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玉峰睜開眼睛,大氣都不敢亂出了。盛浩連父親都敢揍的半死不活的,自己又算是什麼?睡了一會,玉峰彷彿就像是睡了幾十年一樣。似乎一下子也成熟了不少。玉峰現在真是後悔了,自己當初怎麼會為了一個普通女人和一個這麼牛逼的人作對的,真是太傻逼了。

「是。」張無忌眉飛色舞地將問要錢的經過都給說了出來,包括最後的玉茅吐血。

「乾的不錯。」盛浩本意只是想分化兩家的關係,只是讓張無忌去問要錢的,但是沒有想到這小子做得這麼狠了,還算有點用處。

玉峰心裡恨死了這兩個人了,表面上卻跟著二人笑了起來。

「做得好,我就喜歡你這種。」盛浩讓喬靈把一千兩還給了張無忌。張無忌不敢接受,見盛浩是認真的,這才忐忑地接了。

「行了,你們可以回去了。」盛浩看到門也換了,便讓著這兩個人出去了。

張無忌故意讓玉峰先走,之後自己才走,而且是走向了另外的方向,以此來表示自己的態度。

「盛浩,你真的覺得張無忌會跟著你嗎?」喬靈見二人走遠了,立刻問道。

「張無忌會不會跟著我不重要,我也沒有想過,只不過不想讓這兩個人再兩人起來了,否則也會有不小的麻煩。」盛浩站起來,看了看四周,確定沒有人,這才繼續說道:「張無忌的師父和二長老能成為好朋友,只怕勢力也不小,不到不得已,沒有必要逼急。而且這幾次,都是玉峰主導的多。先觀察吧。」

之後,盛浩和喬靈等人繼續修鍊。星兒的天賦似乎才開始發揮出來。很快就突破到了元嬰末期。

辛眉則是留在了徐家繼續改造身體。盛浩偶爾去看,不過也聽了徐家的建議,只是在暗處觀察而已。

喬靈的身體開始出現了變化,偶爾會睡著了,需要盛浩耗費真氣才能讓她醒過來。

盛浩決定去找思彤問清楚那個島嶼的方位。不管怎麼樣,都要帶著喬靈去看看了。

距離中島武會也不過十天而已了。去看思彤之前,盛浩還是先去看了辛眉。盛浩隱隱覺得辛眉身體里的那股古怪力量,或許也能去那個島嶼解決。

盛浩到了徐家,這次徐家的人沒有說什麼了。盛浩直接去看辛眉了。

「盛浩,抱歉,是我沒有用,這麼久了,都還沒有能夠改造成功,是我辜負了你的期望了。」辛眉不好意思地看著盛浩。

「辛眉。」盛浩檢查了辛眉的身體,卻發現對方肋骨部分可以和徐家人一樣開始儲存兵器了,便笑道:「我看你是胡思亂想了。」盛浩摸著辛眉的胸口:「你可以將你的長刀給放入這裡了。」

辛眉只感覺觸電一般,不過很快又恢復了平靜:「只能一把而已嗎?」

「召器術不就是能夠召喚一把嗎?」盛浩只覺得莫名其妙,「你不過是好奇,如果想召喚更多,你本身又不是獸人,根本不可能的。」盛浩實在不明白了,辛眉為了興趣,也玩的太誇張了吧。

「可是我見過你能召喚幾十種兵器的,教教我好不好。」辛眉下意識地又撒嬌了。她修鍊了改造的心法之後,一直隱藏著的女子魅力才漸漸冒了出來,和當初為了讓盛浩答應幫忙而故意學著的已經是有了天地之別了。這更是讓盛浩難受了。

盛浩哪裡想過,當初眾人認為的男人一樣的辛眉,也可以這麼有女兒魅力? 「盛浩,你怎麼了?」辛眉拿出絲巾,幫盛浩擦掉了臉上的汗水。盛浩聞到一陣處女之香,突然站不穩。辛眉扶著盛浩,大吃一驚還不知道是因為自己的改變讓盛浩如此。

「盛浩,你到底怎麼了?」辛眉急了。

「沒事……」盛浩心下埋怨,盛浩啊盛浩,辛眉遲早是你的女人,你怎麼能用裝模作樣的方式占它的便宜呢?

