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畢竟這樣的環境不多呀,在這裡安家立命實在很好,就算是外出做生意,被別的國家侵吞了,頂多就是這部分利益消失而已,不會危及到根本,他們根基在宏運皇朝之中。只要人沒有死,一切都可以重來,不像那些國家中,一旦出了事,整個家族都會遭到滅門之災。

除了商業的急劇繁榮外,帝都快速的建造之中,不光是有著明面上的人監督,還有這影衛在暗中勘察,要知道很多事情都需要仔細的,要真的出了什麼意外,帝都不就是一座廢城,還有什麼用處,敵人都知道怎麼進來,他們還要這樣的城市做都城嗎?不能不小心一點的。

張德作為新帝都的監造者,自然用心用力,只要哪裡出現不對,馬上就會讓人改造,不能出現一絲的差別,這可是他的第一份任務,怎麼能夠不小心一些呢,實在關係重大。

至於林申嘛,他也是在一旁幫忙,很大程度上分擔了任務,讓張德能夠更多處理事務,很是不簡單,如此一來,帝都就在有條不紊的建造之中,差錯都不會出現的。

因為新帝都的龐大,建造需要時間,即使眾多平民也加進來建造,時間還是需要很長,至少還需要一年左右才能完工。當然陳宏是不會在意的,不過尤其對於那些能主動參與進來的平民,他非常的優待,不僅有著免費的飯菜,還有一些工錢,不會讓他們白做的。

如此種種,民心絲毫沒有潰散,只有無限的聚攏,和那些大勢力想的差別太大了,現在的的宏運皇朝已經變得不同了,不再是以前那些小國相比,民心力大大的增強起來。

在軍隊方面,各個分派下去的城主,都大力的徵兵,當然規矩還是要的,不需要那些體質差的,年老體弱的,只有那些身體力鍵的壯年。當然前提就是自願,不得強求,何況現在是需要穩定的時候,自然不能出現強迫的情況,否則民心就會消散掉的。

剛開始的時候卻是沒有多少人願意參加,不僅是因為本能的警惕,對於曾經的外來者來說,他們的確是害怕得很,知道時間一點點的過去,以及城市外頭有不少的匪類搶劫,這一情況的壓迫下,參軍的人日益增多,逐漸的形成了一個個的戰區,對於各自的匪類進行圍剿。

當成績出來之後,眾多平民或者城外的村民切身的感受到安全的存在,他們心中開始認同宏運皇朝的存在,以及逐漸的將自己融入其中。很快他們開始發現,軍隊的軍餉很是豐盛,就算是一般的兵士,一月就有二兩銀子,比他們家裡更加多,不得不讓人欣喜無邊呀。

於是參軍的人越來越多,不過能選擇的也開始躲起來了,各個城主都大大的鬆了口氣,他們可是知道這位皇帝的心,要是真的做不出成績,後果就嚴重,不僅是他們自己,也會牽連到自己的家族,自然不想出現這些事情,乃至意外發生,不得不讚歎皇帝陛下的英明。

一個城市的軍隊或許只有幾萬,比較少,但是一旦這些城市軍隊合起來,那麼就大了,曾經四個王國的城市,就大城市而言,每一個國家不會少於十個左右的,那些小城市更多了,而現在的軍隊發展下,一旦真的聚合起來,那麼總量絕對是超過百萬之上軍隊,戰鬥力也能保證起來,可見這一年來的戰鬥和訓練下,已經算是強軍了,自保是沒問題的。

何況當這些城市軍隊訓練的差不多了,就會有人派來人收集優秀的軍士,來擴充中央軍隊,直轄於皇帝陛下的麾下,如此中央軍隊會變成的越來越強,地方就是最好的訓練場地。中央自然比地方優勢很多,資源也會大大的增加,以供軍隊使用,自然被國民推崇了。

除了直轄的中央軍外,還有邊境的三大防區,由原本的九大上將領銜鎮守,同時也對外的第一道關卡,曾經的三國已經變成了一個個的城市地區了,防區自然在其中了。

正因為如此,軍隊能夠源源不斷的新增新鮮血液,至於那些服役已滿的軍士可以回家,當然回家的補貼還有二十兩,足夠他們一段時間內找事情做了,也算是一種補償,至少其他的國家沒有這樣的例子,實在是第一例呀,不得不讓那些軍士感覺到興奮和欣喜的。

不管是軍士自身,還是他們的家人都是很喜歡,這樣的軍隊才有利益去參加,保證了絕多數人的利益,保家衛國更加有凝聚力,不再是光光說說而已了。這些退役的軍士也不是沒有回來的機會,只要戰爭一起,他們就可能會被徵召,軍功就有機會了,說不定就能晉陞。

