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畢竟人不能總是沉浸於以往的悲傷之中,生活還要繼續過下去。

段志宏接任書院院長的職務,沒有什麼波折。畢竟是劉寶國傳下來的遺命,再加上皇帝陛下也認可了此事所以,就算一些對段志宏不滿的人也沒有在這件事上發出反對之聲。

這一年之中,整個潁川府也是熱鬧不已,在安排好了書院的事務之後,書院眾人也紛紛下山,參與到重建潁川府之事中,總體一副災難后欣欣向榮的景象。

而今天,乃是潁川府和書院重建過後,開始重新招生的日子。

儘管經過了獸潮入侵事件,書院整體實力成幾何似的下降,可以說是自書院建立以來最弱的時候。

但是潁川書院的聲名在外,雖然實力下降,但想要前來書院修行的年輕修士還是很多。

這不,今天一大早,葉晨還裹在厚厚的被子里熟睡,正做著和眾多美女吃喝玩樂的美夢的時候,自己的宿舍門就像是被炸了一般,咚咚咚的響了起來。

而葉晨,也是直接瞬間驚醒,鯉魚打挺似的翻身起來,警惕的四處看了一下。

過了好一會之後,葉晨才慢慢的回過神來,大聲吼道:「林穎,李嫣然,我跟你們兩個沒完,我的美夢啊,我的美女啊。」

趕緊穿戴好衣物,葉晨滿懷怒火,砰的一下打開了門,看著門外的二女怒道:「幹什麼呢你們?有沒有功德心啊,大早上的擾人清夢!」

李嫣然愣了一下,然後泫然欲泣的說道:「嗚嗚,相公,你凶我,你不愛我了,嗚嗚……」

聽到李嫣然叫自己相公,葉晨一陣頭大,自己明明記得之前已經跟李嫣然說的很清楚了,而且還說了很多次,但就是沒有任何作用!

