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生生離火、經年不熄。

三條詭異的火焰紋路猛然激射出去,在空中以三道不同的軌跡,鎖定陰長老。

「不好!」

陰長老面色一變,手忙腳亂的伸手一撐,撐開一道黑色屏障,上面有晶瑩流光。

「啪啪啪~」

三紋火焰擊打在上面,三條細弱小洞口立現。

「噗噗噗~」直接穿進了陰長老身體。

「啊啊啊!」離火不熄,這火焰鑽進皮膚極其折磨,即便是陰長老用身體中陰冷的氣息壓制,依然緩解不了那種痛苦。

無奈之下他手中凝成一片黑色冰刀,挖入肉中,將火種挖出,這才好受一些。

做完了這些他抬起頭,目光驚疑不定的望著秦毅。

「炎華斬!」

然而秦毅並未給他足夠的喘息機會,並指在空中一劃,一條火線浮現,那火線驀然噴射出驚人火焰,如同一把割裂空氣的火刀,與之前秦毅斬殺那些殺手的手段一般無二。

「這才是法術!」秦毅一揮,炎華斬刮動炙風,席捲過去,炎熱的夏天溫度驟然再度上升,讓人有喘不過來氣的感覺。

幾十道目光落在秦毅身上,吞咽口水的聲音此起彼伏。 夜路塵看著收拾得井井有條的房間,看著她蹲下來都會要小心的樣子,想起自己家的客房都比這間大。

他垂了垂眼眸,沒有說話。

「進來吧。」

葉靈不知他在想什麼,但是一大堆的書本和資料,她可不想全部搬出去給他選,進來選完就收回去,才是最好的選擇。

夜路塵進去,學她一樣蹲下,沒有注意角度,撞了一下後面,被她一把拉住。

「沒撞到吧?你比較高,要調整一下~」

夜路塵有點囧,臉紅了一下,低著頭說沒事。

餘光看見她的后還護在他的後面,怕他再次碰到床角的位置,眸色深沉了些,臉色變幻了些。

他動了動姿勢。

葉靈本來打算收回來的手,看著他的腳後跟一晃,人向自己這邊一側,是在調整中,可是……過道真有這麼窄嗎?

可能是身高的緣故?

葉靈扶住壓向自己手的身體……竟然蠻結實的?

她在想什麼?

老臉一紅。

手想撤,但還是先把人扶穩了。

「你還是……坐著吧。」

葉靈無奈。

夜路塵聽話的起身,然後……往她的床邊一坐。

葉靈垂眸,她只是想說……是坐椅子上。

不過椅子在窗邊,要繞過自己,可能對方沒想到?

……算了。

諸天里的反派 葉靈攤著書,問他想要哪些?

他彎著腰,看她遞給自己的書?

選擇的時候,還向她靠了靠:每隻手都拿著書,要靠過去才看得更清楚。

葉靈把書向他伸了伸,人向後彎了彎。

夜路塵沒有錯過她的動作。

「這本吧。」

一本一本的選,選好的放在一邊……

「姐,你這怎麼這麼亂呀,平時都不收拾哦?」

唐紫欣站在門口,抱著手挑眉看她們。

葉靈看她一眼,視若無睹。

「這些筆記要嗎?」

「好~」

「這裡面記了一些重點難點,你還是可以參考下的,雖然不知道今年的題會什麼偏向,但是一些重點還是有可能考的……」

葉靈邊說邊把有用的資料都整理成一撂。

收著收著好像給了好多。

葉靈想著要不要挑些出來,感覺看完這麼多,怕是需要花不少時間。

帝少101次逼婚 「這麼多……」

「沒關係。都拿回去吧。」

夜路塵嘴邊帶笑,一臉真誠的看著她。

葉靈也沒怎麼猶豫,其實這些書,她想當廢品的,只是擔心原主想留作紀念。現在拿出去一點,她巴不得。

「姐~」

門口的人見沒人理她,又在刷存在感。

「怎麼了?」

葉靈倒是應了她。

唐紫欣呶嘴,表達她的不開心。

「你也想要嗎?」葉靈想了想,「你才高二,先把課本先學好,等阿塵考完了,就都留給你?」

「我才不要!」唐紫欣一聽,馬上轉身出去,還冷哼了一聲。

所以呢?葉靈真不知她的情緒哪裡來?

夜路塵看她望著門口的樣子,下意識說了句:「小欣可能看你給我……」

太多了?

葉靈眨眼,會嗎?

「沒事,我找機會給她補就好,她才高二,不急。」

給她補?夜路塵睫毛一掃,舌頭抹了下唇辮,抿嘴壓著想出口的話。

「好了,就這些了。」葉靈站起來,腳都有點麻了!

夜路塵扶住沒站穩的她。

「不好意思,可能蹲得有點久了。」

葉靈坐在床邊,晃著腳。

「我幫你~」

夜路塵伸手往她的小腿上按去。

葉靈拒絕的話還沒出口,可是那手法真的……在酸酸麻麻的地方使一下力,就變成了……酸爽!

他甚至拿掉她的拖鞋,連腳底都動手了……

她咬住唇,怕自己太舒服會溢出聲來。

這人的手,不會是練過的吧?

