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狄澈停住,饒有興趣地撥開她嘴角的頭髮,“什麼?”

“你輕點……”黎姿說這話時,目光看向牀頭,她知道初經人事,女人會很疼,她是個怕疼的姑娘。

狄澈把臉靠在她的臉頰上,輕輕地用鼻尖往她耳朵上蹭,嘴角忍不住地上揚,故意逗她,“這種事……輕不了……”

黎姿的手在他的逗趣下,下意識地拽緊了牀單,“哦……”

狄澈的脣落在她的脖頸裏,輕輕地滑過肌膚,滑到她的下巴,輕輕地含住,看到某人的臉像是赴死的戰士,忍不住好笑,皺眉道,“放輕鬆一點。

你不是說喜歡我的嗎?”

“恩……”黎姿努力地點頭,看向他有些溼漉漉的頭髮,伸手輕輕地壓在他的頭頂,來回,那種感覺像是以前在學校裏除草的時候,小草尖尖變成了平邑後,摸上去的感覺。

轉移了注意力,她輕鬆了不少,笑出聲,“狄澈,你的頭髮好多~哈哈……”

狄澈看到她玩的很開心的樣子,不禁覺得她是一個奇葩,這麼不知死活地玩着他的頭髮,倒是忘記了趴在她身上的他到底是誰

他咬住了她裂開的嘴角,靈舌慢慢地探入,看到她的笑眸就像是倏地被封存住一樣,笑聲被他的吻一起封存了。

他頗爲得意地看着她感覺到了溫熱攪拌的舒適,溫順地閉上了雙眼。

黎姿的接吻技巧頗爲生疏,全憑感覺在那裏迴應。

不過狄澈並不在意,細心地指導着她,她雖然是一朵奇葩,不過也很聰明,很快地漸入佳境。

待她重新睜開眼睛,迷濛星眸怔怔地看向他,眸光裏似要溢出水來的時候,狄澈撐起自己的身體,坐起。

黎姿怔怔地看着他這樣從自己身上離開,啓脣,“怎麼了嗎?”

狄澈轉頭看向她,輕笑,“看樣子……你還想繼續?”

黎姿被這個問題難住了,方纔的吻,讓她感覺到渾身很舒服,有一種彷彿仙人掌開花一般的奇妙感覺,她是想繼續的,可是又想到後邊的一些在電視上看到的激情畫面,就又有了羞澀出口的害羞。

她慢慢地坐起,瞥了瞥他略帶戲謔的眼眸,小聲說道,“我不知道……”

黎姿說這話的時候,黑翹的睫毛忽閃忽閃,手指還像孩子一般地含進了嘴裏,這讓狄澈撇開了眼睛,再看下去,小腹的熱流真的會衝破理智的防線。

今天,本來就沒有打算全壘打,不過是第一天,不想把某人迅速地就地正法了。

這不是商業,不講究速戰速決。

黎姿扯過他的浴巾一角,“狄澈,你要去哪裏?”

狄澈微微皺眉,回頭,“你想扯掉我的浴巾嗎?”

黎姿這才意識到自己扯的是他包住了主要部位的浴巾,手指頓時僵住,可是……“不是,我也沒別的地方可以扯啊……”

狄澈搖頭輕嘆,自己大概是中邪了,會因爲她的一雙眼眸,難得衝動地把她簽下做了他的情人。

這不是女人,這比較像是一朵可愛到讓人無語的奇葩。

突然覺得,逗她,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狄澈握過她的手,將她輕輕地一拉,她就從牀上起身撲在了他的懷裏~

黎姿感覺到自己的下身隔着薄薄的浴巾碰撞了他的某個東西,是男人的那個吧……她輕叫出聲。

他看向她,慢慢地說道,“放心,我去拿件衣服,隨後就來。”

黎姿用力地點頭,“哦~”

看着他離開的背影,黎姿聞到這個房間裏,自從他進來以後,就充斥着一股特別的味道,很好聞,但是又說不出是什麼香味。

這就是狄澈的專屬味道嗎?黎姿聞到自己的身上也有,大概是剛纔被他抱着親的時候,沾染上的吧~

黎姿衝進衛生間,在還未徹底散去的霧氣裏,伸手擦了擦鏡子,看着鏡子裏快要甜膩溺死的自己,忍不住啐道,“黎姿,你不要臉,黎姿,你好壞~”

狄澈穿上襯衫,和睡褲回到房間的時候,看到這朵奇葩果然在做奇葩的事情,對着鏡子裏的自己,自言自語,還時不時地傳出陣陣笑聲

被他親,真的有那麼開心嗎?他好整以暇地看着連門都忘記關,表演的興高采烈的黎姿,慢慢地走過去,靠在門邊上,狄不丁地喊道,“黎姿,你在幹嗎?”

黎姿嚇地一個激靈,就地站好,看到狄澈滿眼的戲謔,吐了吐舌頭,“剛纔……你都看見了嗎?”