「盛浩,你到底怎麼了?」辛眉更覺得盛浩的表情古怪。

「辛眉,我打算去看看思彤,你和我一起去吧。」盛浩抓著辛眉的手。喬靈的身體已經大不如前了,自己又要加入新人訓練營了,是時候該去問問那個島在哪裡了。

那個島嶼似乎和魔城有一些關係,喬靈當初也是從那裡的通道過來的。而召器術也和魔城有關係。盛浩有理由相信思源等人可以幫到辛眉。

「那麼我們什麼時候去?」辛眉看著盛浩,眼中自然而然有了一絲魅惑。

這甚至讓盛浩都有些不習慣了。

「現在就去吧……」盛浩欲言又止。

辛眉察覺到了:「你是不是還有什麼話不好意思說的?」盛浩都幫了這麼大的忙,辛眉覺得,不管怎麼回報,都不過分了。

「你能不能別那麼像女人了,我有些不習慣。」盛浩尷尬一笑,不過這應該是自己的問題,不是辛眉的問題。

「你是說我現在很像女人了么?」辛眉眼中並沒有失望,反而是閃爍著異樣的色彩,「你放心,我以後只會在你面前像女人,在別的男人面前我會表現得比他們更狠的。」

盛浩趕緊擺了擺手,說道:「這個倒不用,你本來就是女人。」盛浩將鏡子遞給辛眉:「你在這裡等我一會,我找徐天沖說點事情。」

「嗯。」辛眉盯著鏡子里的自己,幾乎不相信不就是自己了。這些日子以來,辛眉修鍊了入門心法,自然而然地就穿了這些衣服,現在看看,好像蠻配的。

「老大,不知道你把我叫到這裡,是不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徐天沖有些奇怪,盛浩只是叫了自己,而且還帶到了議事廳。

「我是想問你辛眉的事情。」盛浩示意徐天沖坐下來。不過盛浩不坐,徐天沖哪裡敢坐。

盛浩無奈,他只是想站著一會,哪知道對方會考慮這麼多,只能先坐下了。等徐天沖也坐下了,盛浩也就很直接了:「家主,我想知道辛眉怎麼會變化這麼大的。」

「變化大了?」徐天沖有些古怪地看著盛浩,「您不是應該明白的嗎?」盛浩的召器術可是比他們強的多的啊。

「我應該知道嗎?」盛浩搖了搖頭。

徐天沖見盛浩不像是開玩笑,只能解釋道:「老大,是這樣的,這召器術在外人看來是很古怪,但是也並沒有強行而來,遵守的同樣是自然之理。辛眉想做到這個,自然也需要順其自然,她之前雖然喜歡以男裝示人,但是本質上還是女人啊。只有回歸自然,才能改造成功,也才能將召器術練到更高的境界。」徐天沖是紅著臉說完這些話的,他感覺自己實在魯班門前弄大斧了,自己練的不正是斧頭嗎?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盛浩恍然大悟,他對召器術是了解不少,但是畢竟不是真正的獸人,所以也沒有親自練過。盛浩的所謂召器術完全是依靠玉佩空間弄出來的。

所以對這些細節自然是不注意了。

「老大。」徐天沖試探道:「你是之前也沒有改造過誰吧?所以才會忘記這個事情了。」

「當然沒有改造過誰了。」盛浩想到剛才和辛眉見面的場面,還是有些不舒服,「家主,我怎麼感覺辛眉現在女人魅力大了很多,經常放電一樣?」

「我們並沒有發現啊。」徐天沖一愣,隨即反應過來,強忍著笑意,「老大,你是怕她跟著別人也拋媚眼吧。」

盛浩點了點頭,這確實是他擔心的問題也沒有什麼好不承認的了。

「如果是這樣,老大你就可以放心了。」徐天沖笑道:「辛眉雖然喜歡裝男人,但是現在回到正軌了,您是她心愛之人,對她她自然和對別人是不一樣的。」徐天衝心下奇怪,老大不是有很多的女人嗎?怎麼連女兒家的心思都不懂了?