「以前我媽就是這樣幫我的…」夜路塵解釋了一下。

葉靈自然知道這是緩解的方法,自己按也是可以的。

「謝謝。」她還能說什麼。

酸麻得到舒緩,葉靈就阻止了他的動作。

再一次道了謝。

夜路塵卻低聲說不用。

葉靈晃了晃腳,然後就站起來,找了個袋子幫他把書裝好。

並拿到了外面來。

夜路塵看她出去,也起身跟在後面。

「真是謝謝小菱了,這麼為他著想。」

「沁姨不用客氣,能幫的就幫點,主要還是他自己肯努力。」葉靈微笑。

「嗯,是啊,最近乖了好多~」王雪沁看向兒子,眼底都是欣慰。

因為單親又要拚命的賺錢,她對兒子的管教是少之又少。

「小路長得一表人才,以後考個好的學校出來,那你就不用那麼辛苦了。」唐母也是看得滿意的樣子。

「但願吧。」王雪沁還是嘆了口氣,自己的兒子自己知道,也沒勉強他一定要上多好的學校,而且再往上讀的話,花費的問題……

夜路塵看著母親嘆氣,眸子暗了暗。

母親擔心的什麼,他又何嘗不知道。

可是……

他看向那個站在他旁邊的人,如果能跟她一個學校上學……

他抿抿唇,思緒翻湧。

「哎呀,誰說一定要讀大學的,好多人沒上大學不也賺了很多錢么?」坐在唐母邊上的唐紫欣正吃著零食,聽著又要開始表揚姐姐的學校的時候,就開口了。

「你這丫頭,能考大學有什麼不好呀?」唐母戳戳她的額:「你呀,就是學習不上心~」

「媽!我學習也不差呀~」

「你上學期考了多少分呀?你姐以前……」

「媽!姐是姐,我是我,你不要每次都只會偏心姐姐好嗎?我也有我的長處呀……」

唐紫欣一看要拿兩人來比,就嘟嘴了~

「這孩子~」唐母也知道再說下去會惹著不高興,在外人面前,還是顧著孩子的,於是笑笑:「你當然有你的長處,你的長處就是小嘴甜,哄得人呀,心花開的~」

「嘿嘿,我那不是哄,是說的大實話~」唐紫欣說完,若有若無的向葉靈挑眉。

葉靈不知她在得意些什麼,也沒理她。

唐紫欣瞥了一眼,看人沒反應,只是傻笑的還站在那,就說了一句:「姐,聽說,在學校有男孩子追你呢,是不是呀?那人長得怎樣? 我當師太那些年 帥嗎?」

一副天真無邪的樣子,似乎隨意問出的話,卻讓大家都注目在她身上了。

葉靈抬眸看去,還是那副暗地裡對她挑釁的表情。

葉靈想到兩個字:欠揍。 葉靈沒表現出什麼來,只是輕描淡寫,也不讓父母在這些事上起關注。

但是懷疑的種子播下了。

沁姨就說了句:「小菱也二十了…」

像她們那一輩,二十結婚的也不少了。

「小菱啊,你也剛到學校,認識人的時間也短……」唐母語重心長。

意思就是還沒有了解前,不要說什麼談戀愛的事,要談也等過兩年,了解清楚了再說。

「媽,知道了。我會的。」葉靈輕飄飄的把問題擋住了。

「嗯,你一直是個懂事的孩子。」唐母點頭。

幾人又再聊了些雜七雜八的問題,客人就起身告辭了。

一家人把人送到門口。

夜路塵乖巧的站在母親旁邊道著別。

跟葉靈說的時候,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他把東西都提在手上,然後跟在母親後面下了樓。

一家人回屋的時候,唐母似乎還對剛才的問題有些顧慮,又再敲打了一下她,連帶唐紫欣都提醒了一番,唐紫欣感覺有點搬石頭砸自己腳的樣子。

瞪了葉靈一會。

葉靈挑眉,自己惹的禍,還能怪她?明明是她挑起來的,哪有父母不關心女兒這檔事的?

葉靈的「雲淡風輕」讓唐紫欣看不順眼,又想著在唐母面前告點狀,就講了中午做飯的事情。

「媽,姐回來都不做飯,明知道我要上學的~」

葉靈看著唐紫欣,這孩子真是……欠揍啊。

「媽,我回來的時候看時間早,就到學校接妹妹放學了,忘了打電話。」

平時都沒有打電話的習慣,那就不打呀。

她每個星期都會回來,母親也只是當她去寄宿到了更遠一點的地方上學,開始幾個星期還擔心了下她習不習慣,可是過了沒多久就恢復原樣了。

特別是她一直乖巧,凡事都懂得自己照顧自己,根本不用怎麼擔心。

大家也就習以為常了,頂多她回來的時候,就想著,啊,一個星期又過去了而已。

「我用得著你接?」

「哪有這樣跟姐姐說話的?」可能是客人剛走,母親想到禮貌待人的事,就順口說了唐紫欣一句。

「我哪有說錯嘛,我這麼大個人了,哪還用接?」

「你個小沒良心的,你讀小學的時候,不就姐姐每天帶著你?」

「什麼帶著我?她自己不也要上學的嗎?只是順路而已!」

唐母一噎,話是這樣說的嗎?

「欣欣呀,雖然你姐只比你大二歲,但是她從小就照顧你……」

「什麼她照顧我?她自己就是個小屁孩,懂什麼照顧我? 離婚,我願意! 還不是照樣跟我搶吃的?!」

「什麼時候跟你搶吃的了?」唐母想不起有這回事?

「你自己說的,我小的時候,姐姐搶我的糖吃……」

「呵呵,都什麼年代的事了,你還記得啊?」

「我為什麼不記得?我還記得她偷我的本子呢!」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