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畢竟在她的記憶中,若兮可是力量加點無視敏捷,不愛走尋常路線的刺客。

感受到好友驚訝的目光,若兮忍不住挺了挺胸,有一種被刮目相看了的自豪感。

「有沒有覺得我像模像樣,已經有了刺客的感覺?」

黎夜答道:「有一點,而且攻速看起來也還不錯。不過我多問一句,你現在還全力量加點么?」

「沒有了。」

一想起剛進入遊戲時自己胡亂加點,若兮不好意思地乾笑兩聲。

「那會我對刺客這個職業不太了解不是?還好後來遇到了月下影他們,他們帶我刷經驗的時候,發現我加點不太對勁……」

「小心!」

光顧著聊天,經有三隻喵提醒,黎夜才注意到黑鱷距離自己已不到5碼的距離。 她迅速反應過來,心神一動,另一端的虛空行者「聽話」地對著黑鱷釋放了技能「受難」,眨眼間躍居仇恨榜第一位。

一怒之下,黑鱷尾巴一甩又乖乖地掉了頭。

「你的那個藍胖子看起來真的很好用。」若兮心生羨慕。

「跟坦克不能比的,也扛不了多久,我們還是抓緊時間把這隻野怪給清掉。」

「受難」有5秒的強仇時間,在這5秒里就算黎夜再怎麼爆發輸出也不會導致ot。

連黎夜都全力輸出,有三隻喵和若兮也不再留著爆發技能,直接開啟強擼模式。

6秒后,黑鱷高高仰起頭,無聲哀嚎了下徹底伏在地面不動了。

為了節省時間,黎夜指揮著虛空行者再去探其他的水窪。有三隻喵對開普通野怪的獎勵沒什麼興趣,看遠處第二頭黑鱷在水面冒頭,喝了口藍藥水補充魔法,繼續她的刷級大業。

於是撿取掉落物的任務便落在了身為近戰的若兮身上。

掉落物被她單獨放在包裹的角落,準備刷完后再一起分。

誰知在黎夜這個刷野狂魔的帶領下,小隊連續刷了近兩小時的經驗,有三隻喵雖然累但也還能堅持,最後若兮實在忍不住提醒二人,她的包裹真的已經快塞不下了。

每隻黑鱷帶給黎夜14點經驗值,兩小時過去升級的進度還剩最後的8%。

說實話,片刻不停地刷野怪全靠黎夜憋在心裡的一股想儘快升到19級的勁兒,憋久了精神上其實已經很疲憊了。

現在若兮提出要暫停下分一分野怪爆出的獎勵,黎夜也沒拒絕,刷完手頭上的黑鱷就沒讓藍胖子再去引怪。

三人席地而坐,稍作放鬆。

有三隻喵查看完自己的經驗進度條,頗為滿意:「這野怪經驗不錯。」

「嗯。」黎夜點頭。

其實黑鱷的等級比她低幾級,跟有三隻喵同級。如果是黎夜單刷,經驗不會有現在那麼多。但因為黑鱷的等級比若兮高出不少,而組隊經驗能獲得多少主要取決於隊伍的平均等級。

可以說因為若兮拉低了隊伍的平均等級,導致平均等級比黑鱷的等級還低一些,所以越級擊殺的經驗會更多一些。

組隊刷經驗歷來是遊戲設計者所提倡的。通過組隊容易認識新的朋友,正因為有了並肩作戰的朋友,遊戲里才有了豐富多彩的經歷和讓人緬懷的回憶。

真正意義上的遊戲「孤狼」,絕對是少數。

話又說回來,在這樣的機制下,似乎很適合等級高的「大號」帶等級相對低的「小號」升級?

其實並不。

因為大號帶小號拉低的是隊伍平均等級,但並沒有拉低玩家擊殺野怪的難度。

如果小號輸出給力,也就不會被成為「小號」了。

若兮把剛才撿的東西理了理。

「我剛才統計了下,我們一共刷到98瓶紅藥水,71瓶紅藥水,青銅裝34件,白裝……呃……我沒撿……你們看,想怎麼分?」

「隨便分唄。」休息的時候有三隻喵一臉慵懶,明顯懶得花力氣再進行過多的思考,「多餘的部分隨便分,反正都是親友,誰拿不是拿?」

隨便分是怎麼分?一點建設性都沒有!