「你的意思是我是她的心愛之人?」盛浩有些激動地說道。

「是啊。」要不是太過尊重盛浩,徐天沖都要笑出來,你們兩個都老夫老妻了,她喜歡你不是很正常的嗎?至於那麼激動嗎?現在的年輕人啊,真是看不懂了。

「家主,辛眉修鍊到這個程度了,應該花費了很大的努力吧,你們徐家願意為她付出這麼多,是不是有別的原因在裡面。」這個問題,其實藏在盛浩的心裡很久了,他總覺得辛眉和徐家有種特殊的關係,可是不論是徐家還是辛眉都沒有主動和自己說過這個事情。

「老大,不是我不說,而是時機沒有到,我說了也沒有任何用處,你和辛眉關係這麼好,還是自己問她吧。外人說了,她是會生氣的。」徐天沖有些為難地說道。

「好了。我也只是隨口說說而已。」盛浩拍了拍徐天沖的肩膀,站了起來,「還有一個事情,我想帶著辛眉出去走走,不知道行不行?」

一般來說,這種類似閉關的,是很出去的。盛浩雖然可以說是徐家的主人了,卻也不想因為一己之私而破壞了規矩,如果不行,他還是會尊重徐天沖的決定的。

「當然可以了。那個,還有一個事情。」徐天沖頓了頓,乾笑一聲,繼續說道:「要將一個正常人改造到能修鍊召器術的地步,結合其實是一個有很大的輔助作用……」

「我知道了。」盛浩回到辛眉房間的時候,辛眉竟然還在照鏡子,看到盛浩到了身旁,趕緊抓著盛浩的手,「你看看,我的皮膚是不是不夠白。」

「已經夠白了,而且是白花花的一片。」盛浩不禁想入非非。

「你說什麼呢?這和我的問題有關嗎?」辛眉冷哼一聲。

「辛眉,我……」盛浩本想把徐天沖說的話給告訴辛眉,但是想了想,從徐天沖說的自然之理來看,辛眉肯定喜歡自己的,不過她現在還沒有完全弄清楚,如果自己和她說了那個方式可以強化修鍊,辛眉就是同意,只怕也是為了修鍊,而不是因為喜歡。對於自己喜歡的女人,走到最近的一步,盛浩同樣是喜歡順其自然。

「你有什麼話就說啊?」辛眉猜測,「是因為我化妝太久了?你不願意等著了?我也不知道怎麼一回事,感覺自己現在變化了好多。」

「當然不是這個了。」盛浩拿起梳子,幫辛眉梳頭,「不管你做什麼,我都願意等。」

「你別這樣說。」辛眉只覺得怪難為情的。

「我去問了徐天沖了,他答應我帶著你出去了。」盛浩隨後說道。

「是啊,一直在這裡也很悶了。」辛眉雖然知道改造的修鍊很重要,但是盛浩難得過來,也不想掃了他的興。

二人離開了徐家,走在了街上。

「盛浩那小子運氣真好,又有一個極品美女跟著他了。只是不知道這女的是誰家的。」

「不過看著眼熟,就是說上來。」

一路上,不少人超著盛浩投來了羨慕的目光。辛眉因為反差太大,竟然。沒有人能夠認出來。

二人很快到了郊外。盛浩雖然想看看思源等人,但是難得和辛眉聚在一起,也不想走的那麼快。

走到了半路,盛浩抬起頭,突然見到思源等人所在的方向冒氣了古怪的黑煙。雖然只是幾分鐘,但是之前應該沒有過這種事情啊。 雖然隔著太遠了,不過盛浩依舊能猜測這是一種毒煙。

