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然而,並沒有成功。

這紙,撕不開。

有趣!

真有趣!

龍飛煙抿唇一笑,出了巷子,走到河邊,順手取了一些河水淋在了信上,紙張迅速膨脹起來。

龍飛煙眼中一亮,這一次,再去伸手撕紙,就很輕易地撕下來了。

輕輕一抹,黃色的信紙全都脫落在地,露出一張薄薄的透明的白色絲綢。

龍飛煙手指摩挲著那看似軟,實則堅韌的白絲,手下微微用力,竟然沒有弄破白絲,甚至指尖被刮破了。

她心中一跳,手心翻轉間將火火叫了出來。

這一次,龍飛煙將火火放在了白絲綢的面前——她要看看,火火到底是怎麼吞噬的。

只見一道七色的光芒從火火的身體里漸漸蔓延出來,那七色的光芒緩緩包圍了白絲,將其一一纏繞住,竟是要一點一點吞噬,而不是一口悶!?

龍飛煙饒有興緻地看著那璀璨光芒漸漸吞噬了白絲的一部分。可是在「進食」的過程中,龍飛煙卻能感受到,那種「飢餓」的狀態彷彿不減反增!

「怎麼回事?」

龍飛煙皺著眉,有些不太明白眼前的狀況。

火火已經跳了起來,小嘴兒拉上了那白絲綢,輕輕一劃,那白絲綢就斷了,那種「飢餓感」戛然而止。

龍飛煙鬆了口氣,卻見璀璨光芒驟然散去,火火身子一軟,竟然倒了下去。

「怎麼回事?」龍飛煙蹲下身體,將火火捧在掌心,輕輕的叫道:「火火……火火……」

小傢伙彷彿疲憊不看的睜開眼睛,「煙煙,我……我吃撐了……休息一下……就好……」說完又閉上眼睛。

龍飛煙哭笑不得,吃撐了……吃撐了……還敢睡!

她毫不猶豫的將火火扔了出去,就不信這樣還能睡的著。

果然,呈現拋物線的小東西,被拋到高空的時候,就睜開了眼睛,忙拍打著小翅膀,怒瞪著龍飛煙。

「壞煙煙……壞煙煙……壞煙煙……」

龍飛煙的目光很淡漠,「你信不信,若是再說一個壞煙煙,今夜你就不停的飛……」

她的話沒說完,就聽得「撲通」一聲,落水聲響起,龍飛煙抬頭望去,看見了遠處一人落水,此時正在水裡掙扎,而岸上的丫頭,正一臉著急地呼救。

可這兒偏僻,壓根沒有人。

頓了頓,龍飛煙的目光放在了那個落水的青年身上,這一看,倒是驚艷了一把,面如冠玉,發如黑霧,眼如橫波,透著一股妖艷扎眼的味道。

天才鎮不但天才多,而且美男真心的不少。

好吧,看在長得還不錯的份上,她就美人救英雄一次!

