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猴子就站在鐵人像的旁邊,他好奇的彎腰向打開的洞口裏看,然後就突然的慘叫了一聲。猴子腳下的地板突然之間往兩邊開裂,形成了一個大洞。猴子就驚叫着掉了下去。

我本來站在猴子的旁邊,本能的伸手一抓,結果卻抓到猴子頭上的頭髮,生生的抓下來一縷猴毛。猴子還是掉了下去。我連忙趴在洞口邊往下面一看,地下黑洞洞的很不清楚。我急的大叫:‘猴子,猴子,你還好吧?”

下面一片靜寂,過了好一陣才傳來猴子“仙人闆闆”“龜兒子”一類的咒罵聲。我這才放下心來。猴子的罵聲中氣十足的,一聽就知道他沒有受傷,估計是被嚇得不輕。旁邊的小咪馬上遞上來一把狼牙手電,我打開以後往下面照去,很快就看到猴子一屁股坐在下面的地上,正在意氣風發的破口大罵。

我們很快的繫好了登山繩,就沿着繩子滑了下去。等我們下去的時候,猴子已經站了起來,正在不住的揉着自己的屁股。地下的這一層距離上面有五六米的距離,是和地面上的樓層之間的高度是一樣的。從這麼高的地方掉下去可夠他受得了。

在猴子的周圍我們卻沒有看到按個鐵人像的蹤影,想必是它掉下來的地方不是在這裏的。我確定猴子沒有大礙以後,就開始用狼牙手電觀察起我們所處的地方。 賈掌櫃心裏不爽,直接獅子大開口,“三十張藍符!”

“啥?這麼貴!”

“老賈你是不是瘋了,斬人也不是這麼斬的吧!”

“萬一是件廢品,三十張藍符可就打水漂了!”

“三十就三十!”空星手一揮,隨從立刻數出三十張藍符,遞給了賈掌櫃。

“該你了!”空星抱着膀子,看向張誠。

“哦……”張誠點了點頭,蹲下身隨意摸了幾把,拿起一塊拳頭大小的石頭,遞給了賈掌櫃。

賈掌櫃接過看了兩眼,發現這石頭貌不驚人,看上去沒一點特別,忍不住低聲勸道:“就這東西?你要不要再選一選?”

張誠搖了搖頭,堅定的說道:“不用了,就它吧。”

賈掌櫃嘆了口氣,“這東西不是古器,算二十張藍符吧,再給你打個對摺,十張藍符拿走。”

一聽價格,旁邊的人又咋呼起來。

“靠!一塊破石頭就要十張藍符!”

“這人也是的,挑什麼不好,偏偏挑塊石頭。”

“這下輸定咯!”

張誠不理會周圍人的議論,對賈掌櫃說道:“藍符我不多,用黃符怎麼樣?”

“行!”賈掌櫃點了點頭,張誠的黃符跟別人的不同,可是能發出真人級別的攻擊,就算比不上藍符也相差不多,一下賺一百張也算不錯了。

不過憑他多年的經驗,張誠選出這塊石頭基本上是輸定了,一想到一會兒空星也會拿走一百張符紙,賈掌櫃砍人的心都有了。

“既然選好了,那我就先來吧!”空星大笑一聲,讓古器師解除掉封印,然後迫不及待的灌入真氣。

“嗡……”

隨着真氣的灌入,空星手中的編鐘發出一陣清響,周圍人同時覺得腦袋一暈。

“這是……神識攻擊?”

“我靠!還真開出珍品了!”

“太厲害了,能影響神識的法器,至少也在五段光以上吧!”

“三十張藍符換來一件五段光法器,也算是賺了。”

“這麼短的時間就能選出一件珍品,這個空星眼光很毒啊!”

周圍人議論紛紛,空星的臉上也浮現出了勝利者的笑容,挑釁的看向張誠。

張誠將石頭拋給古器師,“該我了。”

