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牧雲百思不得其解。

最終,他總算是想通了,這一世是融合了別人的身軀,想必也帶來了一絲變化,這也難怪會有一些不同的地方顯露出來。

屋舍之外,藍霸天和老者兩人極為緊張的等待著,拳頭都緊握在一起,臉上充滿了擔憂的神色。

「這是什麼陣法,竟然能夠牽引出如此龐大的星辰之力!」

「這些力量太過恐怖了,若是全部吸收,我都有把握一舉衝擊到神火境!」藍霸天喃喃的說道。

「希望芯雨能夠堅持住!」

兩人對視一眼,紛紛看到了對方眼中的擔憂之色。

此時,星辰大陣之中。

藍芯雨雙眼閉合,星辰大陣之中的磅礴的能量緩緩的融入到她的身軀之中。

如此磅礴的能量,頓時令她的整個身軀都得到了釋放。

張口,藍芯雨便吞下了一顆養靈丹。

星辰之力涌動,將養靈丹瞬間便化開了,一股暖流緩緩的運轉,融入到了她的四肢百骸之中,最終全部沉積在道基之上,開始了深層次的錘鍊。

「啊……」

藍芯雨忽然口中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聲,那一道道星辰之力如同是重鎚一般敲打著她的道基,產生了一股極為劇烈的痛楚,幾乎令她難以忍受。

與此同時,她體內所壓抑的那些神音突兀的爆發出來,形成了一道道極為恐怖的音波能量,瘋狂的在她的體內四處亂竄。

「八道光圈,這種痛苦將會持續很長時間,方才能夠將其全部消磨。藍芯雨,你要相信自己,絕對是可以挺住的,一定要堅持下去,不要辜負所有疼愛你的親人,而已不要辜負你自己!」牧雲大聲的鼓勵道。

聽到牧雲的聲音,藍芯雨的嘴角逐漸露出了一絲笑意。

她強忍著劇烈的衝擊的痛楚,開始調動體內的血氣,帶動著狂暴的星辰之力,朝著她的身軀之中的光圈之上撞擊而去。

「砰砰砰……」

連綿不斷的撞擊聲,如同是擂鼓一般,轟鳴巨響。

八道光圈,很是霸道無比。

竟然在藍芯雨的體內和那些狂暴的星辰之力產生了對抗,大有一副不死不休之勢。

「嗖嗖……」

牧雲忽然神色微變,只見藍芯雨的身軀之中突兀的激射出了一道道音波能量,宛若是鋒銳的刀劍一般,從其體內激射而出,森然可怖。

「神音壓抑的太久了,終於得到了釋放,如此身軀,不知道能不能堅持下去!」牧雲喃喃的說道,大手揮動,更是快速的運轉起來了星辰大陣,將這一方天空之上的星光全部抽離。

「啊……」藍芯雨的口中不時發出一聲聲的哀嚎。

懸浮在空中的吻 不過她依舊是選擇了緊咬牙關,不再發出凄厲的慘叫聲,只剩下了嗚嗚哀鳴。

足以想象,她此時是承受著何等劇烈的痛楚。

星辰大陣運轉,發出巨大的轟鳴聲,牧雲全力以赴的釋放出血氣,維持著大陣的運轉。

太清仙緣傳 他的靈力消耗的很快,不得不藉助於蠻獸內丹,方才能夠繼續將大陣穩定下去。

時間不長,一顆顆蠻獸內丹便消失不見,全部被耗盡了能量。

也不知過了多久,法陣之中的藍芯雨忽然渾身都爆發出一股股極為恐怖的能量,似乎是有一股強大的力量想要破體而出一般。

「藍芯雨,最關鍵的時刻到了,你一定要挺住了!九天神音體馬上就要釋放出所有的能量了,將其融合,你就成功了!」牧雲大聲的喊道,伸手便將所有剩下的蠻獸內丹都取了出來,全部融入了身軀之中。

頓時一股極為沸騰的血氣爆發而出,全部注入了星辰大陣之中,得到了大量血氣的滋養,整個大陣轟隆隆的震顫,那些柔和美麗的光芒湧現出了更多,全部釋放出來將藍芯雨包裹在其中。

如同是蠶繭一般,極為美麗。

「砰!」的一聲,牧雲直接便被彈開,體內最後的一絲血氣釋放完畢,他整個人幾乎都要是虛脫了一般。

牧雲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望著大陣之中的藍芯雨,喃喃的說道:「藍芯雨,我能夠做的已經全部都做到了。接下來,就看你的造化了,能不能成功,就看你是否能夠堅持下來了!」

此時的藍芯雨渾身上下充斥著一圈圈的音波,不斷的釋放出來,不過令人詫異的是,這些音波並未對她本身造成傷害,而是懸浮在體表之外。

藍芯雨那絕美的臉頰之上,寫滿了痛楚之色,額頭汗如雨下,顯然是在承受著巨大的痛苦和壓力。

牧雲臉上露出了一絲擔憂的神色,此時的他已經無法再次相助藍芯雨了。

想要徹底的解決體魄的問題,這並非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需要莫大的勇氣、毅力和一顆堅不可摧的道心。

