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爸……你確定你們不是在拍電影嗎?”過了片刻,秦玲玲才嚥了口水震驚的說道。

“拍電影?拍什麼電影?愛情大電影嗎?”劉致澤走了過來,聽到秦玲玲的話笑道,當然了,這電影劉致澤可沒看過,不過倒是南宮劍每天在他面前吹噓哪個好看。

“額,小劉啊,那個……那個還會回來嗎?”秦海可沒心情去討論什麼愛情大電影,反而是擔心付晶晶會回來報復。

“嗯,頭七的時候,她還會回來的。”劉致澤點了點頭說道,剛剛付晶晶那番話就是在說她頭七還會回來報仇。

“小……小劉,那你可一定要救救我和玲玲啊。”秦海聞言,臉色頓時變得慘白,還回來?那還要不要人活了?如果今天不是劉致澤在這的話,自己都不知道已經死過幾次了,聽說還要回來,秦海更加害怕了,直接彎膝就打算跪下去。

劉致澤見此大叫臥槽,趕忙扶住了搖搖欲墜的秦海,道“海叔,放心吧,既然我已經幫了你們,那就會幫到底的,她不回來則以,敢回來?本王爺打死他。”

“好,好,小劉,只要幫我們把這件事情搞定了,你要多少錢,海叔都給你。”秦海急忙說道。

“真的嗎?”劉致澤嘿嘿一笑,看向了一旁的秦玲玲,就見秦玲玲臉色一紅低下了頭,見此,劉致澤輕咳一聲,繼續道“海叔,咱們誰跟誰呀,吳奶奶對我那麼好,我怎麼好意思呢?”

其實劉致澤真打算開口要錢的,但是看到周復生和秦玲玲在,他又不好意思開口了,只能尷尬的轉移話題。

聽到劉致澤的話,秦海更加感激劉致澤了,他看了一眼秦玲玲,雖然比小劉要大,但如果成功了,那也不失爲一件好事,秦海點了點頭,以後非要撮合一下才行了,當即繼續說道“小劉,那這裏怎麼辦嗎?”

“這裏先別住了吧,你們還是先去吳奶奶家住幾天吧,那裏離我近,等我收拾了那女鬼,你們再回來也不遲。”

“好,玲玲,趕緊去收拾東西,我們現在就去你奶奶家。”說完,他帶着秦玲玲上了樓收拾東西去了。

看着他們父女倆,劉致澤坐在了沙發上,看着周復生。

“嘶~”周復生忽然倒吸了一口冷氣,看向自己剛剛被那屍變男人抓傷的手臂,疼的臉部直抽搐。

劉致澤看了一眼周復生的傷口,淡淡的說道“沒關係的,他剛剛屍變,屍毒都還沒開始蔓延,最多也就腫兩天而已。”

周復生點了點頭,他自然也是知道,只是痛了一些而已,不過既然劉致澤這麼說了,他自然也不好多說什麼,反而是雙膝一軟跪倒在了劉致澤面前,道“周氏後人見過主公。”

“起來,這是幹什麼?現在又不是封建社會,動不動就跪。”劉致澤趕忙扶起了周復生,這貨可是個老頭,他可不想被折壽。

“你是怎麼知道我的?”劉致澤指了指沙發,看着坐下去的周復生說道。

“主公的八陣圖和奇門遁甲術。”周復生解釋了起來,原來,周家有過祖訓,無論在什麼時候,一旦碰上了手拿八陣圖同時會奇門遁甲術的,就要義無反顧的認主,而劉致澤就有這麼巧得到了八陣圖和奇門遁甲術。