“這破石頭一看就是廢石,裏面肯定沒有法物,還用鑑定嗎?”空星一臉的不屑。

賭古器不光是賭法器,也包含了賭法物。

法物分爲兩種,一種是動植物類的,一種是礦物類的。

動植物類的一般是化石或者琥珀,因爲時間的沉澱,比起新鮮採集的效果更強。

不過化石、琥珀都很容易鑑別,所以在古器中出現得很少。

而礦物類的就是礦石,大部分是硃砂硫磺一類的,珍貴一點的就是血玉或者石髓,這些東西天生就有辟邪驅鬼的作用,是法師不可缺少的法物。

但是法物畢竟是法物,一般情況下都不能跟法器相提並論。

眼下空星率先開出一件五段光法器,打了一個開門紅。

而張誠這塊石頭不過拳頭大小,就算真的開出法物也價值不高,基本上是不可能取勝的了。

圍觀的人也是不停搖頭,“這塊石頭白中帶灰,連紅線都沒有,肯定不是硃砂礦石,也不可能是血玉礦,估計就是個白蛋子,根本就不用鑑定。”

“太明顯了,這玩意兒肯定是塊廢石,直接認輸算了。”

就連古器師也是直搖頭,“這東西肯定是有人放錯了,怎麼會擺到這裏來,就這品相不看也罷。”

見大家衆口一詞,王大富也沒了信心,低聲對張誠說道:“趁着還沒鑑定,要不換一件吧?”

“不用了,不然有些人就有藉口賴賬了,快點開吧!”

見張誠堅持,古器師也不再多說,解除了石頭上的封印,拿到切割機上切割起來。

“喀!”

隨着一聲脆響,石頭裂成了兩半,柔和的光芒瞬間映照而出。

在石頭的中心位置,有一個鴿子蛋大小東西,看上去像是果凍一樣,散發着寶藍色的光芒,絢麗異常。

“石髓!”

“我靠!這怎麼可能!”

“不對,看這顏色,這特麼還不是普通石髓,這……這是藍心石髓啊!”

“鴿子蛋大小的藍心石髓,能頂上百斤普通石髓了吧!”

“這尼瑪!這小子賺大發了!”

圍觀的人羣一片譁然,滿臉都是羨慕嫉妒恨。

古器師也是目瞪口呆,“這怎麼可能,這種石頭裏怎麼會有藍心石髓!”

張誠對着王大富努了努嘴,王大富連忙撥開人羣走了進去,將藍心石髓小心翼翼的收了起來。

張誠看向一臉懵逼的空星,伸手說道:“雖然我不清楚這東西的價值,但是看來應該比你開出來的東西好吧,一賠五,算一算就是五百張黃符,謝謝咯。”

空星險些吐血,原本以爲自己贏定了,誰知道張誠居然開出了藍心石髓,這在法物種都可以算是極品了,價值絕對比五段光的法器高。

“這……這怎麼可能,一塊破石頭也能開出極品法物!”空星面色灰暗,極度不甘。

“願賭服輸,這可是你說的,該不會想耍賴吧!”王大富雙手叉腰,一臉得意的說道。

周圍那麼多人看着,空星只得咬了咬牙,“給他們!”

隨從滿臉的不情願,但也只能數出五十張藍符,遞給了張誠。

“哈哈!得了個寶貝還白賺了這麼多符紙,太爽了!”張誠眉飛色舞的看向空星,“怎麼樣?還賭不賭?”

“賭!怎麼不賭!”空星心疼得都快哭了,雖然他在青天門裏身份高貴,但是眨眼間就出去了八十張藍符,只換回件五段光的法器,這絕對是虧大了,怎麼着也不能這麼算了。

“好!”張誠立刻轉身,走到自己早就看中的一個青銅鼎旁邊,拍了拍問賈掌櫃道:“這東西怎麼賣?”

賈掌櫃眼睛一亮,立刻說道:“這銅鼎可是件好東西啊!開出來至少也是四段光的法器,就是器型太大不方便運送,不過擺在山門裏也相當不錯,您如果想要的話,三百張藍符就行!”

三百張藍符!

一聽這數字,所有人都嚇得倒吸了一口冷氣。

張誠表情不變,故意大聲說道:“三百張藍符倒是不貴,但是某些人要是輸了的話,可是要賠一千五百張藍符哦……萬一輸了拿不出來,到時候一哭二鬧三上吊的可不好。” 288章 爭論?????這是一個和上面的建築佈局一模一樣的大殿。但是出乎我們意料的是,這裏空空蕩蕩的居然連一件擺設都沒有。但是大殿的牆壁上面卻是密密麻麻的畫滿了壁畫。我們用手電照過去,牆上的壁畫是用彩色的染料畫的,千百年的時光荏苒,很多都已經脫落掉色了。現在我們觸動了這裏的機關,空氣涌了進來,很多的彩色壁畫都開始慢慢的變色了。陳教授連忙讓小咪掏出相機來,開始不停地拍攝上面的東西。本來這活是由眼鏡蛇來乾的,但是現在眼鏡蛇已經死了,只得由小咪來做了。?

