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現場再怎麼說也有上萬人的存在,當他們看到這個結果后,也是睜大了眼睛,臉上儘是不可置信,而陸方還在保持出拳那個動作,但他擁有的並不是四條手臂,而是兩條手臂。

剛才那虛幻的一幕,幾名證道強者卻是實實被擊飛了出去,況且現在他們還躺在那個大坑中,口中的鮮血不斷噴射,在剛才那一拳中,他們受到了巨大的衝擊。

就在此時,陸方身上那一絲乳白色的光芒突然消失,陸方的意識也因此回到了身體,只是他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動,沒想到天老的能力竟然如此厲害,只是用了不到兩秒鐘的時間就已經把對方給擊敗了,可想而知,天老在全盛期的時候,實力到底有多麼驚人,一想到這裡,陸方就變得激動無比。

看來天老真的沒有吹牛,他全盛期的時候這種證道強者給他提鞋都不配。

「你小子整天都以為老子在你面前吹牛,我什麼時候有騙過你了?如今我只是恢復了一點實力罷了,如果真的恢復到了全盛期,我告訴你,這些人,只是我彈指之間就可以滅殺掉。」

陸方心中正在想著這樣的話語,天老也能聽到讀取,語氣中更是帶著一絲不滿。

「那是那是,天老的實力如此之高,我是非常佩服的,哪裡敢說其他的話,不過我感覺非常奇怪,剛才為什麼憑空生出了另兩條手臂?這也是把我給看呆了,您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陸方也感覺非常的奇怪,雖然剛才身體並不是他控制的,但是他也能察覺到一切,剛才是確確實實的多出了兩條手臂,讓陸方感到十分的不解。

天老大笑了出來:「我說你小子是真的不知道這些招式的厲害,連你都沒有看出這手臂的真假,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說了,這身體是你的,有什麼感覺你應該非常清楚,這種憑空變出手臂是不可能的事情,哪怕實力再高也不可能。」

「那剛才為何會多出兩條手臂,這兩條手臂手攻擊出去的時候還帶著攻擊力?」

「那是因為速拳的原因,我早就已經和你小子說過了,讓你平時長點心,用心感受一下這套拳法,你不相信我能有什麼辦法,若是能把這套拳法修鍊到大成境界,你就能把手臂控制到一種極致,也能把速度控制到一種讓人意料不到的情況,剛才大家看到的那一條虛幻的手臂,不過是因為我的速度太快,所以他們錯認為是四條手臂罷了。」

天老淡淡的解釋,對於陸方,他已經沒有什麼可以掩蓋的了。

「原來如此,我就感覺非常的奇怪,為什麼會多出兩條手臂?原來那手臂不是殘影,而是真實存在的,因為速度太快導致大家都看花眼了。」

陸方一臉恍然大悟的開口,眼中也出現了一絲好奇:「天老,那如果我來修鍊的話,要修鍊到什麼時候才能做到如此?」

「你這小子平時也不怎麼修鍊這套拳法,如果想達成這種效果,必須要進入證道大陸以後才能成功,因為這種速度已經不是普通人可以控制的了,現在你也不用著急,只要努力的修鍊就可以了,總有一天能做到。」

對於陸方,天老可是非常的有信心,畢竟陸方每一次都能給他創造奇迹,他發現陸方不是一個普通人,意志十分的堅定,如果由他修鍊的話去以後必成大器。

「好的,我以後一定要達到如此。」

陸方笑著回答,眼中也出現了一絲堅定,不得不說天老剛才使用出來的那個招式,實在是太過於絢麗了,連陸方也有受不了,如果他能發揮到如此境界,以後定是非常的拉風。

不過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陸方回到身體之後,周圍的人看陸方的目光中,除了濃濃的敬畏之外,還是敬畏,畢竟以一人之力擊敗了四大證道強者,足以說明陸方的實力,就沖這一點大家對陸方有任何的想法,特別是剛才站出來的那兩名大鎚子兄弟,更是越來越敬畏了。