當然這是意外才有,對於現在的宏運皇朝來說,還是比較的早,不會有退役的情況出現,只會有不斷增加的軍士,畢竟對於國內還是國外都還不穩定,需要強大的軍隊來鎮壓,顯示他們的力量,才能夠更好地有發展的機會,只要再過一年,也就是新帝都完成,基本上不怕了,那時候的宏運皇朝,實力將會更加強大,還有這絕世強者鎮壓者,怎麼會有事情呢。

影衛也得到了進一步的發展,數量急劇的增加,實力也不斷地增強。經過了一年的時間,阿輝這個總教官現在已經到了合體期了,進一步就是渡劫期,其他的分神期的也已經佔據了不少,元嬰期了則更多了,至少有過年數也有金丹期了,勢力的確是龐大很多。 宏運皇朝不管是明的還是暗的勢力,都是大大的發展強化,而這一切的主宰者陳宏,就是最為關鍵的人物,他不僅是超級強者,還是經過煉丹煉器之術,影衛之所以能夠這麼快的發展出來,就是因為他有關,有了丹藥輔助,資源眾多下,自然修鍊的快捷無比。

何況這些被選為影衛的人,資質不會差的,不然再多的資源也是浪費,就算是陳宏也不會願意的,可見這些人的資質絕對是上佳之人。一般的影衛在一段時間之後,知道自己不能再快速提升了,資質有限的情況下,自願出去做情報人員,如此還能得到不少的貢獻呢。

這方面的途徑,對於眾多影衛來說的確是一個好主意,也是一個賺取貢獻的地方所在。

至於一般的藥物,可以分給那些普通士兵,只要一顆普通的丹藥放進水中,讓這些士兵用下,那麼他們的體質會增強很多,訓練程度上也會加強很多,自然能夠趕上時間。其他的國家肯定沒有他陳宏一樣的手段,給普通的士兵使用,這是不是太奢侈浪費了。

不過在陳宏看來,不會,只要能夠快速的更加士兵的能力,這一點點小的代價沒什麼大不了,何況極天大陸很大,一般的行軍需要更加強盛的體力,要是沒有這樣的能力的話,最後肯定會拖累其他的人,那麼對於戰機來說,是一個致命的打擊,這不是一個優勢所在嗎?

的確,要是他的軍隊能夠勝任快速的急行軍,又能保證體力上的支持,那麼他們就勝了一大籌。用兵如神是好事,但是一旦用兵急速,快如閃電,那麼就算是再怎麼厲害的布局也能被打破。在武功上,就有:無堅不摧,唯快不破。那麼在軍事上也能適用的。

一旦真的達到了這個程度,那麼自己的軍隊就是閃電一般的存在,敵人還沒有回過神來,就已經被攻克了,這不是大大的優勢是什麼?陳宏對此也是不菲餘力的支持,當然最主要還是中央軍,也就是皇朝禁衛軍,這支軍隊才是最為主要的,而邊防軍也能得到一定的支持。

保證還是要的,如此一來能夠讓他的軍隊變得更加具有威懾力,同樣能夠鎮壓一切反對勢力,堅決消滅在萌芽之中,也能體現出帝皇對於邊關戰士的敬意,更能聚攏人心了。

當然這些都是機密存在的,只要高級將領才能知道,在軍隊中也是秘密而行,畢竟不少人是密探,他們不可能白白的放過這個秘密,那麼對於他們來說就是一種危險,自然不能放在光天化日之下,只能秘密進行,只有嘗到的才會感覺到不同,至少和別人不同。

影衛無數不在,至少在宏運皇朝之中就是如此,情報人員更是螞蟻一樣的存在,多的數不勝數,可能連陳宏也記不清有多少人了,卻是他們極力維持的底牌呀。

「陛下,新帝都已經大致規模已經差不多了,再過一年時間,內部也能建造完成,城牆高大百米,都是有最堅固的青崗岩製造而成,防禦力上不用擔心,而且影衛們已經布置很多陣法在其中,能夠保證城牆的絕大防禦,請陛下放心,而且影衛也布滿了新帝都周邊。」

「恩,很好,對了別國,尤其是南輝帝國有什麼動靜嘛,現在可能是瞞不了他們了。」

「陛下,他們完全是愚蠢的豬,只知道瓜分利益,想要出兵難上加難,根據探子回報,好像要等到我們宏運皇朝建立帝都后才會派使者過來,還想要讓我們俯首稱臣,真是妄想。」

「呵呵呵,不用如此氣憤,到時候他們就會知道什麼是完了,一年之後,朕的軍隊將會變的更加強大,國內一片繁榮,民心所向,只要朕一聲令下,大軍開拔,直搗南輝。」

「陛下聖明,陛下文成武德,功高諸國,一統極天勢在必行,恭祝陛下登臨至高無上。」

「好了,血煞組織的人怎麼樣了,他們的手段可不會差的,相信應該有動作了吧。」

那個人說喜歡我 「是的,陛下,他們已經派出人員來探查了,屬下正想要彙報,再過久就會進入我國。」

「既然如此,此事有你全權負責,將這些人全部滅殺乾淨,現在已經不需要隱藏了,是時候讓他們來嘗嘗厲害了,你也可以讓他們知道朕的影衛的厲害,那些聖影衛也可以調出去,讓他們好好地招待一下來使,不要忘了這裡是朕的國度,一切都要在控制之內,知道嗎?」