陳教授眼睛往上面一看就再也挪不開眼睛了。上面的第一個人人物是一個頭戴頭盔,手拿長毛的武將打扮的人,但是緊接着第二個人物就變成了一個嘴角邊露出兩個尖尖的獠牙的凶神惡相的人。更加讓人稱奇的是這個人的背上居然出現了一雙黑色的翅膀。從兩幅圖的人來看,他們的臉都是一樣的,應該是同一個人。最爲關鍵的是第三幅壁畫,上面那個張翅膀的人正在咬住了一個人的脖子,一縷紅紅的鮮血正在從這個人的嘴角邊往下流。而被咬的那個人卻是神色異常的痛苦。陳教授看到這裏的時候,臉色露出了激動的神色。這應該就是世界上真的有吸血鬼存在的間接的證據了,他的手都因爲激動而抖了起來。後面的壁畫則是這個張翅膀的男人後面聚集了更多的人,每一個人的嘴角邊都是長着獠牙的。?

猴子說道:“乖乖隆的東,雞蛋炒大蔥。沒想到這個四大叔還真有兩把刷子,居然真的會吸血呀。看來電影上面說的都是真的了。這些人害怕陽光,身手矯捷,還能長生不老,。簡直比超人還要厲害。哎呀,不對呀,既然他們是長生不老的,那爲什麼這個四大叔還是死了?”?

陳教授說道:“這些東西,傳說本來就是虛虛實實的,這其中肯定有誇張虛假的成分在裏面的。要是能找到一個實物就好了,我們就能證實吸血鬼究竟是什麼樣子的了。”陳教授說道這裏的時候,眼睛直髮光。我在心裏嘀咕着:“要是真的找到這個吸血鬼的實物的話,這可應該是史上最恐怖的糉子了,到時候就不知道我們還有沒有活着去告訴外面的人了。”?

這一層大殿的三面牆上都是壁畫,但是在第四堵牆壁上卻發生了變化。這裏沒有壁畫,上面全是閃着各種光彩的小石子。這些小石子有大有小,紅綠白紫各種各樣的眼色都有。這其中有外面隨處可見的灰白色的石子,也有一些類似於西藏的綠松石。還有一些瑪瑙玉石一類的東西,看上去玲琅滿目的。咋一看去,滿牆的各種石子在手電光的照耀下面閃着各種怪異的光芒,看的人頭暈。?

上面的石子看似雜亂無章的鑲嵌在牆壁上,但是似乎又是按照一定的規律排成的,有些石子明顯是沿着一條排列的,呈現出各種各樣怪異的線條,我們一下子就被吸引了過去。陳教授盯着上面的雜亂的圖案看了半天說道:“咦,這好像是一個古代的星空圖,但是有的地方卻又好像對不上號,真是奇怪。”?

我也看了半天,眼睛都被炫的有點發花了,但是還是沒有看出來這哪裏是什麼星空圖了。記得上初中的時候,當時班上就流行看什麼三維圖。就是一張紙上面是一幅圖,上面有兩個黑點,而在這幅圖中又隱藏的另一副圖,你就要在表面的那張圖中看出來隱藏的圖。上面說只要將那兩個黑點看成是一個就能找到隱藏的圖了。很多同學都看了出來,我卻怎麼也看不出來,就按照上面說的將兩個黑點看成是一個點,然後兩隻眼睛就盯着黑點不動,最後的結果是圖沒看出來,眼睛差點還變成了鬥雞眼。看來我是沒有這方面的天賦了。?

我還原以爲是我自己看不出來,沒想到小咪他們幾個也只說沒有看出來。陳教授就指着上面的幾個綠色的小石子說道:“你們看,這幾顆不就是一個北斗七星的形狀嗎?”然後又指着其他的幾顆石子說道:“這幾顆組合在一起,就是小熊星座的圖案了。”我就按照教授所指的那幾顆石子看去,是有那麼幾分相似。但是我總覺得這有點牽強附會的感覺,直覺告訴我,這不是那麼簡單的。我總覺得這裏的無數的石子看上去好像在我的腦海中流動一樣的,好像有什麼東西快要抓住了,卻怎麼也找不出來。就在我的眼睛都要看花的時候,我的眼前突然像放電影一樣的浮現出來由這些閃光的小石子組成的一副圖案,那是一隻展開雙翅的蝙蝠。?

