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球迷們也開始有些著急,在死亡之組,每一場比賽都很重要,兩連平雖然不是很壞的結果,但多特蒙德重返歐冠的第一輪主場,球迷們還是希望獲勝啊!

更何況齊策在賽前向球迷們表達過多特蒙德需要球迷們的支持。

那麼多特蒙德和齊策就應該拿出表現來回報球迷們,特別是齊策!

但現在的情況,多特蒙德對ac米蘭的防守是一籌莫展。

不過,機會還是有的。

六十七分鐘,多特蒙德前場進攻依然受到阻擋,羅伊斯接應香川真司的傳球后發現周圍都是ac米蘭球員,回傳的路線都被回撤的帕托堵死,只能往前!

這一衝反倒是出現了機會,羅伊斯從皮爾洛和西多夫中間過人,就快進入禁區的時候,皮爾洛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將羅伊斯絆倒,主裁判的哨聲馬上響起。

羅伊斯坐在地上申訴這是一粒點球,不過主裁判則判罰了自由球,在大禁區右側前方一點的位置,這個判罰讓多特蒙德球迷們稍有不滿,因為不是一粒點球,不過馬上他們就來了性質。

剛才伊布也是打進一粒自由球,齊策也是有名的自由球好手,這是一個機會!

全場球迷開始高歌,他們很多人開始呼喊圖片報前不久給齊策冠以的新綽號——冰王子。

對於歐洲人來說,並沒有什麼知名球員有這個綽號,如果提到冰王子,那就指的是齊策。

齊策也當仁不讓的站在了罰球點前面。

和伊布不一樣的是,齊策身邊沒有另外一個人做佯攻,這個位置很顯然就是要射門。

這次輪到阿比亞蒂開始緊張。

他和此前魏登費勒受到的壓力差不多大,儘管魏登費勒是面對伊布和皮爾洛兩個人,阿比亞蒂只面對齊策一個。

齊策的自由球在歐洲也非常有名,他的齊式飛刀打法是一個很出名的例子,但熟悉齊策的球迷包括研究齊策的對手都知道,齊策的自由球方式非常多種多樣!

而且,進球率高的可怕。

阿比亞蒂的壓力就是來自於齊策那不確定的罰球方式,魏登費勒是因為球前面站著兩個人,兩個人的罰球方式不同才有壓力,阿比亞蒂面對齊策一個人,他要擔心的反而更多。

這種時候,齊策一個人站在那裡,比兩個人站在那裡更有效!

伊布站在人牆裡,作為個子最高的球員,人牆總是有伊布的一份子,瑞典人看向齊策的時候,也多了一絲擔心。

不會在自己面前就打進一球吧?

面對南看台,齊策能看到在那之後的球迷們搖旗吶喊的樣子,所有人都在期待自己能打進這粒進球。

齊策伸出一隻手向球迷們表示致意,放下的時候又指向前方,他指著一個死角,球門的右側下方,似乎示意對手自己要打這邊。

不過ac米蘭的球員們並沒有被齊策的手勢干擾,他們該怎麼防還是怎麼防。

哨響,主裁判示意球員可以開始踢自由球了。

助跑,然後一腳爆射!

力量很大!

ac米蘭的人牆高高躍起,但他們發現球沒有飛起來,而是鑽了一個下角,伊布甚至能感覺到足球就是從自己腳下飛過去的。

這也是一腳直來直往的爆射,不同之處在於齊策選擇了打下方,在穿透人牆的時候,球還彈了一下,稍稍躍起,從阿比亞蒂的身下沖進球門!

