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王子謙昨晚睡了美美的一覺,清晨起來心情格外的好。洗漱了一番后,不緊不慢的用過早餐,在書房裡把關於王東擎的證據copy下來,然後準備到老爺子跟前,把王東擎的真實面目給揭發出來。

可他還沒出門,就被王東擎給攔住了。

王子謙心頭一跳,生出一股不祥的預感,莫不是王東擎知道了他的計劃,特地來堵人的?

王子謙壓抑了下突突跳動的心臟,先發制人道:「老六,你這是幹什麼?大清早的來我門口堵人?雖說老爺子開口說了現在王家由你做主,但你別忘記了如今王家真正的主人還是老爺子,而我是你的三伯,你別太猖狂了!」

「三伯,把證據拿出來,咱們相安無事。」

王東擎伸出手,冷漠的說。

「證據?什麼證據?」王子謙矢口否認,手卻緊緊地攥住了口袋裡的U盤。

「三伯,看來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了。」王東擎笑了笑。

「你想做什麼?我警告你,這裡是王家,耳目眾多!你敢對我做什麼,老爺子一定會知道的!」

王子謙警惕的盯著王東擎身後的那些人,生怕他們聽王東擎一聲令下,便衝上來搶奪他的寶貝!

「三伯這麼防備做什麼?我沒準備對你做什麼,不過是想給三伯看一些東西罷了。」

說著,王東擎從身旁的人手裡接過一個盒子,然後上前了幾步,自顧自的將那個盒子塞到了王子謙的手裡。然後,他又後退回了原來的位置上,單手插在衣兜里,嘴角微微的向上翹,露出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樣。

這個模樣的他,宛如一隻等著獵物踩中陷阱的獅子。

給人一種危險的感覺。

「三伯,打開看看!」

王東擎點了點下巴,態度高傲到了極點。

王子謙捧著手裡的盒子,心頭驚疑不定。

難不成這盒子里裝的是什麼炸彈?等他一打開,便會被炸的粉身碎骨?

看著他遲遲不敢動,王東擎挑眉嘲笑:「三伯什麼時候膽子變得這麼小了,連一個小小的盒子都不敢打開了?」

王子謙為人謹慎,聽到他挑釁的話,越發覺得這個盒子危險了!

他臉色一沉把盒子扔出去:「你不就是想用激將法來激我嗎?我偏不上當!」

王東擎身手敏捷的將盒子接住,嗤笑了聲說:「三伯膽子小便是膽子小,何必找那多的借口?既然三伯不願意打開,那我便來幫你吧。」

他說著,迎著王子謙詫異的目光,面色坦然的將那個木質盒子打開。

盒子里沒有任何機關和武器,只有一沓沓的照片。

王子謙看到裡面的照片,眼皮子重重的跳了一下。

他愣了兩秒,上前一把搶過王東擎手裡的東西,恨聲道:「王東擎!你怎麼會有這些照片!」

「我怎麼有的這些照片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爺爺看到這些會怎麼想。」 他才不是擔心總裁知道了之後會找他算賬呢!

玉傾歡沒想到她一進來就看到這樣的景象,要不是身後的門已經被關上了,她還真想退出去,再幫他關上門。

晏爍對玉傾歡得突然到來非常驚訝:「你來了。」

隨後他像是意識到了什麼,拐著腿慢吞吞地拿了一件浴袍披在了身上。

看到了美男出浴圖,玉傾歡雖然臉不紅心不跳,但她的眼睛卻一直沒放在晏爍的身上,就好像沒看見他這個人一樣。

「聽說你們公司有一份文件丟失了,需要我幫忙找回來嗎?」

晏爍臉上的笑容沒了,皺起了眉:「你怎麼知道?」

他們公司丟失文件這件事還沒有鬧大,玉傾歡她是怎麼知道的?

當然,他沒有絲毫懷疑玉傾歡的意思,他只是想知道是誰把這件事情傳出去的。

「問那麼多幹什麼?你到底想不想把那份文件找回來?」

最好是拒絕,那樣就算是她沒有完成支線任務,應該也不是她的錯。

【白毛糰子:親愛噠宿主容我提醒一下,我們現在做的是支線任務,不是主線任務,就算氣運之子拒絕了,支線任務還是要做的。】

【玉傾歡:小統統你是不是皮癢了?】

又窺探她內心的想法!

白毛糰子立馬噤聲,不敢再說話了。

晏爍:「當然,傾傾是想幫我把那份文件找回來嗎?」

「不是。」雖然她確實要幫他把文件找回來,但是她怎麼可能會承認?

