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煙塵散去,一位穿著一身黑色的龍衛制服,胸口處佩戴著一枚金色的五爪金龍勳章的身影顯露了出來。

白洛將身上因為爆炸而變得有些凌亂的衣服整了整,在他身前,一道淡藍色的水幕宛如一隻大口的巨碗一樣扣了下來,將爆炸的餘威盡數吸收,裡面的人能感受到的,只有幾縷溫和的風罷了。

兩名守門的龍衛被白洛擋在了身後,除了衣服變得髒了一些,身上再無受到半點兒傷害。

陸芊芊獃獃地看著這一幕,腦海中想起了就在幾個小時前僵文一把攔住所有符篆,擋在手下面前的身影。

這一刻,兩個人的身影重合在了一起,她竟然感覺到兩個人有那麼一點點的相似。

隨即她就搖了搖頭,怎麼可能,他們兩個一個是黑龍聯盟的人,一個是龍衛的人,黑白兩道怎麼可能有相似的地方?

如果她知道了白洛就是黑龍聯盟的盟主,恐怕要感嘆一句,果然是有什麼樣的老大,就有什麼樣的小弟,白洛能看上僵文,也不是胡亂選擇的。

「哈,果然是你!」陸芊芊指著白洛,完全忘記了白洛身後剛才差點兒被她炸死的那兩人。

白洛沒有搭理她,哪怕她是酒仙兒老師的女兒,他也不會對她進行放縱。

他轉身看向身後的兩名龍衛,兩人剛被白洛從死神手中救了回來,注意到白洛的視線,都是站直了身子,唯獨頭低了下來。

「抱歉,首領,我們辜負了您的期待,竟然險些讓歹人闖進龍衛總部。」兩人萬分羞愧,不敢抬頭看白洛一眼。

「喂,你們說誰是歹人?」陸芊芊氣的直跳腳,她自詡為正義女俠,怎麼可能是壞人?明明是他們先動手的好不好?

白洛直接無視了陸芊芊,他上前一步,幫兩人整了整衣服,輕聲道:「不,你們做的很好,沒有愧對龍衛這個稱號!」

「首領!!」兩人抬起了頭,感動地看著白洛。

白洛無所謂地笑了笑:「這世上總有一些我們拼盡全力都做不到的事情,但只要有著面對的勇氣,而不是臨陣退縮,你們就是英雄!」

兩人泣不成聲,能得到白洛的認可,這絕對是他們值得誇耀一輩子的榮耀!

白洛最喜歡也是這樣的人,或許他們看上去很傻,但也正是有著他們,龍國才能一步步安穩下來,而不是像一些國家一樣,陸陸續續消失在了歷史的長河之中。

安撫完兩名龍衛,白洛這才看向了在一旁生著悶氣的陸芊芊。

「現在該你了,說吧,是誰給你的理由襲擊龍衛總部?」白洛嚴肅著臉,一絲不苟地看著陸芊芊。

陸芊芊有些心虛,但還是硬著嘴道:「又不是我先動的手。」

白洛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兩人,問道:「她說的可是真的?」

一提到這裡,兩名龍衛激動了起來,如是回道:「報告首領,是真的,但這是她辱罵您在先,龍衛的榮耀不允許任何人詆毀!首領的榮光由我們來守護!」

白洛扶了扶額頭,真是一幫可愛又可敬的手下,你們都這樣說了,本首領還能怎麼辦?

「咳咳,下次再遇到這樣的情況,遇到打不過的,就讓讓他們罵著,回來告訴我,我親自去收拾他們,犯不著拿你們的生命開玩笑。」白洛語氣中帶著心疼,好不容易收回來的忠誠手下,每陣亡一個都是他莫大的損失。

嗯,就這樣決定了,待會兒就給他們升職加薪,這樣的人才看大門可惜了。

「是,首領!」兩名龍衛眼中淚花閃爍,剛才面臨死亡的危險,他們沒有哭。

現在卻因為白洛的幾句話險些哭了出來,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白洛話里話外護短的意思顯而易見,是不想讓他們受傷才這樣說的。

兩人感動的同時也暗中做下決定,下次再次遇到這樣的情況,他們還是會毫不猶豫地衝上去。

既然首領可以為了他們不受傷,而甘願任由那些人的辱罵,那他們怎麼就不能為了首領的榮耀戰鬥?