所以久而久之,葉晨也就不再去管了。

沒等葉晨說話,旁邊的林穎就陰陽怪氣的笑道:「剛剛,我好像聽到師弟你直呼我的名字,還有說要跟我沒完是吧。」

「長本事了哈,來來來,讓師姐我看看,你想要怎麼個跟我沒完法……」

聽到林穎的話,葉晨一愣,然後不由得,渾身冒出冷汗,才回想起之前自己因美夢被攪,再加上起床氣的原因,所以不加思索的就直接噴話。

葉晨一臉尷尬,畏畏縮縮道:「那,那個,師姐,之前我那是還沒睡醒,所以就……」

「哦,聽你的意思是,你連做夢都想都想收拾我是吧!」

「沒,沒有,我沒有那個意思,師姐你誤會了,真的誤會了。」

林穎捏了捏自己的手指,咔咔作響,搖了搖頭,很是無奈的模樣道:「那我可不管,反正我只聽到了你要跟我沒完……」

看到來勢洶洶的林穎,葉晨不禁往後退了一步,哭喪著臉:「師姐,我錯了,饒了我這一次好嗎?原諒我好不好!」

林穎搖了搖頭道:「不好,原諒你那是神仙的事,我的事,那就是送你去見神仙!」

說罷,林穎便飛身而起,像鐵一般硬的拳頭直接砸在了葉晨的臉上。

葉晨忍不住一陣痛呼:「啊,別打臉啊師姐!」

「打人不打臉,那不是我的風格,看拳,嚯……」

「我錯了,師姐,真的錯了,對不起,饒了我吧……」

「不好意思,你師姐我向來受不得委屈……」

「可是你也沒受委屈啊!」

「誰說的沒有,你這不是說跟我沒完嘛,這句話讓我很不爽,很委屈,好了,廢話少說,再吃我一記老拳,哈……」

說罷,林穎再一記老拳砸在葉晨的眼睛上,頓時將葉晨砸的頭暈腦脹。

一刻鐘之後,林穎拍了拍手,深舒了一口氣大聲道:「爽……」

而葉晨卻是站在一旁,整個人被林穎打得像豬頭一樣,鼻涕眼淚一塊流,而且還在不停地吸溜抽泣著……

李嫣然搖了搖頭,看著弄得雞飛狗跳的二人,走到葉晨身前,雙手抬起,施展出醫療法術,為葉晨療傷。

其熟練的手法,顯然今天發生這樣的事不是一次兩次了。

李嫣然嘆了口氣,滿眼心疼的看著葉晨道:「這麼多次了,你為什麼就是不長記性,老是招惹你師姐呢?」

葉晨吸溜了一下鼻涕,哀聲道:「我也不想招惹她啊,只是昨天晚上修鍊得太晚,剛睡著就被你們吵醒,當時腦袋混亂,沒想那麼多……」

收回醫療法術,看著恢復如初的葉晨道:「好了,今天是書院招生的日子,這是災難后書院面臨的第一次大事,以後書院將來的發展,都要看這一次我們招生的結果,所以不容許出差錯。」

「作為此次招生當中的最重要的一環,你我肩上的任務很重。時間也不早了,趕緊洗漱好之後,我們就下山去吧!」

葉晨點了點頭,然後便轉身離開穿戴洗漱……

看著葉晨離去的背影,李嫣然輕聲開口道:「你老是這樣,只會讓他越來越害怕你,他又如何能明白你的心意呢?」

看了李嫣然一眼后,林穎嘆氣道:「我知道,但是你不也一樣,就算你已經那麼直白了當的給他說了,他也沒有任何反應。就像是根木頭似的,所以我也沒辦法……」

說著,二女便同時嘆了口氣……

葉晨和林穎,李嫣然二人來到了書院的山下,手裡拿著包子,一邊吃一邊走,然後向已經來到了山門下的劉羽等人打了聲招呼。

儘管時間還早,也沒到開始考核的時候,但山門前的廣場上早已擠滿了人群,一眼望去,彷彿就像是看到了一片人頭形成的黑色海洋。大概估算了一下,此次書院招生,前來參與考核的年輕修士,約摸有五六萬之數。

雖然人數眾多,但是那些年輕的修士在書院其他高年級的學長指示下,整整齊齊的排好了長長的隊伍。

看到此幅景象,葉晨不由得發出了一聲感嘆:「看到他們,我就彷彿看到了一年前我們前來求學時的模樣,時間過得可真快啊……」

林穎點點頭:「是啊,時間過得真快,不知不覺的,小師弟你都已經有19歲了!」

「我還記得,當初師傅帶你來的時候,還只是一個小嬰孩,一晃眼,你都已經長那麼高了……」

「想當年,我抱著小師弟你的時候,你尿了我一身……」

林穎越說越起勁,彷彿已經陷入了深深的回憶中一般,一件又一件的不停暴露出葉晨小時候的醜事……

葉晨越聽臉越黑,雖然自己是穿越過來的,這些事都是自己前身的事,但其他人不知道啊,所以葉晨趕緊打斷道:「好了師姐,不要說了,小時候的事情還提它幹什麼?」

林穎瞪了葉晨一眼,對於葉晨打斷自己,很是不滿,但也不好再繼續說什麼,因為招生考核的時間已經馬上到了…… 早上八點整,書院的招生報名工作正式開始。

和以往單單隻是看個人資質不同的是,經過了一年多的討論和修改,同時還借鑒了帝國其他各府書院,宗門等的一些招收學員弟子等方法,還有一年前那場願意去留的教訓。

今年的書院招生,改變的東西有許多。

比如入門考核方面除了先考核個人的資質以外,還增加了兩個考核內容,一是考察個人的心性,而是考察個人的綜合實力。

同時,除此之外,去除書院導師和學員的機制,改學員稱謂為弟子,把導師和學員之間的關係改成類似於宗門中的那些師徒關係,以增加學子對書院的認同度,以防止出現一年前獸潮入侵時大規模學員退校的類似情況。

雖然一年前書院因獸潮入侵,導致書院整體綜合實力呈直線下降,所以儘管因這件事導致了潁川府有一部分年輕修士流向了其他府的書院,使今年來潁川書院的年輕修士只有往年的一半,但總體來說,書院的底蘊還在,所以相信也用不了多少年,書院就能恢復到當初的時候。而且因考核,教學等等各種方面的變動,說不定還能比以前更強。