「盛浩,怎麼了?」辛眉看得出盛浩很著急。

「他們只怕是出事了。」盛浩抓著辛眉的手,超著那裡飛了過去。

二人的飛行已經到隨心所欲的地步,也沒有飛的很高直接是從樹間穿過。

突然之間,十幾個黑衣人朝著二人圍了過來。這些黑衣人的實力很是奇怪,竟然讓盛浩無法看清楚。本來這種情況只有在特別厲害的高手身上才會出現。盛浩和眾人交手之後,才發現他們的實力十分普通。只不過這些人穿著的衣服特別,一時之間也很難擊敗。

「盛浩,你先過去,我幫你攔住這些人。既然有人守著,只怕他們是出事了。」辛眉對著盛浩叫道。

「辛眉,如果不行你就直接往回飛。我相信他們是為了阻擋外援,而不是為了趕盡殺絕。」盛浩看得出這些人根本也傷不到辛眉,只不過是靠著衣服和人數才能纏住辛眉而已。而這個陣法,很難兩個人同時朝著那個方向衝過去。除非有一人留下來牽制。盛浩不知道思源等人的實力恢復到了什麼程度,不過對手既然敢來鬧事,只怕思源等人恢復得還是不強。

盛浩將速度發揮到了極限,抓住兩個人的身子,用力一撞。這兩個人直接暈了。盛浩發現不遠處還有人趕過來,也就不糾結了。只要辛眉能自保就行。這些人自己暫時是殺不光了。

盛浩將兩把匕首扔給辛眉,更加放心了。

盛浩收了氣勢,速度一加快,從來增援的那些人的身旁飛了過去。

那些人只覺得眼睛一花,完全不知道有人從旁邊經過,還以為自己是見鬼了。

盛浩從這些人旁邊閃過之後,怕辛眉的壓力太大了,又朝著這些人扔出了幾根銀針。

在盛浩真氣催動之下,這些銀針竟然無法刺穿這些衣服。盛浩也沒有心情多分析。盛浩並沒有立刻趕往當初的那個蛇洞。

盛浩心念一動,快速地飛了起來,閃到了不同的地方,發出了兵器,還射箭了。

「大家快回去,只怕對方來了不少的幫手了。」那些黑衣人不知道都是盛浩發出來的。剛才盛浩是一個人過去的,又沒有見帶著兵器,眾人怎麼能懷疑都是盛浩弄的。

盛浩停在了蛇洞不遠處的一棵茂密的大樹上。

蛇洞之前,數百個穿著各異的人聚在了哪裡。

「我說各位,給他們的時間也太長了吧。」一個面容和善,七八十歲模樣的老頭顯然是沉不住氣了。

一個公子哥打扮的少年走到了那老頭的面前輕搖摺扇:「反正他們的實力也就那個樣子了,最多也就是一個思源有點本事,大家多等一會也不怎麼樣,最好是能讓他們心服口服。」

「他們如果會心服口服,還會拖到這個時候嗎?」那老頭冷冷地說道。

「既然各位意見都差不多,就派幾個小弟進去請吧?」少年笑道。

「這些人到底是什麼人!怎麼會突然來找麻煩。思彤的實力不是也很強嗎?為什麼沒有見來阻止這些人,難不成她自己去了別的地方了?」盛浩想到這些人說的要去請人,便從玉佩空間里拿出一套衣服,換了之後,再服用了一枚丹藥,讓自己的臉色黃中透黑,趁著那些高手都在前方,而且都盯著山洞,冒險飛到了人群之後。後面的實力都是較為差勁的,盛浩又是收了氣勢,所以這些人根本就沒有注意到。

「你們還不主動過去?」那少年轉身,說道。

人群紛紛讓開,最後只剩下四個個動作慢一點的了。當然了,盛浩是故意的。

眾人都知道,現在進去叫人的,肯定也會有不小的危險。所以都自動讓開了。

那少年拍了拍手,笑道:「就你們幾個了,以你們這點實力,根本就對他們沒有威脅,高手可不會那麼輕易殺人的。」

「不要。」盛浩故意學著另外三人。

很快就有人抽出劍:「你們不進去,現在就給我死。」

「哎。」眾人紛紛嘆氣,誰讓他們的實力弱呢?