經此一役,他們對『龍衛』兩字的認可更深,已經可以預想,在不久的將來,絕對會成為黑海市龍衛的中流砥柱。

白洛看著陸芊芊,默然道:「他們雖然有些過了,但你也有錯,他們兩個我以後自會懲罰,現在先談談你的事情。」

「說吧,惡意傷害龍衛成員,這個罪名你做好承擔的準備了嗎?」

陸芊芊愣了一下,指著白洛不敢置信地道:「什麼?!你竟然打算懲罰我?!」

「為什麼不行?就只許你隨意傷害我龍衛的成員,就不許我對你進行懲罰了?」白洛絲毫不為所動。

白洛強硬的態度讓兩名龍衛大呼痛快,不愧是他們的首領,就是霸氣。

有著這樣的首領,他們怎麼能不擁戴?

總部裡面的龍衛們也都陸陸續續走了出來,毫無疑問都是被爆炸聲吸引過來的,因此一個個都手拿武器,統一站在白洛身後,氣勢洶洶地看著陸芊芊。

憑著白洛和陸芊芊的對話,他們也都猜出了發生了什麼,當然不會給她什麼好臉色看。

當白洛說出那句話之後,他們也都私下裡伸出了大拇指,心中是無比的暢快。

試想,如果今天白洛身後的那兩名龍衛換成他們其中的幾人,他們相信,白洛依舊會毫不猶豫地擋在他們面前

這樣的首領,他們怎能不崇拜? 惡魔總裁,不可以 怎能不尊敬?

場上唯一一個悶悶不樂的就是陸芊芊了,面對一百多號人的強大陣營,首先在人數上都讓她感到心虛。

「白洛你個混……」陸芊芊還想再罵一句,可是,注意到上百名龍衛冷冷的目光,使得她不由自主地將下半句話重新咽進了肚子里。

「我給你一次重新組織語言的機會。」白洛淡淡地道,平淡的目光落在陸芊芊的眼裡,成了對她最大的嘲諷。

「哼。」陸芊芊銀牙緊咬。

「別拿那些大道理來壓我,你就說要怎麼辦吧?反正我是不會乖乖投降的,大不了我們打上一場。」

陸芊芊從空間裝備裡面掏出幾張靈符,想了想又不放心,於是又從紅色長褲上撕下七八張顏色不一的靈符。

面對白洛一人,她卻比之前在黑龍聯盟前,對陣幾十人的時候還要緊張。

白洛的實力她是知道的,但她自認為,憑藉著這些靈符,就算是白洛,也休想輕易將她拿下。

白洛眼角露出一絲笑意:「有意思,我可以把你的行為理解為拒捕嗎?」

「隨你怎麼想。」陸芊芊這樣回道,口中念念有詞,數十張靈符頓時圍繞她上下飛舞,裡面充斥著的靈氣都被激發了出來,裡面蘊含的法術隨時隨地都能被使用。

白洛還未動手,他身後的上百名龍衛就都站了出來。

「首領,讓我們上吧,一個小角色而已,用不著您親自上。」

「首領,我等請戰,今天要讓她知道知道,就算是三階修士,也休想在龍衛總部撒野!」

龍衛們一同站了出來,就連李儒這個最近轉職為文職人員的都站了出來。

李儒活動了下身子,對著白洛道:「最近一直趴著桌子上,脖子都便酸了,更遺憾的是突破了三階也沒機會找人過過招,首領,把這個機會讓給我,沒問題吧?」

白洛自動過濾了李儒語氣中的幽怨,話說他是什麼時候突破的三階來著?前段時間不還是在半步三階的嗎?

嗯,看來他果然還是適合文職工作啊,沒見才幹上幾天修為就『蹭蹭蹭』地往往竄嗎?

面對眾人的請願,白洛露齒一笑:「不用了,這麼好的機會,當然是要試一試最近布置好的總部大陣了!」

「可惡,不要小看我啊!」陸芊芊感覺自己受到了侮辱,你們一個個爭著上場幹嘛?本姑娘在你們眼裡就那麼好欺負嗎?我再怎麼說也是三階中期的修士啊!

