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熊愛魚停頓了一下,疑惑的往坑裡看了看,奇怪了,剛剛她好像感覺後背一陣發涼,不知道是不是危險感知。

阿媽就老是說她感知遲鈍,以後怎麼死都不知道,她現在要保護滿滿,可要多注意點,大魚還不知道有時候危險往往都是來源與身邊人。

「大魚,你在家裡是不是經常挖坑的?」

才這麼一小會兒,都已經看不見她人頭,只有泥土在沙沙沙的不停向上飛揚,挖出來的坑規則圓,周圍還非常的光滑,完全不像是個新手技術。

「是挖過一些陷阱。」

熊愛魚在坑裡糾結著一張臉,雖然她還是沒有發現,這種高級坑和以前挖的陷阱有什麼差別。

但滿滿說這是高級挖坑,那就是高級挖坑,她一定不能懷疑亂說話去打擊滿滿。

「哦,大魚還會挖陷阱真能幹,那等會這坑挖好后,你就布置成陷阱的樣子讓我看看好嗎?」

「好!」

熊愛魚牢記阿爸和哥哥們的洗腦,漂亮的人都要享受特權的,而不是被拒絕,滿滿這樣漂亮人的要求,必須都要努力滿足。

這麼聽話的大魚,讓她欺負起來都感覺是有罪的,可不欺負嘛,她又感覺是罪上加罪,只能默默的心疼她三秒。

要不是現在這具身體嬌弱不堪,十分的不給力,米滿兒也不會選擇使喚大魚,她自個就有不錯的陷阱捕獵技術。

她外公住在香山腳下,那裡有一片很大的原始老山林,周邊居住的人大多都懂一些獵人手藝,而她外公是陷阱狩獵方面的中高手。

每次在山林裡布置的陷阱,從來沒有走空過,都是後來國家對捕獵有了禁止,才沒有去山林里放陷阱。在她還沒有接手粥店之前都已經有遠大的理想抱負。

要把自家祖傳的粥店給發揚光大,然後買別墅買豪車的。所以絞盡腦汁想方設法搞各種新粥品創新,其中就有一道養生風味粥,需要用野兔來作為主原料。

為了達到吸引顧客目的,她是打算用正宗的香山野兔做原料,在雞蛋,豬肉,什麼都能做假的年代。想追求一個正宗,就不是花錢就能解決的,還得有賣貨的才行。

為了新粥品能成功,大大小小的菜市場都逛了個遍。肉兔是不缺,野兔也有碰到過,但那有特色的香山野兔,就連個兔毛都沒有看見一根。

沒可用的正宗食材,米滿兒急上火了,總不能自砸招牌,用其他兔肉弄虛作假吧,想了兩個晚上收拾好行李。

厚著臉皮去香山腳下找外公,對於她這個外孫女,外公是沒有多待見的,誰讓她老爸當年不厚道。

居然使用美男計,把剛畢業的老媽給拐去結婚了。用他外公的話來講述,就是辛辛苦苦精心培養出來的白菜,最後卻被一頭不要臉的野豬給拱跑了。

他沒有生氣的拿獵槍崩了那頭野豬,都是國家法律保護。所以,不待見野豬的外公,也不太待見她這個長得像老爸的野豬仔。

每次見到她都是板著臉。對於她的主動上門求救,自然也沒有給好臉色,丟給她一本記錄各種陷阱製造的舊本子,就讓她自己去琢磨想辦法。 米滿兒那時候也才十幾歲,卻沒有大魚這樣憨實可愛過,不光心氣高不服輸,小心機更是挺重的。

