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無論崑崙有什麼目的,琳絕對不容有事。

半刻過後,葉飛這才緩緩收回目光,同時轉過身來,望向身後的那位白衣女子。

「對,對不起,這件事情,我之前也不知道。」木屋的前方,凌余霜輕抿著嘴唇,此時抬頭望向眼前之人,輕聲開口說道。

她也是在聽到那盧方的話語后,才明白過來,大約兩個月前,師尊曾來過北海平島一次,但很快又返回了華夏。

想必就是那個時候,直接將暗島的那人帶走。

「你放心,師尊不會傷害你的朋友的,她一定還在崑崙。」凌余霜沉吟少許,隨即再次開口道。

葉飛面色如常,同時微微點頭。

「我知道,否則,我不會在這裡留三天。」葉飛緩緩開口,低聲回應道。

早在上一次,琳進入華夏之時,葉飛就曾在她的身上,留下過自己的靈識烙印,儘管他的感知被一股神秘力量隔絕,但琳的符文印記還在她應該無事。

「三天後,我隨你一起回崑崙吧。」凌余霜沉默片刻,再次開口之時,她的眼中露出堅定之色。

葉飛聞言,面色一怔。

如今琳的情況未知,他前往崑崙雪域,怕是免不了與崑崙發生衝突,眼前之人與他同去,今後在崑崙門中怕是難以立足。

「此事……等三天後再說。」葉飛思索片刻,隨即低聲道。

他本想直接拒絕,但在看到凌余霜,雙眸中透出的堅定,卻是一時間難以說出口。

「我可以幫你!」凌余霜心有不甘,忍不住再次開口道。

夜色下,她的身後,背影拉的悠長,略顯得有幾分孤寂。

自從她遇到葉飛之後,崑崙雪域在凌余霜的心中,不知何時分量開始變輕,甚至有一段時間,她對於掌教的做法,根本無法理解。

凌余霜曾想過,若是有一天,葉飛與崑崙雪域徹底為敵,她會選擇幫助哪一方?而答案,早已藏在了她的心靈深處。

「很晚了,明天見。」葉飛看了前方之人一眼,隨即緩緩轉身,走進了木屋之中。

他的聲音,很快消散在夜色中,而凌余霜的最後的話語,似乎還隱約在木屋前回蕩。

這句話,葉飛不是第一次聽,藍菲,葉靈,當年的凝千雪,都曾說過同樣的話語,其中的意思,他怎能不知。

只不過如今武道界的局勢,讓葉飛沒有精力去思索,那些兒女情長。

在葉飛遇到的女孩中,藍菲的做法,無疑是讓他最為舒心的那一個。

儘管二人很少有時間相處,但在葉飛的心中,那個將所有的一切,都投放在葉家的那個女孩,在不知不覺中,在他的心中烙下了不可替代的印記。

平城內,木屋前,凌余霜獨自一人,在夜色下站立了許久。

「明……明天見。」輕盈的聲音中,透著思緒萬種,她緩緩轉身,慢慢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

一夜無話,悄然過去。

當清晨的柔和的晨光,慢慢地灑向北海平島,整個平城市的訓練場內,早已經遍布了不少的武道世家弟子。

武道之中,除去修鍊之外,相互的切磋提升戰鬥的經驗,那無疑也是極為重要。

「咔,咔擦……」葉飛的木屋前,大門緩緩打開。

經過一夜的恢復,他體內的傷勢,已然暫時壓制。

葉飛眼中靈光內斂,緩步從木屋之內走出,他下意識地抬手手臂,臉上露出思索之色。

「與紅杉子一戰,已經撼動了我的武道根基。」

「想要回到全盛狀態,必須尋一處靈壓極強之地,否則單憑修鍊,至少需要數年的時間。」葉飛感受著身體的狀況,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六重劫境的強者,遠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強悍許多。