畢竟他們原本的意思就是想幫助陸方渡過這一次的危機,沒想到根本就不需要他們的幫忙,陸方輕而易舉就把這四名證道強者給打敗了,這一點也是他們為之而感到最為驚訝的一點。

「你到底是何許人物?為什麼會有如此強大的實力?」

經過剛才的攻擊,幾名證道強者已經陷入了重傷狀態,但他們還是倔強的從地上給爬起來,看陸方的目光中帶著濃濃的恐懼,很想知道陸方到底是什麼人。

「我是什麼人,這一點你們不需要了解,也不需要有過多的理會,畢竟你們三個人做的那些卑鄙事情,讓老子很看不起,如果不服氣的話,我們再來打一場,不過我要事先聲明,如果真正的出手,我可不會和你們客氣。」

說到這裡,陸方眼中露出了濃濃的殺意,幾名證道強者眼中的恐懼之色越來越濃,特別是笑面虎,更是被陸方如此一番話嚇得連連後退,不敢有任何話語。

「我再問一句,對於現在我的抉擇,你們幾個人還有沒有什麼想要反駁的意思?如果不同意的話,那就繼續吧,反正我才剛剛熱身。」

陸方一臉笑意的看著這幾個證道強者,奈何誰也不敢開口說話,也是直接默認了。 「那好,我就帶她一同下去了,鎚子你們兩兄弟也可以一起過來,至於接下來的名額,就由大家來選拔了。」

幾個證道強者沉默后,陸方在大家驚訝的目光下,把冰潔靈抱入懷中,徑直往那大湖中躍身一跳,跳入了那黑洞中,鎚子兩兄弟也沒有任何耽擱,緊隨著陸方身後的步伐,進入了這黑洞中,只是一瞬間的時間就少去了四個名額。

現場的人沒有任何人敢開口說話,四名證道強者各自對視一眼之後,不再猶豫,往黑洞沖了過去,進入了黑洞里。

瞬間的時間就只剩下最後兩個名額了,現場的人對視一眼,隨後開啟了他們之間的鬥爭,對他們來說,兩個名額幫助非常大。

當然,陸方對這些東西壓根就不知道,因為他已經帶著冰潔靈進入了這個空間中,原本陸方的意思是不想進入裡面修鍊,但考慮到冰潔靈要進入,如果沒有他在身邊的話,或許會受到其他人的欺負,畢竟這幾個證道老頭一看就知道肯定不是什麼好東西。

最終陸方也是決定進入空間里修鍊,雖說這當中會有一點點的弊端,不過陸方相信他在進入了證道大路之後,會穩固自己的基礎,一切的事情都能得到緩解。

在剛進入這黑洞的那一瞬間,陸方有了一種熟悉的感覺,在這隧道中直接飛行,就好像陸方剛從華夏那邊過來的空間隧道一般。

這反倒是讓陸方起了一絲異樣,沒想到這個空間里還有這種事情發生,讓陸方感到詭異不已,但這些事情並不是他現在可以想的明白的,所以也不想思考。

只是這一個所謂的空間隧道,不過是經歷了那麼稍微幾秒鐘的時間就停了下來,陸方發現自己出現在一個十分詭異的空間里,這個空間什麼也沒有,看上去一片虛無,陸方卻能站在這虛無中,就好像是現代的玻璃橋一樣,給人一種特別詭異的感覺,不僅是陸方如此,站在旁邊的鎚子兩兄弟還有冰潔靈都感覺一陣感嘆不已。

就在這時,從上方突然落上了四個身影,正是之前和陸方發生一定衝突的幾個證道強者,不過他們四個人看到陸方的時候,臉上露出了一絲害怕和驚恐,不由自主的往旁邊的一個角落走了過去,隨後徑直盤腿坐上。

