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用數個月時間才發展成現在繁榮摸樣的石頭村,漸漸又有了回到過去的趨勢。

而這一切,管理者的無力,幫派的混亂,都被村民和路人們看在眼中。

這時候,誰纔是最後的救星了,相信大家都知道了。

第三天,石頭幫老大被大個幹掉,石頭幫新任老大當然要爲前老大復仇,所以死斗升級;

第四天,大個就被石頭幫的一羣人給堵在了小巷,本來以他的實力並無問題,但最後卻戲劇化地因爲踩中一塊圓石子,而意外滑到被周圍的人藉機用巨石砸死,據說路人曾看到一隻可愛的毛球在屋頂曬太陽,但這東西沒誰會將其與大個的死聯繫起來;

第五天,三人組剩下的那名黑骨人接掌了老大之位,自從之前廣場事件被釋放後,就開始變得膽小謹慎的他,不想再這麼繼續下去。所以直接以雙方都付出了傷亡爲由,偷偷他與石頭幫老大聯繫,計劃談和。誰知,卻被小五幫中成員出賣,遭遇埋伏而死;

第六天,因爲小五一開始的避諱,而缺乏繼任者的小五幫派,最終四分五裂,被是偷拍輕鬆打壓成爲邊緣組織,石頭村被石頭幫一舉控制。

第七天,石頭幫借小五幫派的行爲說事,開始驅逐外來者,雙方衝突繼續升級,可憐的石頭村開始了新一輪的混亂,不過這次卻沒有持續多久;

第八天,前往神宮的牧師終於如同救世主般,在村民和村長們的共同歡迎之下,返回石頭村,並快速平息了當前混亂,與石頭幫達成諒解。隨後,石頭村表示不再驅逐外來者,只是對外來人員向本村人員的轉換進行規範化,並在轉換成本村人前,對他們的交易行爲進行限制;

第十天,牧師根據從神宮處獲得的《市集管理辦法》,整合了石頭村範圍內混亂的市場,並將其納入石頭村的常務管理之中。在此之後,教會退居幕後,成爲市集的監督者,聲望一時無倆。

如此,經過十天混亂的石頭村重歸平靜。

而因爲一切都規範起來,又有着教會的監督,石頭村的繁榮更是無法抑制,開始進一步提速,並在隨後的一年中升格爲鎮……

從頭到尾,沒有任何人將小五等人的死亡,與教會聯繫起來。

這不僅是因爲他們對外人隱瞞了自己之前的行爲,更是因爲人們眼中看到了教會牧師的功績,是他們讓石頭村走上了更加美好的未來,所以沒人會認爲教會有什麼錯。

※※※

2月5日,坐在劍魚艦橋的空幻,漫不經心地看完暗血親自瞬移過來交給自己的、那些陸續從各個黑骨族惡僕處完成任務歸來的暗影戰隊成員們,所寫的報告。

隨後,他將其放到了一旁的艦長操作檯,一臉淡然。

“是什麼事?”

坐在後方的楚霞,同樣漫不經心地詢問了一句。

不同於暗血,楚霞沒有和空幻搶艦長席,不過卻要求空幻在艦長席後方,增設了一個更加舒服的席位。因爲艦橋內部佈置問題,這個席位天生就比艦長席要高,以至於坐在那裏的楚霞,反而給空幻帶來了更大的壓力。

不過,此時的楚霞,只是文靜地雙膝相抵,慢悠悠地翻動着大腿上的書本書頁,腦海中卻回想着之前暗血在劍魚上意外見到自己時的場景,並不時露出一絲笑意。

(暗血這丫頭,就算你一臉羨慕嫉妒恨,卻也無能爲力啊,黑骨族可不是影族。)

如是想着,前方的空幻不怎麼舒服地晃了晃腦袋,對於離自己後腦勺只有手掌距離的楚霞雙膝表示了不滿之後,才慢悠悠地回了一句。

“沒什麼大事,不過是更加乾淨地清理了幾個無用的黑骨人惡僕,順道用他們的最後生命,爲偉大的女神教會、爲朋黑兩族的睦鄰友好、爲未來的聯合對抗惡魔大業,做出了一些應有的貢獻而已。這方面的事情,暗血做的很不錯。”

“哦。”

視線掃過那份合上的報告,楚霞遲疑了一下,還是覺得應該相信空幻。而且從空幻與暗血的表情來看,這的確不是什麼大事。

不過,記憶之中,暗血看着報告的表情,似乎還有些不甘心。

這是爲什麼?