想要成功,痛楚那便是無法避免的,也更加無法代替的。

一時間,藍芯雨體表之上的那些音波忽然開始了猛烈的震顫,繼而交織成為了細微的樂曲聲。

一開始,這一道聲音很小,幾乎微不可聞。

可是很快,聲音便越來越大,也越來越響亮。到了最後,宛若是天空驚雷一般四周炸響起來。

屋舍之外,感受到這一股強大的音波衝擊力。

老者和藍霸天的面色同時一變,身形閃動,便直接爆退出去。

就在他們離開的瞬間,原地出現了一排排細密的小坑,四周的假山、石柱還有樹木全部都化作了齏粉。

「這,這是什麼力量,竟然如此的恐怖!」老者心有餘悸的說道,不知不覺間,竟然都流下了細密的冷汗。

「莫非是芯雨體內的音波能量失控了!」藍霸天的面色大變,面露擔憂之色。

四周,人影閃動,城主府的強者紛紛出現。

剛才的那一道音波著實是太過強大了,將他們全部都驚動了。

「噓!不要出聲。」藍霸天開口說道:「守護好此地,萬不可輕易發出聲音。」

「諾!」四周的護衛聽令,很快便消失不見,守護在這四周。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藍芯雨的身軀猛然一顫,那暴虐的音波似乎有了生命一般,瞬間便形成了一道道音符纏繞在她的體表之上。

「終於挺過去了!」牧雲輕聲說道,眼中那擔憂之色逐漸的消失不見。

此刻,他已經明白了,藍芯雨已經挺過了最為危險的時刻了。

體內那些躁動無比的音波之力已經徹底的和身體融合在了一起,打開了九天神音體的本源之力,形成了大量的音波守護著藍芯雨。

「轟!」

星辰大陣猛然震顫了起來,在這一剎那,將天空之中的星光全部都吞噬了,繼而化作了一道星光巨柱,匯聚在藍芯雨的身軀之上。

片刻之後,匯聚的星辰之力終於爆發了。

「啊!」一聲尖叫,響徹雲霄,震動了整個珈藍古城。

尖叫之音,穿雲裂石。

一道神音衝天而起,帶著陣陣星光,直插雲霄。

不知道多少人,從沉睡之中蘇醒,獃獃的盯著城主府的方向,不知所措。

誰也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但是,他們心中明白,城主府肯定是發生了異變。 「轟隆!」