在他們看來,不應該浪費1分1秒的時間,因為在這個空間里,他們能呆的時間就只有一年,這一年的時間裡,你能修鍊到什麼樣的境界,這完全看你的造化,所以他們也不想浪費半點時間,來到這裡就直接盤腿坐下,他們被卡在這個境界已經很久了,一直都想進入證道大陸,這麼好的一個機會,他們自然不會放過。

「冰潔靈,我們走吧,我們去另一邊修鍊,進入了這個空間我們應該好好把握時間,不應該浪費半分。」

陸方也明白這一個道理,在此刻也沒有多說,拉著冰潔靈的手往旁邊一個角落走了過去,突然被陸方拉住了手,冰潔靈的小臉出現了一絲滾燙,但也沒有說什麼,更沒有拒絕,就這樣靜靜地跟著陸方來到了旁邊的一個角落,鎚子兄弟也非常的識趣。

他們知道陸方和冰潔靈肯定有異樣的關係,擺明是二人世界,他們也不好打擾,只能選擇另一個角落盤腿修鍊。

再過不久,從外面進來了兩名陌生男子,他們的實力還算得上是可以,最起碼也到了凝神中期的境界,能進入這空間里,完全因為他們的實力,當然,他們也不敢打擾任何一個人,因為這裡每一個人的實力都比他們高,他們能做的就只有自主修鍊。

隨著兩個人的進入,原本出現在上方的那個帶著絲絲亮光的口子,在這一刻竟然緩緩的關閉,這裡也因此陷入了一片的黑暗,感覺就好像沒有任何的光源一般,但他們在這裡面卻能清清楚楚的看到所有人。

說起來也是一件詭異不已的事情。

「你真的是我認識的陸方嗎? 豪門閃婚:賀少寵妻上癮 為何變得如此強大?強到讓我不敢高攀。」

紀少的金牌老婆 在陸方觀察周圍的狀態之際,冰潔靈略為柔弱的聲音突然響起,與之前那冰冷無比的聲音相比,判若兩人,讓陸方微微一動,不由回過頭一看,發現冰潔靈那明亮的美瞳緊緊的盯住自己,在黑暗中,陸方還能察覺到那一絲通紅。

在這個世上,沒有哪個女人是不喜歡強者,畢竟自古美女愛英雄!

之前冰潔靈看不起陸方,是因為陸方的實力太低了,隨時都有可能被她滅殺,如今陸方轉身成為了絕世高手,更是以一己之力擊敗四名證道強者,充分的說明他的強大,這樣的陸方讓冰潔靈非常的心動。

「你說的沒錯,我已經不是以前那個陸方了,我已經擁有了不凡的實力,有了一定的自保,說起來我們之間也有一些賬要算一算,你之前在紅極大陸里對我做的那些事情,是否應該給我一個解釋?難不成就想這樣矇混過關?」

看著冰潔靈那明亮的美瞳,陸方不由心中一動,嘴角更是因此出現了一絲邪笑。

「你想我給你什麼樣的交代?」

冰潔靈知道陸方正在和她算賬,但她知道陸方不會對怎麼樣,如果他真的想報復自己,方才就不會救下她,又何必要幫助她進入這個空間?

況且以陸方這樣的天賦和實力,他進不進入這個空間都是一樣,因為他能輕易的突破那個境界,這麼年輕就能夠達到如此實力,對他來說,想踏入證道大陸,已經有了一定的通行證。

現在卻跟隨自己一起進入了這裡,足以說明陸方是想保護她,現在這些話不過是說來聽聽罷了。

「想要什麼交代,你還不明白嗎?我也不逼你,你想給我什麼樣的交代就隨意吧,反正我是一個很大方的人。」

陸方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額頭,眼中儘是無奈,讓他報復冰潔靈他也做不到,畢竟這女人已經和他發生了那種親密的接觸,他是一個很負責任的人,既然關係已經發生了,就必須要為其而負責。

