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爲什麼?你爲什麼要幫我?”姜超直接問道。

與其自己一個人擱這兒悶想,還不如直接了當地問清楚呢,有什麼話都擺在檯面上說。

說清楚了什麼都好,說不清楚很容易使自己犯錯誤,在這一點上,姜超已經吃過虧了,還不止一次。

所以,講話要講清楚。

王勝君張了張嘴,最終還是沒有把話說出口。

“你說啊,你不說清楚我是不會走的。”姜超淡淡道。

王勝君握緊了拳頭,咬牙說道:“在這個世界上,你是姨娘唯一的親人了,不管你和姜家的關係如何,可我始終是你姨娘,所以我不能看着你死,明白了嗎?”

姜超感覺心裏怪怪的,從小到大也沒體驗過親情的他,在長大後這麼多年的今天,居然體驗到了。

怪怪的同時也暖暖的。

複雜的同時也挺舒服。

感覺還不錯。

“行了,之前的事情一筆勾銷,以後我見了你還喊四姨娘,但你不能再來打我們公司了。”

醜話得說在前面,不然兩軍對壘之時,你是我姨娘,我是你外甥的,這尼瑪還怎麼打?

根本沒法打。

王勝君嘆了口氣。

“姨娘這次出來,就不打算回去了,活在這個令人噁心的世界上,真的沒有半點意思。小超,你未來還會遇到一個又一個的敵人,他們都是強者,你一定要小心了。”

“這個黑衣人來路不明,到現在也看不出武功路數,但可以肯定絕對和三元真人他們是一個年代的人物,姨娘去與他纏鬥,你就快走吧。”

“不要給姨娘報仇,找個地方躲起來xiū liàn。等姜廣天死後你再出來。到時候整個江湖都是你的,姨娘在地府都看着。”

說完,王勝君擦了一把眼淚,轉過身毅然決然地走向了戰區。

騎兵身上已經被黑衣人紮了不少窟窿,可他們連血液都沒有,就莫要說疼痛神經了。

盛寵之前妻歸來 這種程度的攻擊,對於他們來說完全就是無效的。

想要殺死殭屍,辦法只有兩個。

一,用桃木劍刺穿殭屍的心臟,那麼不論是騎兵還是戰馬,都活不了了,因爲桃木乃五木之精,屬於至陽之物。

不過!

到了這種級別的殭屍,皮肉比特麼鋼鐵還硬,一般的木頭根本刺不穿。

鐵樺木?

這個可以,只要修爲高一點,力量大一點,絕對沒毛病。

但鐵樺木不屬陽啊。

哈哈哈哈!

二,這個就變得比較簡單。

雖說簡單,卻也有幾分難度。

用火燒。

自古以來,木頭能被燒成木炭,鐵還能別燒成鐵水呢,就別說殭屍了。

燒成骨頭渣子,他還咋蹦躂?

不過!

姜家出品的燕京十八騎,身上的陰氣是跟你倆鬧着玩兒的?

一般的火焰能燒死嗎?

顯然是不可能的,沒等火焰點起來,他們憑着自身的陰氣就能將火焰熄滅。

所以,以上兩點,鑄就了姜家的輝煌,姜家的戰無不勝。

眼看王勝君要追過去,姜超一把直接將其抓了回來,還把那些銀針紮在了原來的地方。

“我解開你是讓你與送死的嗎姨娘?你就擱這兒呆着吧,不出意外的話,三眼會給我派增援隊伍的,今天咱們就殺了這個黑衣人,然後好好看看,他到底是誰。”

黑衣人發出了狂妄的大笑。

“哈哈哈!姜超!你打不贏我的!”

[本章完] 狗屁。

在姜超看來,黑衣人的修爲就算再高,再特麼登峯造極,頂了天兒也就和宮三元差不多吧?

能有個兩三萬的陽火值就非常吊了吧?

