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畢竟他們的默認是現在全天下所有戰隊里打得最好的。

而且在a隊不能成功打贏這套戰術時,他們完全沒有必要去進行變陣。

依然是一個131。

「好的,我們回到比賽,我們來看關鍵回合,a隊現在也沒有存款,如果輸掉了這一回合他們直接就得打手槍局,這把再拿不下來就危了。」

「a隊開局沒有做一個搶外場的動作,而是不斷地在第二槍位進行晃身,他們是怕對手會進行前壓。」

「s1mple的大狙在倉庫里架了半天也並沒有收穫,電子哥首先幫助了s1mple給了一顆中門口的火,現在s1mple是看不到油罐的,現在給上這個火能防止有人直接用滑翔飛到正門口。」

「s1mple看火焰滅了,外場也沒有拿到什麼信息,就續上了一顆火,轉頭來看油罐。」

a隊依舊在原地穩著,而navi則是必須得出去拿信息了。

「誰主動去外面拿一下信息吧,他們這樣一直默認,對我們來說不是一件好事啊。」蘇醒說道。

「我去吧,nafany你看好鐵門。」電子哥主動將任務攬了過來。

說罷就跳入了管道,跑向了k1.

「外場沒有人過,電子哥放心。」

電子哥「嗯」了一聲,表示自己知道。

而第二時間,a隊就開始爆彈了。

外場的常規一線煙直接爆開。

「外場給煙了!」電子哥這邊剛到位,就看到外場統統被煙霧封死。

nafany立馬說道:「電子哥我幫你抓閃,你說我爆!」

「行,現在別給,等我先打一個。」

但是電子哥等了幾秒,並沒有看到有任何的動靜。

這下就知道了,這波外場的煙霧彈是個幌子。

現在a隊的真實想法要不是提a,要不就是rush鐵板。

「小心rush,他們外場是假打,我現在回正門。」電子哥大喊,直接往包點裏面狂奔。

火男得知這個消息之後,直接給上防rush火拖延。

而這個時候,navi已經4人集合在a區了。

這個時候,a隊的進攻目標——正是a區!

s1mple給的一顆鐵門煙霧逐漸散去。

dupreeh也在抓着煙霧散去的時機在找著機會。

但是nafany此刻是站在了黃房上。

ak47瞬間爆發出驚人的威力。

將在煙霧邊緣試探的dupreeh直接給帶走了。

大戰一觸即發!

戰場上瞬間瀰漫起了硝煙。

dupreeh的死亡帶動着兩隊所有人的動作。

a隊開始提速。

死點被給上火。

gla1ve提速開始去補槍。

但是nafany打掉了一個之後完全不貪槍。

直接往後退了下來。

gla1ve因為個人追的太伸入了,這一下暴露在navi幾人的視野當中。

蘇醒在三樓終於有活幹了。

迅速定位,一記三連發成功帶走了gla1ve的生命。

正門煙很快也被給上。

電子哥這時剛好被這顆煙霧給隔斷。

電子哥看了一眼地圖上的位置,現在是nafany在他右側。

「nafany能和我一起拉嗎?我們雙拉鐵門。」

「可以,我看左邊,你看右邊,3,2,1!」

話音一落,兩人就沖了出去。

電子哥衝出煙霧,就看到一個抓道具的device。

但是device的站位選的不錯,手裏捏著道具,看到了電子哥從煙霧裏衝出來,立馬往左走了一點,躲到了掩體後面。

而nafany卻沒有發現,魔男已經躲在了管道旁邊,這一下完全處於他的視野盲區之內。

直接抓timing就peek出來了。

nafany瞬間被帶走。

並且魔男還想要掃射轉移將電子哥擊殺。

電子哥趕緊又從煙霧裏混了回去,轉移到正門,躲過了魔男的槍線。

魔男想了想辦法,直接用刀劃開了管道通風口,想往裏面鑽,去b點下包。

但是蘇醒在三樓將這一幕看的清清楚楚。

「魔男將nafany給擊殺,電子哥也被勸退,兩人是要再橫拉嗎?」

「魔男打開管道下要往下鑽,但是蘇醒的ak真狠啊,魔男最終還是沒有如願以償進去,雷包也被打掉在了管道下方,device緊隨其後繼續鑽了進去。」

「我的法!!蘇醒隔着大半個屏幕的定位,又將鑽管道的device給打掉了,兩個鑽洞的老鼠一個都沒活下來,這都不是準星當中無活物唄,這是屏幕里都沒有活物了。」

蘇醒這兩個擊殺驚起了一片呼聲,因為這兩個擊殺實在是太有觀賞性了,蘇醒的定位實在是太快了。

如果不知道這是現場比賽,他們肯定已經開始.report了。

現在還剩一個xyp9x還在黃房裏面。

他看了一眼時間,知道這一回合已經是不可能獲勝了。

後面已經傳來了火男的腳步聲。

走也走不掉了。

xyp9x心一橫,直接衝出去打。

能殺一個是一個吧!