就在這時,陸方的鼻孔之中突然傳來了一絲幽香,也感覺一絲柔軟出現在他的臉龐上,這當中還帶著一絲濕潤,感覺十分的美好。

只見冰潔靈如蜻蜓點水一般,快速的在陸方的臉龐點了一下,臉色漲紅,頭緊緊的低下,和之前那副高冷無比的樣子判若兩人。

陸方簡直不敢相信,他剛遇到冰潔靈的時候,這可是一個冰到了谷底的女子,陸方以為她從來都不會露出這種小女子的狀態,但如今卻露出了這樣的表現,說明冰潔靈的心態已完全改變了。

「我當初這麼對你絕對不是我的本意,如若你沒有破壞我的計劃,我也不會置你於死地。」

冰潔靈開口回答,當初一開始的時候,她也沒有想過要把陸方給殺害,不過陸方已經觸犯到了她的利益,無奈之下也只能對陸方動手。

她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能踏入這藍怒大陸,畢竟她年紀輕輕就到達了這個修為,卻被這修為卡在了那個境界幾年的時間,讓她心急如焚。

無奈之下,只能選擇利用這樣的一條路解決所有的事情。

但在陰差陽錯之下,竟然和陸方發生了這種關係,並且突破了她的實力,最終來到了藍怒大陸,而老天似乎對他們開了一個玩笑,又讓他們相遇在一起,並且發生了如此碰撞,冰潔靈也察覺到了陸方如今的強大之處,已不再是那個一無所有的弱小子,而是成為了一名頂天立地的強者,對於冰潔靈來說,已經足夠擁有她。

「這一點我倒是明白,在當初我和你發生那種關係,你並沒有把我殺掉的時候,我就已經知道了你的為人,其實你表面看上去好像很陰冷,但很多事情你都是迫不得已罷了。」

陸方點點頭,對於這一點他表示非常的了解,因為當初冰潔靈並沒有把他給殺掉,充分說明了這一切,如果當初冰潔靈真的出手把陸方給殺了,陸方也不會有今時今日,當時冰潔靈也沒有交代幫派里任何的事情就直接離開了,說明她肯定有什麼著急的事。

「我感覺非常奇怪,你這麼著急提升自己的實力,並且進入藍怒大陸中,到底是所謂何意,現在又這麼著急進入這個空間里修鍊,想來你也想要踏入證道大陸的行列,你身為一個女子,為何要如此拚命?」

陸方很疑惑,說實在的,努力的女孩子他的確見多了,但像冰潔靈如此努力的,還真的沒有見過,也想知道冰潔靈到底為了什麼而努力。

甚至不惜一切代價!

聞言,原本羞紅臉的冰潔靈在這一刻緩緩的抬起頭,臉上的嬌羞之色更是在這一刻消失不見,眼中也因此露出了濃濃的怨恨。

「其實我這麼急著進入證道大陸,只是為了找一個人罷了。」

冰潔靈說到這裡的時候,眼中還帶著濃濃的仇恨,似乎這個人和她有著血海深仇一般,讓冰潔靈記憶猶深,那股仇恨之色根本把持不住。

一夜驚喜:夫人,你命中缺我 「你要進入證道大陸里找人?這不是在逗我吧,兩者之間可是擁有著一定的限制,根本就不能隨意出現在其他大陸。」

陸方睜大眼睛,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冰潔靈,對於她所說的話明顯不信,因為之前天老和他說過,每個大陸之間都有一定的結界,根本不可能突破這種結局去往其他大陸,因為這樣會打破其他幾個大陸的安靜。

冰潔靈生活在紅極大陸中,卻說要在證道大陸里找一個人,從她的語氣中就可以得知,這定是她的仇人。

「我說的是真的,我找這個人和我有著血海深仇,我冰潔靈發誓此生一定要把他給殺了,這個人在證道大陸里的一個大勢力里,不過這個人和普通人不一樣,他修鍊的功法和體質十分特殊,可以無視所有的限制,隨意出現在其他大陸。」

