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然而哪有那麼容易,機會,就是現在!

火之雷,出!

諸光啓此刻中門大開,我右手的火之雷,直接衝着他的肚子上就打了過去。

雷乃天地之正氣所聚集,而這顆火之雷,又凝聚着我所有的真元,我敢肯定,就算是鬼王硬生生的抗這麼一下,也不會全身而退。

果然,諸光啓的臉色這下徹底的變了。

“鬼道三千!”

說着,他一聲大喝,整個人居然化作了無數道黑煙,朝着不同的方向跑出去。

這個術法和鬼影重重有點相似,不過鬼影重重更全面,而這個更側重於逃跑。

“想跑?沒那麼容易!”

剛纔一直沒插上手的林蛋蛋,總算是有機會了。

“吞食天地!”

神獸的天賦祕法,是世界上最強的術法之一,三千道鬼影,同時受到了一股向後的吸引力



看到這一幕,我和蘇小魅都笑了。

這諸光啓還真是作繭自縛了,本來他這麼直接跑,吞食天地應該是留不住他的,但是他選擇了分身逃跑。

試問同時化身爲三千分的諸光啓,每一個三千分之一,怎麼可能抵擋得住林蛋蛋的吞食天地?

所有的黑霧都迅速的朝着林蛋蛋這邊聚集過來。

“好啊,巔峯鬼將我還沒吃過呢!”

一邊釋放吞食天地,一邊還能說話,對林蛋蛋這個能力我也是醉了。

本來三千諸光啓還準備再逃一下的,但是一聽林蛋蛋這個話,他瞬間當機立斷。

三千化身迴歸主體。

“小妞太辣了,這樣不好,本公子今天先走了,來日再會!”

然而我們等的就是這一刻。

“鬼術,冥殤!”

蘇小魅一聲輕吟,五道黑氣盤旋着,朝着諸光啓打了過去。

我很少見到蘇小魅有這麼認真的表情,這個諸光啓應該是要慘了。

“七星伏魔!”

我也出手了,不過我的目標可不是對諸光啓進行打擊,我的目標是他的右邊腰間。

因爲我分明的看到,在他的右邊腰間,掛着一個明晃晃的須彌袋。

我瘋狂的輸出真元,七星劍的速度提升到了極限。

諸光啓果然還是厲害,他居然硬生生的接了蘇小魅一招,然後化作鬼霧散開逃走了。

林蛋蛋的吞食天地已經用過一次了,顯然短時間內不可能再用一次,就這麼一會的時間顯然不可能在用一次。

“媽的,就這麼讓他跑了!”

林蛋蛋一陣氣憤的罵道。

蘇小魅倒沒有那麼生氣,她的眼神還是比較尖的。

她看了我一眼,然後笑了笑道。

“跑歸跑,他還是付出了代價的啊!”

我勒令着七星劍,把之前那個須彌袋給我勾了回來。

“你...屌!”

林蛋蛋看到這一幕,給我豎起了一個大拇指。

“趕緊回家!”

我們一溜煙似得跑回去,大家圍在一堆,山膏早就已經望眼欲穿了。

把須彌袋裏面的東西給倒了出來,沒想到居然佔了我們半個屋子。

乖乖,裏面的好東西還真多啊!

果然,陰火地炎之心也在裏面。

一共兩個,我拿了一個,丟了一個給蘇小魅。

“其他的東西,怎麼處理?”

雖然說諸光啓只是一個鬼將,但我怎麼看,這傢伙的須彌袋裏面,都不只一個普通鬼王的身價啊。

“我們分了吧,分了吧!”

山膏在一邊興奮的叫道。

林蛋蛋

自然也是贊成的,我有些沉默,說實話看到這個不心動肯定是不可能的,不過最終,還是蘇小魅拍了版。

“不能分,我們就拿走陰火地炎之心,其他的東西,原原本本的給他放回去。”

“爲什麼啊?”

