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然後舒口氣,道「那叫啥?反正我……」

倒是徐添明不知道怎麼的,想到啥,默默在後面接句「說不定哪天你得叫弟媳的,你現在就叫名字吧!」

弟媳?

徐玉就是不想要這關係,也不覺得可能有萬一,是不是發生什麼?

「她又懶又脾氣大,她說過,你說過的,你忘了,而……」

「再說一遍,別人懶不懶,不吃我們家大米,吃也吃不了多久,反正別人有錢零食成堆買,商鋪(食品)搬回來那也不關你事?你管好自己就是了!」

「不是,我……」徐玉還準備說什麼!

徐添明一拂手(一甩胳膊是意思),道「你現在知道的,那男的事就這,沒有其他,要是騙我……」

徐添明步伐逼近,向前走了幾步,靠近徐玉。

徐玉連忙後退幾步「沒,沒,沒有,我哪敢,而且這剛剛說的年齡也是我問話套的,她無意間說的,但具體的,我還沒問啥,她總覺得我們是一夥的,有戒心,我也沒辦法?」徐玉有些委屈的表示著無辜。

徐玉知道,大抵也就這些,至於徐夢想嫁啥的,反正徐添明問的也不是這,而且說多錯多,說什麼等於給徐夢加罪名,徐玉又何忍心?

眼下自己迫於形勢,把徐添明卷進來了,事情好像解決了一點,但是只是救了徐夢和孩子性命,卻因此讓她們捲入漩渦,回家還不知道問這那搞多少事出來?

徐玉有些無奈,但是眼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再說呢!

「好,但願你自己也是清白還有沒別的事瞞著我?」徐添明淡淡說著,看著徐玉的眼睛,定神下,然後轉身大步走了出門!

只是徐玉有些納悶,狐疑看著徐添明轉身開門離去背影,在這步梯這發獃起來了。

燈沒兩分鐘又熄了,徐玉緩會才跺腳一下,燈亮了,但是徐玉內心怎麼感覺黑暗無比。

「啥意思,那話,『清白』搞得像我背地裡幹啥,意思我肚子別也有寶寶,還是計劃啥?什麼意思?怎麼這樣說法?」

徐玉有些思緒煩亂。

那不久啥的,什麼意思,難道潘菱真會有天成為弟媳?

不是一直拖著幾年都沒同意,也不重意,還有那徐添明一直惦記的夏夢呢,夏夢,放棄呢?放棄這夏夢嗎?

不是之前都撮合夏夢和徐磊嗎?

還有不說懶啥的,品行的。

但凡見過趙曉慧都見光死的婚姻以及聯親。

為什麼潘菱來過幾次,包括那夜的過夜卻依舊沒有影響啥?徐玉還以為早吹了?

這個人絕不是一般人?

至少也是二班臨近的或者大約二班的人?

怎麼看到趙曉慧不掉頭走,還想進來摻合啥呢?

終身大事,那邊有啥計劃還是怎麼的?

趙曉慧黃事本領失靈?還是全然預謀……

畢竟對於趙曉慧黃事的本領,徐玉是見識過的,怎麼這次還搞了個橡皮糖了,賴著徐磊不掉呢?

……

一時徐玉腦子很多信息包圍,還有……

徐玉摸著xiong口的玉佩猛的拉門,開門追了過去,拉著徐添明衣袖問著「爸,那個,我,我這脖子上的玉佩是真是假?為什麼弟妹都沒有就我有?這是你買的嗎?確定你買的還是別人送的?又是誰送的?還有,還有那弟弟徐磊真的不久要成婚還是怎麼的,你剛剛話什麼意思,『不久』是多久?幾年?幾月,幾星期或是……幾天?」 徐添明看了徐玉一眼,愣了下「咋這多話,一個女的話多了不好,以後(嫁)到別人家這樣,估計再被趕出來了?」

