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王老爺子根本不會給她東山再起的機會,除了禁止她利用王家的資源,連出面都不讓她出了。就像今天王老爺子八十壽辰,整個帝都的人都來了,王老爺子卻特地吩咐管家,阻止她去前廳。

不能出現在眾人面前的王太太,算哪門子的王太太?

裳於雲現在想通了,王老爺子把自己留在王家,不是因為他放過她了。

而是看在毅山的面子上,不得不留。

但哪怕留下,王老爺子也不想讓她痛痛快快的當王二太太,而是架空她的權利,讓她作為王毅山見不得光的洩慾對象罷了。

裳於雲手指緊緊地攥在一起,眼裡的恨意越發的濃重。

想架空她,真以為她會甘心窩在王家的后宅?

想都別想!

總有一天,她不止要奪回自己的權利,還要把整個王家,踩在自己的腳下!

裳於雲佇立在原地沒多會兒,轉身準備走。

然而轉過身的剎那,卻發現自己的身後,不知什麼時候,站了兩道身影。

裳於雲嚇了一跳,待看清楚那兩人是慕洛琛和葉簡汐,頭皮發麻的張嘴欲驚叫出聲。

可沒等她叫出來,慕洛琛敏捷快速的衝到她身邊,一手抓住了她的胳膊,一手捂住了她的嘴,「別出聲,你敢喊一聲,我就要了你的命!」

話音落,捂住她嘴的手鬆開,緊接著冷硬的東西,抵在了她的腰側。

裳於雲看不到,但能感覺出來那是刀子!

腦海里浮現之前慕洛琛對裳於悅使得狠厲手段,以及他對自己說的話,裳於雲嚇得渾身直哆嗦。

牙齒打著寒顫,磕磕絆絆道:「我我我我不會出聲,慕洛琛你你你冷靜一些。」

「冷靜?我當然很冷靜,裳於雲,記得我之前跟你說的話嗎?」

慕洛琛刻意壓低了聲音,營造出陰森的氣息。

裳於雲頓時哆嗦的更加厲害。

「我說過,這、件、事、沒、完。」咬著牙一字一句的把話說出來,慕洛琛呵呵的冷笑出聲,「裳於雲,今天是你還債的時候了。」

感覺到抵在腰部的刀子又向前送了一些,冷汗霎時密密麻麻從額頭上流下來,裳於雲結結巴巴的說:「可是,可是,我已經得到了懲罰,老爺子打得我半死不活,現在我在王家也沒了實力……」

「只這些就行了?你害的簡汐和阿瑤有可能染上艾滋病,這點懲罰怎麼行?」

「你……」

裳於雲開口想要說話。

但沒等她把話說出來,葉簡汐忽然走過來,似笑非笑的盯著她說,「裳於雲,為了感謝你送我和沈瑤的禮物,我也送你一份禮物。」 葉簡汐說著,用一柄小刀劃破了手指頭,嫣紅的鮮血順著指頭流出來,她眉頭都不眨的就往裳於雲的嘴邊送。

裳於雲嚇得不停地搖頭,「唔,不……」話沒說出來,葉簡汐的手指頭,已經送到了嘴邊,裳於雲怕她把血滴到自己的嘴裡,把牙根咬的死死地。

葉簡汐看著她這樣,心裡忍不住狂笑,其實整治裳於雲根本沒在他們的預料之內。

可裳於雲自己撞上來,那他們也就不客氣了。

至於喂裳於雲自己的血,不是她想出來的,而是阿琛想出來的……以牙還牙,以眼還眼。

當初裳於雲派人喂她跟沈瑤喝艾滋病人的血,大概死也沒想到,自己也有這麼一天!

葉簡汐看著滿臉驚恐的裳於雲,一點同情也生不出來。

畢竟,自己艾滋病的事情還沒確診,沈瑤也在沈家關著,甚至要被迫和自己不喜歡的人訂婚!

只要想到裳於雲施加在自己同沈瑤身上的種種,葉簡汐就恨不得讓裳於雲立刻也得上艾滋病,體驗下被害的心情!

「怎麼不喝呢?這血還新鮮呢,你多喝一些,才能變得跟我一樣。」

葉簡汐說著,用力把自己手指頭上的血,往裳於雲嘴裡擠。

可裳於雲死死地閉著嘴巴,不肯張開嘴。

葉簡汐塞了兩次,沒能塞進去。

慕洛琛將刀子滴入裳於雲的衣服里,冷聲威脅,「張嘴,不然現在就要了你的命!」

腰窩子那裡傳來一陣刺痛,裳於雲身體頓時變得僵硬無比,望著葉簡汐的雙眼,充斥著屈辱、害怕和恨意!過了好一會兒,才慢慢地張開了嘴巴。

葉簡汐將手指上的血擠進去了幾滴,快速的拿出了手指,然後嫌惡的把手指用紙巾擦了擦。

裳於雲感覺到了口腔里血腥的味道,再也無法抑制住心裡的恐懼,嗷的一聲崩潰的嚎啕大哭。

她恨葉簡汐!