山膏和林蛋蛋異口同聲的問道。

“人無橫財不富!”

“可也不是什麼橫財,都可以發的!”

在這方面,其實我有和蘇小魅一樣的顧慮。

這個儲物袋裏面的東西,價值已近超過了可以發橫財的地步了,如果硬是要吃下去的話,繃了牙齒就不好了。

“那怎麼辦?”

林蛋蛋一臉的糾結。

“我們辛辛苦苦弄過來的東西,總不能就這麼輕鬆的就還給他吧!”

“那當然不會!”

林蛋蛋這傢伙比較單純,但是對付這樣的事情,我可是有經驗的。

“你說,我們撿到東西,還給人家,是不是應該得一點報仇呢?”

我這個話一說,大家的眼前瞬間就是一亮。

“你準備要多少?”

“看情況吧,反正這東西在我們這裏,他想拿回去,可不是這麼容易。”

“厲害,厲害!”

大家看着我,笑了笑。

我們也沒有囉嗦了,最當務之急,莫過於提升實力了。

讓山膏和林蛋蛋自由活動,我和蘇小魅兩個人,拿着陰火地炎之心,就進屋子裏面修煉去了。

這“神鬼三變的第二變”需要的材料一共就七七四十九種,要取沸水用木桶加熱,待冷卻到適宜的溫蒂以後,人再進入。

投放藥材的過程,是蘇小魅全權負責的。

很快我們跳了進去。

一陣熱浪朝着我的身體衝擊過來,我感覺我渾身上下的細胞,都開始燃燒。

“運轉功法!”

蘇小魅的聲音,傳遞到了我的耳朵裏。

我運轉起功法,這種燃燒的感覺弱了許多。

一個小時過去了,兩個小時過去了,我感覺我的身體正在不斷強化,而距離神鬼第二變的完成,也越來越近了。

只聽旁邊啪的一聲,我趕緊睜眼看過去,原來是蘇小魅從水裏出來了。

什麼是清水出芙蓉,這就是了!

更重要的是,這種修煉是不能穿衣服的。

看着蘇小魅一絲不掛的站在我的眼前,我感覺一陣熱氣上涌,更加要人命的,蘇小魅居然在這個時候給我做了一個撩人的姿勢。

我感覺渾身的氣息都要開始暴亂了。

“專心!”

突然,一隻纖纖玉手,出現在了我的頭上。

冰涼的氣息,讓我整個人清醒過來。

(本章完) 這不是要命的節奏麼?剛纔勾引我的也是你,現在要我專心的也是你,這不是要命的節奏麼?

我非常想讓自己閉上眼睛專心下來,但是我的這個眼睛啊,就是忍不住想朝着旁邊蘇小魅的身上看過去。

惹愛成婚:總裁別太猛 真是誘人犯罪啊!看到這一幕,我感覺我整個人都有些熱血沸騰了。

弄到最後我實在沒辦法了,只好用真元封閉了五感,這才讓我感覺舒服一點。

終於,在半個小時之後,我感覺到了突破的契機。

我的突破方式,就比蘇小魅霸氣多了,鬼氣直接一震,整個木桶都炸開了。

當然,這個後果也是極爲嚴重的,木桶裏面的水被我弄的到處都是,我們的蘇小魅同學,憤憤的把打掃整個屋子的任務都交給了我。

當然現在這對我來說並不算什麼,因爲我感覺自己的實力正井噴式的上漲。

我感覺神鬼三變並不是一個簡單的提階功法,而更像是一套綜合功法,現在我的鬼氣修爲,已經竄到了二階鬼將巔峯,而且異常的穩固,身體強度也是直線上漲。

我覺得就我現在這個身體程度,比那些修煉硬氣功的,可能已經差不多了,什麼金槍刺喉,胸口碎大石,我都可以去表演了。

就在我一陣興奮的時候,突然,我感覺我們整個院子,都猛烈的震動了一下。

“什麼情況?”