我自信滿滿的將我的想法說了出來,然後走上前去將牆壁上的幾十個小石子一一的點了出來。原本以爲我的想法是正確的,沒想到卻遭到了大家的一直反對。大家都說我是按照自己的主觀想法認爲的將一些石子點出來組成的圖案。小咪更是性急的走上來說上面明明是一個太極八卦圖,還像我一樣的在上面指點出了一個有小石子組成的圖案,一看之下果然有點太極圖的味道,但是我還是覺得這樣的的說法也是有點似對非對的,模棱兩可。沒想到八哥和大壯也沾了出來,一個說這是一個西域拜火教的圖騰,一個說這是一副代表山川走勢的地圖,而且個個都是言之鑿鑿,並且都能從上面找到對應的圖案。我們幾個就吵成了一團,大聲的爭論起來,誰也說服不了誰。只有猴子站在那裏一言不發的,這小子還是聽自覺的,知道自己讀書少,沒有插嘴的份兒。?

最後還是陳教授說道:“我們的答案都有點牽強,我們還是在仔細的看一下,這裏究竟藏着什麼圖案。”教授的話就平息了我們的爭論,大家也就不再做聲了。盯着上面的圖案有仔細的看了起來。看着看着,就聽見教授說道:“咦,怎麼我越看越覺得又不像是星空圖了,怎麼看起來像一張好似人臉的東西呢?”? 289章 教授瘋了

接着教授又說道:“還是不對,這裏的這幾根線條又好像不太對勁。”說着說着就不說話了,悶着頭又盯着上面仔細的看了起來。

教授的話我是沒怎麼聽進去的,我還沉浸在自己的思索中。我盯着牆上的那隻展翅的蝙蝠,也覺得有點不對勁。蝙蝠的屁股後面怎麼多出來了一根長長的尾巴。在我的印象當中,蝙蝠是沒有這麼長的尾巴的呀。我就順着那根線條往下望去,隨着線條的深入,很快我就發現有其他的線條和這根線條匯聚在了一起。我就又沿着另一根線條倒回去看那,看着看着有發現了其他的線條。我的眼前就有點混亂了,好像上面有巨大的吸引力一樣的,吸引着我不斷的看下去,眼睛再也挪不開了。

眼前的線條越看越多,我的頭腦也越來越混亂,不時有一種想要暈厥的感覺在腦海裏面閃現。我隱隱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我覺得這幅圖案太詭異了。我心裏有一種聲音告訴自己:“別看了,別看了。”,但是我的腦袋卻好像有點不聽我的指揮了,不由自主的沿着上面的線條看了下去。

我的腦袋一片混亂,就感覺注意力在強迫着自己看下去,感覺周圍的一切似乎都不存在了,我的世界中就只剩下了這牆上的圖案了。然後就有點朦朦朧朧的了,感覺到自己的體溫在升高,腦袋好像要被炸開的一樣。旁邊的幾個人估計都和我一樣,也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裏面。

就在這個時候,精神恍惚中我好像聽到猴子說道:“真搞不懂你們,這些圖案有那麼好看嗎?一個個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就是看光屁股女人的時候也沒有見你們這麼用心過。”然後就在恍惚中看見猴子走到了牆壁那裏,手裏拿着刀子就開始在那些石子中間用力的挖了起來。猴子選擇的目標是牆上的兩顆最大的紅寶石一類的東西。猴子將牆上的兩顆大的紅寶石取了下來,我就覺得那上面的圖案一下子就變化了,在怎麼看也看不出來那個蝙蝠的形狀了。我的精神一鬆,就有了一種心神交粹的感覺,整個人一下子就鬆了下來。然後眼前一黑,人就倒了下去,什麼也不知道了。

等我醒過來的時候,我還覺得腦袋暈乎乎的,就看見猴子手裏拿着半瓶礦泉水蹲在我的旁邊,關切的看着我。見到我醒了過來,這才長長的舒了一口氣。這個時候我財感覺到臉上溼漉漉的,肯定是猴子就見我暈倒了然後用水潑醒了我。