盛浩和這三人一起走入了蛇洞之中。

「思源,你這臭小子,難道要在裡面躲一輩子嗎?」

「思源,我承認你很厲害,出來啊。」

「當初在靈犀島的時候,你不是自以為很牛逼嗎?島主啊,哈哈,現在連我們這一堆渣渣,你都怕了。」

就在眾人敢進去的時候,外面的人又開始大喊大叫了。

盛浩暗暗吃驚,這些人竟然和思源他們是同一個島的人?既然這樣,為什麼還要拼一個你死我活的?

「你們是什麼人?」等眾人走進去一會之後,思明攔住了四人的去路,冷冷地說道。

「思明公子,我們是來請島主的。」盛浩旁邊的光頭男子硬著頭皮說道。

「你們都造反了,還用什麼請字?」思明嘿嘿冷笑道。

「不是造反,大家不過是誠心誠意請島主出去談談而已。」光頭男子突然嚇得跪下來了,「公子,我們幾個只是炮灰,你仔細看看,我們幾個真的很弱,不值得您老人機動手。」

思明摸著下巴,笑道:「我現在真的是很嚇人嗎?」盛浩暗暗搖頭,都什麼時候,思明竟然還有心思開玩笑。盛浩催動異能眼,掃描了思明的身體,發現思明現在能發揮出的實力竟然是築基末期了。看來在一個靈洞修鍊還是很有效果的。盛浩暗暗後悔,自己就不應該覺得不會有什麼問題了,這些日子如果能過來看個一兩次,也不至於被對手打了個措手不及吧。如果能找來幫手,更是不會讓這些人胡來了。

「思明公子,我們只是去和島主說幾句話而已,我相信島主一定會出去的。」那光頭突然壓低了聲音,「思明公子,我們幾個之所以進來,可不僅僅是來教訓你們,我們是帶來了重要的消息,如果不是裝模作樣,怎麼更騙過外面的人?你們說是不是?」

另外兩個男子也立刻點頭。

盛浩暗想,這些人是不是真有什麼陰謀?自己可是一點都不知道啊。表面上卻也是跟著點頭了。

「你們先在這裡等著吧,我去問問……」思明說到這,突然被盛浩給抓住了。

思明可沒有見過像盛浩這樣的人,可以說是被嚇了一大跳了。

「思明公子,別啊,我對您也是恭恭敬敬的。」盛浩故意發出了慘叫。

另外三人對視了一眼,紛紛慶幸自己剛才反應夠快。

思明數次想甩開盛浩的手,但是竟然沒有辦法睜開。

盛浩眼神暗示了幾次,思明依舊是無動於衷,只覺得盛浩是不是眼睛有了毛病。

盛浩無奈,只能將思明給拖了進去。

二人到了一個沒有人的角落,盛浩才說道:「是我!」

「我知道你是你,但是你和我有什麼關係。」思明怒道:「有本事別用這種纏著人的方式,我們公平地來一場比試。」

「我是你姐夫。」盛浩沒有好氣地說道。

「對了,你是姐夫。」思明有些驚喜地說道。思明倒也不是不知輕重,雖然高興,但是說話的聲音並不大。思明是聽出了盛浩的聲音,但是這外表怎麼看都不像啊。

「你傻了啊,我要是給你直接看出來了,他們不也早就看出來了。」盛浩直接用手指戳著思明的額頭。

「對,就是這個味道。」思明徹底信了。

「……」盛浩哭笑不得,很快恢復了平靜,「外面那些人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哎,原本我們好好修鍊,這些人突然趕過來,還讓我父親教出島主的職位。說我父親影響了靈犀島的發展。然後就圍住了,不許我們任何人出去。」思明解釋道。 「是嗎?」盛浩突然聞到了一陣奇怪的香味,暗暗覺得不妙,也就沒有問下去了,「帶我去見你的父親。」

「好,姐夫,有你在就好了,我們就什麼都不用怕了。」思明又有了信心了,上一次不也是幾乎沒有了機會,最後還是靠著盛浩力挽狂瀾了嗎?

思明帶著盛浩到了山洞裡的深處。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