將心中的疑惑說了出來,空幻很快對此做出了回答。

“黑骨族有個未知的存在,祕密建立了一個什麼教會,培養出了一批危險的黑骨人,以破壞女神教會形象,打壓女神教會發展爲目的,其實我覺得更像是恐怖組織。”

“我們都想盡快把它揪出來,可暗血卻沒能發現任何線索。本來這批放出去的黑骨人就有引出對方中高層的打算,結果還是沒有產生一點作用,雖然本就沒抱多大希望,但真的一點作用都沒有的結果,還是讓人不爽。”

對於教會的爭鬥,楚霞顯然清楚的很多,畢竟之前影族內部就有着雷神教會和暗夜之神教會的鬥爭。

不過那時楚霞所對付的暗夜之神教會,是位於明面上的,開始對付這個教會時,她對於對手已經很瞭解。

同時,因爲可以控制了雙方鬥爭的力度,加之雷神教會又有楚霞、朋族以及完善的《雙月神史》做後盾,簡陋的暗夜之神教會,基本上是在潛移默化之中就被消於無形。

現在的影族,完全成爲了雷神教會的信徒。

只是現在看來,黑骨族內部的教會鬥爭,顯然比影族內部的教會鬥爭更趨於殘酷,因爲對付不和你講理,只是單純地玩陰謀詭計。

猶豫了一下,楚霞的視線在手中的書本和前方的空幻後腦勺中來回掃蕩,最後還是下定決心般開口說道:“需要我去幫忙麼?畢竟影族這裏的事很少,閒着也是閒着。若是能產生作用,早點解決黑骨族問題,對我方也是個好消息吧。”

“啊?”

空幻一臉詫異地看了看楚霞,對於對方居然主動提出外出感到奇怪,畢竟之前自己可是費了那麼大的精力纔將她給拖出來的。

難不成其實楚霞是否是宅女的判定關鍵,只在於‘是否離開那間神奇的女神臥室’,那臥室難不成帶着‘導人向宅’的屬性?

“你在想什麼失禮的事?”

“沒有!”

果斷搖頭,即便是有了不少的男子氣概,但空幻卻很會忍讓這些關心自己的女性,這並不是說他就打算走上偉大的‘渣與後宮’的未來,只是因爲他對於這些人有種源自心底的喜愛與依賴而已。

不過,仔細想想楚霞的提議,空幻卻還是搖頭。

“爲什麼?”楚霞不解?

“還記得之前暗血過來,卻看到你那麼悠閒地坐在那兒時的表情嗎?”

“記得,羨慕。”這方面楚霞記憶深刻。

“是啊。”

感受着劍魚飛行時帶起的一絲輕微震動,空幻將艦長席轉向後方,雙腳擺放在楚霞椅子下,隨後不怎麼舒服地仰視楚霞(平視的話,因爲角度問題會產生有色【嗶——】狼嫌疑)。

“暗血雖說已經獨立出來,但基礎性格依然和我一樣,承襲自原本的空幻,屬於看似懶散淡漠,內在卻極端好強的性格。”

“她羨慕你,是因爲你在影族做得很好。無論這個好來源於哪一方面,同樣身爲朋族對某個種族負責人的她,首先看到的都是‘你成功了,而她還需要努力’。”

微微皺眉,楚霞若有所思。

而空幻還在繼續:“這時候,她當然會羨慕。但若是讓你過去幫她,那時候就不是羨慕,而是一種被輕視的不滿了。”

你真是個天才 “其實暗血做的已經很好,影族方面,我更多的時候都只是作爲一個標誌而已。”略微謙虛之後,楚霞瞭然地點了點頭,繼而又微笑着俯視空幻:“沒想到空幻對暗血還是這麼瞭解啊。”

“這有什麼,我對你還不是很瞭解。”所謂久病成醫,空幻這是已經被衆人欺負地成了條件反射般,當然不會那麼容易中招。

“哦。”

但很顯然,楚霞更勝一籌:“對我很瞭解啊,那麼空幻,我這件長袍裏面有穿【嗶——】麼?”

“……”

“噗!”

鮮血飛濺,不知道該如何回答的空幻,果斷旋轉椅子,隨後將視線投向了艦橋舷窗,做欣賞着萬千河山的豪氣狀。

可惜,那漲紅的臉出賣了他的情緒。

“呵呵。”身後傳來楚霞惡魔般的微笑聲,隨後翻書聲繼續向其。

(可惜,你的瞭解,都不帶着那種意思,還真是羨慕8051。)

高齡正太圈養記 看着空幻的背影,楚霞無奈地嘆了口氣,隨後重新將手中的書本翻開,貌似在看書,實則卻是在走神。 透過劍魚舷窗看到的景色之中,還是白茫茫的一片。

自從朋族大半搬遷到浮空島,即便是地面部分也遷入在指定位置高牆包裹的工業區後,因爲島上氣候變換在浮石產生的未知立場影響之下,變動不大,工業區也有幽神調控,所以人們對於冰河期的問題都有些忽略。

但雙月星世界,卻不會因爲朋族的忽略而停止變動,冰河期的降臨,依舊在緩慢進行着。

有時候空幻在想,若是等冰河期完全降臨,大地一片冰寒無物,那時候的蟲子落下來,他們會是什麼感覺?