“恩,不想看見也看見了。”

狄澈淡淡地點頭。

“額……我是不是犯傻了……”黎姿小心地看着他。

“看來我要習慣。

不是嗎?”狄澈說着轉身。

“你是一個犯傻的天才。”

“我朋友也是這麼說我的~”黎姿嘻嘻笑從身後踮起腳尖,輕拍他的肩膀,“恩,我也要習慣你是我的男朋友這件事情。”

狄澈皺眉,“和你說過了,這件事情不要放在嘴邊。”

黎姿從身後環過他的腰,“知道了啦,我是在你身邊纔會說說的。”

狄澈躺上牀,看到黎姿眨巴着她那雙明亮的眼眸坐過來,笑意正濃,忍不住挑眉,“又怎麼了?”

“我對你的瞭解,還算挺多。

那現在,你有沒有什麼要向我瞭解的呢?”黎姿一本正經地問道,她覺得,雖然一見鍾情這種事情十分的突兀也十分的童話,不過既然老天賞賜,發生在了她和他的身上,那麼接下來就應該要進入正常程序,既然要當情人,要當男女朋友的關係,就要互相瞭解。

“瞭解什麼?”狄澈挑眉。

“除了姓名,年齡之外,總是有一些要了解的呀……”黎姿不解。

狄澈招了招手,示意她靠近一點。

黎姿靠近,狄澈俯過臉,靠在她的耳邊,輕輕地說道,“對於我來說,只要瞭解你的身體就夠了。”

黎姿的臉又一次灼燒了~

重新靠在牀頭的狄澈慢悠悠地補充道,“還有,你並不是多瞭解我,那些在報紙上雜誌上電視上看到的,聽到的,都請你自覺自動地刪除。”

“爲什麼?”黎姿又犯了十萬個爲什麼的堅韌精神。

“因爲那些都是假的。”

狄澈一字一頓地說道。

“……”黎姿有些沮喪,瞄向他,“你說你喜歡喝藍山咖啡是假的?”

“恩

。”

“你說你喜歡穿意大利某品牌的衣服也是假的?”

“恩。”

“你說你喜歡看法國的老電影也是假的?”

“恩。”

“那你說你喜歡我的眼睛,我的眼睛長的像一個人,也是假的嗎?”

“恩……”狄澈投過來犀利的眸光,“你套我的話?”

“沒,沒有啊……”黎姿害怕地縮了一下腦袋,轉了轉眼珠,“我不是說了嗎,多多瞭解,相互瞭解。

呵呵呵……”

狄澈壓低了眉毛,神情陰狄,“我說了,我不需要了解你,你想了解我的話,就另闢蹊徑。”

說着,他就把手裏的書放下,倒頭,挪了挪枕頭。

黎姿吃癟地看向喜怒無常的狄澈,突然覺得他真的和自己想象中的狄澈差好多。

果然那些腦殘電視劇都是騙人的,說男主狄漠的外表下都有一顆柔軟的心。

她摸了摸鼻子,輕輕地也把身體躺下,看着他雕塑一般完美的背影,忍不住想要去抱着睡。

她以前白日夢的第一名就是,能夠抱着狄澈的背,睡上一覺。

“狄澈……”

“閉嘴,我要睡覺。”

“……我可以抱着你的背,睡覺嗎?”黎姿試探性地問道。

她屏息停頓了幾秒,終於聽到狄澈輕恩了一聲。

黎姿欣喜地伸手,搭進了他的背,環過他的腰,甜甜蜜蜜地聳了聳肩,心滿意足地閉上了眼睛。

恩……不喜歡藍山咖啡,不喜歡穿意大利某品牌的衣服,也不喜歡看法國的老電影……那麼,狄澈,我對你的認知是下降到了零了嗎?不過沒關係,我會一點點地瞭解你,重新認識你的……

狄澈垂下眼皮,看到環住自己的白皙小手,她的手,不像那些名媛美女的手是修長如青蔥的,而是有些像小孩子的手,肉肉的,握起來骨頭都是軟軟的,感覺到後背被她的臉緊緊地靠着,她居然貼着自己一點縫隙都不留。

狄澈想轉個身體都好像要將她壓扁一樣。

很快地就聽到她憨憨入睡的呼吸聲。

她果然是一朵奇葩。

舉世無雙。

天下無敵。

依稀還記得從懂事的時候開始,他就不喜歡和人太過親近,就算是長輩,親人,同學,或者是合作伙伴,他可以出於禮貌或者是商業需要,表現出擁抱和親近合照的姿勢,但是心底是抗拒的,牴觸的。

就算是自動送上門的女人,他總會皺眉那些女人身上俗不可耐的胭脂香水味

而對於黎姿的靠近,他居然沒有反感。

狄澈想到這裏,有些皺眉地動了動身體。

事實上,這一夜是未眠的,所謂未眠並不包括黎姿,她睡的很香甜,把口水都留在了狄澈的襯衫後背上,所以狄澈睜着眼睛,定定地看着牆角,一直看到日出慢慢地升起,到了天空上方微微笑。