若兮一臉蛋疼地看向黎夜,卻見自家閨蜜不甚在意地對自己點點頭:「我沒意見。」

「好吧……」

既然都沒人把這當回事,她可就真的隨便分了啊!

話是這樣說,她還是分成了差不多的三份。

之所以是差不多,一份紅藥水多一些,一份藍藥水多一些,一份裝備件數多一些。

為了公平起見,她讓黎夜和有三隻喵自己挑。

有三隻喵看了一眼,直接要了藍藥水多的那一份。

雖然理智告訴她,裝備多的那一份肯定價值更高,可沒辦法,藍瓶對於魔法系職業似具有一種天然的吸引力與誘惑力,不知不覺間手已經自作主張地伸了過去。

黎夜要了紅藥水多的那份。當然,紅藥水對她可並非「天然誘惑」。

之所以這麼選擇,純粹因為那一堆東西離她手頭比較近而已。

「剩下的可都是我的了。」若兮喜滋滋把裝備有多的那堆收入包裹。

也不是說她真的貪,只是多賺一點錢離她買房的目標就更進一部。一想到這個,她心情出奇地好。

可惜這種好心情並沒有持續多久,她收到了易揚發來的問她在哪裡的消息。

若兮想了想回復,說在跟黎夜還有觀自在另一個妹紙一起組隊刷經驗。

易揚先是「哦」了下,過了幾秒說讓她過去符禹柱與他們集合,今天的秘境還沒刷。

若兮剛打算應下,看到餘光里的黎夜和有三隻喵才想起她到底幹什麼來了。

說好的補上落下的等級,順便讓自家男票知難而退。

現在目標還差得老遠,怎麼能輕易半途而廢?

趕緊找了個「已經刷過」的理由搪塞過去。

若兮的消息,易揚足足看了十幾秒,心裡隱隱有種說不出的感覺,像是不悅又像是失落。

但又說不出自己為什麼不悅和失落。

早上經驗刷到一半,若兮說有幫會活動要過去一下。

若兮很少在他面前提觀自在,因為至今他還沒有加入觀自在。

由於黎夜私下找他說過的那些話,他也不可能主動跟若兮提起加入觀自在,否則若兮一旦去找黎夜,聽起來就像是他舔著臉在求黎夜。

男人的尊嚴絕對不允許他那樣做!