「低平球!漂亮!!」

「齊策打的太有想象力了!這一腳是低平球,沒人想到齊策會這麼踢!」

「球進了!球進了!冰塊小子!不!他是我們的冰王子!」

7017k 簪行不動聲色地躺在軟塌上,接過花朝奉過來的香片茶,默然地抿了一口,姿容羸弱,但神態卻十分堅韌。

軟塌下面,一男一女兩個宮人朝她跪伏下來叩首。

「奴才楚生,參見元仙公主,恭請公主玉安。」

「奴婢鶯時,參見元仙公主,恭請公主玉安。」

簪行垂眸打量二人,只見——

楚生二十七八歲的年紀,方臉寬鼻,生得很是憨厚,但從那雙眼睛透著道道精光的雙眼可以看出來是個能幹人。

鶯時約莫二十上下的年紀,眉眼沉穩,秀眉清顏,看起來十分柔順又內斂,但那微微鼓起的太陽穴卻昭示著內力肯定不錯。

簪行面上淡淡地道了句「起」,容色沉冷:「說吧,你們二人求了芳歲,要面見本宮,是有什麼要事?」

鶯時看了楚生一眼,「奴婢想求公主殿下,從攝政王手中救出一個人。」

「誰?」

「暗七。」

簪行一聽這個名字,立刻坐正了身子,臉上立刻露出些許驚詫:「你們是徽朝暗衛?」

鶯時的表情卻比她更加驚詫:「公主是怎麼知道暗衛的?對了,您還知道大徽宮的暗道開啟方式,您到底是誰?」

簪行聽她肯定了自己這個猜測,心中立刻升起幾分驚喜。

徽朝歷來便有培養暗衛的習慣,每一代新皇登基后,都可以繼承一批只會聽令於他的暗衛,但唯獨崇寧帝沒有。

因為崇寧帝的同胞兄長還是太子時,就備受其父的喜愛,已經提前繼承了只聽令於他的第八批暗衛,而在他被羯厥王誅殺后,這批暗衛也不知所蹤。

崇寧帝的父皇又是暴斃身亡,身後事沒有交代完就逝去了,崇寧帝順着線索,找第七批暗衛找了許久,最後卻只找到一堆自戕的屍體,只能失望而歸。

自此,徽朝明面上再無暗衛。

簪行卻知道,暗衛依舊存在。

在小說中,女主就在因緣際會下,遇到了一些四散流亡的徽朝暗衛並收復了他們,最後也是依靠着這批人,才能協助男主,統一了整個亂世。

簪行沒有回答鶯時的問題,反問了一句。

「你們是哪一批的暗衛?第八批還是第九批?」

此言一出,跪伏在地的鶯時和楚生均是冷汗簌簌,大氣也不敢出。

當年羯厥一戰,隨着主人的亡故,第八批暗衛分裂成兩半,一般追隨者主人之女離開了大徽朝,另一批則留下來訓練第九批暗衛,想等這第九批暗衛長成后再交還給皇帝。

但誰知,等第九批暗衛訓練成了,徽朝也險。

所以,第九批暗衛的存在是除了他們自己人之外,絕不會有任何人知道,而他們自己人是絕對不會背叛的。

那元仙公主又是怎麼知道的?

「回稟公主殿下,我們、我們是第九批暗衛,師父知道小皇子已經繼承皇位后,便命我們即刻趕到行宮,在皇上成年之前協助您,扶持皇上坐穩大徽江山。」

簪行心中大喜,她身邊正缺人呢,沒想到得來全不費功夫!

她微微一笑,聲音也柔了幾分,「我自有我的消息來源,這並不是你該問的,要知道這天下可沒有不透風的牆。」

楚生和鶯時對視一眼,具從對方眼神中看到了震驚。而鶯時的眼中,還比楚生多了一絲傾心和敬佩,她敬佩強者!

簪行誠心想要收復這些暗衛,那麼第一步就要解決他們的問題:「暗七是怎麼被攝政王抓到的?」

鶯時深深地低下了頭:「暗七本想刺殺攝政王,結果失手被擒!」

所以,他們才被迫選擇投靠元仙公主!