好女孩就應該不讓別人知道自己內心最真實的想法。

晏爍也不惱:「那傾傾是特意來公司看我的嗎?」

玉傾歡:「想太多!」

「傾傾想喝點什麼?我讓助理拿給你。」

「不用了,我這就走了。」

晏爍愣住:「你才剛來就要走啊?」

玉傾歡淡淡的「嗯」了一聲,雖然她臉上依然面無表情,但是心裡卻十分懊惱。

她這一趟根本就不該來,只要她把那份文件找回來,再給他送過來,那任務就完成了。

何必再多跑這一趟!

晏爍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浴袍:「你先在這裡等我一下,我換身衣服就送你下去。」

玉傾歡終於往他身上看了一眼:「不用了,不送。」

說著她就打開門出去了,順便好心地幫晏爍關上了門。

晏爍身上穿著浴袍,想送她也送不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她開門瀟洒走人。

在玉傾歡走了之後,晏爍臉上的表情冷了下來。

隨即把松林叫了過來。

「公司絕密文件丟失這件事情我們還沒有鬧大,為什麼她會知道我們公司的絕密文件丟失了?」

松林心裡一驚:「難道……」

他話還沒說完,就被晏爍瞪了一眼。

「注意你的說辭,這件事情絕對跟她沒有關係。」

「那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松林心裡非常驚訝,沒想到總裁居然會這麼相信玉傾歡。

雖然他也不覺得公司的絕密文件丟失跟她有什麼關係,但是總裁的這份信任讓他非常震驚。

總裁他什麼時候這麼輕易相信過一個人? 「是怎麼回事你還要問我啊?還不趕緊去查,你想被扣工資嗎?」

一聽到「扣工資」三個字,松林頭皮一緊:「總裁,我這就去調查。」

玉傾歡從晏氏集團出來之後,就走進了一家咖啡廳,不是為了約會,也不是為了幫晏爍找回絕密文件,而是為了打遊戲。

白毛糰子:為什麼宿主的手機電量一直這麼充足?

如果沒有了電,她還會玩遊戲嗎?

白毛糰子暗搓搓地想,它是不是該想個辦法把宿主的手機給弄沒電了?

玉傾歡已經玩了一個小時的遊戲了,白毛糰子終於忍不住了。

【白毛糰子:親愛的宿主,我們不是來做支線任務的嗎?」

【玉傾歡:嗯。】

眼皮都沒有抬一下,還在專註於遊戲。

【白毛糰子:宿主我們去做任務吧。】

玉傾歡這回嗯都不嗯一聲了。

白毛糰子沒有辦法,只能放大招了。

然後玉傾歡的手機黑屏了。

黑……黑屏了。

玉傾歡眼睛一眯,瞬間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玉傾歡:長本事了?】

【白毛糰子:我是被逼的,宿主我們去做任務吧。「

【玉傾歡:行吧,把手機給我弄開機。】

【白毛糰子:不行,等支線任務做完之後,我再給你把手機弄開機。】

玉傾歡掰了掰手指,身上散發出危險的氣息。

【玉傾歡:信不信我再買一打手機?】

【白毛糰子:那宿主的一打手機可能都會沒有電。】

玉傾歡:「……」

徹底沒了脾氣。

【玉傾歡:查查那份文件被盜的時候他們公司裡面的監控。】

【白毛糰子:好的宿主。】

白毛糰子瞬間就興奮了,宿主終於願意做任務了!