他不清楚幫會活動之後又發生了什麼,若兮也一直沒有回到他們的隊伍。

她秘境已經刷了,沒有等他。如果不是他發消息過去,不知道若兮會一聲不吭到什麼時候。

現在跟著黎夜刷經驗,十有八九,秘境也是跟黎夜一起的。

是,黎夜是觀自在的會長,遊戲名人,裝備好等級高輸出爆炸,一呼百應,前途無限。

是,他只是一個淹沒在人堆里的普通玩家,等級不行裝備不行,還帶著兩個什麼都不懂的萌新徒弟,前途坎坷。

如何抉擇一目了然。

只是,心裡還是有一種被背棄的淡淡苦澀。 「獅虎虎,師娘她怎麼還沒來?人家都等了好久了呢!」兔小萌嘟著小嘴,短短的胳膊交叉在前環抱著她的法杖,催促道。

她的身邊,喵小萌略微羨慕地望著那些消失在符禹柱前的身影,可憐巴巴的模樣讓人看著不忍。

易揚別過眼。

「她有事,來不了了,師父這就組隊喊人。」

「獅虎虎加油,你永遠是最胖噠!」

兔小萌閃亮著眼,露出崇拜的表情。見喵小萌還只顧盯著符禹柱,用手悄悄地拉了拉妹妹的小法袍。

喵小萌依依不捨地把目光挪了回來,指了指符禹柱前另外一支隊伍,滿臉天真道:「獅虎虎,他們說的’困難難度’是什麼?聽起來好像很厲害的樣子。」

易揚剛張嘴,被兔小萌搶白,只好無奈又充滿憐愛地看著他的兩個小徒弟。

「那是秘境第二種難度,聽說獎勵比我們之前刷的那種要好……」

說到這兒,兔小萌沒再說下去,跟著喵小萌一起一臉期待地望向易揚。

兩張生動的小臉彷彿在說:「獅虎虎,你不會讓我們失望的,對吧?」

「呃……師父改天帶你們刷……」易揚抽了抽嘴角,尷尬地撓著後腦。

眼下普通難度的人都組不齊呢,這兩個小傢伙似乎想得未免也太遠一些。

「聽說輝夜姐姐她們早就過了’噩夢難度’……」怕喵小萌不明白什麼是噩夢難度,兔小萌特意解釋,「就是比’困難難度’還厲害,獎勵還好的那種。」

說著說著一聲感嘆:「哎,要是我們加入了觀自在就好了呢!獅虎虎,你覺得呢?」

說罷,她緊緊地盯著易揚的雙眼,似乎不想錯過對方的任何一絲想法,也「似乎」沒有看到易揚臉上的任何不自然。

「咳咳,現在刷那些高難度的還太早,你們都還沒熟悉這個普通難度boss的機制,貿貿然進去很容易死掉哦。」易揚用哄小孩的語氣。

事實上他確實在哄兩個小孩子。只不過,福利院的孩子,到底早慧一些,能輕易地分清楚對自己有利的和對自己不利的。

「這樣啊……」

兔小萌恍然大悟。

觀自在,她可是一定要進去的呢!

「真不愧是獅虎虎呀!」

組隊並不是很順利,符禹柱附近的散人玩家好像都不太願意加入有兩隻蘿莉的隊伍。

也有誇喵小萌姐妹倆可愛的女玩家,但人最多也只是捏捏臉,一聽易揚想把她們邀請進隊伍,嚇得當場變色。

他有這麼駭人么?

對此,易揚滿頭霧水不得其解。後來還是在一位仁兄的解惑下才知道原來「劍蘿」組合(「一個劍士兩個蘿莉」的組合)已經上了官網貼吧。

當然,不是在貼吧的頭條,黑紅也是紅,可惜沒那麼幸運到全「奇迹」都知曉。

為了便於各大城市內部玩家之間信息的交流,「奇迹」官方將貼吧進一步細化,以每一座城市為單位,開設了專門的二級版塊。

當然全遊戲的信息交流,依然可以在貼吧首頁進行。

而關於「劍蘿」組合的相關消息主要出現在暗曜城的「秘境攻略」分類下的「拒絕有理,坑團慎入」貼,發布者的id:請叫我紅領巾。

貼子里字字珠璣,行行血淚地敘述了樓主如何不小心誤入了一個坑爹秘境團。

在這支隊伍里,隊長是一個帶著倆小蘿莉的劍士。

然而秘境還沒進行到一半,他就被小蘿莉們令人窒息的操作給乖乖勸退了。

當然,據樓主自己說,恕他膽小底子薄,沒敢肆意揮霍自己的經驗條,不然他倒是很想知道這支隊伍究竟能坑到多少深度。

在貼子的最後,樓主發出警世的勸告:不會作就不會死,切勿因為該死的好奇心,就去探測這支隊伍的坑爹底線。要知道慘痛的代價,你承受不起!

「這寫的什麼玩意兒!」

瀏覽完貼子,易揚咬牙切齒,恨不得把那個貼子發布者給當場撕碎。

難怪路過的玩家看到他身旁的兩個徒弟,再看到他腰間佩戴的長劍,眼神都變了。

接下來的幾天,情況也沒有好轉——

若兮上線便早早地刷了秘境cd,而自己的隊伍依然組不到人。

這讓易揚感到分外挫敗。

為了不讓徒弟們看出端倪,他帶著兔小萌姐妹倆幾乎泡在了野外。 野外也沒有那麼好混,難度適宜的刷怪點有其他玩家競爭。不是說易陽搶不到怪,只是他們這支隊伍輸出有限,消耗在每隻怪身上的平均時間比其他隊伍要多出兩到三倍,再加上搶怪偶爾會有些失手,升級效率並不樂觀。

但苦於沒有其他更效率的升級途徑,像眼前這樣靠野怪一點點累積增加經驗也算是腳踏實地地平穩升級。

想法很美好,只是當易揚看到好友欄里若兮的等級,原本保持的平和心態開始趨於崩塌。

主要是幾天下來,師徒三人都還沒升上一級。反觀若兮那頭走勢兇猛,3天里升了2級,那蹭蹭往上躥的等級彷彿在說:瞧!不跟著你易陽混,我小日子別提多瀟洒了!