如果姜超沒猜錯,張順爻會派朱鵬和冥王過來。

這倆都什麼人吶?

高手!

朱鵬要是進入暴走狀態,陽火值少說飆升到一萬多。

至於冥王。

我也不瞞着大家了,他便是地府中赫赫有名的三頭地獄犬,也是惡狗嶺的扛把子,在地府算是一方諸侯。

之所以流落到凡間,正是因爲他曾經以娛樂大衆,推動地府經濟爲由,在惡狗嶺開設了整整兩百三十二家鬥狗廠。

和鬥蛐蛐差不多,能下注的。

關鍵這王八蛋有多壞大家知道嗎?

這種形式的賭博,勝率都是由他們自己控制的。

怎麼控制?

比如一方強,一方弱,強的雖然賠的少,但勝率高。

這種情況下,冥王這畜生自己變化個法相,跳到場子裏跟人鬥。

普天之下,在“狗”的這個範圍內,能與冥王一戰的,根本沒有,一個都沒有,挖地三尺也沒有這樣的人。

因爲冥王已經存活了大幾千年,靠近一萬年了。

當然,普天之上,也唯有哮天犬能和他過過招,哮天犬在天庭各種升級加成,而且哮天犬的歲數並不比冥王小多少。

就這樣,冥王不斷控制着狗場的賠率,很多人在這裏一夜暴富,也有很多人一宿在這裏輸的傾家蕩產。

最高的一次記錄,整個惡狗嶺的賭博流水加起來足足164億功德點。

這個數字無疑是驚人的,但秦廣王還是聽之任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因爲地府實在沒有什麼娛樂了。

如果這一塊不發展的話,地府那麼多鬼都幹啥去呢?

沒地兒了呀,到時候鬼衆沒有娛樂,勢必會造成很多麻煩。

直到那一天,天上來了一位領導視察地府情況,事先沒和任何人打招呼,偷偷摸摸地就溜了過來。一路從黃泉路開始的。

黃泉路,望鄉臺,**殿,金雞山,這裏的情況都非常好。

可還沒走到惡狗嶺,卻聽到了一陣陣沖天的咆哮,各式各樣的吵鬧全是來自那些賭徒的。

“咬!咬!咬!”

總裁密愛,女人別想逃 “咬他孃的!擦!”

“媽的!又輸了五十萬,老子不活了!”

“窮逼,五十萬也叫錢?”

這些咆哮聲無疑進入了來自天庭的這位上仙耳中,他很好奇,過去看了看。

發現最外面的幾個場子原來是在鬥狗。

他很好奇,因爲天庭並沒有這種娛樂項目,正好他手頭也寬裕,所以就瞧瞧地玩兒了兩把。

兩把過後,他驚訝地發現,越外面的廠子賭的越小,天庭和地府的貨幣又都是統一的,他不差錢,直接飛到了最裏面的廠子去賭。

這一把,他押的太多,直接輸掉了整整18個億。

出了這樣的事情,他本該打掉牙往下嚥,丟人啊。

可他卻發現了貓膩。

那邊是兩條狗中,有一條已經開了靈智,並且有修爲,又並且修爲不低!

這他媽分明就是陰神!

這位大佬發現後立馬戳穿了冥王的騙局。

冥王惱羞成怒,直接和那位來地府檢查工作的巨神幹了起來。

這場硬仗,足足打了三天!所有參與賭博的人全他媽死了,整個惡狗嶺差點沒讓他們給打廢了。

秦廣王得知這個情況後,第一時間就趕了過來。

可他一看那位上仙,直接揮揮袖子不管了。

不敢管。

若問那位上仙究竟是誰?

明白地告訴你們吧,他神號二郎顯聖真君。

也就是玉皇大帝的親外甥二郎神!

是不是感覺我在胡說八道?

但事實就是如此。

好吧……

我本來就在胡說八道,你們湊活看看就成。

我不管!反正有關冥王的這件事就是這樣的!