話不多說,當負責第一場考核的導師說到可以開始考核的時候,負責考核工作的弟子們(從現在開始,學員改稱為弟子。)開始指示那些排好隊的年輕修士怎麼進行考核。

不過也因參與考核人數眾多,所以第一場考核的時間也差不多需要一個星期左右。

首先,排在等待考核隊伍前面的是一個身穿粉色洛麗塔風格似的裙子,身高大概一米五五左右,梳著雙馬尾,年紀十五六歲的模樣的少女走了出來。

蹦蹦跳跳的,像個歡快的小兔子一樣,按照之前書院導師說明的考核指引,來到了書院山門下的那塊巨大的資質測試石前,將自己的靈力輸入到測試石中。

只見測試石上那熟悉的能量條亮起,發出一道明亮的紅光,然後蹭蹭蹭的,一路往上飆升。直到距離頂格差不多五分之三的位置時才停下。

看到少女的測試結果后,廣場之上響起了一聲聲驚呼之聲。

走到那個還在發獃的負責報告結果的弟子面前,拿出自己之前填寫的身份信息卡遞了過去,少女有點俏皮的笑道:「學長,該報告結果了喲!」

而那個負責報告結果的弟子回過神來,尷尬的咳了一聲,看了看少女的身份信息卡之後大聲道:「蘇媛,練氣八級,地級下品火屬性靈脈!第一場考核通過。」

等一旁記錄的人員將資質信息記錄好了之後,拿過自己的身份牌,蘇媛就向考核合格的人員休息區走去!

在場的所有弟子和導師都不禁露出了幸喜的表情,沒想到第一個測試的人,居然能有這麼好的天賦,顯然對於災難后的書院來說,是一個很好的開門紅。

沒等蘇媛坐下,旁邊就突然出現了一個滿臉猥瑣表情的男青年,只見那男青年露出了在蘇媛看起來非常邪惡的笑容道:「小妹妹,有沒有心儀的目標導師啊?沒有的話,要不我給你介紹一下怎麼樣?對於以後得修鍊方向有什麼規劃嗎……」

看著自己眼前的這個熱情不已的猥瑣男青年,蘇媛不禁感覺到一陣惡寒。但因看對方的著裝,想必是書院裡面的高年級弟子,自己初來乍到,為了不必要的麻煩,所以只得強忍住心中的不適感,強顏歡笑道:「那,那個,學長,不好意思,我已經有想要選擇的目標導師了,至於以後得修鍊方向之類的,家裡面的長輩也已經為我規劃好了,所以,就不麻煩你了!」

那猥瑣男青年一愣,然後又接著熱情道:「沒關係,我給你說啊……」

看著自己眼前這個面容猥瑣,熱情得有點過分的男青年,蘇媛不禁聯想到自己在家中時常聽到姐姐們說的某些猥瑣的變態對少女怎樣怎樣的殘忍噁心,該不會他對我?

蘇媛越想越覺得有可能,心裡不由得生出一陣陣的害怕,有點畏懼似的,情不自禁的往後退了一步。

就在這時,那男青年身後來了一位身穿白色廣袖流仙裙,身材高挑的女子。

只見那女子手高高揚起,然後狠狠的往那猥瑣男青年的後腦勺給扇了過去。

一道非常響亮的「啪」聲響起,猥瑣男青年發出了一道痛呼:「靠,誰,誰打我?不要命了是不是,知不知道我導師,師姐是誰?」

說著,那猥瑣男青年轉身向後看去,當看到那女子的時候,其囂張的氣焰瞬間熄滅,然後像個狗腿子一樣似的,舔著臉笑道:「那個,是師姐啊!你沒事幹嘛打我?」

「我幹嘛打你?你看看你在做什麼?沒看到人家小姑涼都快被你嚇哭了嗎?」

說著,那白衣女子不好意思的對蘇媛笑道:「那個,不好意思啊,小妹妹,我這小師弟有時候就是有點欠教育,你別跟他一般見識啊!」

蘇媛搖了搖頭道:「沒有,沒有!」

白衣女子向蘇媛伸出手來,蘇媛愣了一下之後也伸手握了上去。

放開手之後,白字女子笑道:「你好,我叫林穎,是書院藍雪瑤藍導師的弟子,剛剛和你說話的那個,是我小師弟葉晨,很高興認識你!」

原來,來人正是林穎和葉晨二人。至於二人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那是因為藍雪瑤給林穎,葉晨等人交代了任務,那就是讓他們觀察前來考核的年輕修士,選出天賦好的苗子,爭取將他們拉到藍雪瑤的門下。