沒一會兒它就把那段監控弄了出來。

【白毛糰子:宿主監控我弄到了。】

說著玉傾歡的手機就亮了起來。

【白毛糰子:本來這段視頻已經被人做了手腳,但是我還是拿到手裡。】

白毛糰子忍不住洋洋得意,它果然是無所不能的系統。

玉傾歡把手機戳開,手指卻沒有之間點開白毛糰子剛傳進來的那段視頻。

白毛糰子瞬間就不好了。

【白毛糰子:宿主,不準玩遊戲。】

玉傾歡嘖了一聲,那真是太遺憾了。

手指點開了那段視頻。

視頻的光線很暗,一看就是晚上的時候。

畫面里有一個男人偷偷摸摸地進了總裁辦公室,然後又在黑燈瞎火的情況下廢了一番功夫打開了保險箱,拿走了那份文件。

前後並沒有第二個人出現,但是玉傾歡注意到了,這人的手非常生,並且他的耳朵上還帶著一個藍牙一樣的東西,應該是被人遠程操控的。

有意思了。

【玉傾歡:「知道這個人是誰嗎?】

【白毛糰子:我知道,我知道,這個人叫張成,就是他們公司裡面的人。】

呦,這是公司裡面出了內鬼了,真是可憐。

【玉傾歡:找到他家的地址,晚上我們去找他談談人生。】

【白毛糰子:為什麼是晚上去找他?】

白毛糰子瞬間就不好了,怎麼覺得宿主又想搞事情呢? 王東擎不緊不慢的從身旁人那裡,接過另一沓照片,然後把裡面的照片拿出來,挨個給王子謙欣賞。照片上,王子謙和一個女人或曖昧對視,或勾肩搭背,或赤裸相對……這個女人不是別人,自然是昨天晚上和王子謙見面的裳於雲。

王子謙看了幾張,便覺得自己的眼裡生了刺。

他原以為自己能瞞過王東擎的耳目,把證據呈遞到老爺子跟前。可現在看來,他不過是被人當成了猴子耍,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在王東擎的眼皮子地下進行的!

「三伯,看到這些開心嗎?」

王東擎涼涼的說著,表現的像是一個後輩關心長輩的模樣。

「你跟裳於雲聯合起來陷害我?」

王子謙的眼裡微微的充了血,臉龐上帶了冷。

「三伯真的以為,僅憑著自己的身體,就能收買一個女人嗎?呵……三伯什麼時候,變得如此天真無邪了?」王東擎沒有正面回答,可正是這似是而非的答案,更讓人覺得他跟裳於雲是一夥的!

王子謙抿緊了唇,幾乎是帶著恨意把盒子里的照片一張張的撕得粉碎。

王東擎懶懶的說:「三伯,盡情撕,這些東西你撕完了,我還有成千上萬張,可以給你撕。」

王子謙的動作驀地停住,過了片刻,他語氣裡帶著一絲陰沉的開口:「你以為憑這些照片就能阻止我,去老爺子那邊告發你嗎?老六,就算老爺子知道了我跟這個賤人發生了關係又能怎樣?別忘記了,老爺子本來就不待見他,知道了這件事,我可以跟老爺子說,是她勾引的我,而我只是一時的把持不住,著了她道而已!可你和顧明珠呢,你們背負著景炎的一條命!老爺子絕不會饒了你們的!」

說著,他揚了揚手中的U盤,「這個U盤裡,有你跟顧明珠勾搭成奸,謀害景炎的證據!老爺子一旦看到了,你們都會玩完!」

王子謙猖狂的哈哈大笑。

王東擎睨著他的視線,宛若看一個死人:「三伯,你說的這些,前提是,你能把這些帶到老爺子面前。」

話音落,王東擎揮了揮手。

他身後的那些人立刻衝上前,去搶王子謙手裡的東西。

王子謙退到卧室里,躲避那些人的追逐,嘴裡喊道:「你以為我只有這一手準備嗎?麗珊早就拿了另一份U盤呈遞給老爺子了!現在老爺子已經看到了內容,你就算把我手裡的這份U盤拿下,也不會有任何用處!」

「哦?是嗎?」

王東擎淡淡地一笑,懶散的抱胸,挺直了脊背說:「三伯可能不知道,老爺子昨天晚上便去了春明島,三天後才回來。」

王子謙聞言,臉上露出愕然的身影。

他的身影一頓,王東擎手底下的那些人一擁而上,將他團團圍住。

雙拳難敵四手,王子謙很快便被那些人制服。

王子謙像一隻困獸般邊掙扎著邊嘶吼:「不可能!老爺子昨天晚上還跟我通電話,他怎麼可能走了?」

「三伯說的是這個嗎?」

王東擎從衣兜里拿出一隻變聲器,然後換成了老爺子的聲音,笑著說:「子謙,明天一早我們再商量事情吧,我有些困了……」

王子謙臉色一震。

這句話是他昨天晚上,跟老爺子通電話,臨了結束的時候說的!

原來……

老爺子真的不在家!一切都是王東擎耍的把戲!他怎麼就沒想到,親自過去看看老爺子一眼!

王子謙懊悔萬分。

王東擎一步步的走到王子謙跟前,唇角噙著笑意說:「三伯,你現在還有什麼話想對我說的嗎?」

王子謙唇瓣狠狠地顫動了下,卻是沒有說話。

王東擎繼續道:「三伯,你如果現在不說,只怕以後都沒辦法說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