已經過去幾天的時間,此刻葉飛的體內,還有著紅杉子那一掌之力的餘威殘留,在無形之中,吞噬著他的武道根基。

「傷勢,沒有好轉,反而越來越重了。」葉飛此刻不由地面露苦笑。

他此刻的情況,並非是那紅杉子有意為之。

而是六重劫境強者的力量,著實太過恐怖,哪怕是紅杉子壓制了實力,但那一掌之力蘊含著六重界境強者,對天地之力領悟極其恐怖。

思索片刻,葉飛隨即將此時暫時拋在腦後。

只見他定了定心神,隨之向前走去,前方不遠處,便是一處基地訓練場,場內已經匯聚了近四十位,實力不俗的武道強者。

「運兒,拜見師尊。」訓練場上,為首是一位女孩、

此女身著一身淡青色,緊身衣裙,長發綁在腦後,橢圓形的小臉,看上去很是可愛,只是其動人雙眸內,卻是閃動這股無形的凌厲之勢。

「隱龍六組,見過教官!」

「隱龍大隊,全體成員,一共一共三十九人全部到齊,教官好……」

前方訓練場內,如昨天呂良所說,隱龍大隊的成員,在昨晚已經全部到齊,這一次隱龍基地,除了鎮守基地的青龍等人,主要戰力全部出動。

可見這一次的北海戰役,燕京那邊的重視程度。

「嗯,你們都很不錯。」葉飛淡笑一聲,此刻走山前來,目光同時掃向前方的眾人。

這些人,所修的功法,除去吳運兒之外,全部都是修鍊的戰神訣的氣血之力,看上去個個精神抖擻,身上的氣勢不凡。

儘管多數只有築基境的實力,但他們每一個的戰力,絕對不輸先天。

「我只有三天時間。」

「這三天里,葉某會對你們進行一項特別訓練,需要你們的全力配合,過程可能會有些辛苦。」葉飛此刻上前一步,穿透性的聲音,此刻響徹全場。

前方訓練場上,眾人都是忍不住心神一顫,眼中露出狂熱之色。

葉飛在隱龍基地,聲望可謂是極高,這位傳奇教官的名字,整個基地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能夠接受他的訓練,對這些人來說,那無疑是極為榮幸的。

「是,教官!」沒有過多的廢話,場內的眾人異口同聲,聲音猶豫雷動,氣勢可謂驚人。

而此時訓練場不遠處,呂良與唐家老祖唐昊二人,不知何時出現在了訓練場的邊緣,二人相識一眼,便是同時向著前方凝望而去。

他們也很想看看,短短三天的時間,葉飛能夠將這些人的實力提升多少。

「隱龍成員,平均實力,處於築基境之列。」

「這葉小子,莫非是想要用三天時間,將他們硬生生提高一個層次?」呂良輕撇著嘴角的八字鬍,抬頭望向前,臉上露出思索之色。

一旁的唐昊聞言,臉上的表情不禁有些變化不定。

「呂老,恕老夫直言,就算隱龍大隊,整體實力能夠達到先天,對於這場大戰,恐怕無法起到決定性的作用吧。」

唐昊也是同時望向前,低聲開口說道。

華夏武道世家,這一次派來北海平島的,幾乎都是個大家的精英,家主級別的近乎全部出動,因為百家聯盟,已經南海靈汐的關係,先天之境的強者著實不少。

「唉,我想也是。」呂良聞言,此刻不禁暗嘆一聲。

先天之境,對於大戰的影響確實不大,除非前方那三十九人,全部達到金丹大道的程度還差不多。

三天時間,連續跳兩個大境界,那無疑是不可能的事情。

……

前方訓練場上,葉飛靈識擴散而出,在一番掃過之後,他的臉上露出微笑,最終目光凝聚在了為首的吳運兒身上。

「我需要一個總隊長。」

「運兒,你站出來,你們可有意見?」葉飛向著吳運兒微微點頭,隨即抬頭望向前方,目光在前方眾人的臉上一一掃過。

三天的時間,想要提升實力,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整體的戰力,則是有提升的方法,在葉飛的記憶傳承中,有著一套戰鬥陣法,極為適合修鍊了戰神訣的隱龍成員,練成之後整體戰力將會得到恐怖的提升。