「靈符——去!」隨著陸芊芊一聲低喝,數十張顏色不一的靈符朝著白洛飛襲而至。

白洛卻不慌不忙,右手微微抬起,沉喝一聲。

「大陣——起!!」 語落,數道湛藍色的靈氣光柱直衝雲霄,隨著白洛一聲令下,在幾十米的高空中組合成一道湛藍色法陣。

「可惡的白洛,你竟然動用陣法!」陸芊芊咬著牙道。

「但要讓你失望了,就算有陣法存在,你也不可能贏的了我!」

豪門甜寵:總裁千里追妻 陸芊芊顯得十分自信,同樣是三階修士,她沒理由比白洛差太多,更何況她身上帶的靈符數量不少,足夠她跟白洛戰上很長時間。

白洛自然是猜不到陸芊芊的想法,不過要是真讓他知道了,八成會直接笑出聲來。

並且明確無誤地告訴她一件事——三階修士之間的差距就是這麼大!

自從白洛接手龍衛總部,就開始抽空重建陣法,這也是龍衛這樣的官方組織跟一般組織的差別之一。

龍衛有著完整全套的知識傳承,只要資源足夠,無論是丹藥還是武器製造,又或者陣法,他們都能搞定,畢竟有著相應的知識傳承,就算不會,也可以慢慢學啊。

黑海市龍衛總部的大陣早就破敗不堪,基本上徹底損壞,壓根就沒辦法使用。

周川擔任首領的首領也不是沒想辦法修復過,奈何手上的資源不足,底下有無數人需要養活,再者還有黃升在不斷阻撓。

修復大陣絕對是個大工程,耗費的資源多了去了,黃升巴不得不修才好呢,這樣他就才能收刮油水啊。

不然把資源都拿起修陣法,他去喝西北風啊?

換成白洛就不一樣了,他入駐龍衛沒兩天就開始修復陣法,資源?那都不是事兒,搶了整個黑海市地下勢力的他,會缺這麼一星半點兒的資源嗎?

而擁有一座大陣的效果也是顯而易見的,現在有著陣法的守護,四階以下,哪怕是三階巔峰的修士,只要大陣開啟,也別想硬闖進來。

不僅如此,身為大陣的主持者,白洛還能調動整個大陣的力量,讓他的實力往上升個……額,一成?

好吧,他確實有些強的過分了,大陣對他的作用已經不大了,但也聊勝於無。

手握大陣,白洛身後顯化出一張由純粹靈氣組合而成的手掌,朝著陸芊芊一把抓了下去。

陸芊芊處在大陣之下,感覺像是被某隻危險至極的野獸盯上了一樣。

她明白,真正的危險不是來自大陣,而是白洛本人!

