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電視劇

特戰隊長放下喇叭,知道這完全無法打的過,只好先救人質了,也只有先把飛天蜘蛛放走,雖然以後他會作惡多端,更加難以抓捕,但是也不能看到人質死亡。

「你們騙我,騙我!」

「信不信我把你們全部都宰掉!」

飛天蜘蛛躲在女人的後邊,一把匕首橫在女人的脖子上,他不斷的後退著,葉飛雙眼一眯,這個飛天蜘蛛的眼神是憤怒的,但是還有一些恐懼,如果他真的如同傳聞那般厲害,那麼現在就不會劫持人質了。

也就是說飛天蜘蛛只是表面上強橫罷了,面對這麼多人,還是會害怕的。

「飛天蜘蛛,別動怒,不要傷害人質,我們給你準備車,馬上!馬上!」

特戰隊長對著飛天蜘蛛說著。

「撤退,撤退,所有人,後退!」

特戰隊長和隊員們都是疏散著人群,無數的人都讓開一條道路,這是飛天蜘蛛的逃生道路。

「嗚嗚嗚!」

此時一輛公務車子開來,朝著飛天蜘蛛而去,葉飛看著他們真的是要放過飛天蜘蛛了。

飛天蜘蛛直接把女孩塞進汽車裡,然後自己也緩緩的朝著汽車內進去,他動作很小心,生怕有人偷襲開槍。

葉飛看著飛天蜘蛛手中的刀距離女孩的脖子遠了三厘米,便是爆裂的衝進警戒圈,蓄力已久的葉飛,速度極其之快,警戒線被葉飛沖斷。

「回來!」

「這個白痴!」

特戰人員看到葉飛沖了上去,便是大聲的對著葉飛喊著,覺得葉飛這樣做不但會害死女孩,還會被飛天蜘蛛給殺死。

「回來!會送命的!」

特戰隊長大喊一聲,他也沒想到人群之中會有一個男子忽然衝上去。

飛天蜘蛛看到葉飛朝著他衝來,眼神一眯。

「看來你是不想讓她活了!還隱藏特戰人員偷襲!」

飛天蜘蛛以為葉飛是特戰隊員,便是一刀朝著女人的脖子扎去。

「嗖!」

「砰!」

飛天蜘蛛手中的水果刀一下子斷裂掉,葉飛的飛刀削斷了他的水果刀。

飛天蜘蛛雙眼一眯,沒想到葉飛是個高手,他猛然的一拳朝著女孩打去,女孩整個人都向後躲著,瞳孔之中看著飛天蜘蛛的拳頭在放大。

「要死了嗎?」

女孩看著那拳頭越來越大,飛天蜘蛛的一拳可碎石穿剛,沒有人能夠在飛天蜘蛛的手下活著,女孩內心一陣絕望。

「啪!」

此時葉飛趕到了,他的手抓住飛天蜘蛛的手腕,飛天蜘蛛睜大眼睛,自己這麼快的拳頭,竟然被葉飛抓住了,特戰隊里什麼時候出了葉飛這樣的高手?

「你作惡的時間,已經沒有了。」

葉飛冷冷的對著飛天蜘蛛說著,飛天蜘蛛猛然的朝著葉飛打來一拳,葉飛整個人躲閃。

「砰!」

飛天蜘蛛一拳便是把車門給打碎,車門爆裂的響徹著,化為碎片朝著四面八方飛馳著。

「快!上去營救!」

特戰隊員看到葉飛和飛天蜘蛛打起來了,無數特戰隊員便是沖了上去,準備幫助葉飛。

飛天蜘蛛一擊不中,便是一個鞭腿橫掃而來,葉飛一個轉身,旋轉一圈后,猛然的踢在了飛天蜘蛛的胸口上,飛天蜘蛛整個人橫飛了十米遠,宛如一個沙袋一般,在空中他還噴出了一口鮮血。

飛天蜘蛛的身體摔在地上,在地上滑行了十米才停下,可想而知葉飛的這一腳有多重,飛天蜘蛛昏死過去,不知道是死是活。

所有的特戰隊員都是停下,驚駭的看著葉飛,葉飛幾招就把飛天蜘蛛給制服了,他們全部驚駭的站在原地看著葉飛,這飛天蜘蛛不知道在多少個市區作亂了,無數市區的特戰隊都無法奈何飛天蜘蛛,是在是武力太高。