聽完周復生的話,劉致澤一驚,都這麼久過去了,周家竟然還在傳承祖訓,這可真是難得啊,要是別人不搶了八陣圖就已經很好了。

“小劉,我們趕緊走吧。”這時,秦海和秦玲玲從樓上走了下來,兩人神色匆忙,像是在逃命似得,不過他們現在還真的是在逃命。

劉致澤點了點頭,看着被秦玲玲扶着的秦海,道“海叔,那我們走吧。”說完直接向着門外走去了,秦海秦玲玲以及周復生緊跟在其後。

來到別墅的院子裏,有着兩輛車子,周復生也是乖巧的打開了他的車門,劉致澤滿意的點了點頭,特麼的,這大概就是少爺的生活吧,沒想到自己有一天也能有此待遇。

不過當他正準備跨過車門的時候,就看到駕駛室的那個青年,劉致澤趕忙退了出來,指着那青年道“我不跟他一起,他有毒。”

“噗~”周復生的徒弟在這一刻,想死的心都有了,心頭一萬頭草擬馬奔騰而過,直接把劉致澤的祖宗十八代給問候了個遍。 看着秦海被秦玲玲附近了屋子內,劉致澤也跟了進去,不過他突然想到身後還有個周復生,當即轉頭對着周復生道“老周,你也回去吧!”

“主公,我要留在這裏保護你。”周復生很是老實的說道。

“臥槽!!本王爺需要你保護嗎?趕緊滾,你在這裏待着本王爺更沒有安全感,還有,你那個徒弟沒有送出去,以後別靠近我。”劉致澤撇了一眼車內的青年,說完直接打開了鐵門走了進去。

周復生看着劉致澤的背影一愣,然後轉身看了自己的徒弟一眼,好像是這麼一回事的樣子。

走進屋子裏,就聽見一道道的聲音響起,劉致澤來到吳老太太的房間門口,看着吳老太太笑了笑,叫道“吳奶奶,幸不辱命,給你把兒子帶回來了。”

“好,好,謝謝小劉了,小劉你也早點去休息吧。”吳老太太那蒼老的臉龐滿臉的笑意。

“好的。”劉致澤打了個哈欠,剛打算上樓,這時,秦玲玲走了出來,一把抓住了劉致澤的手,道“爸,奶奶,我要和他睡。”

我曰,什麼情況?劉致澤一驚,看向了吳老太太和秦海,就看到吳老太太和秦海都面帶笑意的看着自己。

劉致澤再轉頭看向秦玲玲,此刻的秦玲玲臉色緋紅,甚至都已經到脖子根了。

“那個,小劉,我媽這裏的條件有限,只有兩間房,所以就勉強讓玲玲去跟你睡了。”秦海笑道。

等會,爲什麼自己感覺秦海的笑容那麼猥瑣,那麼假,彷彿是故意的樣子。

劉致澤開口道“海叔,你這不是逗我嗎?我可還是個小處男,難道你就不怕我和你女兒嘿嘿了。”劉致澤說道這裏就沒有繼續說下去了,因爲秦海懂的。

原本劉致澤以爲秦海會因此而罵自己一頓,只是劉致澤才發現自己想多了,就見秦海依然滿臉笑意的看着自己,道“小劉,你是個好人,我相信你是不會的。”

說完,這老小子還對着劉致澤使了兩個眼神,我曰,這特麼的是看不起我還是怎麼樣?