更操蛋的是,也就在這幾天,黎夜再次成為「奇迹」第一個等級達到20級的玩家,那響徹全遊戲的系統播報聲別提多刺耳了,好似一口大鐘在耳邊重重敲響,那回蕩的音波震得人兩耳發疼胸口發悶,在不斷地提醒著,他是一個混得十分不如意的失敗者。

尤其是有不少在野區刷怪的玩家都在討論這件事。

相比其他隊伍其樂融融的聊天氛圍,師徒三人的小隊顯得沉默了許多,最主要是易揚開始心事沉沉,面對倆徒弟的話題經常走神。

「輝夜女神不愧為大神,升級速度那麼快一下子又上了電視。」附近隊伍里,一名死靈族的法師感嘆道。

「這也沒有什麼好意外的吧?輝夜一直是等級榜第一,升到20級也是遲早的事。」狼人族的劍士從劍鞘了拔出自己的長劍,一臉「都在我的預料之中,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欠扁模樣。

「問題是,人家上了次電視,系統又送經驗又送物品獎勵的,你難道不羨慕?反正我羨慕得不行,不過話又說回來,百鍊精鐵有什麼用?沒聽過啊!」野蠻族的戰士,砸吧砸吧嘴,眼裡滿是艷羨。

「百鍊精鐵?我好像在官網貼吧上看到過相關貼子。」隊伍里熱愛八卦和灌水的女牧師似回憶了下,「好像是能給裝備的品質升級。」

「這麼給力?」戰士心頭痒痒,如果他有一塊叫「百鍊精鐵」的玩意兒,說不定能把他的黑鐵下裝升級成白銀。

「拿的東西再好,那也是別人家的,又不是你們的。」刺客撇撇嘴不屑,「難道你們沒注意到系統播報里說要開放競技場?磨鍊到的技術才是自己的。」

「真的因為磨鍊技術?」劍士看了刺客一眼,「我怎麼聽說競技榜上前十,官方每月會發放獎金,而且排名越靠前獎金越豐厚。」

被人戳破心事,那刺客臉上劃過一抹不自然。

「競技場才出來不到一天,你怎麼知道?」女牧師訝異道。

那劍士露出個高深莫測的微笑:「在你們下線吃飯的時候,我去主城試了下,聽有個排在競技榜上排第九位的玩家說的。」

其實那個排在第九的正是他自己,根本沒有人跟他說過,而是直接收到了系統發來的福利提醒,如果他的排名堅持到月末能獲得一定數額的金幣作為獎金。

之所以這麼說,不過是期待小夥伴們在看到他榜上有名后的震驚表情。

有些事,自己說出來可就沒那麼牛逼轟轟了。

競技場排名前十會有獎金?

易揚微微一愣,隨後臉上迅速浮現出一片喜色。

他對自己的操作有這個自信!

競技場一出,有三隻喵對於刷經驗的興趣呈直線下降,整天泡在競技場里沉迷虐渣無法自拔。

而黎夜這邊,由於升到了20級,達到了普通難度的玩家等級上限,沒法帶若兮下普通難度秘境。

再加上她想儘快完成千金散盡的訂單,刷野的時間縮減不少。於是若兮又回歸月下影的隊伍。

經過她長時間的製作,雙手弩工程也接近尾聲,還差最後200把。

大部分的材料都由幽影和七月流火給她提供,不過黎夜也會逛逛街,在玩家的攤位上搜羅一些木料和礦石。

攤位逛多了偶爾也會遇到意想不到的驚喜。

吸血鬼洛伊 比如有一個叫「雜貨大甩賣」攤位上,有一塊色彩斑斕,以藍綠色為主調的石頭——

孔雀石,製作中級羅盤的材料之一。

2個金幣的售價看起來也不貴。不過黎夜還是象徵性地打算還一下價格。

普通玩家在不清楚這物品的價值的前提下,會下意識地往高處定價。結果連著賣幾天才發現這東西根本無人問津,這時才開始把價格逐步往下調。

但如果運氣好,還是可以碰到同樣獵奇的冤大頭。

總而言之,即便身上遊戲幣不少,黎夜還是不想莫名其妙地成為冤大頭。

「朋友,這塊孔雀石怎麼賣?」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