一瞬間穿好衣服,我和蘇小魅還有山膏,我們一起竄了出去。

只見諸光啓正帶着五個五階鬼將,出現在我院子的上空。

由於自由城保護房產,所以我也並沒有在家裏弄什麼防護法陣,剛纔諸光啓給我來了一下,我感覺地基都在晃動了。

“諸光啓,你什麼意思?”

我憤怒的朝着天上叫道。

“什麼意思,你這個扒手,把我的須彌袋還給我。”

他這句話一說完,他連帶着旁邊五個五階鬼將,一起朝我釋放着威壓。

不過我也不是吃素的,林蛋蛋和蘇小魅一左一右的站在我旁邊,所有的威壓都消失於無形之中。

一個鬼王強者,一個神獸,除非是鬼帝的威壓,不然斷不可能突破對我造成效果。

“什麼須彌袋?還有,你居然說我是扒手,當心我告你誹謗!”

在氣勢上,我絲毫不弱。

“我的須彌袋,一直都在我身上的,但是那天,跟你們…..在一起待了一會以後,就不見了,難道不是你偷的?”

他應該本來是想說打了一架,但想想那天不光彩,所以故意說成了待了一會,這我就笑了啊。

“哦,原來諸兄說的是那天啊,那天你走了以後,我正準備回去,卻突然在地上

撿到了一個無主的儲物袋,其實我當時就想着這玩意會不會是諸兄掉的,正準備讓人送過去讓你看一下呢!”

諸光啓一聽到我這話,以爲我要服軟,瞬間就興奮了起來。

“既然是你撿的,你就還給我吧,只要裏面的東西沒少,我就不追究了。”

還給你,夢做的真好。

看到諸光啓這個囂張的樣子,我的話鋒也是一轉。

“我本來是想還給你的,但是諸兄你污衊我是扒手,這樣就不好了!我這個人,最受不了的就是別人的冤枉,所以我臨時決定,不給你了,祝兄你也承認了,這個須彌袋是我撿的,咱們自由城,可是沒有規矩的,既然我撿到了,那就是我的!”

我異常強硬的話,讓本來興奮的諸光啓臉色就是一黑。

“你!!!”

看着諸光啓的樣子,我的心裏就是一陣的興奮,這傢伙最終還是被我給繞進去了。

“你什麼你?退一萬步講,我就不能有個須彌袋了,你怎麼證明這袋子是你的?”

我對着諸光啓說道。

“我的袋子,我自有標記,你想不承認也不行。”

“哦?那好吧,袋子我還給你!”

說着,我朝着天上一扔!

諸光啓一陣興奮的接過袋子,但是臉色瞬間又黑了下來。

“你框我?”

“我怎麼框你了?你說袋子是你的,我把它還給你了啊!”

“裏面的東西呢?”

我看着諸光啓的樣子,氣的臉都要炸了。

“我撿到的時候,就是個空袋子嘛,裏面什麼都沒有!”

咱邪惡的笑了笑,跟我玩文字遊戲,就算是十個諸光啓,也不可能是我的對手。

“你別跟我說裏面有東西,空口無憑,你可有人能證明,你的須彌袋裏面有東西?或者我撿到你的袋子之前,有可能裏面的東西就已經被別人偷走了啊!”

“欺人太甚,林星,我跟你拼了!”

說着,諸光啓就要朝着我衝過來。

“打住,我告訴你,這可是我家,自由城保護私人房產不受侵害,你要是敢在我家動手,除非你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擊殺我,不然我告上自由城,你自己看着辦!”

諸光啓聽到我這話,剛剛準備出動的手,又收了回去。

“你到底想怎麼樣?”

諸光啓再次強行耐着性子,對着我說道。

“是我該問你,你想怎麼樣?”

“好,林星,你給我等着,我一定會讓你後悔的!”

說着,諸光啓帶着人就要走。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