「沒有,隊長好!」隱龍成員,毫不猶豫,同時開口道。

吳運兒在隱龍大隊,那無疑是無敵的存在,早就將他們治得服服帖帖,本就是大隊公認的總隊長,如今又是葉教官開口,他們自然不敢有什麼意見。

「嗯,很好。」

「運兒,你站在原地不要動。」葉飛淡笑一聲,同時掌中迅速掐訣,一道道古符文印訣,在他的掌中不斷凝聚成型。

閃動著靈光的符印,在訓練場半空盤旋,一股無形的威壓之力,瞬間將整個場地籠罩。

葉飛眼中紅芒一閃,隱藏在體內的氣息之力爆發,抬手之下一滴血芒,凝聚與他的指尖。 「此陣,名曰,人仙陣。」葉飛低語一聲,指尖猛然點出,那一道血芒,隨即融入了吳運兒的眉心之中。

訓練場內,吳運兒全身一顫,雙眸頓時被血色籠罩。

一股狂暴之意,在她的周身襲卷,體內的靈力,如同被轉化了一般,暴漲一陣陣血光,其中透著瘋狂之意。

「師,師尊,運兒的意識,有些控制不住了。」吳運兒臉上,此刻露出痛苦之色,只感覺腦中一陣混亂無比,洶湧的戰力從心靈深處爆發,正在吞噬著她的意識。

而如此同時,訓練場半空之中,那些符文印記,隨之慢慢落下。

只見一道視線可見的血芒平屏障,將場內的所有人都籠罩在了其中,隱龍大隊的全體成員,雙目瞬間通紅,無形戰意衝天而起。

「吼吼!」訓練場內,傳來陣陣低吼。

隱龍大隊的成員,此刻彷彿都陷入了瘋狂,戰神訣,隱藏在血脈之中的戰意,被符文印記激發,身上的氣勢在不斷地攀升。

而相比起吳運兒,此刻整個隱龍大隊成員,本身的意識已然被壓制在了內心深處。

低吼聲,震耳欲聾,讓平城內的眾人,都是忍不住感到一陣心驚。

「靜心,凝神。」

「運兒,你的實力達到金丹大道,可以控制這股力量。」葉飛低語一聲,臉上露出嚴肅之色。

這一套群戰大陣,本質上是將隱龍大隊成員,體內的氣血之力全部激發。

再配合陣法符文,能夠將這些狂暴的戰意,融合成為一體,爆發出恐怖的戰力,而吳運兒則是極為關鍵,他必須承受這股戰意,而且同時要保持意識的清醒。

訓練場內,此刻隱龍眾人,已然被一個巨大的血色圓球屏障包裹。

隨著時間的推移,血球屏障匯聚的戰意,越發的濃郁,一股足以媲美元嬰境的恐怖威勢,瞬間橫掃全場。

「這……這是什麼!」訓練場後方,呂良心中一驚,不禁下意識地向後退了兩步。

那股氣血之力,他深知自己絕對無法抵抗。

一旁的唐昊,同樣也是一臉震驚之色,眼中透著不可思議之感,將所有人的力量融為一體,這等奇異之術,他可謂是從未聽聞。

「不愧是葉主。」

「居然能夠融合出如此恐怖的力量,這些人若是出城迎戰,南側基地那邊無人能敵。」唐昊內心震撼,眼中彷彿看到了勝利的曙光。

……

而此時,訓練場上,吳運兒的臉色,越發的變得難看。

這座大陣之內,除了前方的葉飛之外,她是唯一還保持清醒的人,但四周狂暴的意識,已經滔天的戰意,讓她的心神可謂是受盡折磨。

「師,師尊。」吳運兒聲音輕顫,雙眸中隱約有迷茫之色閃過。

葉飛目光一凝,深深地看了眼前之人一眼,忍不住輕輕搖頭。

「還是不行么,是我太著急了。」葉飛低語一聲,掌中靈光一閃,半空中的古符文印記,開始在空氣中慢慢消散。

不多時,整個訓練場內,恢復了以往的平靜。

隱龍大隊成員,此刻都是有些發愣地站在原地,只感覺體內的氣血之力翻滾,但是卻不知道發生了些什麼。

而就在眾人發獃之時,前方的吳運兒,身上的氣息凌亂,身形直直地倒了下來。

「隊,隊長!」

「教官,這怎麼回事?」前方隱龍眾人,臉上的表情有些變幻不定,他們腦中的記憶極為模糊,根本不知道方才發生了什麼。

而此時葉飛,迅速上前一步,將吳運兒的身形扶住,他掌中精純的靈力,融入她的體內,助其穩住心神。