「就是因為這個人,我才會淪落成為無父無母,並且進入寒冰派里接受嚴格的訓練,要不是如此,我還是一個很幸福的人………..」

說到這裡,冰潔靈已經開始追憶過去,在她很小的時候,她父母也是兩名修鍊者,不過他們一直住在深山野林中不問世事,那時他們一家三口過得非常開心,但好景不長。 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冰潔靈那時還是一個幾歲大的孩子,那時正在睡眠中,突然被她父親抱在懷中,並且急促的奔跑,當時的冰潔靈被嚇壞了,因為在她睜開眼睛的那一瞬間,發現自己的父親滿身鮮血,表情異常的痛苦,一看就知道肯定是受到了別人的攻擊。

那一刻,冰潔靈被嚇哭了,她父親並沒有理會她的哭聲,把她抱到了一處荒野中,隱藏到了一處比較隱秘的山洞,而他則是來到了一處空曠的地方,等候來者的追擊。

當時的冰潔靈被她父親用繩子綁住了手腳,並且捂住了嘴巴,不能發出任何的聲音,卻親眼看到一個渾身穿著黑色披風的男子出現,把她父親給殺害了,還將心臟給挖了出來。

那一幕,冰潔靈永遠都忘不了,如此殘酷的一幕深深刻在她的心底,在那之後,甚至連她父親的屍體,都被對方給消滅了。

在那之後,冰潔靈在那個地方呆了足足一天的時間,感覺又餓又累又傷心,都已經不想活了,哪怕年紀還小,卻也知道很多事情,後來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被寒冰派的宗主給救了,寒冰派的宗主看到冰潔靈的修鍊天賦很高,也適合修鍊她們寒冰派的功法,所以將其立為親傳弟子。

才會出現了之前那樣的一幕。

而冰潔靈一直忘不了當時那一幕,也記住了那個有一身黑色的斗篷男子的手是透明化的,就好像是用純冰打造而成的一樣,還散發出絲絲白光。

不過這個男子有什麼面容她不知道,只知道這個人有一個用純冰打造而成的手臂!

聽到冰潔靈的話,陸方才嘆出了一口氣,也沒有想到冰潔靈的遭遇會如此悲慘,說起來絕對是一個巨大的悲劇,居然遭遇了這麼悲慘之事,難怪當初會不惜一切的代價和手段,想加強自己的實力,隨後進入藍怒大陸在,到如今想要進入證道大陸,這一切的原因都是因為她想要報仇。

提起往事,冰潔靈的眼淚忍不住滑落,在心中壓抑了這麼多年的壓力,被述說出來之後,就把情緒給發了出來,直接撲入了陸方的懷中放聲痛哭。

陸方伸出手,輕輕的撫摸著冰潔靈的後背,這一刻他已經徹底的原諒冰潔靈,他知道當初冰潔靈如此努力並且不擇手段,都是為了替父母報仇,他也明白如此一點,一個人只要有了一定的血海深仇,哪怕是萬劫不復,只要能給父母報仇,一切都是浮雲。

「好了,不要哭了,再哭的話就不漂亮了,再說了,好不容易進入了這空間里,如果你還在這裡哭,不好好修鍊的話,到時肯定會浪費很多時間,你必須要打起精神,好好的修鍊,爭取能在一年的時間內突破到那個境界之後,進入證道大陸,找那個傢伙報仇。」

過去五分鐘后,陸方才開口安慰,因為他知道隱藏在心中的秘密這麼多年,如今被傾訴出來,的確會感覺非常的難受,陸方也等冰潔靈哭夠了之後才開口安慰,這麼一番話更是激起了冰潔靈的勇氣和決心,也是直接從陸方懷中出來,隨後擦乾了淚水。

「對,你說的非常對,我應該提起精神,一定要好好的修鍊,為我父母報這血海深仇,陸方,謝謝你,我已經調整好了自己的心態,來吧,我們不要再浪費時間了。」

說著冰潔靈已經往旁邊移動了過去,之後盤腿坐上,默念心中的法訣修鍊起來,這著急不已的樣子,讓陸方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但他也沒有打擾,而是盤腿坐下,之後緩緩的閉上眼睛,準備進行修鍊。