而如今,來到了青木市,竟然被一個陌生人給制服了,所有的特戰隊員都吞了一口口水,幸好葉飛是好人,不然這個世界又有一個臭名昭著的狂徒了。

「快!擒拿!」

無數的特戰隊員朝著飛天蜘蛛而去,給他銬上手銬,還用鐵鏈束縛住,飛天蜘蛛是高度危險人物,前一天剛在別的市區殺掉了很多特戰隊,如今跑到青木市,卻在這裡遭殃。

「沒事了。」

葉飛看著車內的女孩,那女孩的面色慘白,嘴唇都在顫抖著,眼眶紅紅的,一看就是被嚇破了膽子。

葉飛朝著她伸出手,女孩過了一會便是把手遞給葉飛,葉飛把女孩從車內拉了出來,她收到了驚嚇,身體完全癱軟,葉飛抱著女孩朝著前方走去。

「你家裡人電話號碼多少?我讓他們來接你。」

葉飛看著女孩嚇得連路都走不了,後背的衣服都被汗水打濕了,便是問著女孩。

「13688******」

女孩報著自己的手機號,葉飛點點頭,便是開始撥號,他抱著女孩,清晰的感覺到女孩的身體還在顫抖,脖子上的鮮血也在流淌著,不過都是皮外傷。

「嗚嗚嗚!」

就在此時,三輛車子開來,上面下來五個男子,那些男子帶著頭套,人手一把銀色的短斧。

「上!」

五個人朝著特戰隊員奔跑而來,其中一個黑色衣服男子,一斧頭便是劈在了一個特戰隊員的胸口上,鮮血噴洒,特戰隊員瞬間便是倒在地上,發出一聲哀嚎,下手狠辣無比。

那五個人衝進特戰隊群之中,便是開始廝殺著,一斧頭撂倒一個,不少人的腿都被砍斷。

「快,他們是飛天蜘蛛的手下,就地打死!」

特戰隊長大喊一聲,無數人拿著手槍便是對著那五個人開槍,那五個人身體靈活的躲避著子彈,身法快速無比,都是絕頂古武者。

「砰!啊啊啊!」

一個特戰隊員正在對著一個黑衣人開槍,那個黑衣人躲避著子彈,一斧頭便是砍掉了那特戰人員的胳膊。

「砰砰砰!」

「啊啊啊!」

「殺人了,殺人了!」

無數路過的人都是四散而逃,生怕傷及自己,現場一片槍聲還有尖叫聲,混亂一片。

一百多個特戰人員對付五個人,但是那五個人一點傷都沒有受,只有一個又一個特戰人員倒在地上。

「走,快走,打不過!」

特戰隊長看著已經倒下去二十多個人,他們要來救飛天蜘蛛,這完全一邊倒的戰鬥,他們根本打不過的。

無數特戰人員都是朝著一個方向後退著,那五個人不依不饒,冷酷的眼神銳利的斧頭,再次朝著特戰人員追去。

「給我住手!」

就在此時,一聲冰冷的聲音傳來,那五個人都是看向葉飛,只見葉飛一手抓著飛天蜘蛛的脖子,而飛天蜘蛛已經昏迷,嘴角流淌著鮮血。

五個人朝著葉飛緩緩的走來,他們緊握著斧頭,五個人都有把握在葉飛殺掉飛天蜘蛛之前殺掉葉飛。

「快跑!你打不過他們的!」

「快跑啊!」

特戰隊長對著葉飛大聲的喊著,而葉飛宛如聽不到似的,就在那裡站著,一手舉起飛天蜘蛛,五個人朝著葉飛緩緩的走來,他們紛紛準備著飛刀。

「快跑啊!」

特戰隊長見葉飛還不跑,便是心急如焚,再一次對著葉飛大喊著。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張曉禾一回來就把剛剛在飯局上驚心動魄的經歷全給孟潔說了。

「老岑真的挺好的,雖然脾氣古怪,人又挑剔,但是……」

張曉禾一扭頭,就看到孟潔扒拉着自家小柯基的耳朵,都快薅下來了。

「你下手輕點行不?」

張曉禾看着心疼,把狗抱了過來,輕輕揉着那對又紅又腫的小耳朵。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孟潔想摸摸小狗的腦袋,安慰它一下。可是狗都見她怕了,頭一扭,往張曉禾懷裏躲。

「沒良心的小東西。」孟潔輕聲罵了一句,轉而對張曉禾說:「我就是覺得自己挺沒用的。這種時候,原本應該是我沖在前面,幫你排除萬難。你說,萬一老岑,他,他也,對吧?」

孟潔腦海里忽然蹦出一堆可怕的畫面,讓她越想越害怕,怕得眼睛都閉起來了。

「你別自己嚇自己。再說那種場面本來就不是你一個女孩子應付得過來的。只要我沒事兒,就行了啊。」

「也是,沒事就好。老岑今天特地帶你去飯局和徐桐見面,他還有說別的嗎?」

「其他的我也聽不太懂。不過老岑有說,首演會放在國家大劇院。」

「什麼?國家大劇院?」

孟潔激動地一下跳起來,原本在張曉禾懷裏都快被擼得昏昏欲睡的小柯基都被嚇醒了。它覺得此地不宜久留,扭著自己圓滾滾的小肥臀,回窩了。

「你別一驚一乍的。胖胖都被你嚇死了。」

「管它幹啥呀?你馬上就要賺大錢了,它才有牛肉乾吃。」

「你別高興這麼早。老岑說了,所有的角色全部重新選過,還是全國範圍內招募。想出演老岑話劇的名演員都排著長隊呢。」

「話是這麼說。問題是老岑現在有意推你啊,都帶你去見徐桐和投資方了,還不夠說明問題。曉禾,千萬不可錯失良機。」

「你說的我都知道。」

張曉禾把最新的劇本拿出來給孟潔看,其中有兩個角色上她打了勾。

「這兩個角色我和伊寒都分析過,都很適合我出演的。但是吧,選不好,不知道申請哪一個。」

孟潔把這兩個角色戲份仔仔細細看了一遍,一時也拿不定主意。

「你要不都演一遍我看看?」

「行。」

現在的張曉禾已經很有一個成熟的演員的范兒了。她說演就演,瞬間就能入戲,一點都沒有剛入團時的局促和生疏。

張曉禾演完那兩個角色后,孟潔坐在沙發上不停鼓掌:「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你真的已經今非昔比了。這個演技,渾然天成,惟妙惟肖,入木三分……」

「行了行了,被成語詞典的呢你。你快想想,我申請哪個角色好。」

「為什麼不能都申請呢?」

「還不是老岑最討厭那種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演員。所以我只能二者擇其一。」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