至於說藍雪瑤為什麼突然讓葉晨他們這麼做,那是因為藍雪瑤說了,書院改制,加深了師生之間的感情關係,所以想為玄天宗培養一些將來的弟子。

對於藍雪瑤這種明著挖書院牆角來幫助玄天宗的行為,葉晨等人雖然不恥,但還是覺得很香,再加上有現任書院院長段志宏的默許,所以才出現了葉晨這樣光明正大為導師拉學員的景象。

聽到林穎自報名號了之後,蘇媛頓時呆在了原地,然後又情緒激動的拉著林穎的手說道:「你就是林穎?潁川書院藍雪瑤藍導師門下的那個學員林穎?」 林穎被蘇媛的動作給弄得愣了一下,然後木然的點點頭道:「啊,是我,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

聽到林穎確定的答案了之後,蘇媛興奮的大聲叫了一下道:「天吶,我居然看見真人了,林姐姐,你好,我叫蘇媛,很高興認識你,你可以給我個簽名嗎?」說著,蘇媛不知從哪裡掏出了一個粉色的小本本和筆,然後一臉期待的看著林穎。

而被蘇媛這前後變化給弄得一愣一愣的林穎像個機器人一般,傻傻的接過那個粉色的小本本和筆后,寫上了自己的名字遞迴給蘇媛!

不過,在做完這些之後,林穎才突然回過神來,然後好奇問道:「你認識我?」

蘇媛像小雞啄米似的點點頭道:「當然,林姐姐你當初一劍劈開了無數的妖獸,為書院倖存的人員爭取突圍的機會的事情早已傳開了,在我們女生的心中,您就是我們的榜樣,我們都很佩服你,臨危不懼,一劍滅萬獸,那是多麼令人激動的行為啊……」

看到蘇媛不停地吧啦吧啦的說著各種各樣關於自己一劍退妖獸,爭取突圍機會的各種話,林穎不禁嘴角抽了抽,然後眼神里充滿了嗔怪的看了葉晨一眼。

看到林穎的眼神,葉晨也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

至於為什麼明明當初是葉晨揮出天地一劍,為大家爭取突圍機會的事現在其中的主角卻變成了林穎的事,這還得要從一年前說起。

一年前,在祭奠大典結束之後,段志宏就和劉靜私底下會了一面,不知道二人當時到底商量了些什麼,等二人出來之後,就下令,隱瞞葉晨一劍退妖獸的事,把葉晨改為林穎。

為了防止某些人管不住嘴,將事情泄露出去,甚至還不惜逼所有學員,導師,軍中將士以自己的道心發誓。

心虛的林穎表情僵硬,呵呵的乾笑了一聲之後道:「那個,蘇媛妹妹,既然你知道我,想必也知道我的實力,那麼不如我給你推薦一下我導師怎麼樣?我導師藍雪瑤她教學……」

沒等林穎說完,激動的蘇媛就打斷道:「我選藍雪瑤藍導師,因為在我來之前我就已經確定過了,能培養出姐姐你這麼強的人,想必不會是庸俗者,所以不用你說,我都會選擇藍導師的!」