劉致澤一把摟住了秦玲玲的小蠻腰,還別說,這小妞雖然沒有傲然的雙峯,但是身材卻還是挺不錯的,雖然比自己高了一個腦袋,但這並不是重點。

一夜蜜婚:神秘老公寵入懷 “既然海叔和吳奶奶都這麼說了,那我就算不想照顧大小姐也不行了,大小姐請吧。”劉致澤笑了笑,鬆開了自己的手。

秦玲玲更加的害羞了,看着樓梯口,她還真有些不太敢上去了,不過當她看到劉致澤的笑容之後,她還是毅然而然的走上了樓梯。

薔薇夢幻夜 我靠,玩真的啊,那自己可就不客氣了,看着秦玲玲那完美的曲線,和那烏黑的秀髮,劉致澤嘿嘿一笑,跟了上去。

來到房間門口,劉致澤在開門,秦玲玲反而是看向了隔壁的房間。

因爲隔壁房間剛剛死了人,所以至今還空着,甚至連警方的黃線都還沒有拆掉。

“咦,這房間怎麼了?”秦玲玲好奇的看着黃線問道。

“哦,那房間剛死過人。”劉致澤淡淡的說道,然而下一刻,一聲尖叫聲響起,劉致澤下意識的伸出了雙手,就看到秦玲玲正掛在了自己的身上。

小醫仙:似水流年 又聞到了那迷人的香味,劉致澤一臉的沉醉,忍不住多吸了兩口。

“這……這會不會有鬼啊。”秦玲玲驚恐的問道。

“說不定喲,不過,你如果不下去的話,說不定待會會見識到比鬼還要恐怖的東西喔。”劉致澤擠着眼睛賊嘻嘻的笑道。

秦玲玲臉色一變,一會紅,一會白的,她沒有說話,反而是從劉致澤身上跳了下來,靜靜的站在一旁。

我靠,這小丫頭還真的是賴上了自己,那可就別怪我了,劉致澤嘿嘿一笑,推開了房門走了進去,秦玲玲緊跟在其後。

走進房間內,就一張牀,一張桌子,在上面放着鍋碗瓢盆什麼的,還算是很乾淨的,劉致澤有空的話,也還是會自己做飯的,只是不經常做罷了。

“你這房間挺寬敞的。”秦玲玲看了看四周說道。

“那是,我可是有潔癖的人。”劉致澤坐在牀上,開始換鞋,都這個點了,還不睡覺,明天又要被胡秀罰款了。

脫了鞋之後,劉致澤直接躺在了牀上,躲進了被子裏,好吧,其實他也是有些小激動的,但是爲了保持最後的童貞,所以他看都沒有看秦玲玲一眼。

“喂,我睡哪裏?”秦玲玲沒好氣的問道。

“隨你,可以選擇趴在桌子上,也可以選擇和我同牀共枕,只要你願意。”劉致澤說完,就沒有繼續說話了。

“你……你就是這樣對待客人的?”秦玲玲跺着腳,長長的秀髮擺動了起來,她有些去氣急敗壞了,好歹自己也是這麼漂亮的一個女生,這小子竟然一點反應都沒有。

“大小姐,你可不是客人,是你自己要來的。”劉致澤無奈的說道。

然而就在這時,劉致澤感覺自己的被子被掀開了,一道身影躺了下來。

劉致澤一驚,我靠,這可真的是要人命啊,還玩真的了,這也太坑了吧,當初自己在初中的時候想找個女朋友,反而四處碰壁,現在不想找了,反而都送上門來了。

“我……我害怕。”秦玲玲羞澀的說道。

“哦,好。”劉致澤說完,直接伸出了手,壓在了秦玲玲的身上,頓時感覺到一股迷人的香氣傳來,看着那淡雅的雙眸櫻桃的小嘴以及那漂亮的小臉蛋,要說劉致澤沒想法,除非他是不舉。

美人在懷,劉致澤也不是柳下惠,他可做不出那種連禽獸都不如的事情來,當即一個翻身,就把秦玲玲壓在了身下。

就聽劉致澤道“我說,大小姐,你這是故意的吧。”

“哼,是又怎麼樣?”秦玲玲傲嬌的說道,那小嘴吐出了一股香氣,更讓劉致澤難以忍受了,秦玲玲原本就長的不錯,額,雖然那個啥小了點,但卻也是個美女級別的,要劉致澤不動手那是不可能的。

劉致澤的手開始不老實了起來,這可不能怪自己,這是她自己送上門來的。

“嗯~”秦玲玲臉色緋紅的呻吟了一聲。

我靠,太特麼誘惑了,自己忍不住了咋搞,手上更是加快了速度,不過劉致澤也好奇,爲什麼這時候孫乾沒有跳出來警告自己。

“不要……”就在劉致澤準備扯掉那粉紅色的睡衣時,秦玲玲卻是阻止了劉致澤,就聽她道“我今天來了。”

“來了?”劉致澤一愣,傻傻的問道“來什麼了?”