天老的聲音卻響了起來:「我就說你小子每一次都不會給我帶來好處,你知道這小娃子剛才說的人是誰嗎?」

原本正準備修鍊的陸方,聽到天老這話后,頓時眼前一亮,緊隨著趕緊開口:「是誰?難道天老你認識??」

「這不是廢話嗎?她都已經把情況說得如此清楚了,如果我還不知道這個人是誰的話,還怎麼在證道大陸里混?」

天老一臉無奈的搖搖頭,這才緩緩的開口:「這小女娃說的那個人,是證道大陸中的一個極其詭異的門派,據說這個門派平時都十分的低調,但他們的攻擊力誰都知道,大家都知道他們的身體並不是實體,而是已經完全轉化為玄冰之體。」

「玄冰之體??你的意思是說,他們已經失去了肉身??」

聽到這裡,陸方不由得睜大了眼睛。

「沒錯,他們已經沒有了任何肉身,全身上下都是由冰塊組建而成的,但為師做代價,他們也得到了永生!」

天老的每一句話都在敲擊的陸方的內心,從以前到現在,他從未想過會有永生這樣的存在,不料證道大陸里確確實實的存在,讓陸方感到驚訝至極。

「你不是在逗我吧,這世界怎麼可能還會有長生不老???」

陸方還是不願意相信這麼一個事實。

「我知道你不願意相信,但這的確是一個事實,他們應該是和某種物質簽訂了一定契約,作為代價,他們把自己的肉身貢獻了出去,用純冰之體來替代他們說完身軀,雖然得到了永生,卻失去了人體該有的東西。」

「我操,那豈不是和行屍走肉沒有什麼區別???」

聽到這裡,就算陸方再怎麼傻也能明白過來,他們是用其他物質代替了身軀,由此一來,他們作為人類所有的東西都已經消失,擁有的就只有一具冰冷的身體,作為一個男人,如果失去了哪些功能的話,豈不是和廢的沒什麼區別,陸方簡直不敢想象這些人到底是怎麼想的。

竟然把自己如此寶貴的東西廢棄了,簡直和腦殘沒有什麼區別。

「雖然你是這麼想,但人家可不是這麼想,所以進入他們門派中的都是一些頻臨死亡的老傢伙,那些大壽將至的人都會加入他們的門派,因為這樣就能給他們永恆不死的生命,傳言如果他們能起到一定定的限制,或者修鍊到至極的話,也能把這玄冰之體轉化成為肉體,這也鍛造了他們再次重生的效果。」

沒等陸方平靜下來,一個巨大的重磅炸彈再是丟了下來,也是讓陸方睜大了眼睛,簡直不能接受如此一個情況,畢竟現在的信息量實在是太大了。

天老知道這種情況陸方一時之間也接受不了,也是靜靜的等候陸方的消化,一直過了五分鐘的時間,陸方才反應了過來。

「竟然還有這種說法,如果他們真的能把這玄冰之體轉化成為肉體的話,豈不是太過於逆天了?話說天老,你的魂魄狀態豈不是很適合他們?如果你有了玄冰之體,隨後再進行修鍊的話,或許你也能變回原來的模樣。」

陸方的腦袋和其他人不一樣,很快他就想到了這一點,臉上也出現了一絲笑意。

天老卻在這時無奈一笑:「你這個辦法我早就已經想過了,但這明顯是一個不可行的辦法,如果其他人不知道這個隱秘門派里的事情,我可是非常清楚,他們只要形成這些寒冰之體,就會徹底的變成一個傀儡,平時根本就不主的修鍊,只會無窮無盡的執行任務,雖說有自主意識,卻不能違抗他們主人給發下的命令,這樣的生活簡直和死了沒有任何區別。」