「不是,爸,你……」

「這(玉佩)我送的別人送的重要嗎?怎麼年輕小小事都多,總問這那這毛病要改,以後怎麼辦?快走……就這」

「我,……那我想問下(玉佩)為什麼他們(弟弟妹妹)都沒有,那潘菱是不是要嫁我家?」徐玉還是有點不甘心問著。

「買還這那為什麼,戴著就是,不喜歡丟掉,哪這多事?至於她,那女的,你想別人進門,別人還未必願意,家裡那窮,啥都沒有,現在女的也現實……唉,反正走哪步,看就是了!……就這,那邊還等著,早點回去!」

「只是……」徐玉追著問了幾句,但是依舊沒有答案,也沒說什麼有價值的信息。

既然提到丟掉,那麼大抵是假的無疑了,也證實了徐玉的猜想。

不過潘菱的事,怎麼爸前後態度變化這快,之前不是說什麼這女的不行,啥的,別把家裡吃空了,又懶,不咋去工作?

現在怎麼調轉著好像我們家還想攀上去一樣,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還是怎樣,不清楚,反正爸總有他的考量,他不願意說,徐玉也不想惹不痛快。

於是就試探問了幾句,沒有想要的回應便緘口不言了!

默默跟在後面,然後到了病房裡。

看著徐添明收拾東西的樣子,徐玉確認著小聲呢喃道:「爸,真的要走嗎?她還睡著在?而且這虛弱著,醫生……」

徐添明停頓了下放那藥盒在袋子里的手的動作,不耐煩著說著,又立馬降低音量,怕人注意著「醫生?他還巴不得你住下都好,啥套餐都來一份?我們住得起嗎?一天大幾百,掛這那吊瓶,你以為好啊,是葯三分毒,告訴你,快點,莫磨蹭,你幫忙收下趕快走,馬上我去弄出院手續!」

「那跟醫生說了出院了嗎?」徐玉又問道。

「沒說,現在說不一樣!」徐添明有些不耐煩!

就這樣徐玉也幫忙收拾下,主要是藥盒整理放進袋子里一起。

還有一點徐添明的包裹,其他也沒啥。

畢竟住進來,就他的朋友幫忙以及看了下子,人送到這無大礙,徐添明就打發別人走了,貌似私底下對徐玉說的,還欠別人人情,改天請吃飯,多呆一天,多欠一點,何必呢!

於是朋友也走了,只是來幫忙一起來病房時送的水果和花,也就沒人知道具體的住院的事,自然也沒有別人看望。

只是走,沒那麼簡單,不知道是不是有所阻礙,還是別人醫院不放心,最後說是第二天才能出院!

沒辦法,確認消息后,徐添明表示讓徐玉回家睡覺,徐玉擔心說自己回家洗涑就過來陪著,然後徐添明回家休息。

最後再三的彼此「商量」,或者應該說徐添明也不想耗在病床邊,主要怕別人認出來,也不大願意在那陪床著。

畢竟男人,像徐添明這樣的人是不喜歡耗在一個地方無聊死,困著的。

於是最後徐添明等於妥協著,有他的考慮便答應了徐玉,然後徐玉快點回去(洗涑)再回來。

也是徐玉踏上了回家的路。

因為時間太晚了,九點多,其實也還好,但是徐添明比較不耐煩呆著,覺得徐玉也磨蹭的,畢竟徐玉雖然說話什麼的急性子,毛手毛腳。

但是幹事效率,洗漱收拾啥的挺慢的,這方面又是慢性子。

也是徐玉聽從了徐添明的意思,打的回家的。

一回家,徐玉便收拾東西,明天的工裝,以及現在洗涑的衣服等。

徐玉收拾時,趙曉慧不停叨叨情況。

徐玉有些不耐煩的回應著。

「怎麼就你一個,他們呢?你們怎麼沒一起回來,你工作沒事吧,我怕又費了,又不要了,擔心得不得了,夢吖呢?你們……」

徐玉有點氣惱,放衣服的手動作用力了一點,一甩的樣子,側臉看著趙曉慧「哎呀,你就不能消停點,我還得回去,妹在醫院還沒回來,至於工作別提了,就這,別問了,咋這多話,上輩子……」