秦玲玲臉色更紅了,全身也跟着滾燙了起來,就聽她道“我今天來親戚了。”

“噗~”劉致澤感覺受到了一萬點暴擊傷害,一萬頭草擬馬飛奔而過,你特麼不帶這麼玩的吧,難怪敢來和自己睡,原來早就打算好了的。 劉致澤垂頭喪氣的躺在了牀上,這特麼的就是個磨人的小妖精,哪有這樣的事,說好的要和自己睡呢?說好的無所謂呢?雖然沒有說,可這樣子一來,自己就有點慘了。

“喂,你睡着了嗎?”過了一會,秦玲玲忽然開口說道。

“睡着了,不要煩我。”劉致澤罵孃的心都有了,你既然那個來了,又何必來我這裏惹火,真的是賊特麼尷尬啊。

“睡着了你怎麼還能說話呀?”秦玲玲問道。

“我在說夢話。”

劉致澤實在是不想多說什麼了,還以爲今天晚上孫乾沒有阻止自己,自己就能送出十七年的處子之身了,哪知道會是這樣的下場。

他一把抓住被子矇住了頭,可是那被窩內卻是有着一股迷人的清香,聞着那味道,劉致澤更加難受了,再次掀開了被子露出了腦袋。

“那個,你是叫劉致澤是嗎?”秦玲玲問道。

“是的,大小姐,你到底要說什麼?不說的話,我可就要睡覺了,我明天還要早起。”劉致澤實在是很無奈,這大小姐還說個沒完了。

“額,我……我餓了。”秦玲玲道。

“餓了,那你去找你奶奶去。”

劉致澤恨不得現在就把秦玲玲給送出去,實在是太惹火了,還好自己不是那種變態,否則的話,管你是不是來親戚了照上不誤。

“隔壁死過人,我……我害怕,不敢下去。”秦玲玲的聲音很輕很溫柔,還帶着一絲絲的害怕之意。

劉致澤現在很想暴打這大小姐一頓,你先是來誘惑我,然後又來鬧騰我,真是心累啊,要不是看你是女生而且長的還不錯,勞資早就錘死你了。

劉致澤一把坐了起來,看着臉色緋紅,瞪着水靈靈的大眼睛的秦玲玲,無奈的說道“那要不,我下面給你吃?”

“好啊,那謝謝你了。”秦玲玲一聽馬上就興奮的坐了起來,瞪着水靈靈的眼睛可憐兮兮的望着劉致澤。

看着正在做麪條的劉致澤,秦玲玲那清純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就聽她道“沒想到你還會煮麪。”

劉致澤做了一個比哭還要難看的表情,撇了一眼秦玲玲,道“那必須的,我不像你,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我是窮人,一切都需要自己動手。”

“那你可以去我爸的公司上班,我讓我爸給你開高工資。”秦玲玲笑道。

“還是不要了,裙帶關係,我也不喜歡。”劉致澤搖了搖頭拒絕了秦玲玲的好意。

說起來劉致澤也是感覺很苦逼啊,先是被鬧的要死不活的,然後又從牀上爬了起來,給這位大小姐煮了一碗麪,之後,他纔再次躺在了牀上,剛打算睡覺。

腦海中赫然響起了一道聲音,“主公。”

臥槽!!劉致澤被嚇了一跳,直接從牀上蹦了起來,把那邊正在吃麪的秦玲玲都給嚇了一跳。

看着劉致澤這驚嚇的樣子,秦玲玲臉色一紅,暗道,難道是自己吃麪的聲音太大吵到他了嗎?想到這裏,秦玲玲吃麪的聲音還真額變小了。

劉致澤尷尬的笑了笑,他可不知道秦玲玲在想什麼,再次躺在了牀上,在腦海中迴應起了孫乾,道“孫乾,你大爺的,你要嚇死人是不是?”