我的腦袋還有點暈乎乎的,只得躺在地上不起來。扭過頭去,發現我們這幾個人除了猴子以外,其他所有的人都倒在了地上,猴子正在挨個的在臉上潑水,將他們一一的弄醒。看來他們和我一樣,都是被牆壁上的怪異圖案給弄得,這個東西太厲害了。它就好像是一塊磁鐵一樣的緊緊的吸住了我們的心神,讓我們欲罷不能。

但是我們都中招了,猴子這小子卻沒事呢?這小子一天到晚都在叫,說我是玉皇大帝的小舅子,每次都是他倒黴。現在他終於可以揚眉吐氣一把了。我們在地上躺了好幾分鐘,腦袋裏面的那種暈乎乎的感覺才慢慢的消失了。但是我們都覺得非常的疲倦,好像是一口氣經歷了好幾科的考試一樣,懶洋洋的不想動彈。

這時,猴子那邊好像出事了。就聽見猴子不停的叫着:“教授,教授。”我面前做了起來,發現猴子正在不停的搖晃這陳教授。但是陳教授卻是臉色發白,雙眼緊閉沒有一點反應。不好了,我這纔想起來,教授是看上面的圖案看的最多的人。我們幸好猴子及時的破壞了上面的圖案,這才從上面的圖案當中解脫了出來。但是教授卻是由於看的時間太久了,是不是再也醒不過來了?

就在我們都在爲教授擔憂的時候,教授卻突然睜開了眼睛。我們大家都送了一口氣,但是我們的這一口氣還沒有鬆完,卻又不得不嚥了回去。就聽見教授喃喃自語道:“那是小熊星座。不對,那是一張臉,也不對,好像不是臉……”

我們幾個面面相覷,教授這是怎麼了?小咪走到教授的面前蹲了下來,急切的說道:“教授,教授,你怎麼了?你還認識我嗎?我是您的學生,方小咪呀。你說話呀。”但是教授卻是看也不看小咪一眼,自顧自的在嘴裏不斷的重複着那幾句話。我們的心一沉,教授好像是神志不清了。

猴子說道:“怪了,這個教授是不是中邪了?”

八哥上前翻了翻教授的眼皮,教授還是一副無動於衷的樣子,嘴裏翻來覆去的就是那幾句話。八哥說道:“不是的,這麼不是中邪的症狀。教授好像腦袋是受到了什麼刺激。他好像是瘋了。”

我們現在都有點束手無策了,我們之前遇到過神志不清的情況都是由於中了邪,還沒有遇到過腦袋收到刺激而傻了的情況,這個圖案的殺傷力也太大了一點。現在怎麼辦呢?

我說道:“猴子,我們都中招了,你怎麼沒事呢?難道你是玉皇大帝的小舅子?”

猴子無辜的說道:“我怎麼知道是怎麼回事,我還覺得你們莫名其妙呢,不聲不響的就到了下去。”

我又問道:“小咪,你們幾個當時是什麼感覺呢?”

小咪說道:“我當時就記得再看上面的那個八卦圖,然後就是越看越複雜,越看越想看,到後來腦袋都被上面的東西弄暈乎了。後來看到猴子把上面的兩塊紅色的石頭取下來之後,才感覺那個圖案一下子就變得簡單了,然後就暈了過去。”

大壯和八哥的回答也和小咪大同小異,看來我們幾個的感覺都是一樣的。問題就處在上面的這個圖案上面。但是我們都被吸引了,爲什麼猴子沒事呢?

我又問道:“猴子,我們都在上面看到了不同的畫面,你一直都沒有說話,你在上面看到的是什麼?” “哇!1500張藍符!”

“臥槽……賭這麼大!”

“好刺激!不過這麼大的數目,只怕空星拿不出來吧!”

空星牙都快咬碎了,狠狠一跺腳,“我還就真不信了!接着賭!”

“賭是沒問題,不過你先把符紙亮出來看看,免得一會兒輸了賴賬。”張誠抱着膀子說道。

空星怒哼一聲,從隨從那兒搶過錦囊,將裏面的藍符全部掏了出來數了數,大聲說道。

“睜大你的眼睛看清楚了!我這兒還有一千多張藍符,另外還有四十張紫符,放心了吧!”

