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王竇兒沒有留意到,柳璟的臉因為她的一番話又冷了幾分:「王竇兒,你想什麼呢,不管你變成什麼樣,你都是我的娘子。

以前是,以後也是。」

王竇兒愣了愣,有些回不過神。

他剛剛說了什麼?在跟她表白嗎?

「柳璟,雖說天還沒亮,但這畢竟是在外面,兄弟們都在呢,這種話你還是回家關上門了再跟你媳婦說去。」

柳璟輕咳了一聲,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這個傻女人,旁人都聽明白了他的話,她倒是好,到現在都還想不明白他的意思。

阿牛已經把牛車拉了過來,幾人坐上牛車一路往石頭村趕。

回到石頭村時,天色已亮。

孫村長坐在自家的院子里悠閑地哼著不成調的曲子,現在天剛亮,再過不久村裡就該傳來柳璟一家被燒死的消息了吧?

又等了一會兒,還是沒有消息。

孫村長來到隔壁的孫狗子家敲門,應門的是孫狗子的婆娘,那個最近才啞了的劉雲。

劉雲自從啞了以後便天天躲在家裡不敢出門,蓬頭垢面的,臉上又紅又腫的,看起來全然沒了以前的秀麗。

看著就倒胃口。

孫村長的視線越過劉雲往屋裡看,大聲叫道:「狗子,狗子出來。」

劉雲對著孫村長一陣比手划腳說狗子不在家裡,說她今天一早醒來的時候狗子就不在家了。

但是孫村長心裡焦急壓根不想看劉雲無聲的比劃,他一把推開劉雲往屋裡走去。

他把屋裡找了一遍,沒看到狗子。

心裡突然生出一股不妙的感覺。

他慌張地往外跑,劉雲抓住他想問狗子的情況,昨日孫村長來找過狗子之後,狗子就不見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什麼事。

劉雲的擋路讓孫村長心裡生起一股無名火,他一腳踹開劉云:「滾啊,別在這裡擋道,死啞巴。」

劉雲被踹中胸口,吃疼地摔坐在地上,疼得眼淚都流出來了。

孫村長像看不到似的,匆匆地往家裡跑去。

不一會兒,孫村長的家裡便傳來了翻箱倒櫃的聲音。

劉雲隱約聽到孫村長說可能出事了,讓家裡人趕緊收拾然後離開。

劉雲心裡生出一股不妙的感覺,她直覺這件事一定跟昨日孫村長把孫狗子叫出去有關。

但是具體出了什麼事,她又不清楚。

現在狗子也不在家,她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娘親,我餓了。」

兒子狗蛋從屋裡走了出來,揉著眼睛,可憐巴巴地看著劉雲。

劉雲無聲地點點頭,從地上爬起,她比劃著讓狗蛋時刻留意孫村長家裡的情況。

她到廚房找了一遍,找到幾個吃剩的燒餅,匆匆地拿出來讓狗蛋應付,然後匆匆地到屋裡收拾東西。

她翻出了一個小木盒,上面上了鎖,這是狗子平常用來放銀兩的木盒。

但是她找不到鑰匙,狗子防著她,自然不會把鑰匙給她。

這時正在啃燒餅的狗蛋跑了回來:「娘親,我聽到叔公說要走了。」

劉雲心裡一慌,來不及收拾衣物了,她拉著狗蛋匆匆地來到孫村長的門口。

這時孫村長一家正走到門口,劉雲看到他們身上都背著包袱瞬間明白她猜得沒錯,他們一家是準備離開這裡。

她急忙撲了過去攔住孫村長,指手劃腳地讓孫村長帶她和狗蛋離開。。 「我想讓你幫忙去附近的村民家裡收購一些西瓜。」胡天笑著說道。

孫蘭花說道:「你要是想吃西瓜,可以來我家裡隨便摘的,沒必要去買別人家的。」

「我不是買來自己吃的,我是想做西瓜生意,現在正好是夏天,吃西瓜的人多。」胡天笑著說道。

其實胡天是這麼想的,正是因為胡家村的西瓜太多,吃也吃不完,還不如想辦法運出去賣了。

至於辦法,胡天心裡也大概想好了。

他打算先讓孫蘭花幫忙散發自己要收購西瓜的消息,然後從村民們手裡把西瓜收回來。

西瓜收回來后,再想辦法運出去,找銷路賣掉。

胡天也想好了,這次賣西瓜的錢,自己不會從中賺的,要如數返還給村民們。

孫蘭花聽到胡天這麼說,她在心裡想了一下,然後說道:「你打算多少錢一斤收呀?」

「嬸子,你覺得五毛錢一斤怎麼樣?我聽說在那些盛產西瓜的地方,人家開大貨車過去收,也只要幾毛錢一斤。」胡天說道。

「五毛錢一斤絕對夠了,買一袋鹽也才一塊五呢。」孫蘭花笑著說道。

「行,那你下午的時候幫我去跟他們說一下,他們可以把摘好的西瓜弄到我家,我可以直接收的。」胡天說道。

「行。」孫蘭花點了點頭。

其實胡天自己可以去做這個事的,但是他想,孫蘭花很少出門,也很少跟村民們打招呼,還不如借這個機會,讓她多跟村民們走動一下。

過了一會兒后,胡天就送孫蘭花回到家了。

孫蘭花讓胡天下車進屋歇會喝口水,但是胡天沒有下車,而是回家了。

他要先把車開回家,然後還要去山裡找宋秋柔。

胡天把車開回家,發現周芷若正躺在門口的涼椅上睡覺。

而且周芷若歪著頭靠在涼椅上睡覺,嘴角竟然還流了口水。

胡天心想,原來美女睡覺也流口水的啊!