「是的,陛下,屬下明白,一定會控制在範圍之內的,不會給皇朝帶來不必要的麻煩,請陛下放心就是,屬下這就去辦,將這些該死的老鼠全部滅掉。」

陳宏揮手示意后,阿輝行禮后就退出了臨時的宮殿,也不是很奢華,一般般而已。

「陛下,臣妾二人都想要出去走走,在這裡悶死了,好不好嘛?」

「不要這麼在乎,現在只有我們幾人而已,叫我宏哥就可以了,宏哥不會忘記的。」

「是,宏哥,你真好,就算是有了這諾大的皇朝也沒有嫌棄我們,我們真高興。」

「好了,那我們就去走走,這裡也挺悶得,反正這裡是山谷之中,風景還不錯,對了不少的野果也已經成熟,不如我們就去摘點吃吃,怎麼樣,去不去?」

「去,怎麼不去,宏哥現在也是大忙人了,很少有機會了,一定不能放過,走,快走啦。」

二女就拉著陳宏出去享受了,在山谷中快樂的採摘著野果,就像是仙女在樹林中翩翩起舞一樣,美妙非常,讓他都心動不已,沉浸在這份快樂之中。

他們是快樂了,而在南部邊區卻是緊張得很,影衛已經通知了當地的駐軍,也就是陸河、張兵、徐天三位上將,他們是這裡的駐防軍,自然知道血煞組織是皇朝的敵人,作為高層將領,也知道一些皇朝的秘密,比如說影衛的存在,這些人都是無影無蹤的人,非常強大。

其實在他們心中知道,就算是沒有他們這些軍隊,憑藉著這些影衛,也能將敵人全部消滅,據說他們的主人更是強中之強,最好的例子就是他們的總教官,神秘的存在。

這人物很少會出現,一般都在暗中出沒,連他們也就是在點兵台上時才看過一眼,不過都是帶著面具的,神秘的很,不知道這樣的勢力是怎麼被當今的帝皇控制的,實在是匪夷所思,不過他們也聰明人,知道這些人都是暗中所在,不會上檯面的,只要不叛國一切安全。

得到這個消息,自然加強了邊防守護,而且不再是以一隊十人了,而是一隊百人,如此才能更好地保證邊防的安全性,已經對外敵人的消滅性,堅決消滅在國門之外。

當血煞組織剛剛抵達南部防區的時候,個個都詫異的不行,都能感覺到這些軍士氣血旺盛,絕對是強大的軍隊,就算是他們這些修士武者都可能在氣勢上有所不如,心中大大的震撼著,從來沒有沒有想象會有這樣的士兵,這可是普通的士兵呀,太不可思議了。

「頭,這些真的士兵嘛,怎麼比我們的低級那些殺手的體質還要好,難道他們很有錢,能夠給他們買丹藥還是能頓頓都有肉可吃,這是不是還是以前的景象了,不可思議呀。」

「是呀,我也沒有想到,要不是這一次來,肯定不會相信的,好了,大家注意,這一次不是為了這些士兵,我們沒有理由去和軍隊作戰,否則我們血煞組織肯定會被其他的帝國或者大勢力不容,一定要注意,盡量的避免被發現,要是真的不行,就做的乾淨一點。」

「是,頭,我們知道,不會給組織帶來麻煩的。」

正當他們的頭點了點頭,想要招呼他們前進的時候,臉色卻變了。

「哈哈哈哈,你們這些小螞蟻也想要進入我國,真是不知死活,該死的血煞組織,現在正是我復仇的時候,當初你們滅我家族,現在就是我報復時候了,主人的命令全部殺光,一個不留,不能讓一隻小老鼠逃出去,否則你們就自己去黑淵領罰吧。」

「是,總教官,我們知道了,主人的命令就是我們的一切,殺殺殺。」

不給這些血煞組織的人以反應的機會,馬上就被突如其來的影衛殺個措手不及,只有一些身手修為高強的,才勉強的逃過,一瞬間就死了大半,而且還沒有停下追殺,還在神出鬼沒的殺戮著,讓血煞組織的成員非常的被動,剩下來的人物實力是強,但是只能被動罷了。