看着空星拿着幾疊符紙亂晃,周圍人的目光中滿是垂涎之色。

“看來青天門這次是準備大采購了,居然帶着這麼多符紙。”

“青天門雖然實力不弱,但是這麼多符紙,應該也是好幾個月的產量了。”

“一千五百張啊……這要是輸了,空星也不用回山門了,直接跳樓算了。”

張誠盯着對方手裏的符紙,也是雙眼放光,大笑着說道:“既然如此,那你趕緊挑古器吧,我分分鐘就是幾百萬上下,可沒時間等你太久。”

空星收好符紙,走到一堆古器前認真挑選起來,目光專注到了極點,不過一會兒就額頭冒汗。

這些東西都是玉流山的,賈掌櫃自然最瞭解,既然剛纔說那銅鼎開出來至少是四段光以上,那肯定錯不到哪兒去。

自己要想穩贏,必須挑出一件六段光以上的纔有把握。

空星蹲在那堆古器旁邊,一件一件的精挑細選,每一件上手都要看半天,不放過一點細節。

就這麼過了快兩個小時,就在周圍人都有點不耐煩的時候,空星終於拿起一件鶴型雕塑,緩緩站了起來。

此時他臉色都有點發白,看來心力損耗極大。

見空星終於選好了古器,所有人的目光瞬間就匯聚在了那件鶴型雕塑上。

這東西也就一個巴掌大小,看上去黑漆漆的,不知道是木雕還是石雕,表面還有一層包漿,看上去年頭不短了。

懂行的人一看就暗暗點頭,鶴乃瑞獸,而且年代久遠,材料看上去也不普通,出珍品的機率的確很大。

賈掌櫃看了看,說道:“這鶴型雕像是剛送過來的,有很大機率出珍品,就算你一百八十張藍符吧。”

空星爽快的付了錢,看向張誠。

張誠笑了笑,打開麻袋,直接大把大把的往外抓符紙,拿出了三千張黃符。

圍觀的人都是一臉的詭異,能來賭古器的,誰身上沒有幾百張藍符。

但這小子是搞什麼鬼,怎麼每次都是用黃符付賬,而且一抓就是幾千張,這不是有病嗎?

不過賈掌櫃清楚張誠符紙的不凡之處,一句話也沒多說,親自動手將三千張黃符小心翼翼的收好,因爲抱不下,最後還將空星那一百多張藍符扔給了旁邊的古器師。

“你先還是我先!”空星瞪眼看着張誠。

張誠挑了挑眉毛,無所謂的說道:“瞧你這麼有信心,讓你先來吧。”

“好!我就讓你輸得心服口服!”空星將雕像交給古器師,古器師立刻解除封印,開始鑑定。

隨着真氣的灌入,一聲清鳴突然響起,鶴雕之上也發出朦朧的白光,一股中正平和的氣息迅速朝四周擴散。

“珍品!真的是珍品!”

“這眼光也太厲害了,連出兩件珍品!”

“你也不想想他是誰,青天門的首徒,眼光自然厲害!”

圍觀人羣中頓時爆發出一陣叫喊,但是讓他們更驚訝的是,鶴雕突然一顫,自行從古器師的手上飛了起來,白光化成一直展翅翱翔的白鶴,在倉庫上方盤旋了三圈才緩緩散去。

“臥槽!這……這是器靈?”

“我的天!居然開出了有器靈的珍品,空星這次可是撿到寶了!”

“能生出器靈,再怎麼着也是七段光的法器吧!”

“是啊,這一局空星贏定了!”

空星臉上也滿是驚訝,似乎連他自己也沒想到居然開出了一件生出器靈的法器,不過在一片讚美羨慕聲中,他還是昂起了腦袋,得意洋洋的看向張誠。

張誠撇了撇嘴,不就是一件七段光的法器嗎?瞧你們激動得那樣,要是讓你們看見陰陽八卦鏡,那還不得嚇暈過去。

他拍了拍大銅鼎,對着古器師招了招手,“該我了。”

古器師此時也是臉色激動,開出一件帶器靈的古器,對他來說也是不小的榮耀。

他磨蹭了老半天,才念念不捨的將鶴雕遞給空星,走到了銅鼎跟前。

依舊是解除封印,灌入真氣,不過這鼎實在是太大,需要的真氣也多,古器師前後鑑定了好幾次了,現在一個人還真拿不下來,最後還是侯淨山上前幫忙才勉強堅持住。

不過這尊銅鼎就彷彿是個無底洞一般,不管古器師和侯淨山灌入多少真氣也沒反應。

見一直沒動靜,周圍人也忍不住一陣失望。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