投機取巧的事情沒少干,外公讓她自個琢磨想辦法,她倒也是自個想了,拿錢從山腳下雇了幾個無業的年輕人來幫忙。

她就負責看本子當現場主指揮,力氣活全交給雇來的人干,什麼繩套陷阱,誘坑陷阱,弓箭陷阱,落石陷阱……

在三個月的時間裡,她按照本子上的記錄的陷阱,都一一給製作出來,甚至還在材料上加以改進了。

可她想要捕獲的香山野兔,卻硬是一隻都沒有抓到,別說野兔了,就連黃鼠狼,山鼠這些,都沒有抓到一隻。

最後倒是有所收穫,她丟在大院牆角下一個套繩,把外公家裡的那隻都在養老的獵狗給套住。

這算唯一成功的捕獵,她都還沒有來得及慶祝一下,就被心疼愛寵的外公,舉著棍子一陣臭罵,想想,她還真是人不如狗。

好在她要的香山野兔,到最後還是如願有收穫了,雖然她在捕獵上面沒天賦,可廚藝上面隨他老爸天賦是極高的。

她外公的弱點就在吃上面,經過三個月的各種美食收買,終於吃她的嘴軟,答應指導幫她一把。

其實就是嫌她沒出息的,天天給老獵狗下套,擔心他的獵狗遭罪,才親自指點她一二后,就把她給打發走了。

雖然有了香山野兔,成功的開發出風味野兔粥,但因為原材料實在欠缺,最後也只能成為她的一個想法。

倒是在外公那裡學到的陷阱捕獵技術,有時候還用上一二,比如她家粥店周圍,就沒有野貓流浪狗出現。

家裡面連老鼠蟑螂,這些個禍害都要繞道走,也算是花了學費辛苦三月得到的收穫吧。

上輩子的陷阱捕獵,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用著,但這輩子要用到的機會卻很大,人就得不停的充實自己,說不定哪天就學之所用。

在米滿兒回憶以往時,熊愛魚已經按照她的要求,把坑給順利完成了,從坑裡一躍而出,抖了抖身上的泥土。

周圍只有峭壁亂石和幾顆樹木,連多餘的藤條植物都沒有,想要成功布置這麼大的陷阱是有困難。

「滿滿,坑我已經挖好了,但是我看周圍都很荒,找不到我想要的材料來布置。」

她所生活的星球上,戰獸一族的捕獵,都是用自身力量去捕殺,而挖坑做陷阱卻是用來和小夥伴們一起玩耍的。

畢竟生活在星球上的魔獸,大多數都是擁有極其敏銳的視聽嗅覺,想要依靠陷阱來捕獵它們是很困難。

「大魚,所謂的高級挖坑,其實不是在於這個坑是否高級,而在於我們想要坑的對象是否高級,你能明白嗎?」

她當然知道沒有好誘餌的坑,就只能說是一個坑,要成為陷阱捕獵,那還要多費心思。現在她只是要坑智能管家,不需要太多的講究。

「嗯,不明白!」

滿滿這會看起來,變的有點像…嗯…嗯,對了,就像她二哥每次使壞得時候。

「那我換一個說法,你認為挖這個大坑,是用來幹什麼的?」

和大魚這樣心思單純的人相處,是不會把自己凈化變白的,反而是很想把她一起染黑!

「滿滿是無聊了,想要和我玩捉迷藏遊戲,不過這一個坑有點少,對你來說太大了些。要是不小心掉下去,你有可能會被摔傷的。

而且以你現在身體能力,掉下去了就很難爬上來,我可以再挖一些小坑給你躲藏。」

「大魚,我已經成年了,不想玩什麼捉迷藏,其實吧,我是想把智能管家給埋到這個坑裡去。」

看來她不直截了當的說出來,這熊妞是不能明白,她的人心險惡了,拐這樣的幫手心累呀!

「啊,不可以的。」

熊愛魚被米滿兒的想法,給驚嚇到了,漂亮的滿滿怎麼會有把智能管家埋坑裡的想法?這是可是屬於違法行為,要是被抓到了會受嚴厲的處罰的。

「為什麼不可以?」

「這是違法的。」

「你也知道明天這個時候,智能管家就要啟動自毀程序,而我們今天坑埋它,就可以把幫它逃離毀滅的命運。」

被她分解成為材料用具,至少還能有所存留為人類服務,怎麼也比它自毀變成殘灰強嘛。

「可是智能管家是屬於080423號星球的財產,我們只是體驗者,沒有權利去干涉對它的處理。」

「大魚,我記得有人說過,我讓她做什麼,她就做什麼,絕對不會有多餘意見,我也不知道戰獸一族的至高榮譽,究竟代表的是些什麼?」

所以說靠忽悠來的幫手,就是沒有花錢雇傭的好,讓幹什麼就幹什麼,不會推三阻四的和她講大道理。

在生命都要受到死亡威脅的時候,還管什麼財產所屬權做什麼,也就是獸族人,才會如此耿直不懂變通,那就別怪她使用殺招了。

「……」

熊愛魚被堵的無話可說了,戰獸一族的至高榮譽最重要的一條,就是誠信守諾,可是也有不違法亂紀呀!

「好啦,你就別糾結,坑你都已經挖好,早就和我是同一戰線上的夥伴了。現在就是我們一起解救智能管家。

其實這也是在做好事,避免材料浪費,你們獸族不是一直提倡環境保護,不讓智能管家自毀,也就是保護星球環境。」

都已經上了她的車,還想下去,那可就不容易了,米滿兒臉上的笑,這會一點都不像是天使,反而有巫婆的既視感。

「嗯……好吧……」

滿滿說的好像也有道理,而且她事先也答應過的,無力違抗她,所以她也不算是主動的去違法幹壞事吧!

「那接下來該怎麼做?」

坑埋智能管家雖然是有些大膽,而且還違法,但心裡又有一些期待刺激,就靠她挖的這個坑真的能成功嗎?