龍飛煙一閃身,腳下生風,往水面上一點,頓時如蜻蜓點水般飛出十幾米遠之外,手提住妖艷美男往岸上一扔,自己也輕飄飄站在了落水美男的身邊。

無比輕鬆地救了那個美男,小廝目瞪口呆的看著龍飛煙,彷彿看見了神仙一般。

「多謝仙子搭救……」

龍飛煙沒理會,直接飛身走了,燈火灑落,將她飛離的身影勾勒的清晰明白,似夜色中盛開的曇花,美麗芳香卻又悠然自得。

落水的美男咳嗽了幾聲,目光一直跟著龍飛煙,直到她消失,薄而性感的唇卻彎了起來,眸光明滅,眼中意味說不清,道不明。

半響,他輕輕的站了起來,隨著他的起身,潮濕的衣衫冒著氤氳的光芒,水滴一滴一滴的落下,那聲音清麗中透著幾分歡快,如同其主人此時的心情。

而被迫進行夜間運動的火火,此時正歡快的拍打著翅膀飛向妖艷的男子。

「小火,吃撐了?」

美男眸光幽深,彷彿極其黑暗中深藏著的危險深淵,卻吸引著不由自主的靠近。

火火忍不住顫抖了一下,翅膀都忘了拍打,竟然蠢的「啪」的一聲落下。

丫頭不忍直視,伸手擋住眼睛,無聲的說了句:「蠢鳥!」

男子妖艷精緻得扎眼的面容上亦是一股怒其不爭的表情,「再犯蠢,烤了你!」

火火嚇得立馬咕嚕站了起來,巴巴兒地看著美男,可憐兮兮叫道:「公子……」

真看不得這蠢鳥的蠢樣,美男伸手揮了揮:「滾!」

再看這蠢鳥下去,真的要忍不住烤吃了。

火火似彷彿聽懂他的心聲般,手忙腳亂的拍打著翅膀,飛速的離開。

待到那團影子消失之後,丫頭才轉頭看向衣衫已經幹了的美男。

「公子,你說龍飛煙為什麼到現在還不契約小火?」

「因為她長了腦子!」美男淡淡的說。

丫頭:「……」 龍飛煙回到約定的地點,龍飛明等人已經都回來了,正伸長脖子等她。

「飛煙,你上哪裡去了?等得人急死了!」蘇淺晴見到龍飛煙,張口就說。

「怎麼了?有什麼好急的?」龍飛煙不解的看著蘇淺晴。

「今晚有第一輪燈神的海選,聽說會有現場觀眾投票,選出前二十的姑娘來。在新秀街舉行海選,我們在等你一起去看海選啊!」

她將小道消息告訴給龍飛煙,一副你不去看,我也要將你拖去看的意思。

「我一定要去看嗎?」龍飛煙挑眉問,對什麼燈神海選其實跟燈展一樣,沒什麼興趣。

蘇淺晴忙興緻高昂起來:「去去去,當然去!」

「喂,來天才鎮不看燈展就已經落伍了,若是連燈神海選都不去看的話,你就別說自己來過天才鎮。」莫顏拖著下巴,看著龍飛煙說道。

對於龍飛煙此人,班長大人有四個字形容——高深莫測!

入鄉隨俗吧!

龍飛煙可不想被人嘲笑白來了天才鎮,點頭:「好吧,我跟你們一起去看海選!」

新秀街

龍飛煙一行人姍姍來遲,燈火通明的街道上,已經在最寬大的地方搭建了檯子,此時已經遍布人群,十分熱鬧,更有腦袋夠用的小販,穿插在其中叫賣。

姑娘們在檯子後面的客棧二樓做準備,而請來主持的說書先生已經就位了,倒是弄得有聲有色的。

有錢的人家,早就找了位置得當的酒樓,包了最佳包廂,次一點的人家,也能弄給酒樓包間,而沒錢的,只能在下面墊著腳尖看。

龍飛煙這一行人就沒有缺錢的,可都是第一次來天才鎮看花燈,沒經驗啊,自然不知道要定包間,所有隻能淪為墊腳尖的。

正當龍飛煙打算墊腳尖的時候,走出一個白衣男人來。正是那司馬徽音,一身白色錦服,金邊勾勒,面如冠玉,神情洒然。

龍飛煙一愣:不是被追殺么?他怎麼還敢出門看熱鬧?

對於司馬徽音,龍飛煙不知道是該說他大膽,還是說他腦殘?

難不成是嫌棄自己命大?

「各位,我在酒樓定了包間,大家不如一起?」司馬徽音似乎不曾感受到大家的錯愕,微笑著邀請。

有便宜不佔,不是龍飛煙等人的風格。

龍飛煙等人沒拒絕,一行人一起進了酒樓的雅間,寬大的窗戶邊,完全可以容納他們一行人。

「你們是特意來看海選的?」司馬徽音問道。

龍飛煙點點頭;「算是吧!」

司馬徽音見龍飛煙的模樣,看出來她似乎不樂意聊天,只淡淡一笑,不再多言,只讓人上了上等的水果和糕點。

不久,燈神海選就正式開始了。

第一位上來的姑娘,模樣兒清秀,表演的是唱曲。

其實那唱的是什麼,龍飛煙也不太清楚,只覺得軟軟綿綿的,聽得人渾身不得勁兒。

龍飛煙很快就沒了耐心,索性埋頭吃起水果糕點。

接連幾個姑娘都是唱些曲子,龍飛煙覺得這樣看下去都要睡著,正想著要不要早回去。

她情願打坐也不願意呆在這兒浪費時間。

可還沒等她開口,下一個姑娘就出來了,這一次表演的,是舞劍。

英姿颯爽,倒也是一股清流,但是龍飛煙的眼光只看了她一眼,就都放在了一樓的街道兩旁。

只見早先她救下的那個妖艷精緻美男,由身邊的丫頭攙扶著在街道上緩慢走著,一步一步,似乎都非常吃力,柔弱的身軀和蒼白的臉蛋,讓他看起來就像個命不久矣之人。

而街道的另一邊,則是走著二人,正是凰鳴和凰珍,奇異的,兩人竟然邊走邊說,有說有笑,看起來氣氛不錯。

龍飛煙微微凝眸,眼中光亮明明暗暗,片刻后又收了回來,像是沒事人似的,又把目光放到了看台上。

「看了這麼久,終於出來一個有質量的了……」大約是人數眾多,前面幾個走過關係的單獨表演之後,剩下的幾個節目都是團體表演,而令龍飛煙等人驚訝的是,是凰鳴和凰珍兩姐妹竟然也參加了燈神的海選。