融合隱龍所以人的戰意的同時,這些人的意識,也同樣被吳運兒接收,一旦無法完全控制,她自己本身的意識則會無法承受。

在葉飛的傳承記憶中,有著對於人仙陣的描敘,傳聞只要掌握此陣,無論什麼樣的大戰,只需有一位守陣者,可保證不敗。

守陣者,能夠掌控的意識越多,此陣爆發出來的力量就越強,幾乎沒有任何限制。

相傳數千年前,一位小型武修宗門掌教,掌握了此陣,硬生生憑藉金丹大道的實力,結合一宗之力,將一個有著通神境鎮守的一流宗門滅宗。

「她沒事。」

「你們聽著,葉某要的,只是你們的戰意,不可再有半點雜念。」葉飛臉上的表情凝重,望向前方眾人低喝一聲。

前方訓練內,隱龍眾人瞬間反應過來,心中隱約明了。

「是,教官!」那三十八人,此刻周身氣勢一凝,體內的氣血之力爆發,功法同時遠轉,眼中戰意滔天。

而此時,吳運兒緩緩睜開雙眸,此刻他的腦海之中,多出一道道極為複雜的古符文印訣,如同烙印一般深深地刻畫在她的識海里。

這便方才,葉飛利用古符文之力,傳授給吳運兒的人仙陣符文,其內還包含了前方訓練場內,那三十八位隱龍成員的氣血之力。

「你可明白?」葉飛轉過來來,望向身旁的吳運兒。

武道一途,越是強大的力量,對於靈力的要求是其次,關鍵是本身的領悟能力。

吳運兒要是能夠徹底掌控這些古符文之力,不光是前方的三十八位隱龍成員,一旦運用熟練,人數可以無限制的增加,當然爆發出來的力量也會越強。

「我知道了,運兒絕不會讓師尊失望的!」吳運兒此刻目光堅定,同時抬手一拜。

她看到這股力量的強大,一旦熟練掌握,哪怕是再強之人,吳運兒都有一戰之力。

這個機會,她不會輕易錯過,即時她便能夠站在師尊身後,有資格告訴所有人,她吳運兒的師傅,名叫叫做葉飛。

「你有三天的時間。」

「有什麼問題,可以來木屋找我。」葉飛微微點頭,望著眼前之人低聲開口道。

此陣能否順利領悟,吳運兒只能夠依靠自己,葉飛能夠做的也只有這麼多了。

這三天里,他會留在北海平島,但三天之後,葉飛必須回到華夏,如今琳的情況未知,每多逗留一天,她就多一分危險。

「多謝師尊!」吳運兒再次彎身,臉上露出恭謹之色,向著眼前之人彎身一拜。

葉飛沒有多言,擺了擺手后,隨即轉身向著木屋走去,趁著這三天的時間,他還需將體內的傷勢儘快壓制才行。

如今葉飛的狀態,遇到通神境的強者,一戰之下都有些困難。

訓練場上,吳運兒目送葉飛離去之後,她隨即轉過身來,體內金丹大道的靈力爆發,將整個訓練場地籠罩在了其內。

「三天,陣法不成,你們則不配在留在隱龍大隊。」吳運兒臉上露出稍有的凝重之色,輕盈中透著凌厲的聲音,此刻傳遍整個訓練場。

「是,隊長!」隱龍眾人,齊聲低喝。

可見吳運兒在隱龍基地,聲望著實不低,能夠讓這些人甘心稱之為總隊長的,自隱龍大隊成立以來,她是唯一一個。

訓練場內,吳運兒微微點頭,抬手之下一道道如方才,葉飛打出符文一樣的印訣,在她的掌中凝聚,很快籠罩了全場。

前方場內,那奇異的人仙陣,在緊張的練習之中,而此時的葉飛,已然回到了木屋門前。

此時一直在一旁觀看的呂良,以及唐昊二人,連忙跑上前來。

「葉小子,剛才那股力量,能夠維持多久?」呂良此刻一臉的震撼之色,衝到葉飛跟前,同時連忙開口問道。

就在剛剛,他的身後,那處訓練場內,隱龍大隊成員,爆出出來的力量,著實是太過恐怖,完全蓋過了平城市,所有的世家強者。

無論是唐昊,還是呂良,在那股滔天的戰意下,都是一陣心驚不已、

「看運兒的掌握程度。」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