「額,好,好吧,既然這樣,那就說定了,到時候選擇導師的環節,你選藍導師就行……」

這時,一旁的葉晨也走了過來,嘿嘿的笑道:「那麼,很快我就要叫你小師妹了哦,很高興認識你,我叫葉晨……」說著,葉晨也伸出了自己的咸豬手。

但看到葉晨,蘇媛彷彿還是有心裡陰影一般,不自覺的害怕往後退了一步。

看到蘇媛這樣,葉晨臉色一僵,哭喪著一張臉看著林穎。

林穎嘆了口氣,拍了拍葉晨的肩膀:「都說了,讓你不要對陌生的小女生這麼熱情,人家會把你當成BT的你就是不聽,現在看到了吧,還不趕緊改過來。」

葉晨萎靡不振似的,語氣委屈道:「我這不是以為讓人家感受到我的熱情,然後好選擇我們的嗎,誰知道會這樣?」

不過,緊接著,葉晨指著另一邊拉人的南宮傲天和劉羽二人,不滿的道:「憑什麼,同樣都是男的,為什麼他們兩個這麼受女生歡迎,而我卻是這樣,我不服!」

這時,一旁的蘇媛弱弱的說道:「會不會是因為人家比你帥,比你酷,比你強,比你高,比你有氣質?」

聽到蘇媛這排比式的話,葉晨彷彿受到了十萬點暴擊,心彷彿像是被刀扎了一樣,捂著自己的胸口,手顫抖的指著蘇媛,半天說不出話來。

而不止這樣,蘇媛彷彿沒看到葉晨的模樣一般,繼續補刀道:「我說的沒錯啊,是我的話,我也會選擇他們兩個,因為我們都比較喜歡冷冷的,酷酷的,帥到令人窒息的大帥哥,而和他們比起來,誰叫你像個WS大叔似的?」

的確,就和蘇媛說的一樣,與葉晨不同,二人酷酷的模樣,吸引了一大堆已經完成了第一場考核的小女生。

那些小女生就像是見到了自己偶像的狂熱小粉絲一樣,激動得不行,圍在二人身邊,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

而葉晨則是張大了嘴,半天說不出話來,而且同時覺得蘇媛說得好有道理,讓人忍不住信服!

而後,葉晨則是低下了頭,整個人失落不已。

這時,一隻白嫩如玉般的玉手輕輕的拍了拍葉晨的肩膀:「別傷心了,你這不是還有我的嗎?相公?難道在你眼裡,我還比不上那些庸脂俗粉?」

蘇媛看著突然出現在葉晨身邊,一個身穿藍色長裙,美到令人窒息的女子,開口便叫葉晨相公,也是忍不住,再一次被嚇了一跳。

蘇媛疑惑的看了林穎一眼,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林穎嘆息解釋道:「這位是李嫣然,藍導師門下的弟子之一,額,算是葉晨的追求者吧!」

李嫣然不滿的看了林穎一眼道:「什麼叫追求者,我明明是相公的妻子好不好!」

林穎白了李嫣然一眼道:「葉晨這不是從沒答應過你嘛?所以不是追求者是什麼?」

而聽到了林穎的解釋之後,蘇媛更是震驚得不行,看了看自己覺得WS的葉晨,在看了看那個美到就算是自己也忍不住一陣心動的李嫣然。

不自覺的就脫口說道:「怎麼可能,這不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嘛?」

隨即,蘇媛就反應過來,是李嫣然追的葉晨,就趕緊指著葉晨道:「我是說他癩蛤蟆!」

葉晨不滿道:「什麼?我癩蛤蟆?拜託,你這是人身攻擊啊,小妹妹!」

然後沒有蘇媛想象中的開玩笑般的場景,只見李嫣然眉頭一挑,然後冷冷的盯著蘇媛道:「你算什麼東西?我的事,什麼時候輪到你發言了?」

聽到李嫣然輕蔑自己的話,蘇媛心中一陣火起,針鋒相對道:「你才是東西,我是大漢帝國蘇家嫡女,我又沒說你,你憑什麼罵我?」

李嫣然癟癟嘴,不屑道:「哦?蘇家?很厲害嗎?比起南宮家如何?」

蘇媛一愣,答道:「南宮家是十大家族,自然是比我蘇家強!」

李嫣然瞭然的哦了一聲,然後突然就大聲喊到:「南宮傲天,你給老娘過來!」 聽到李嫣然突然叫自己,那少女人群中,面容冷酷的南宮傲天頓時臉色一變,然後就像個狗腿子一般似的,飛快的跑了過來,獻媚似的笑道:「哎,我來了,不知道聖主您有什麼吩咐啊?」

