」

「不過,倒是經常有人報警,說那房子裏晚上經常會有人出現,有人從房子前面路過,會看到房子的二樓窗戶那裏站着一個人,也有人從那路過時會聽到房子裏響起人說話的聲音……類似這樣的事情很多,我們也出警過幾次,最後將其歸納於惡作劇,吃飽喝足閑着的人太多了,就是好找事。」

「外面的那一堆人是那個女主播的同事,報警說女主播失蹤了,昨晚的直播內容,我也看了,真實性有點讓人捉摸不透。」

「我有點懷疑,他們是不是為了追求真實性和讓網友們信任,故意報的警,很有這種可能性。」

趙警官言之鑿鑿的說:「之前我們也接過類似的案子,最後查出來,只是他們為了搏人眼球的惡作劇而已。」

「趙警官,你都有結果了,你叫我來幹什麼?」

王陽苦笑,這是什麼意思?

「給你一個任務,去查一下這件事情的真實性,我知道,你做的到!」

「失蹤的那位女主播正是上次在黑山村與你一起的那個女孩,她真的是與失蹤太有緣分了,這才過了多久的時間,又失蹤了!」

趙警官無奈的揉着太陽穴,他也是不知道從何下手了,案發現場也去了,可一點痕迹也沒有找到,更別說人了。

所以,他才會懷疑這件事情的真實性。

王陽苦笑,只有他才知道這件事不是假的嗎?

可是,他也不知道該怎麼樣說啊。

「你先去了解一下情況吧,應該會有線索,又亦或是說,應該能聽得出來這事的真實性!」

趙警官很是疲憊的樣子,擺了擺手。

王陽走出辦公室,來到蓋飛一行人的面前,很是認真的看着他們。

「你是警察?」

蓋飛顯然是不敢相信,王陽可沒有警察那種正義凜然的感覺。

「不是!」

「不過,你們的事情我聽說了,趙警官說,這件事暫時給我處理。」

王陽在一行人面前坐下。

一行人都懵了,這是什麼意思?

不是警察!

又把事情全部交給他處理!

這很矛盾啊。

「不用害怕,我不會帶入私人情感,你們也不用懷疑,儘管把事情告就的我就行了,這裏是警局,難道你們覺得我有什麼大神通能在這裏故弄玄虛嗎?」

王陽面帶笑容,這種感覺好像也挺有意思。

一行人有所懷疑,但是,他們又不知道該懷疑到什麼地方去。

王陽說得對,這裏是警局,王陽就算是有三頭六臂也搞不出什麼飛機。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