伴隨著一聲震天的巨響聲,四周的星光瞬間便黯淡了下來,所有的音符都快速的收攏,沒入了藍芯雨的體內。

牧雲長出一口氣,嘴角露出了一絲笑意。

他上前一步,將無比虛弱的藍芯雨攬入懷中,一股精純的血氣湧入她的身軀之中。

時間不長,藍芯雨的美眸閃動,緩緩的睜開,見到牧雲,頓時露出了蒼白的笑容。

「牧雲大哥,我成功了么?」她艱難的開口問道。

「成功了!」牧雲淡淡一笑。

萬界輪回之旅 聽到了肯定的回答,藍芯雨那繃緊的神經似乎一下子便垮下了,頭一歪,便昏死了過去。

磨滅八道光圈,融合神音之力,耗盡了她所有的精力,此時太過虛弱了,所以才撐不住的暈倒了。

看著那一張陷入熟睡之中的恬靜的臉頰,牧雲微微一笑,說道:「早告訴你的先將衣服脫下,現在好了,你的衣服全部都燒成了灰燼。」

搖搖頭,牧雲將身上的長衫脫下,有些笨手笨腳的給藍芯雨穿上。

好不容易,給她穿好了衣衫。

牧雲正準備將她抱在穿上,忽然識海震動,一股虛弱的感覺瞬間便席捲而來,整個人一下子便栽倒在地,抱著藍芯雨便陷入了沉睡之中。

是夜,月涼如水。

屋舍之外,藍霸天和老者焦急的團團轉,可是他們卻不敢輕舉妄動,只能是焦急的守護在外面。

一夜靜謐。

清晨,藍芯雨從昏迷之中醒來,這才驚訝的發現,自己竟然抱著牧雲睡了一晚上。

「呀!」藍芯雨的俏臉瞬間便緋紅無比,特別是那一股股陽剛的男子氣息更是不斷的湧入她的鼻翼之間,心中多了一絲異樣的感覺。

不過,這種感覺卻很美好,暖暖的。

「咦?這不是我的衣衫?」藍芯雨忽然驚呼出聲,瞬間便想起來了,她的衣衫早在昨晚便已經被焚燒成為灰燼了。

「真是笨蛋,不知道從人家的儲物袋中取出一件衣服。」藍芯雨輕聲說道,臉上卻洋溢出一絲幸福的神色。

她躡手躡腳的從牧雲的懷中起身,生怕打擾了牧雲的休息。

隨後,她取出了一身淡藍色的衣裙,仔細的穿好后,便欲打開房門走出去。

然而就在此時,一道懶洋洋的聲音忽然響起。

「這件衣服很好看,不過不穿似乎更好看。」

「呀!牧,牧雲大哥你醒來了!」藍芯雨頓時嬌軀輕顫,驚呼道。

「早就醒來了。」看著少女的窘樣,牧雲不由得笑道。

「那,那我剛才穿衣服,你都看到了?」藍芯雨嬌羞的問道。

「女孩子家穿衣服就是麻煩。」牧雲伸了伸攔腰,帶著戲謔的笑意說道。

「你,你偷看我,無恥!」藍芯雨大羞,小拳頭直接便打了過來。

「反正都已經看過了,多看一遍,你也不吃虧。」牧雲笑道。

「你,你壞蛋!」藍芯雨萬分嬌羞,撲過來便咬上了牧雲的手臂,疼的他慘叫了一聲。

「殺人啦!」牧雲誇張的大叫起來,掙開藍芯雨,一腳踢開屋門,便跑了出去。

身後,藍芯雨氣呼呼的追擊而出。

見到屋門打開,藍芯雨活蹦亂跳的跑出來,老者和藍霸天頓時長舒一口氣。

「芯雨,你沒事了?」藍霸天急忙上前攔住了女兒,上下的打量起來。

「我,我沒事了。」藍芯雨說道,一雙美眸卻落在牧雲的身上,又是羞憤,又是感激,說不出到底是什麼情緒。

見到女兒一臉委屈的模樣,藍霸天頓時心中一沉,臉上湧現出了一絲怒氣,轉身便對著牧雲說道:「牧雲,你對我女兒做了什麼?」

牧雲愣了一下,馬上擺手說道:「城主還請放心,您的寶貝女兒完整無缺,我什麼都沒有做,只是相助她解決了體魄的問題。」

「臭小子,你真的什麼都沒有做?」藍霸天沉聲喝道。

「天地可鑒,我牧天絕對不是你所想的那種人。」牧雲平靜的說道。

一時間,牧雲的心中不由得暗自慶幸,幸好昨晚太過疲憊直接昏迷過去。要不然,對著那一具絕美的嬌軀,他還真指不定會犯罪。

「芯雨,這臭小子昨晚可故意欺負你了?」藍霸天扭頭問向女兒,臉上露出一絲緊張的情緒。

「沒有。」藍芯雨沒好氣的看了牧雲一眼,說道。

聞言,藍霸天這才面色稍微緩和了下來,放出了神識在藍芯雨的身上感受了一下,驚喜的喊道:「芯雨,你的體魄完美融合?」

「嗯呢,成功啦,以後再也不會出現問題啦。」藍芯雨點點頭,俏臉之上終於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笑容。

她蘇醒后,便輕易的感受到體內的變化。

之前所有存在的問題都蕩然無存,整個體魄融合的極為完美,沒有絲毫的瑕疵。九天神音體,乃是三十六聖體之一,無比的強大。

因此,藍芯雨很自然的便感覺到了自身的變化,似乎在這一夜之間,她的道基無比的穩定,體內更是有一股磅礴的能量涌動,似乎隨時都能夠突破到枷鎖境。

「你究竟是什麼體魄?」藍霸天不由得問道。

「牧雲說是九天神音體,說是什麼三十六聖體之一,我也不明白,總之是很強大。」藍芯雨喃喃的說道。

對於體魄,她一無所知,這些也不過是從牧雲的隻言片語之中聽聞。

「聖體,這……」藍霸天頓時渾身顫慄,震撼的半天都說不出話來。

聖體,世間巔峰的體質,其強大毋庸置疑。

有史以來,每一尊聖體,日後的成就都難以估量,至少也是至尊境界的強者,乃是能夠守護一方的無上存在。

可是此刻,自己的女兒竟然是九天神音體,這令藍霸天如何能夠相信?如何能夠心平氣和的接受?

此時的藍芯雨九天神音體,剛剛融合成功,並未開始修鍊,因此所釋放出的氣息並不算是強大,但即便如此,藍霸天也感受到了一股毀滅般的氣息涌動。

顯然,牧雲所言非虛。

一絲氣息而已,便如此恐怖,若是她的實力暴增,只怕旁人都不敢輕易的靠近,否則將會被無上的氣勢所崩裂身軀。

這便是九天神音體的恐怖所在,當之無愧的世間巔峰聖體之一!

「聖體!這怎麼可能?」一旁的老者也是渾身劇顫,心臟幾乎都要停止跳動了,整個人都不安分了。

可是很快,老者似乎想到了什麼一般,望向藍霸天的神色有些不安。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