李嫣然瞥了蘇媛一眼道:「她說她說蘇家嫡女,然後想要和我比背景,你怎麼看?」

南宮傲天眉頭一皺,然後好似想了想之後道:「蘇家?沒聽說過。不過要是聖主想的話,我可以給家族裡說一下,出手滅了這個不長眼,惹聖主生氣的小家族!」

而一旁蘇媛先是看到南宮傲天這個南宮家的嫡系人物在李嫣然面前像個狗腿子一樣,震驚得不行。隨後又聽到南宮傲天放言要滅了自己家族,心裡頓時生出了對連南宮傲天都要獻媚的李嫣然的濃濃的畏懼感。

臉色漲紅,急忙道:「啊,不要,對不起,我剛剛只是開玩笑的,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是我有眼不識泰山,您要打要罰我都認,千萬不要遷怒我的家人,對不起。」蘇媛紅著眼睛對李嫣然不停的鞠躬道歉說道。

李嫣然不屑的冷哼一聲,呵呵笑道:「別給我來這套,裝作一副清純無辜的模樣,我見得多了。」

聽到李嫣然的話,蘇媛更是大急,眼淚彷彿很快就要掉落下來了似的。轉頭用哀求的眼神看向林穎,希望這個自己剛剛認識的偶像能為自己求求情。

林穎嘆了口氣,正準備開口的時候,只見葉晨拍了一下李嫣然的肩膀,笑道:「幹什麼呢你,瞧你把人家嚇得。不就是開個玩笑嘛,而且人家也沒說錯嘛,你是大美女,而我整個人看起來就是一D絲,誰叫你天天閑著沒事,老愛開玩笑,叫我相公的,人家誤會也很正常嘛,我都不在乎,你急個什麼呢?」

李嫣然眼神凌厲的盯著葉晨,嚴肅道:「重複一次,我沒有開玩笑,而且,你不在乎那是你的事,反正我不允許有人羞辱你!」

看著李嫣然遞過來的眼神,葉晨沒有後退,看著李嫣然的眼睛,沉默了好一會之後道:「算我欠你一次,以後你有需要,我為你辦一件事!」

聽到葉晨的話后,李嫣然彷彿冬日裡的寒冰融化一樣,臉上露出了如春日般溫暖的笑容:「這可是你說的哦,我可沒逼你啊!」

看到前後變化巨大的李嫣然,葉晨愣了一下,不禁心生一股惡寒,情不自禁的發問道:「話說,我這算不算是著了你的道了?」

李嫣然像是一隻小狐狸一樣,露出了狡猾的笑容,俏皮的說道:「這個嘛,你猜!」

葉晨一臉茫然的分別看了看站在一旁的南宮傲天和看到這邊發生了事過來看看的劉羽一眼,只見二人向葉晨遞了個確認的眼神,重重的點了點頭。

看著這一幕,蘇媛也不傻,明白危機已經解決,不論李嫣然此前是不是真的想滅了自己家族,還是只是單純的利用自己來達到她對自己之前覺得猥瑣的那個男子的目的。蘇媛頓時像是心中的大石頭終於落下去了一樣,重重的舒了口氣。

然後看著葉晨,對葉晨鞠了個躬,真誠的道歉道:「我為我之前的冒犯,真誠的向你說一聲對不起。 病嬌重生守則 請您接受我的道歉,我可以出十萬金幣來作為賠償!」

出嫁從夫:老公很欠抽 聽到十萬金幣的字眼,葉晨眼睛一亮,然後就像是變成了金幣的模樣,忍不住的流下了口水。

看到葉晨這一副丟人模樣,林穎和李嫣然等人紛紛一副無眼看的表情,不自覺的離葉晨遠了一點,趕緊撇清和葉晨的關係,像是不認識葉晨一般!

好一會之後,葉晨才慢慢的回過神來,擦了擦自己嘴角的口水,深吸了一口氣,明明心像刀割一樣痛得不行,卻強行裝作一副正氣凜然的模樣,大聲道:「說什麼呢,都說了,只是開個玩笑,不用在意,賠償就不用了!」

說完了葉晨轉身,輕輕擦了下自己根本沒流下一滴淚水的眼角,心痛到無法呼吸。

平復了一下自己心痛的心情之後,葉晨笑道:「好了,沒事了,事情都解決了,我們也為導師招了個天賦異稟的天才,蘇媛你就先在這裡休息等著其他師兄的通知,我們繼續去拐,額,招人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