雖然不一定會感到麻煩,但卻絕不會高興吧,畢竟從之前的表現來看,蟲子初期還是需要靠着地表各種生物來提供能源的,沒法直接將石頭泥土或者寒冰用作能量。

至於蟲子是否能將水當作能源來用,空幻就不得而知了。

此時日曆上,依舊是2月中旬,劍魚外面還在稀稀落落的下着小雪,因爲速度慢,加之天空氣溫較低,連劍魚背部都積攢着不少雪層,倒是免去了空幻用念力在地面汲取生活用水的麻煩。

而因爲從影族離開之後都是一路向北,周圍環境的氣候更是越來越冷。

冰晶覆蓋的世界之中,是看不到多少生機的,只有少數進化出來身披毛皮的耐寒生物在其中漫步尋找稀少的食物。卻因爲他們的毛皮色澤原因,很難被5000米高空的劍魚中的人們發現。

至於恐龍這種從前盤踞世界所有地帶的大型生物,此時卻彷彿絕跡了一般,了無蹤影。現在,也只有與黑骨族同一緯度的地方能夠看見少許;而其他地方,也就某些因爲地形原因,而被外界環境影響不大的地方,可以發現兩三隻。

“不知道小8在幹嘛?”

想到恐龍,就想到這些動物前段時間的大遷徙,繼而想到這次又離開了近一年的8051和雙月。

雖然知道雙方都是在爲未來而努力,但長久不見,難免有些想念了。

坐在艦長席上,天天看着外面白茫茫一片的空幻,此時顯得無聊起來。他撐着腦袋,渾然不在意身後有人的雙腳正亂晃着,不時威脅一下自己的後腦勺。

無視這些的空幻,卻還一臉期待地看着外面的世界,不知道是在想下一刻8051出現,還是下一刻蟲子出現,亦或者下一刻……世界和平?

許是見不得空幻這樣子,楚霞索性將雙腳架在艦長席靠背上,渾然不在意這種一點也不淑女的行爲,若是坐在艦長席的某人回頭,就會讓她輕易走光。

此時的楚霞,只是將書本架在大腿上,隨後漫不經心地翻動書頁,嘴上卻幽幽地說着:“空幻,聽說,最近我族重啓能量化後,第一批能量體已經完全成功,第二批也在各地開始能量化吧?”

“是啊。”

空幻顯然沒察覺出什麼問題,因爲他此時正在艦長席前方的辦公桌上,一手撐着下巴直視劍魚前進路線,一手無聊地敲擊着桌面走神。

“第二批是1000人,還是500人來着?”楚霞繼續提問。

“550人。因爲需要保證安全,所以九座領土浮空島上,每座浮空島只選取了50人進行能量化,剩下100人則從新朋島出。”

“哦。”

從書本中擡起頭來,沒人注意到楚霞此時的臉上,洋溢着小惡魔般的奸笑:“現在全族能量體已經有200多人了吧。聽說,自從前段時間那第一位能量體新生兒出生之後,這半年內陸續出現的新生兒數量,似乎已經達到5了吧?”

“嗯,這事情說起來還真厲害……”

此事關係朋族未來的進化,連續新生兒的出身,至少證明了能量體的可繁殖性,若是以後新生兒成長後也能繁殖,那麼朋族的未來進化基本就確定了。

而說到這個話題,空幻突然來了興致,手舞足蹈地坐直了身子,隨後回頭……

砰!

哎呀!

“我什麼都沒看到!”

艦橋一片寂靜。

一陣忙亂之後,作爲受害者的空幻繼續趴在艦長席的書桌上有病呻吟,楚霞倒是收回了雙腿,規規矩矩地坐着,不過,她卻沒有多少怒氣,或者說本來就在她的算計之中吧。

於是,等氣氛恢復了一些之後,被衆人認定的的確確還是那個危險腹黑的楚霞的她,開口詢問。

“說起來,空幻和8051結婚已經很久了吧?”