恨死了!

以後如果有機會,她一定要折磨死葉簡汐和慕洛琛!

慕洛琛聽到她刺耳的哭聲,劍眉蹙了下,手起手落,將她劈暈了過去,並鬆開了抓住她的手。

裳於雲失去支撐,軟綿綿的倒在了地上。

葉簡汐看著昏迷不醒的裳於雲,說:「就把她丟在這兒嗎?」

慕洛琛搖了搖頭,說:「當然不是,既然要把事情鬧大,那就乾脆做到底。簡汐,你把她的衣服脫光。」

「啊?」

葉簡汐用疑惑的目光看著他,無緣無故的脫裳於雲的衣服幹嘛?

慕洛琛冷著臉解釋,「把她的衣服脫光,等下在這放把火,前面宴會廳的的人趕過來……」

餘下的話,慕洛琛沒有說出來。

可葉簡汐也明白了……那些人趕過來,都會看到裳於雲脫光光的樣子,屆時裳於雲自然會聲名狼藉。

咳咳……

這樣會不會有些狠?

心裡小小的同情了下裳於雲,葉簡汐就毫不猶豫的開始行動。

慕洛琛在她動手解開裳於雲衣服的時候,就踱步到三米之外,背對著兩人。

他不想看裳於雲的身體,免得髒了自己的眼睛。

……

葉簡汐沒多會兒就把裳於雲的衣服脫得一乾二淨,連條底褲都沒留給她。

抱著裳於雲的衣服走到慕洛琛跟前。

葉簡汐說,「把這些衣服當成火引,免得她醒過來,穿上衣服跑了。」

慕洛琛輕聲「嗯」了聲,然後指了指她手裡的衣服,讓她扔到廊坊旁邊的竹子林里,自己則去破壞王家的消栓和灌溉系統。

葉簡汐把衣服扔了之後,等著慕洛琛回來。

沒多會兒,慕洛琛拿著兩瓶酒走了回來。

將酒倒在衣服上,然後拿出打火機扔了過去。

轟……

火苗迅速的躥升,燃燒了乾枯的竹子。

慕洛琛沒有任何猶豫,拉著葉簡汐往大廳的方向跑。

……

而就在兩人離開后沒多久,路過的傭人就發現了,竹林這邊起火了,想要打開滅火系統,卻發現系統閥門怎麼也打不開。

眼睜睜的在原地,看著火勢越來越大,傭人越發不知所措。

客廳那邊也注意到這邊起了火,賓客零零星星的走過來,想要看看發生了什麼事。

其中一位男客人走到跟前,餘光里注意到,暗處某個地方像是躺著一個昏迷的人,便走上前去看。

近了,發現果然是個人。

只是……

這人怎麼看著是赤身裸體的?而且還是個女人,看著還有些眼熟?

男客人在腦海里想著,自己在哪裡見過她。

但沒等他想出來,後面湧來的賓客,有人忽然拔高了聲音,說:「天吶,這不是王家二太太嗎?怎麼會這樣?難道……」

其他賓客聽到這聲驚叫,也都看了過去,見果然是裳於雲,臉上也都露出驚訝的表情。

短暫的驚詫之後,眾人猜測紛紛。

裳於雲生的國色天香,現在赤身裸體的躺在這裡,很難不被人想成,遭遇了那方面的不測。

可誰這麼大膽,竟然在王老爺子的宴會上,把裳於雲給強了?

這不是赤裸裸的打王家的臉,挑釁王家嗎?

賓客里半是看好戲半是同情的看著裳於雲,有些人甚至偷偷地拿手機拍了照片。

可沒有一個人上前,把她扶起來,或者遮擋一下。

王東擎聽到花園著火,趕過來的時候,便看到裳於雲光溜溜的躺在地上。

臉色頓時變得又黑又冷,他冷冷的看了眼身後嚇傻的傭人,沉喝:「都還愣著幹什麼?把二太太帶回房間!」

男佣人忙把自己的外套脫下來,走到裳於雲的跟前。

裹住她不著寸縷的身體,將她抱起來,往王家的后宅走。

……

王東擎看著裳於雲離開,冰冷的目光掃了一眼在場的其他賓客,冷聲道:「各位,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你們應該知道。」

賓客們被他強大的威壓壓制,連呼吸都變得小心翼翼。

王東擎看向旁邊的管家,說:「請賓客們回去,另外,有些不存在的照片和視頻,順便處理了。」

「是。」

管家恭敬地說著,輕輕的揮了揮手。

王家的警衛便強制請賓客交出了手機,刪除乾淨上面的照片和視頻后,才把他們請往前廳。

王東擎留下管家處理花園的事情,自己則轉身往關著天寶的地方走。

慕洛琛和葉簡汐鬧出這麼大的動靜,無非是想帶走天寶。

可他們未免把王家想的太簡單了!