「靈符——爆!!」陸芊芊一聲嬌喝,數十張靈符一下爆開,形成洶湧的靈力潮汐,想要將整個大陣攪得粉碎。

「沒用的。」白洛打了個哈氣,漫不經心地道,手上一道秘術悄然融進了大陣之中。

「封靈術——封!」

剎那間,在所有人獃滯的目光下,洶湧的靈氣潮汐竟然像是被漁網網住的魚群一樣,無論怎麼掙扎,都始終無法逃脫這張大網,最終只能不甘地消散。

數十張失去了靈氣的符紙掉在了地上,它們裡面蘊含的靈氣竟是被生生磨滅,成為一張張無用的廢紙。

「這、這怎麼可能?就算有陣法的加持,你也不可能這麼強的啊!」

陸芊芊十分的不甘,但也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靈符被白洛破掉。

事情到這裡還沒有結束,將這些靈符內的靈力封禁磨滅之後,化開的靈力大網竟然再次變成了一隻靈氣大手,向著陸芊芊抓了過去。

陸芊芊當然不會坐以待斃,又打算從空間裝備裡面取出靈符,但卻為時已晚,靈氣大手的速度比她更快一分,一把抓住她的雙腿,將她倒吊了起來。

姿勢稍微有些不雅,這也是為了防止陸芊芊繼續從身上撕下來靈符。

啟稟王爺:王妃她又翻牆啦! 她的長褲上貼著不少靈符,這些白洛可都看在眼裡,自然不會讓她得逞。

「放開我,快放開我!」陸芊芊掙扎著,但卻於事無補。

這隻靈氣大手不知道是白洛怎麼搞出來的,裡面竟然被融入了一道秘術,將她體內的靈氣牢牢的封印了起來,想要使用空間戒指都不行。

失去了靈氣,別說從空間戒指裡面拿東西了,就算她能拿到靈符,也沒辦法進行操控。

於是,她也只能乖乖地由靈氣大手抓著,落在了白洛面前。

「都散了吧,她就交給我來處理。」白洛朝著身後的一眾龍衛成員們道。

「是,首領。」龍衛們一個個意猶未盡地退了回去,接著方才的工作。

白洛從靈氣大手中將陸芊芊接了過來,並沒有客氣對待,而是抓住她背後的吊帶褲和白襯衫,直接將她拎了起來。

陸芊芊還想著趁著這個機會反抗,可惜白洛早就猜到了她的想法,手上的封靈術施展的牢牢的,沒有給她半點兒希望。

「放開我,快放開我!」陸芊芊手腳並用,試圖從白洛的魔掌中逃離出去,結果自然是不用猜想。

想跟他斗,這個小丫頭片子還早了一百年呢。

見掙扎無果,陸芊芊又開始抱怨起來:「喂,你就不能溫柔一點兒嗎?人家可是女孩子誒。」

「呵,現在知道自己是女孩子了?」白洛似笑非笑地看著她,讓陸芊芊更加抓狂。

「哼,總之你不能這樣對我。」陸芊芊像是一隻初長出乳牙的老虎,向著白洛吃牙咧嘴,展示出自己並不好惹的一面。

白洛笑而不語,直接將她扛在了肩膀上,走向了自己的辦公室。

「喂,快放開我,這個姿勢也太丟人了,聽到沒有,快點把我放開。」即使是陸芊芊,被白洛這麼扛著,臉上也燒得慌。

白洛不為所動,並暗中用某個什麼機器,悄悄將這一幕拍了下來,這可都是無比珍貴的資源啊,以後還能拿來威脅陸芊芊。

嘖嘖,珍藏,必須珍藏,除此之外還得多拍幾張。

經過龍衛總部的大院和訓練場,白洛扛著陸芊芊回到了辦公室里。

到了裡面,他隨手一丟,將陸芊芊仍在了辦公桌旁邊的沙發上。

「哎呦,你個混蛋,就不能輕點兒嗎?」陸芊芊揉了揉被摔的有些疼的屁股,心想這傢伙果然比以前更加混蛋了。

白洛在桌子上倒了兩杯茶,遞給陸芊芊一杯,被陸芊芊扭頭拒絕,白洛也不在乎,乾脆自己一個人喝了起來。

「你可真行啊,一來黑海市就給我找麻煩。」白洛淡淡的道,聽不出一絲怒氣,但陸芊芊還是能感覺到白洛生氣了,可是,那又怎麼樣,白洛怎麼感受她才不會管呢。

她將頭扭到另一邊,對著牆壁道:「你當我想來這個地方嗎?要不是酒仙兒那個混蛋老娘強行把我送過來,我才不願意過來找你呢。」

「客氣點兒,仙兒老師即便再怎麼不好,她也是你的母親。」

「哼。」陸芊芊一聲不吭。

白洛也是頭疼,他小時候見過芊芊幾面,陸芊芊也就比他小了一兩歲而已,當初看到的時候,還是個乖巧的小丫頭,往後就越來越不對勁了,知道變成現在這個叛逆期的少女。

陸芊芊養成的這個性格,絕對跟酒仙兒脫不開關係,能攤上這樣的母親,也是夠心累的。

「好了,我也不多說什麼了,基本情況我都已經了解,這次你到黑海市主要是為了歷練一下,稍後我會給你安排一些合適的任務進行磨鍊。」

「像今天這樣的事情儘可能不要發生了,你的小性子也要嘗試著改一改了,不然以後很容易吃虧的。」

「誰要你管了,我才不要聽你的。」陸芊芊像是一個發脾氣的小孩子一樣,越是約束,她反彈的也越厲害。

白洛對這個大一號的熊孩子也很是頭疼,仔細算起來,她也才不過十三四歲罷了,這樣的年紀就能修鍊到三階中期,還要被派出來磨鍊,可見她絕對吃了不少苦頭。

白洛在心中嘆了口氣,現在不同以往,局勢越來越糟糕了,連陸芊芊這樣的未成年人都要出來磨鍊,再過不久,她也要外出執行任務吧?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