“額,主公,我沒有要嚇唬你的意思,只是剛剛人塔開啓了第二層,我去幫主公探路了。”孫乾尷尬的說道,當他看到秦玲玲之後,卻是一愣,繼續道“主公,這位姑娘是誰?”

“孫乾,我剛剛差點就失去了童貞。”回想起剛纔的事情,劉致澤哭笑不得。

“那又何妨,古時候還有十歲娶妻生子的。”孫乾這回倒是很大方,好像是忘記之前對劉致澤說的話了。

說好的沒到開元境不能破身呢?怎麼現在又變成了另外一番話?這孫乾難道是失憶了不成?

“主公,你已經達到了開元境,只要你高興,隨時破身都可以。”孫乾笑道。

“臥槽!!開元境?孫乾,你彷彿是在逗我玩。”劉致澤一愣,感覺自己的腦袋有些不夠用了,這纔多久啊,怎麼就變成開元境了。

“是的,主公,你已經開啓了人塔第二層,你已經達到開元境了。”

孫乾的聲音好像是很興奮的樣子,劉致澤開啓了第二層心塔,就像是他自己開啓了心塔似得。

“這麼快? 攻約梁山 難道是我抓了十五隻鬼的原因嗎?”劉致澤疑惑的看向了秦玲玲,秦玲玲臉色一紅,羞澀的低下了頭,劉致澤可沒看秦玲玲,反而是繼續問道“孫乾,開啓了人塔第二層,我有什麼好處嗎?”

“有的,主公,丞相在人塔二層內,放置了五萬陰兵和周倉將軍和一部降龍十八掌掌法還有一部金剛經。”孫乾興奮的說道。

我曰,這麼吊?降龍十八掌金剛經和一萬陰兵,那自己豈不是要發了?

“孫乾,趕緊把降龍十八掌和金剛經給我。”劉致澤興奮的叫了起來,記得當初看電視的時候,看到降龍十八掌,那多拉風啊,臥槽的,今天難道要自己學會了嗎?

“主公。”一道聲音滄桑的聲音響起,一個身穿盔甲手拿大刀的大將軍出現在了劉致澤的身旁。

劉致澤一驚,轉頭看去,就看到一個身材高大、黑麪虯髯的關西大漢站在身旁,這位就是周倉將軍了嗎?當初關羽丟失荊州被斬之後自刎而死的周倉將軍。

“見過主公。”周倉跪倒在了劉致澤的面前。

劉致澤震驚的看着眼前的大漢,那身上的氣息和孫乾完全不同,這周倉畢竟是武將,不像孫乾只是個文臣,自然是比不上的。

“你就是周倉?”劉致澤開口問道。

“嗯?”秦玲玲一愣,看向了劉致澤,還以爲劉致澤在是和自己說話。

“額,不好意思,我在自言自語,你繼續吃。”劉致澤尷尬的笑道。

“是的,主公。”那大漢迴應道。

“好了,迴心塔吧。”劉致澤點了點頭,凡是出現的將軍要和自己見上一面也是應該的。

聽到劉致澤的話,那大漢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迴歸了心塔內。

“主公,這是降龍十八掌和金剛經,你看一遍之後即可學會。”隨着周倉迴歸了心塔,一道道密密麻麻的文字出現在了劉致澤的腦海中。

劉致澤把這些文字都看了個遍,頓時感覺身上充滿了力量似得,想到自己學會了降龍十八掌和金剛經,劉致澤就想試驗一下,要不拿秦玲玲試試手?