「你去峭壁那裡弄些長一米左右,你手掌寬的石柱體,按照四十厘米的間隔插入坑低,也不需要多深,插半米到地下就行,但要把坑低都插滿。

在把那邊的幾棵樹,全都截斷成兩米長的滾木,大的石塊也準備一些,堆放在坑邊上,那些泥土也不要移動,完成後就只用等智能管家來入坑!」 080423號星球的智能管家,就好比是遊戲新手村裡的NPC,她和大魚這兩個還沒有出過村的新手玩家,什麼技能點什麼裝備都沒有。

就準備要去幹掉NPC,這個挑戰的難度性,確實是有那麼一點大的,帶有作死成分在裡面,可不作死的會更快,要愛拼才會有贏!

好在大魚也很快的進入狀態,按照她所吩咐的,把坑裡坑外都一一布置完成,智能管家配送時間也到了,擁有定位裝置的智能管家,想要找到她們的位置很容易。

不用擔心她們在峭壁下面,它就找不到人不會過來,而且現在她和大魚所在的位置,正好要比峭壁另一邊的那波人,距離智能管家待機點要近那麼一些些。

所以,嘿嘿,她這不光是在解救智能管家,同時還把那波嘴碎檸檬精的物資供應給截胡了,也不知道餓上兩頓后,她們還有沒有力氣繼續嘴碎下去。

「滿滿,智能管家從天上飛過來了!」

熊愛魚手指了指天空,獸族的五感能力要比米滿兒強的多,已經準確的發現智能管家,正在從空中向她們所在的位置靠近。

「嗯嗯,我們全都已經準備好了,只要按照計劃好的步驟做,就一定沒有大問題的,解救它保護環境,大魚不要有太大的壓力哈!」

大魚有可能是第一次干這種壞事,看著都比她當年差加高考還緊張,只好開口多安慰她幾句,免得她太過緊張出錯誤。

不管智能管家是從天上來,還是從地下來。她們的計劃都不能說是萬無一失的,只不過好處值得去冒險一試,也必須要學會去冒險。

那些有可能會發生的意外,也在她的計劃之中,盡最大的可能去避免或應對,謀事在人成事在天!

「嗯,滿滿你也要小心一點。」

塔果拉星球是獸族星球,獸族人崇拜自然生活,星球並沒有引進科技產品,所以她對坑埋智能管家,並沒有多的信心。

順著螺旋槳轉動產生的聲音清晰傳來,智能管家的身影也出現在兩人的視線之中。

要說不緊張那是騙人的,熊愛魚渾身的肌肉都已經緊繃的膨脹起來,米滿兒也捏著拳頭緊抿的紅唇,目不轉睛的注視著空中的智能管家。

在看到旋轉螺旋槳時,眼裡閃過濃濃的不滿,明明就是一口完好無損的優質好鍋,現在卻因為腦殼上長出個螺旋槳來給破壞了。

她的鍋都還沒有開始用,這鍋底就已經破了個洞?看著真讓她糟心的很,明明中午見它的時候,腦袋殼還光滑的連只螞蟻都站不穩的。

這會腦殼上的螺旋槳,究竟是從哪裡開洞冒出來的,或者是智能管家還有給自己換腦袋殼的功能?