哪怕今天他們把天捅破一個窟窿,也休想把天寶從王家帶走! 裳於雲被人抱著回了卧室,沒多久便幽幽的醒了過來。

傭人還沒來得及說一句話,裳於雲忽然從床上起來,衝到衛生間,發瘋似的趴在馬桶上嘔吐。

嘔吐的沒有東西可以嘔吐,她依然沒有停止。

嘔吐到脫力,裳於雲頹然的癱軟在地上,淚水大滴大滴的落下。

自己感染了艾滋病……

艾滋病……

一旦感染上這個病,自己的一切都毀了!

傭人見裳於雲不發一言,有些害怕,可再害怕王東擎的話也不敢不說,於是小心翼翼的開口,說:「二太太,擎少爺吩咐說,沒有其他事情,請二太太不要出去。」

裳於雲聞言,驀地抬起了頭,目光狠戾的盯著那個傭人。

「他憑什麼不讓我出去?」

傭人看了眼她依舊赤裸裸的身體,欲言又止。

裳於雲順著她的目光,俯首看了眼自己的身體,這才察覺到異樣,「我的衣服呢?」

「二太太……你不記得發生的事情嗎?剛才花園裡著火,你被發現赤身裸體的躺在那裡……」

傭人話沒說完。

裳於雲目光直直的盯著自己半晌,忽然尖叫了一聲,站起來把浴室琉璃台上的洗浴用品全都掃到了地上。

玻璃瓶掉落在地上,炸裂開來。

裳於雲盯著一片狼藉的地板,面容猙獰的如同厲鬼般。

傭人嚇得不敢再說話。

空氣的死寂沒維持多會兒,裳於雲忽然拔腿朝著外面跑。

「二太太……」

傭人回過神來追著裳於雲出去,但沒等她追上去,只見裳於雲已經抓起件衣服,從卧室里跑了出去。

傭人嚇傻了,王東擎吩咐了,要把裳於雲留在卧室里。

現在人跑出去了,如果惹出了什麼禍事,第一個饒不了的就是她!

拿出手機,傭人撥通了管家的電話。

告訴他,裳於雲跑了出去。

裳於雲跑到外面,把衣服穿上,往前面大廳里跑。

她要去找葉簡汐和慕洛琛算賬,這兩個賤人,喂她喝下艾滋病人的血后,竟然還把她衣服脫光扔在庭院里!

這件事現在一定眾人皆知,王老爺子也不會再讓她留在王家!

他們毀了她的一切!

當不成王家的二太太,她還有什麼需要顧忌的?

今天她要撕破臉皮,把葉簡汐和慕洛琛推上風口浪尖!

裳於雲抱著魚死網破的心,火箭般衝到大廳。

快進去時,管家帶著傭人攔住了她的去路,「二太太,請你立刻回去。」

「讓開!」

裳於雲嘶吼,不管不顧的推開那些人向前跑。

管家微微點頭,那些男佣人一擁而上,攔住了裳於雲的去路。

裳於雲盛怒之下,掙扎了幾下,差點撕破他們的包圍。可她的力氣終究有限,哪裡抵擋得住四五個力大的傭人?沒多會兒就敗下陣來,被兩人抓住了胳膊,鉗制住了身體,無法動彈一下。

「你們把我放開!葉簡汐!慕洛琛!你們兩個賤人給我出來!別以為你們躲在裡面,我就拿你們沒辦法!你們最好祈禱,別有一天落在我手上,否則我絕饒不了你們!」

裳於雲激動的朝著大廳的方向破口大罵。

「把二太太帶回去。」

管家板著一張臉吩咐傭人。

傭人拉著裳於雲要把她帶下去,裳於雲拚命的掙扎。眼看著她就要被帶走,可就在這時,大廳口處傳來一道夾雜怒氣的聲音……

「你們這是幹什麼?」

裳於雲聽到熟悉聲音,淚嘩啦嘩啦的流下來,她朝著那個方向看過去大聲喊:「毅山,救我!他們要打我!」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