於是胡天拿手碰了一下她,但是她沒有反應。

「美女,醒醒。」胡天推了推她。

周芷若正在做一個很舒服的美夢,感覺到有人在推她,她悠悠醒轉。

睜開眼一看,發現胡天站在面前。

而且她也感覺到了嘴角流口水了,於是她趕緊用手捂住了嘴,尖叫道:「啊……」

「你叫什麼,我又沒對你做什麼。」胡天笑著說道。

「我怎麼流口水了!」周芷若擦掉嘴角的口水,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不知道你腦袋裡在想什麼。」

胡天把孫蘭花買的冰可樂遞給她。

不過可樂已經不冰了,但是還涼涼的。

胡天沒有喝,因為胡天不是很喜歡喝碳酸飲料。

而且胡天以前看過一個電視節目,說碳酸飲料損害小蝌蚪,所以胡天從那以後就不想喝可樂了。

周芷若拿過可樂,扭開蓋子,咕嚕咕嚕的喝了小半瓶才緩過神來。

「今天有沒有人來家裡看病?」胡天問道。

「沒有,要有的話,我能在涼椅上睡著啊?」周芷若說道。

胡天指了指大門,說道:「你畢竟是一個女孩子,又長的這麼漂亮,以後你一個人在家的時候,如果沒有人來看病,你想睡覺,就關上門在屋裡睡。」

「不要再到門口睡了,萬一有人見色起意,對你做點什麼,我就不好向你表哥交代了。」

「哦,知道了。」周芷若嘴上不以為意的說道。

但是她心裡卻在想,完了,自己睡覺竟然流口水了,還被胡天給撞見了,好尷尬啊……

胡天從車上拿了包煙揣身上,對她說道:「你去洗把臉,去蘭花嬸子家裡幫她做點事,我們中午到她家吃飯。」

「你今天去鎮上辦事,辦的怎麼樣了?」周芷若問道。

「辦好了。」胡天說道:「對了,昨晚那個宋秋柔來了,我現在去接她。」

「行,那我去蘭花姐家裡。」周芷若點了點頭,去打水洗臉了。

洗過臉后,周芷若去孫蘭花家裡幫忙去打下手了,畢竟要做四個人的飯。

於是胡天也往山裡走了。

他走的路上,心想,這個周芷若好像有點占自己便宜啊!

自己叫孫蘭花叫嬸,她倒好,直接叫姐了。

那從輩份上來說,豈不是被她佔便宜了?

不過胡天也沒糾結這麼多了,之前孫蘭花也說過,自己私底下可以叫她姐的。

胡天走到深山裡,看到周圍沒有人,於是飛起來了。

他飛到天上,開始找起宋秋柔了。

另一邊。

宋秋柔在鎮上跟胡天分道揚鑣后,她一個人賭氣的走在山路上,又穿著高跟鞋,一腳深一腳淺的往胡家村的方向走了。

一開始,她心裡還懷恨在心。

覺得胡天這個傢伙,開個破車有什麼了不起的!

還堅持要送自己,自己又不是嬌貴的大小姐,需要他送嗎?

但是她走進山裡后,心裡就有些後悔了。

因為這裡都是些深山老林,壓根就沒有人煙。

她只是個女孩子,她也害怕啊!

她一邊小心翼翼的在山路上走,一邊還要四周環顧,看看有沒有野獸。

她不僅怕野獸,還害怕遇見男人。

因為電視里經常有新聞報道,說是有些女孩被殺害在深山裡。

而且還是先被那個后遇害的,甚至有的被找到的時候,連衣服都沒有穿呢!

她心裡有些害怕,也沒有注意,拉著行李箱,跌跌撞撞的走上了旁邊的一條小路。

大概走了十多分鐘,她腳下一滑,整個人跌倒在了地上。

這個時候,她發現自己的左腳崴了,而且骨頭凸起,看樣子是脫臼了。

一股鑽心的疼從左腳傳來,疼的她額頭都冒出冷汗了。

這下,她徹底慌了。

畢竟她也只是個剛大學畢業的女孩子啊,哪裡吃過這種苦頭。

她抱著膝蓋坐在地上,有些無助的看著天空……

就在這個時候,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響起。

旁邊不遠處低矮的樹叢動了一下,宋秋柔嚇得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她不僅捂著臉在哭,心裡害也怕死了。

心想千萬別鑽出來野豬或者野狼,自己腳崴了跑也不了,肯定會被吃的連渣都不剩!

她心裡甚至想,就算鑽出來一個男人,自己被他那個一下,也認了。

至少不會被野獸吃掉啊。

這個時候,旁邊的樹叢中鑽出來了一個腦袋…… 南風翊這是答應了?

雖然這回答模稜兩可的,但是這語氣裏面分明也沒有什麼拒絕的態度。如今眾人聽的雲里霧裏的,就正當晉國皇帝想要問問到底如何的時候,南風翊突然自己開口了。

「父皇,兒臣願意迎娶沈家二小姐為太子妃!」

這一句話,沒有半點疲態,說的鏗鏘有力的。比起之前惹人猜忌變得十分明了。

南風翊回應了沈清若的求親,而且不偏不倚的說了太子妃三個字。

這下子,沈家二小姐連續失去了兩段好婚事,如今卻也真的是飛上枝頭變成鳳凰了。旁人看着沈清若,眼裏自然是說不出的情緒來。

她或許真的幸運,因禍得福了,玩了今年公裏面最大的一場火。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