現在也管不了太多,先把它給成功拿下再慢慢研究,看見智能管家飛躍過峭壁之後,就降落到地面收起了螺旋槳,使用履帶在地面前行。

因為米滿兒的身體中過毒,獲得優先照顧的特權,有體驗者在同一區域,智能管家也會優先為她配送。

也要感謝這老舊款的智能管家優點不在智能上面,不然,只要提前使用光感系統一掃描,在讀取分析出她們兩的身體狀態有異常,就會提前作出應對措施。

比如給她們先來一個鎮靜,或者是麻醉等等措施,再進一步的全面檢查,缺少智能反應的智能管家,就只是個管家作用,維護安全點的安全和飯點給她們配送能量液。

智能管家發現大坑也沒有停頓,直接向米滿兒靠近。只是這次智能管家優先配送,成了它最後的任務。

在它準備繞坑去米滿兒面前時,已經跟著它身後的熊愛魚,兩隻手臂蓄力爆發全部力量使用在,智能管家的後背,把它成功的給推下了坑。

不過是兩三秒轉瞬即逝的時間,智能管家身下的履帶驅動,就已經轉化成帶有極強彈跳能力的肢節體。

要不是米滿兒早有算計好,讓熊愛魚在坑地安插滿了石柱,智能管家在落坑后就能輕易的借地面著力跳出坑來。

而不會像現在這樣兩隻大腳掌正好是被牢牢的卡在,石柱之間所留出的間距縫隙裡面,還沒有來得及抽出來,就被紛紛落下的石塊壓個正著。

「大魚,它的下肢已被石柱卡住,暫時不能轉化形態,你趕緊用石塊填坑,注意壓制它的軀體形態轉換和能源衝擊功能,千萬不要讓它有轉換形態的機會。」

智能管家雖然智能欠缺,但它身體的機械部分,還是有很大的科技含量,她們只有死死的把它困在坑裡,才能找機會弄廢它。

只可惜原主是邁布爾星球培養花瓶,要生活常識沒有生活常識,要科學知識更是沒科學知識,對科技產品一竅不通。

要不然,掌握一些基礎的科技知識,她就能直接修改智能管家的主控程序,何苦要和大魚花大力氣違法搞破壞呀。

她現在掌握的這一點皮毛知識,還是從大腦晶元裡面總結出來的,不夠全面系統,作用也不太大,也就勉強能夠搞個破壞工作。

「好,明白。」

兩人也都不敢多說話分心,目不轉睛的死盯著智能管家,對它的每一個動作變化,都得作出相應的對策。

熊愛魚作為主力責任重大,為了提高填坑效率,她直接用石板當推板,把坑邊堆放的石塊,飛速推入坑裡進行填埋。

米滿兒也不管自己力氣大小,只要有動手能力就是給與一點助力,一邊關注智能管家的舉動,一邊也把身邊能拿的動的石塊,往坑裡丟個不停歇。

「大魚拿石板,快敲它頭,往死的壓住它,大力使勁的,千萬不要客氣!」

「好。。」

嘭,嘭,嘭,嘭……就是一陣激烈碰撞發出的巨響聲,剛剛米滿兒躺著休息的厚實石板,這會完全變成了熊愛魚手裡的拍子。

沒有停歇的往智能管家的腦袋拍打著,而智能管家雖然被熊愛魚用石板拍打,卻只是被阻斷限制了要啟動的能源衝擊功能,對它的腦袋殼子並沒有造成傷害。 在峭壁另一邊以武千思西潔婭兩人為首的那波人,這會在等智能管家的配送,聽到傳來的嘭嘭動靜聲,並沒有因為好奇就去探查。

相隔有幾千米的距離,還有陡坡峭壁做為阻攔,她們能力不過是比純粹花瓶的米滿兒要強一些,沒人願意浪費自己的體力,去查看她們是否有情況發生。

「你們說是不是花瓶飯桶組合,在那邊搞出來這大動靜呀?」

也不知道大笨熊是怎麼想的,不選擇跟她們一起,非要跑去跟殘缺品混在一起。

即便兩人真有能力活下去,可想要完成的晶元任務也不容易,尤其是殘缺品還有任務量的加成。

「姓米的一副病歪歪的弱雞身體,像是有能力搞事的嗎?不用看都能知道,肯定那個好騙的大笨熊,在那邊瞎折騰唄。」

米滿兒如此無能的花瓶,卻擁有一張美麗的臉來浪費,而自己無論怎麼努力,得到的都是醜人多作怪。

但現在她感覺世界變的公平,沒有人養護的花瓶,即便再是美麗也會很快的破碎,徹底的,永遠的!

「贊同,我都能預計米滿兒那個殘缺花瓶,最多最多也活不過十天,都有點感覺可惜。」

好可惜掉那張絕色容顏,不過早點毀滅會更平靜,她真要活到東西兩個區域體驗者匯合,那張臉也會成為禍亂的源頭。

「十天倒是不止吧,別忘記那可是個心機花瓶,一直裝柔弱就是為了把大笨熊騙走,現在人家有厲害的笨熊利用,怎麼也能多撐一段時間。」

從那米滿兒醒來后的表現,就不是如她外表軟弱無害,等著看吧,說不定人家是真有厲害本事。

「我才懶的管她們的死活,我只想快點和我哥哥匯合,千思,你肚子餓不餓,智能管家怎麼還沒有過來?」

西潔婭自己也有一張姣好的面容,對米滿兒的敵意沒有太大,再加上她目的明確,所以,在這個臨時組成的小團隊,她只和武千思親近。

而坐在石頭的武千思,對她們一直表現的都有些冷淡,也很少參與她們的話題,大多時候都是低著頭,掩飾她眼中的譏諷。

沒有什麼比認不清現實來的更可笑,偏偏她身邊的這群女人,大多都還活在自以為是的世界中。

米滿兒確實是花瓶,那她們可又清楚自己是什麼嗎?讓她武千思認同的只有能力,而不是只會說是非的嘴,沒有能力的隊員註定不會長久。

「時間還沒有……遭了,她們可能是在對智能管家動手。」

武千思立即站了起來,眼睛看向陡坡,聽到聲音的時候就在疑惑,為什麼是金屬碰撞的聲音。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