「而且他們的實力也得到了一定的限制,操控者也非常的聰明,會控制他們的修鍊程度和他們的天賦,讓他們永遠也突破不了,再說了像那種境界,如果真的想突破,談何容易?」

天老非常的清楚,這是一種什麼規模,這番話說出來之後,陸方也是義憤填胸,說起來如此一個門派還真的是害人不淺,簡直就是一個操控機器。

「算了,和你說這些都是沒用的,你還沒有突破到那個境界,也沒有資格得到這麼多的信息,現在我們還是談論一下你的情況吧,你之前不是和我說不會進入這空間嗎?怎麼突然就進入了這裡?」

「額…………這個嘛,人,總會有衝動的時候……….」

「夠了,不用說了,我知道你是什麼意思了,你小子這個性格也是永遠改不了,那衝動的性子也是我最為喜歡的一點,我知道你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保護這女娃子,但我想告訴你的是,很多的事情你都必須要保持理性………..」

「我知道,這句話你已經跟我說過無數遍了,我也很想改,奈何我這性格就是如此,你想讓我改也改不了。」

話還沒有說完,就已經被陸方打斷了,弄得天老沒轍,他也非常的明白,陸方這種性格根本就改不了:「我知道,所以我就說你現在要儘快增強自己的實力,既然已經進入了這裡,你也要努力的修鍊,雖說進入這裡修鍊會有一定的弊端,但我相信以你的能力,肯定能輕鬆的解決,好了,我也不打擾你了,如果你的實力真的突破了證道後期大圓滿的實力,進入了練神境界,我就把證道大陸里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你,這當中也包括這女娃子的仇人。」

說到這裡,天老的聲音已經完全消失了,卻勾起了陸方的好奇心,因為天老在剛才的時候可是提及了實力的劃分。

練神境界。

這是陸方新聽到的一個境界,他在藍怒大陸里聽到的最高境界是證道實力,如今卻出現了一個練神境界,可惜的是無論陸方如何叫喊,天老就是不回答,讓他無可奈何。

懷著激動的心情,陸方只能靜靜的閉上眼睛,隨後運動身體的法局,想看看在這裡修鍊和在外界修鍊到底有什麼不同。

就在陸方運動功法的時候,頓時發現了一絲不對勁,就在他的功法在體內運動一周圈之後,突然發生了異變,因為他發現第二圈修鍊的時候,速度竟然比起外界快了一倍之多。

原本陸方的體內就有匯靈珠的輔助修鍊,導致他修鍊的速度比起常人快了不少,而這空間里竟然還能加快他運行功法的速度,達到了一種極其恐怖的程度,陸方有點接受不了,畢竟這實力提升得也實在是太快太快了。

我的媽呀,我終於知道大家為什麼都要搶著進入這空間里修鍊了,能擁有如此速度,的確值得他們爭搶,而且在這裡也不會有任何的瓶頸,也不會有任何卡頓。

感覺就好像是一條高速一樣,一路狂奔而去,根本就不需要任何的轉彎,也不需要有擔心會有什麼堵塞,只需要一腳踏在油門之上,就可以一路猛衝直撞。

就這樣,陸方在這裡靜靜的修鍊,隨著體內的功法運行的越來越快,實力提升得越來越快,陸方陷入了自我迷失的修鍊中,根本就不知道周圍的環境發生了什麼變化,也不知周圍有什麼樣的反應,腦海只唯一的想法就是努力努力再努力!

境界也在不斷的突破,但是伴隨著境界不斷的提升,陸方對於身體的掌控程度也到達了一種極致,甚至能感覺到周圍的事情,感覺空氣中總是有著一種極其熟悉的干決,似乎似曾相識,但是又十分陌生,說不出的詭異。

陸方知道自己現在已到達了證道後期大圓滿的境界。 陸方突破到這個境界的時候,也是一路狂飆,絲毫沒有遇到任何瓶頸,就好像在游泳一般,只要努力向前,將會不遇到任何阻礙,不得不說,這感覺實在是太舒爽了一點。