上輩子怕是啞巴啥的,徐玉還沒說完。

趙曉慧急忙拍著徐玉的手道「怎麼回事?醫院?吖貴啊,怎麼還不回來,一天幾百,這別人……」

知道趙曉慧又會說啥別人坑錢或者誰在醫院花多少錢。

徐玉有些無語,一邊繼續收拾,一邊道「唉,我等下還要去,換爸爸回來就這,有什麼事,你問爸就是了,別問我,我還得趕著回去,去晚了又得說我了!」

趙曉慧叨著什麼,急得不行在那跺腳,徐玉也不想理會。

洗完澡,檢查東西是否帶齊,趙曉慧也在叨衣服的事情。

徐玉忽然看著衣服顏色想到一事,「我這白的地方,特別這上別人都是白得像雪,我的怎麼還有些黃?你……」

「這吖,幫你洗衣服,難不成還加進去了,別忍洗乾淨,我越洗越臟不是?洗還不謝謝我,手都搓疼了!」

說著趙曉慧看著她的手,其實除了那唄徐添明「拳擊」時點誤傷,以及她自己不小心磨蹭牆壁的一點的舊傷痕都沒啥,也是手腕的一點點而已。

徐玉受不了總沒怎麼幫忙,幫一點事就嚷著功勞,心裡夜煩躁著便直言道句「就一兩件,疼啥?總像在家比癱瘓的人還不能動彈一樣,別人衣服都是白的,就我明顯黃的,要是走時退衣服退不了,罰錢咋搞?本來沒洗幾次……」

徐玉有些無奈,想起上班同事點話以及幾次對比衣服就是徐玉點衣服是黃帶黑的,原本點白色變成了黃色,明顯的發黃。

自己那些時刻的尷尬和無地自容,沒人能知道。

為啥都是白凈了,就徐玉的衣服帶黃的,這那說不通,趙曉慧把衣服隨手放進柜子里。

徐玉剛剛無意間把自己的衣服拿出來順便拿晚上萬一冷的蓋的,在選擇蓋的東西時,無意間注意到這工裝和其他白衣服相比,的確黃,明顯的黃,都沒多少白的痕迹的。

看著徐玉的動作,趙曉慧一本正經道:

「那肯定洗衣粉不行,洗了發黃,哎呀,衣服(穿)久了都這樣,不行不退我找別人扯皮去,哪有這事?……吖,是不是費了,說實話,怎麼說退衣服,我就感覺不對勁啊吖……」

()

搜狗 徐玉不想理「不要總說什麼費了費了的,不說別的,工作又不是一生」

徐玉又看眼那帶黃的工作服「都是白的,算了,懶得跟你扯,估計是別人說的那樣,剛剛(衣服剛到手時點那兩天)沒洗出來,之後怎麼洗都沒用,總不能用84(消毒液)吧,別別的顏色都掉色,到時更扯不清……」

徐玉還在感嘆這工服的顏色事情,趙曉慧拍幾下徐玉道「不會真的沒戲了,那我們現在不去了,別連黃的(工作服)都沒了,之前那紅的(工作服)多好,那……」

徐玉深呼吸,然後淡淡轉身看了眼趙曉慧說:「是工資值錢還是這沒人要的工裝啊?而且別人的東西又不是自己的,總惦記幹嘛,那紅色刺繡點工作N年了,幾百年都還要扯嗎?別人(公司)估計現在都換幾代工服了,你還掛記那紅色的,有意思嗎?」

「不是吖,有總比沒有好,不行拿來做抹布,墊腳吸水也行那門口廚房廁所進出都是水,吸下水也好!」趙曉慧指著一邊的洗手間廁所嚴肅說著。

「算了,不跟你扯,扯不清,我走了!」徐玉說著轉身要走。

「吖,你去哪,工作還有你爸……」遠遠都在喊話。

「爸等下回!」徐玉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留下身後的趙曉慧叨叨些許的。

日常系男神 「真是,就知道哪紅色工服,總念著……難道我沒上班就是沒人要,這腦袋不知道想什麼?」徐玉在離家走遠些,便回頭自言自語叨著。

沒走兩分鐘,來電話鈴聲了!