簪行放在小几上的五指收攏,將鋪在上面的錦緞綉梅桌布抓扯得皺巴巴的。

簪行氣過了,等沉心靜氣之後,繼續低聲詢問:「人呢?現在被關在哪裏了?」

鶯時搖頭:「暫時沒打聽出來,估計明天就會有消息。」

「打聽出來后,你們務必要保持靜默,不要輕舉妄動。」簪行接過芳歲遞過來的葡萄,捻起一顆放進嘴裏:「咱們這位攝政王,可不是紙糊的。」

鶯時咬牙:「殿下會救暗七嗎?」

「當然要救。」

神奴成年之前,這些人可都是她的底氣,個個都是武功高強、忠心耿耿的好手,缺了哪一個,她都會可惜得吃不下飯。

再說了,若她就這樣坐視不理,寒的可是他們餘下這些人的心,以後她便不好服眾了,這些人的忠心也會大打折扣。

「但救人,也要講究策略!」

簪行心中已經有了救人的打算,便命鶯時和楚生暫且留在瑲碧館內等待。

又過了一日,她的身體已經基本恢復后,便起身換了一套家常的衣裳,在花朝的帶領下,去了行宮膳房的所在。

此刻正值空閑時候,膳房內的廚子都十分清閑。

簪行一進門,便笑着問道:「誰是掌勺的?」

人群里立刻鑽出一個胖乎乎的大叔,憨態可掬:「老奴張有財,在膳房負責掌勺。」

「就你一個?」

「老奴還有兩個小徒弟。」

簪行順着他的手指一看,還看到了一個熟人:「你是那個……」

小徒弟立刻上前兩步,低頭行了個禮:「奴才豆盧。」

簪行點了點頭,將衣袖挽了挽,笑着吩咐:「你把爐子升起來,我要給攝政王做燒餅。」

張有財懵了:「公、公主要做燒餅?」

「對。」

簪行沒時間跟他廢話,擼起自己的袖子,拿瓷碗從布袋中挨個兒舀出松子仁兒、胡桃仁,敲碎后加上糖屑和脂油,和入面中,揉成團,壓成餅。

她命豆盧另起一個爐灶,把餅送入上下都有炭火的灶火中烘烤,等餅的兩面都煎黃了,再麻利地撒上白芝麻,炭火將餅烤得滋滋作響,白芝麻也變成了金黃色。

簪行戴上厚手套,將餅從爐火里取出來,又用面篩子篩了一層乳白色的奶酥,重新再放回炭火中煎烤。

膩人的甜香、豐富的油脂香、能飽腹的小麥香,瞬間藏不住了,從爐子裏鑽了出來。

她做了這一爐燒餅,估摸著足夠宋裕自己吃了,便歇手不做了,讓張有財按照她的方法繼續做燒餅,準備送給宋裕的那些屬下。

合著,她還只是個備選唄? 冰?看到那些不斷往這邊,爬伸過來的結晶體,跑在最前頭的軒轅伽,本能地認為自己若停留下來,定然會跟荀滕和李端蓉一個下場,永遠地被封印在其中,度過漫長的歲月。

沒有軒轅伽那麼好的身手,跑沒幾里路就摔倒在地的邢鑫,無助地望了軒轅伽和曹祐一眼。

她不奢望着他倆,能夠停下來幫她一把,卻想着她師傅尹伯期出現的話,隨手就能擋下那頭,藏在寒風之中的怪物。

怪物?什麼樣的怪物能夠有這麼多的靈力,覆蓋住那麼大的一片區域!

「?!」

多事地往後看了一眼,曹祐遠遠地看見了邢鑫那醜丫頭,傻傻地跌坐在了地上。

這都什麼個時候了,她在等着什麼?

再不跑可就得,跟李端蓉一個樣了。

沒多注意到小歐桓的出現,曹祐猶豫了小片刻,毅然往這邊跑了回來。

他的速度很快,跟那怪物往前覆蓋的速度比起來,卻差了那麼一點點。

見到曹祐比邢鑫還傻,那怪物又多加快了些速度,它要看一看曹祐究竟可以有多快,是否能夠在它的寒爪冷牙之下,救走一個不想逃了的小丫頭。

「……」

曹祐的到來,着實出乎邢鑫的意料之外。

她之所以不想逃了,是她想着這地兒這麼大,萬一那怪物還有同夥的話,再往前跑多遠都是徒勞的,還不如當個冰雕永葆青春算了。

當曹祐來到她身邊的時候,那些欺人的寒氣,也凍僵了她的雙腳,讓她想再跑都得多慢一慢了。

噼啪,在這一陣刺耳的冰凍聲中,邢鑫的胳膊被曹祐的手給拉了住。

往上望了來,她莫名地覺得曹祐,並沒有以前那麼的討厭了。

可這一切都成定局了,誰也無法改變這樣一個結果。

「啊……」

不甘心被困在這裏頭的曹祐,一股腦炸出了些黑雲暗霧,也不稍微想一想它們的出現,會對邢鑫有個什麼樣不好的影響。

配合著這些黑雲暗霧的出現,紫芒的罡氣球,開始變得有點黑潤了些。

那些強大無比的寒氣,像是在給曹祐和邢鑫,一個逃出生天的機會,又像真箇受到了這些,還不算成熟的黑雲暗霧所阻撓。

原本白芒的寒氣,霎時就被染上了些黑氣,無法再多加速半分。

抓住了這麼個機會,曹祐拽著邢鑫的手,又往前跑了去。

「放開我……放開我啊……」

腳踝上襲來的刺痛,再加上手裏染到的這些黑雲暗霧,邢鑫掙扎著,想要從曹祐的手裏逃脫。

她是有些感激他,可這樣的一種方式,她還不能夠接受。

那股子從曹祐身上飄來的煞意,讓她感受到了一種,比後面那怪物,還要恐怖的威脅。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