可惜最終他還是一個都沒殺。

隨着s1mple的大狙槍響。

這一回合最終也落下了帷幕。

比分6:1.

a隊經濟崩了。

7017k 聞宇豐滿目愁容的離開去而復返時,又滿臉春風。

喻言注意到他的表情,不禁內心迷惑起來,這是又到哪裏取了經回來嗎?

「剛才我們說到哪裏了?」聞宇豐佯裝成失憶的樣子,看了看身邊的人,又轉頭看向了喻言的方向。

作為是周深安排的,坐在聞宇豐身邊的人都是站在古正那一邊的,並沒有人理會他。

當然喻言也不會主動去觸碰這個霉頭。

聞宇豐氣定神閑,不驕不躁。

「是了,我確實沒有辦法證明當時向你轉移財產的是不是陸先生本人,但是陸先生失蹤了兩年這是鐵板上釘釘的事實,誰也無法改變不是嗎?」

聞宇豐看着喻言,眼神中的得意快要藏不住了。

「所以?」喻言最討厭這種遮遮掩掩說話只說一半的人了。

「陸先生在國外出事,誰也不知道那到底是意外還是怎麼,他出事之後,所有的財產就被轉移到了您的名下,當然我說這個並不是懷疑你謀財害命,只是這兩件事情發生的未免也太巧合了些,不知道您是否對此可以做出些解釋呢?」聞宇豐道。

「就不能是陸知衍知道自己有危險,所以提前做的防範嗎?」這件事已經成為了過去的事實,喻言便沒有瞞着。

「這只是你單方面的說法,而且我們這邊也能提供些許證據,證明你可能有這方面的傾向。」聞宇豐昂起頭。

他倒是要看看這女人還能說什麼。

「什麼證據?」喻言蹙眉。

出現了幾乎之外的事情,她也不知道自己能否能應對好。

「相關證據我們已經送到了警察局,稍後警察便會派人過來,帶您去進行相關的審問或是調查,到時候務必請您配合一下,也好洗清嫌疑。」這下聞宇豐不但態度恭敬了,甚至還用上了敬語。

說着說着外面就傳來了敲門聲。

周深走過去打開門走出去。

從裏面可以看到外面站着兩個穿着警察制服的人。

周深走出去便關上了門,與之溝通起來,看上去溝通並不怎麼順利,外面的談話聲一直持續著。

喻言心中惴惴不安。

「嘭」的一聲,門被強行破開,一個警察走了進來,來到喻言面前,禮貌地道:「不好意思,喻小姐,請您配合我的工作。」

在股東大會上被警察當場帶走,先不說這影響怎麼樣,這場股東大會地最終結果一定對他們不利。

喻言緊緊攥起了拳頭,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

「您若是不配合就不要怪我們不客氣了。」警察向喻言發出了最後的警告。

「我跟你們……」喻言雙手撐在桌子上,正打算站起來,外面突然傳來一個洪亮的男音。

「去幹什麼?調查我是不是被謀財害命么?」

熟悉的聲音不大,卻讓一整個會議室的人都伸長了脖子想外面看了過去。

一個身形偉岸的男人走了進來,他逆着光,眼中飛舞的神采絢麗迷人,一張俊臉即便沒有表情,也隨時隨地在書寫神話。

「可我還沒死!」

時隔兩年,不少人再見陸知衍還是跟以前一樣的感覺。

這個男人自出現起,便一直居於至於神殿之上,翻手為雲覆手為雨,掌控著所有的一切。

彷彿這個世界上沒有他解決不了的事情。

在陸知衍出現的那一刻,沒有人懷疑過他的身份。

喻言站了起來。

計劃中他好像不是這個時候出來的。

陸知衍走了過去。

喻言非常默契的把座位給他讓了出來。

陸知衍將她按回到位子上:「她是我的夫人,我將我名下的財產轉移給他有什麼問題嗎?」

「可當時你們已經離婚了。」

在陸知衍出現地那一刻,聞宇豐已經沒多少底氣了,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他既然已經選擇了陣營,就沒有辦法再反悔了。

「只不過是我們夫妻鬧了一些小矛盾,就不勞大家費心了。」陸知衍的手落在喻言的肩膀上,細心的為她將落在胸前的碎發,撩到身後去。

「您真的是陸總嗎?我怎麼感覺有點奇怪。」聞宇豐硬著頭皮開口。

不管陸知衍到底有沒有恢復記憶,今天站在這裏的一定不能是他。

「哦,哪裏奇怪了?聞總監說說看。」陸知衍輕笑。

「不知道陸總還記不記得曾經我們一起出國談一筆生意的事情。」聞宇豐眯着眼睛提起過去的事情,眼睛一直注意著面前的男人。

陸知辰說過,陸知衍現在是不能受刺激的,否則便會失去控制。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