凰珍跳舞,凰鳴即興作畫。

一曲曼舞結束,一扇屏風也完成了,屏風中翩翩起舞的少女栩栩如生,的確畫技精湛。

無數的喝彩聲,掌聲熱烈。龍飛煙看著凰珍眼中掩飾不住的嫉妒,面上卻極力隱藏的扭曲表情,覺得事情越發的有趣了。

報幕報到了最後一位,正是先前萬一酒樓里說的那一位「國色天香」。

可是連報了三次,卻沒人上台。

「飛煙,人沒來,我想上去試試!」蘇淺晴最愛湊熱鬧,見空台了,就忍不住摩拳擦掌。

「那就去吧!」龍飛煙淡淡的說道,沒覺得這有什麼不能去的。

龍飛煙身邊一閃,蘇淺晴就飛了出去,髮髻簡單,皮膚白皙,面容藏在一襲黃紗之下,一身黃衣襯托得她如仙人下凡般。

全場似乎出現了一陣的倒抽氣聲。

「王家的姑娘就算是蒙著臉,都這麼好看?」

「王家姑娘大家又不是沒見過,怎的還要蒙著臉?」

「作怪!」

……

眾人明顯一愣,傻傻的看著蒙面的蘇淺晴,眾說紛紜。

黃色的綾帶如會動的靈蛇,竟是要跳舞。

龍飛煙忽而輕笑了一聲,看見了房間里的古琴。

「聖子可會彈琴?」

有舞怎能沒琴?

司馬徽音瞭然,取了琴來飛身下去,在包間窗口坐定,竟開始彈起了古琴。

龍飛煙掌風驟起,將台下幾個鼓揮向蘇淺晴四周,音樂聲一起,曼妙的舞姿伴隨著敲鼓聲響起,對於別人來說難於登天的擊鼓,於蘇淺晴來說就是輕而易舉,何況是用綾,更增添了美感。一曲結束,長久寂靜,在龍飛煙的帶頭鼓掌下,掌聲如潮水,漫天湧來。

海選,蘇淺晴以最高票獲勝——儘管名義上,這個榮譽是屬於應該參賽卻沒來的王員外千金。

不過,於蘇淺晴來說,榮譽是誰的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參加了海選,還在第一輪中贏得了第一名。

這樣,就已經足夠了! 凰珍和凰鳴兩姐妹明裡暗裡爭鬥厲害,卻沒想到頭籌還被蘇淺晴冒頂別人的名頭給奪了。

司馬徽音收了琴,起身走到龍飛煙面前,那宛若神祗的氣質和俊俏的樣貌,也引起街邊一陣女子的目光追隨。

龍飛煙卻仿若沒有感受到他散發出來的魅力,目光專註的看著從舞台上下來的蘇淺晴。

待她進了包間,龍飛煙輕笑一聲:「不後悔?」

「有什麼好後悔的,不就是表演一個節目。這隻能證明本小姐我做什麼都是最優秀的!」

俗話說,氣勢越大,心就越虛,看來淺淺其實並不太樂意頂著別人的名頭啊。

龍飛煙輕輕飄她一眼,卻沒說什麼。

不認識蘇淺晴的人或許還能以為蘇淺晴是王小姐,但是認識蘇淺晴的人,自然知道這位是誰。

比起凰珍的咬牙切齒,凰茗有風度多了,還特意上樓,進包間讚揚了幾句,情真意切的,半點沒有被蘇淺晴壓下去的不快。

既然凰茗如此善解人意,表現出寬宏大量來,凰珍又豈會什麼都不表示,更何況包間里還有美男。

凰珍眼睛在莫顏身上掃過,落在司馬徽音身上就移不開了。

可還沒走過去打個招呼,一群黑衣人等,忽然就從天而降。一個個蒙面拔劍,猶如殺神,落在酒樓之前。

頓時,街邊一片混亂。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