好了,咱們言歸正傳。

等大戰過後,二郎神拿回了自己的18個億,心滿意足地回了天庭。

對於檢查報告,他也沒說鬥狗廠的事情,就說一切正常,沒啥毛病。

與二郎神大戰過後的冥王,其實並沒有打輸,而是在打鬥時,秦廣王的聲音忽然出現在了冥王的腦袋裏。

原話是這樣的。

“祖宗?不要搞了好伐?你知道他是誰嗎?你真把他打出什麼事兒了,追究起來怎麼辦?整個地府都會受到重創!”

冥王根本沒有把這話放在心上,但他聽這句話的時間,卻讓二郎神給得逞了。

眼看冥王從空中墜落,二郎神便飛回已經遭到嚴重破壞的鬥狗廠,翻出了整整18個億的寶鈔,也就是銀票,然後就迴天庭了。

事後。

冥王很是憤怒,秦廣王卻是和他說,二郎神是下來檢查工作的,你特麼開這麼大的賭場,還跟他打了一場。

倘若二郎神追求,上告玉帝,你就算有十個腦袋走不夠丟的!

總裁的吻痕 至此,冥王才真慫了。

他在地府是一方諸侯,可以不給秦廣王面子,但地府都得聽天庭安排,自己始終不是天庭的對手。

於是冥王便問秦廣王該怎麼辦。

秦廣王左思右想後說道:“不如這樣,你乾脆入場輪迴去凡間吧,我再幫你把修爲壓制一些。你特麼一百多萬的陰氣值,天庭肯定能找到你的。”

冥王害怕,自然就答應了。

殊不知,這完全就是秦廣王使的奸計。

他孃的,他自己在鬥狗廠輸了200多個億,連天庭撥下來的公款都輸光了,所以纔想了這麼個辦法。

那根本就不是二郎神,就是秦廣王自己變的。

事後有人說二郎神拿了18億走,也有人說不止。

但到底有多少,恐怕連鬼都說不清。

知道秦廣王爲啥不撈錢了吧?

他孃的根本不差錢,動動手指直接毀了整個惡狗嶺,還把冥王這種強大的存在給趕走了。

傾盡天下之亂世繁華 猛不猛?

所以以後千萬不要再說他是個昏庸無能的閻王了好嗎?

一直到現在。

冥王的修爲被封了多少,還剩多少,同樣沒人說得清。

但可以肯定的是,冥王跑路這件事,在地府並沒有完全公開,他的職位也還在,同樣是那個威震一方的惡狗嶺嶺主,級別比正一品都大的存在。

所以!

回到原來的話題上!

只要朱鵬和冥王趕來,那麼就肯定不會有問題!

[本章完] 現在姜超這裏有四名騎兵,還有他自己,王勝君其實也能算一份戰鬥力,因爲她都沒怎麼受傷。

等等冥王和朱鵬也會趕過來,這特麼得是什麼陣容?

別說這個黑衣人了,就算是姜廣天親臨,幹掉他也富裕。

而且姜超相信。

如果三個小時內,他沒有回到公司,張順爻一定會把馬癩子和清然也叫過去增援。

馬癩子就不用介紹了,從之前的幾場戰鬥中,相信大家已經能看出他的實力了。

至於清然。

這麼說吧,一個清然相當於兩個馬癩子。

爲啥?

是不是特別想不通呀?

難道清然對於兩種蠱蟲的操控力已經超過了馬癩子和張順爻?

這不至於,清然還沒有這麼biàn tài呢。

但大夥兒別忘了,清然是江湖上唯一一個掌握鬼門十三針的人。

當年多少人爲了這個祕技打得頭破血流?

十三針中,除了能夠救人命,更能快速治療受傷人員。

姜超估計,現在的羅家衛應該已經脫離危險了。

首先,蘇小小是帶着他直接飛回去的,並非是跑回去的。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