“是啊,十幾年了。”

不知道楚霞的意圖,剛剛遭了無妄之災,更主要是什麼好處都沒得到的空幻,此時顯得很是謹慎。但若他能看到楚霞此時的表情,就會醒悟自己還是陷入了圈套。

“那些能量體結婚不過幾年,都有孩子了,你和8051的速度,可真是……”

說到這兒,楚霞突然一臉驚容地掩嘴,並露出憐憫的表情。

“難不成,空幻你不行!”

陸少,吃了請負責! “……”

艦橋頓時再一次沉寂,所有艦橋工作人員在這一刻工作熟練度+10、工作認真度+100、對外物的豁免能力提升70%……

“你是故意的吧!”

鬱悶地瞪了楚霞一眼,空幻滿臉無奈。

他可不認爲楚霞不知道自己和8051,因爲雙方職責問題常年分割兩地,這樣比那牛郎織女還悲劇的生活情況,所以很明顯,對方只是在開玩笑。

而按照邏輯分析和對等原則,既然對方可以開玩笑,爲什麼自己不可以。

於是,他一時間大腦短路,猛地轉過身去,雙手伸出貌似打算握住楚霞雙手的同時,又一臉邪惡地說道:“關於我行不行,要不要測試一下……啊?”

眼前入目之處,不是臆想之中楚霞慌亂的表情,卻是兩根白皙滑嫩的小腿。

“我去,完了。”

因爲高度問題,空幻只握住了對方的小腿,這副本來是調戲楚霞的場景,就這樣意外地變成:空幻抓着楚霞的小腿,大聲咆哮某些騷擾性質的詞彙。

理所當然地,全艦橋成員都誤會了,至少表面上都誤會了。

“……”

“嘎。”

“噗!”

艦橋成員們終於還是沒能忍不住,除了駕駛員還需要控制飛船,所以強制忍耐外,其他人都只能匍匐在操作檯上抽動雙肩。

而那位駕駛員,實際上也是艱苦地將速度穩定之後,就果斷地趴了下去。

“額。”

這一刻,空幻無顏見江東婦女,恨不得將時間完全倒回去。

然而此時,楚霞似乎還嫌不足,打算在這上面再狠狠地添了一筆。

只見彷如居家主婦般溫潤氣質的她,似乎才反應過來一般,一手捂臉,面露驚訝的同時,用頗顯誘惑性的語氣說道。

“沒想到空幻你,不僅是妹控、女王控、蘿莉控、御姐控……還,還是個,足控!”

“哇哈哈哈!”×N

“我的形象!”

艦橋已經無法穩定,爲了保證安全,駕駛員在陣亡之前,艱苦地伸手按下了飛船低速按鈕,隨後便趴在地上無力抽動中。

而空幻,作爲可憐之人,已經臨近暴走了。

“你什麼意思!之前那個足控還可以說是意外,但前面那一堆是怎麼回事啊!”

“誒,難道不是嗎?”

楚霞捂着臉頰,一臉意外地發出驚呼,隨後伸出手指,一面扳動着上面的芊芊玉指,一面貌似純真地說明。

“你看啊,根據白農和白敏來看,你是妹控吧;根據暗血的表現來看,你是女王控吧;然後根據雙月和靈韻的外形性格來看,你是蘿莉控吧;再根據8051等等的外形來看,你是……”

“你這是什麼亂七八糟的邏輯啊!”

高聲呼吼着,空幻作勢欲撲,但提腿跳躍之際,卻因爲腳滑,而正好一頭撲在了楚霞兩腿面前。

“……”

全場發出一陣窒息聲。

楚霞乘勝追擊,手指空幻,做驚恐狀:“你,你,空幻你,你果然是足控!”

‘事實’勝於雄辯,此時即便知道是意外,空幻似乎也難以解釋了。

楚霞‘大驚失色’,白皙纖細的雙腿彷彿被什麼危險物盯上一般,瞬間收回了椅子下方。而它的主人看來還嫌不夠,居然將衣襬下拉,卻沒意識到這動作誘惑力貌似更大。

當然,空幻此時已經沒力氣注意這些東西了。

“我怎麼可能承認啊,混蛋!”垂死掙扎無誤。

“哦,知道知道,雖然空幻你的確是,但要親口承認,對你們而言還是很困難的事,畢竟這個社會的觀念問題。空幻你大概在想‘錯的不是我,是世界吧’,嘎嘎。”

直到此時,楚霞還是一副善解人意的表情,不過最後的奸笑,卻出賣了她的真實目的。

然而這時的空幻已經深受打擊,無力再抓住這一點。

“我,嘎,啊!噗!”

可憐的他好一口老血噴出之後,就這樣匍匐在了偉大的勝利者楚霞大人腳下,身體無力地抽動着。

楚霞微笑着呼吸着,將手中的書籍合上,表情之中對於此次情況很是滿意。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