這一點連陸方也感覺驚訝,沒想到還會發生這種事情,難怪之前會有這麼多的人想進入這裡修鍊,不僅能給他們提升大量的元氣,促進他們的修鍊速度,也能無視所有瓶頸,對所有修鍊者來說,是夢寐以求的。

但陸方在上升到證道後期大圓滿境界的時候,就停了下來,並沒有接著修鍊,距離踏入證道大陸的實力就只有一步之遙,不過陸方卻沒有想踏出這一步的意思。

當陸方的實力到達這個境界的時候,天老的聲音就響了起來,讓陸方緩解下來,把所有的基礎都固定完畢之後再踏出那一步,對他以後的修鍊來說有著決定性的作用。

「天老,你之前不是和我說在這裡修鍊可以不需要注重任何瓶頸嗎?為什麼我要半途中停下來打基礎,如今已經過去了半年的時間,如果要把基礎打好的話,肯定會浪費大部分的時間。」

陸方也感覺到一絲浪費,畢竟這麼好的修鍊環境,誰都想把自己的實力達到極限化,陸方也不捨得停下來,要不是天老開口阻止,他肯定會一鼓作氣,直接突破了。

「這個地方不僅能讓人得到巨大的提升速度,也是一個很好的打基礎地方,你根本不需要著急,與其說一鼓作氣突破到那個境界,還不如把自己的基礎給打好,你的實力一直是突飛猛漲,的確需要一定的顧忌,如今對你來說剛好是一個機會,這也是我進入了這個空間之後才領悟到的,在這裡打基礎,根基是絕對的穩。」

天老開口解釋,這一點他早就已經想過了,不過一直沒有打擾陸方,一直到他感覺陸方想強行突破到那個境界的時候,才出言阻止。

當然,天老也不會強行要求陸方停下來,不過是詢問一下陸方的意見,如果他真的那麼急切想進入證道大陸的話,天老也不會阻止,畢竟基礎可以慢慢穩下來,不過在這裡會錯失一個機會罷了。

長腿姐姐 如果陸方在這裡打起基礎,也會錯失一個踏入煉神境界的機會,兩者該如何選擇也只能靠陸方自己。

陸方也陷入了沉思中,如天老口中說的,現在他的確面臨一個巨大的選擇,一邊是實力的高漲,另一邊卻是為以後的道路固定,這對他來說是很難的選擇,沒有哪個人不想擁有那強大無比的實力,可如果基礎不穩的話,以後也不會到理想的高度。

要是陸方停下來固定基礎,以後的道路就順了一些,眼下這個兩面性的選擇,陸方真的不知該如何抉擇。

陸方靜靜愣在了原地,一直過了半個小時的時間,才作出回應,過程中天老一句話也沒有開口,靜靜等候陸方的回答。

「好吧,天籟,我已經決定了,接下來的時間我不再強行突破,準備想好好打打基礎,畢竟在修鍊一途之上,基礎才是最重要的,行走在這個大陸上,我需要的不是快速的突破實力,而是走到最高境界,站在這個大陸的頂點,才能回到我原來的地方。」

最終,陸方也是下定了決心,要在剩餘的時間裡打好自己的基礎,對他來說基礎才是最重要的。

畢竟他來這個世界最主要目的就是回到華夏,他努力修鍊的目的,也是為了能達到頂尖位置,到時能破碎空間,回到原來的世界中,所以,陸方必須要為以後的路著想。

看到陸方的回答,天老心中十分的欣慰,也是點點頭,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很好,我果然沒有看錯你小子,雖說你這一次放棄了能夠踏入證道大陸的機會,可一旦你把基礎打好了,我相信,突破到那個境界也指日可待,況且還有我這師傅在你身邊,你放心,如果到時真的出現了什麼卡進階的事情,哪怕是拼上了我這條老命,也務必讓你進入證道大陸。」

說到這裡,天老的語氣帶了些毫意,以前巔峰時期的時候,如果他想讓一個人實力提升的話,完全可以做到,如今變成了魂魄體,雖然受不不少影響,可大致還是有些能耐的。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