不過剛有這個想法,就被劉致澤給拒絕了,要真的對秦玲玲出手,秦海肯定會殺了自己的,不過也沒事,至少自己已經學會了,以後有的是機會試驗。

“主公,末將周倉以及一萬陰兵可隨時爲主公所用。”周倉的聲音響在了劉致澤的腦海中。

好,一萬陰兵,加上一個大將軍,這回看誰還特麼敢在自己面前囂張,特麼的,逮誰殺誰,弄不死你。

劉致澤整晚都在興奮中度過的,想想自己的一萬陰兵,想想自己的降龍十八掌和金剛經就無比的興奮,晚上就連秦玲玲是什麼時候上牀睡覺的劉致澤都不知道。

不過管他呢,誰讓這小妞要這麼玩自己的。 看着那清純秀麗的臉龐,端正的五官,櫻桃般的小嘴,那粉紅色的睡衣被解開了兩個釦子,一眼望去,那白皙如雪,白裏透紅的皮膚,彷彿吹彈可破,還有因爲那雙峯而擠出的淺溝,迷人的香氣,劉致澤一下子就邪惡了。

其實這真的不怪他,要知道,他還是個小處男,看到這一幕,感受到那芬芳的香味,劉致澤沒有獸性大發就已經很不錯了。

看着那近在咫尺的臉龐和小嘴,劉致澤忍不住下意識的靠了過去,撅起了嘴脣正打算親過去,頓時就看到秦玲玲的雙眼一睜,那雙水靈靈的大眼睛就這麼望着劉致澤。

劉致澤一下子就愣住了,暗罵一聲,我靠,怎麼又是在這個節骨眼上醒來了,特麼的,上次也是,這次又是。

看着劉致澤,秦玲玲的玉臉瞬間變的通紅,一把推開了劉致澤,滿臉的羞澀。

劉致澤也因此恢復了正常,從牀上爬了起來,就看到小劉向天指去,劉致澤更加尷尬了,快速的跑進了廁所,數分鐘後,劉致澤才洗漱完之後走了出來。

劉致澤看了秦玲玲一眼,就見秦玲玲滿臉通紅的坐在牀頭,像是小媳婦剛剛經歷過新婚之夜似得。

我靠,我可是什麼都沒做啊,天地良心,日月可鑑啊,劉致澤更加無語了。

“額,那啥,我上班去了,你自己下樓吧!”劉致澤有些心虛,快速的打開了房門,就跑了出去。

離開了出租屋,劉致澤抹了一把額頭的汗水,這特麼的就尷尬了,自己明明什麼都沒做,幹嘛要心虛啊,不過回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劉致澤還是有種想罵孃的衝動。

走了十來分鐘,眼看着超市就在前面了,這時,劉致澤看到南宮劍正在和一個乞討的乞丐說着什麼,說了半天,劉致澤也沒聽見,反正就看到南宮劍呵呵笑着走進了超市。

劉致澤跟了過去,走進了超市,就看到南宮劍面帶桃花,像是中了大獎似得,看着他,劉致澤也換上了工作服,剛剛打算做事,就感覺自己的手臂被推了下,劉致澤轉頭看去,就看到南宮劍正帶着一臉的淫笑。

就聽他道“澤哥,澤爺,有好東西給你,要不要看看?”

劉致澤一愣,下意識的點了點頭,他還真有點好奇,南宮劍要拿出什麼好東西來。

南宮劍的手放進了下面的儲物箱內,只是他剛剛抽出了手,拿出了裏面的東西就看到胡秀走了進來,他可能是沒看到胡秀,反而是拿着那東西放在了劉致澤的面前。

笑道“澤哥,澤爺,你看看,這可是最新版的好東西,而且還帶套圖的噢。”

劉致澤帶着好奇,雖然看着胡秀進來了,但是更好奇南宮劍拿出的好東西,當即低頭看去,就看到南宮劍手拿着一本書,在那書籍的封面是兩個裸身的女人,在其封面上還有着三個大字“金瓶梅”。

臥槽!!劉致澤一驚,難怪剛剛看到南宮劍面帶桃花,原來是在那個乞丐手裏買了這種東西。

這時,胡秀已經不知不覺的來到了兩人面前,劉致澤臉色驟變,一把伸出了手,握起了拳頭,打在了南宮劍的臉上。

“阿打~”劉致澤怪叫一聲,一臉的正氣嚴肅,就聽他道“澤哥讀春秋的,豈會看這等下流之物。”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