然後黎姿終於放開了他,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大到撐到了整個大牀。

狄澈坐起,怨念地看着一覺睡天亮然後神清氣爽的黎姿。

“早啊,狄澈。”

“……把你的口水擦乾淨。”

狄澈說完,從牀上起來,走進了衛生間,門被關的驚天響。

“……”黎姿立刻清醒了,用手背擦了擦嘴角,果然,口水一大把。

不過,狄澈這是怎麼了,一大早起來心情如此不佳……她起身,從衣櫥裏拿出一件衣服來穿上,走到窗臺邊,拿過梳子把頭髮放下來梳理一下,便看到對面的張遠揚也站在窗臺邊,拿着水杯在喝水。

黎姿笑着擺擺手,誇張了口型,說“早安”。

張遠揚舉了舉水杯,示意收到。

黎姿呵呵笑,便聽到身後的衛生間門被倏地打開,沒有看到狄澈的陰狄表情,倒是聽到他如寒風一樣的聲音,“一大早和誰在那裏傻笑呢~”

“沒,沒有啊,我對着空氣說早安呢。

呵呵。”

黎姿轉過身,隨手將長髮那麼一紮,看向已經梳洗好的他,“狄澈,你昨晚……睡的好嗎?”

“……”如果不是已經看出來她就是一個腦子少根筋的女人,狄澈一定會一巴掌拍在她那沒心沒肺的臉上。

“我走了。”

“等一下。”

黎姿說着快步走過來,拉過他的領結,重新把他打好的領結給解開。

狄澈瞪大眼睛,“你幹嗎?”

黎姿歪了歪腦袋,據理力爭,“你不知道,打領結應該是女朋友該做的事情嗎?你昨天已經簽下我了,這些事情就是我的分內事了~你怎麼能越俎代庖呢?”

“……”狄澈瞪大眼睛看着居然能說出“越俎代庖”這個成語來的黎姿,還是把矛頭指向了他,真的是不想笑也難。

“黎姿你……”

發怔間,黎姿已經把狄澈的領結給漂亮地重新打好了。

狄澈看着果然打的還不賴的領帶,微眯起眼眸,“你以前給男人打過領結?”

“沒有啊~”黎姿摸了摸鼻子

“那你怎麼很熟練的樣子。”

狄澈挑眉。

“恩……你上班快遲到了吧~先走了,還要下樓吃早餐呢~”黎姿眨巴了一下眼睛,不想說出實情來。

看某人不願意說,狄澈也不勉強,忽然想起了什麼,走到一旁的桌子旁,拉出抽屜,把早就準備好的金卡遞給黎姿。

“喏,這是給你的。”

“是什麼?” 衆男寡女 黎姿看着他手裏閃閃發光的卡,好奇。

“只要你想買什麼東西,用這個就可以了。”

狄澈說着,把卡遞到她的手上。

“這個就是所謂的……白金卡嗎?”黎姿雙眼放光,“可以拿它刷任何東西?”

“恩。”

狄澈看着她眼睛裏都掉下了金子來似的炯炯有神,不屑地微眯起眼睛補充道,“這裏邊的錢,可以讓你買下a市隨便哪裏的一套房子。”

“哦……那是多少……”黎姿腦袋瓜裏的小算盤開始在飛快地運作。

狄澈沒空等她算出具體數字來,轉身走向了門口,打開門,回頭看到她還待在那裏沒有去洗漱,“今天不用去上班嗎?”

“哦,ty雜誌社……”黎姿的腦袋遲鈍地忽閃了一下,看向狄澈,“對啊,我已經是雜誌社的社長了。”

狄澈無語望天,默默地把門帶上,聽到身後的奇葩說道,“狄澈,等我一下哈,給我十分鐘。”

實際上,黎姿只花了三分鐘,就從二樓的房間衝了下來,看到狄澈在喝牛奶,看報紙,還沒有走,立刻被安慰地笑了一下,生怕他就這樣走掉了,連送他出去的權利都被剝奪。

她摸了摸胸脯,“狄澈,你是在等我嗎?”

因爲早餐看到他已經動過了,盛放牛奶的玻璃瓶看樣子是續杯,報紙已經在他的手裏翻過好幾次了。

狄澈把報紙拿下來露出臉,看向她,“恩,在等你。”

黎姿感動地竊喜,剛要啓脣,說,“那……”

“我是忘記了和你說,如果沒有什麼要緊的事情的話,以後我每個星期六都會到這裏來。

平時,你不可以私自去集團找我,有什麼事情你打電話。

知道了嗎?”

“……”黎姿癟嘴,“每個星期六嗎?”

“恩。”

狄澈把報紙放在一旁,餘光裏打量她的表情。

“那我想去找你,都不行嗎?”黎姿食指對對碰。

狄澈的眉頭開始往中間蹙,黎姿馬上識趣地微笑,“我知道,有什麼事情打電話

恩,我送你出門吧。”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