這時是誰?是徐添明吧!我應該打車的,忘了,是不是嫌我慢了,還是徐夢又有什麼變化?……

徐玉正擔心著。

等隨即摸出手機,才發現是店長李如花點電話,她打來幹嘛?

聊了會,自然聊天氛圍不愉快。

徐玉掛了電話后,心情異常煩躁。

回想剛剛的通話內容。

重點是店長李如花說得大義凜然的,什麼,那句話怎麼來著,喔,原話是

「是這樣,考慮你上班也辛苦,今天就不計較你的銷售沒達到今天的銷售分派的任務指標,然後關乎盤點的事體諒你們上班還要接待顧客不大方便,今天就放你們下班了,但是,下月的盤點如果丟衣服多,自然你等佔70%,別的不多說,沒讓你100%賠,算地道了!」

沒等徐玉說兩句,店長李如花就搞句「是通知你,不是商量……我是老大,還是你是,要不位置你做,說了,凡事不要太計較得失,別人都被你連累,沒說什麼,你又何來這那抱怨?」

說完就掛了,不留徐玉一丁點的申辯機會。

再打過去?

又顯得自己揪著事情不放!

明天再講?

但是會不會本來店長李如花是氣話說說而已,現在距離下月盤點還有快一月,誰知道那時她記不記得這話,又會有什麼變化,自己揪著不放,萬一事情有轉還的餘地,結果弄僵呢!

徐玉想,又不是白紙黑字的畫押,畢竟店長李如花的那德行,出爾反爾的事還多嗎?

就像前不久那小琪都在發工資時和自己抱怨,想啥時一起去告店長李如花的作為,而且她做假賬的事,不行到時說道說道。

反正小琪離職了,罵幾句什麼的,再做什麼沒有顧忌,但是現在自己還在公司上班,不到那步沒必要弄僵關係吧!

徐玉想想后,打定了主意,靜觀其變,不行就到時去舉報下……

「什麼叫體諒,理解,其實自己和別的人今天銷售都不好,也就是小劉,她還沒賣東西呢,擺明故意偏袒,就抓自己的茬,還啥想著我們辛苦,如果真覺得我們辛苦會這樣,總找借口扣我們的錢……」

徐玉心裡不免叨叨著。

也走沒兩步,打車了,徐添明來電話催促了。

徐玉坐在車上一時心緒煩亂。

很快,到了「城中水」附近的那醫院,聽著徐添明抱怨幾句,然後拿出薄毯,在徐夢邊上睡覺在。

徐玉時不時看下徐夢,大抵也太虛弱,累了,夜打了鎮定劑的原因,整個人睡得挺沉的。

畢竟是孕婦多睡下也好。

對了,孩子呢,還在嗎?

徐添明走遠沒多久,徐玉便私下找徐夢的負責醫生問了些許事情。

畢竟徐添明在這,而且說話啥的,徐玉不是很方便,也不好問啥。

聽完醫生的話,徐玉放心回到徐夢的床位邊。

徐玉腦海中浮現醫生的話語,主要三點:

一,徐夢的孩子還在,但是胎相不穩,要注意,情緒,飲食等,小心滑胎。

二,徐夢太虛弱,建議多留院觀察幾天,但是徐添明找過醫生了,所以他表示只是建議,萬一出了什麼事,醫院不承擔責任以及任何變化的負責!畢竟是徐添明,家屬意思,醫院無權過度干涉,只能建議。

三,如果真的明早還是決定出院,那麼注意這那的事項。以及病人的一些身體的例如貧血,鈣鐵之類點不達標啥的要注意複查。

徐玉舒口氣。

只是想說什沒法說,自己明早就要離開了,徐玉把第二天洗涑的牙刷毛巾拿出來放一邊在,明早提前在這洗涑一二就要去上班,唉!

想想那醫生說的,不知道徐添明明天是否還堅持出院,感覺改變他的主意難,只能說自己盡量勸服下吧!估計作用不大。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