「你們是什麼人,為何要偷襲我們,要知道我們是血煞組織的人,難道你們不怕報復?」

「哈哈哈,就是因為你們是血煞組織的人,我們才要消滅你們,應該為你們的一切贖罪了,多少無辜的人死在你們手上,而你們自己呢,哈哈哈。」 血煞組織的人在這一刻徹底的明白了,這些人根本就是為了他們而來的,一句都不用講,而現在他們明顯處於下風,僅剩下的人已經不足以對抗了,能不能在這種詭異的環境中生存都難,剩下的一切只能看天意了,或許還能將這消息帶回去,如此也算是完成任務。

「大家快逃,一定要將消息帶回去,請主上做好準備,大家快走。」

「走?往哪裡走,這裡都是我們的地盤,附近已經被我們都清理乾淨了,你們這些垃圾,現在就是為那些死去的人復仇的時候,我們將是你們的剋星,永遠都是,過不多久,你們的老曹也將會受到最為嚴厲的打擊,對了,你應該是這一隊首領,將你抓住問出來就好了。」

阿輝這時候才想出來,自己可能還忘了血煞組織的事情,而現在卻馬上就明白了,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了,馬上就出手不留情,一擊再擊,絲毫不留情面,連原本想要說的話都不說了,可見他現在知道自己的任務,絕對是要將這個人抓住,那麼一切都好辦了。

那首領一感覺到這情況,馬上就知道自己成為重點,而且這地方都是別人的所在,想要逃出去,絕對是難上加難,說不定還有未知的底細呢,那麼後果就更加嚴重了,這個消息也就淹沒下來,組織中一定不會知道的,看看他們掩藏了這麼長的時間,就能知道其嚴密性。

「晚了,現在才感覺到,以你現在的實力根本不可能逃出去,給我中吧。」阿輝趁著這領頭的一分心,馬上就一個重擊,將其打昏,然後熟練地將他身上的東西都收集起來,以及一些自殺用的東西,都紛紛的取了出來,一點都不給他機會,然後丟給別人了。

剩下的人根本不能抵抗精英分子的影衛,他們雖然修鍊得很快,但是訓練的程度更是驚人,也會時常去做一些任務的,自然不會手下慢了,而且還有和妖獸一起磨練的時候,那才是生死難料,不小心就是死,沒有其他的選擇,由此可知這些影衛不是擺設的存在。

「總教官,屬下等已經全部消滅了這些人了,請你放心好了,不會有任何的遺漏。」

「恩,不過為了確保一個不漏,全部收集起來,然後對照一下,最後將這些屍體全部堆積起來全部燒點,一點都不要留下痕迹,去吧,讓所有人都迷惑吧,現在還不是時候。」

「是,總教官,屬下知道了,馬上就去辦。」

很快影衛的人就將對手查看了一遍,確認沒有遺漏后,再補上一刀,最後將其全部燒掉,這樣一來,就算是僥倖沒有徹底死的人,最後一樣逃不脫死亡的下場,沒有一點的遺漏。

望著熊熊大火,阿輝心中的信念更是強烈,呈幾何時,他不過是一個小小的銀牌殺手,而現在這些金牌級或者長老級都倒在他的腳下,而這一切都是主上所賜,主人的實力真是深不可測,他永遠不會知道主人的地現在什麼程度,不過他自己已經徹底的效忠與主人了。

「走吧,這裡不用我們了剩下的邊防軍會做好一切工作的,你們現在可以安心了,去吧,好好地回去反省一下,哪裡做的不好,一次不要緊,但是不能在同個地方犯第二次錯誤,那才是最要不得,你們心中明白就好,走吧,回去向主人稟報這件事呢,哈哈哈。」

影衛來無影去無蹤,一點軌跡都不留下,當南方的防禦軍出現時,他們心中自然震駭的很,這到底是什麼樣的事情,是什麼人做到這一步的,實在太厲害了。或許只有高層將領才會知道這些人的存在,對於陛下的畏懼以及崇拜更是無以復加,有此實力,自保無疑了。

只要帝皇沒事,他們就算是戰死,還會有更多的士兵出現,然後一代又一代的傳遞下去,直到有一天帝皇亂政或者意外,否則將永遠保留在這一幕上,實在是令人吃驚呀。

有著強悍的實力,才是讓眾多人才效忠的可能,否則就算是再多的仁義也是枉然,連自己都保護不了,最後還不是會崩潰,那麼這樣的勢力還有什麼存在的基礎。更替在所難免,即使不為自己所用,也會替別人為嫁衣的,這就是事實,無法改變的事實存在。

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中,只有拳頭大才能代表一切,才能擁有一切,不然就不能得到更多的權勢,最後一定會被別人取而代之。 新妻出逃:無良總裁霸上癮 而在這些邊防士兵眼中,現在的一切就代表著帝皇的權威,看看現在敵人還沒進入就被消滅了,而且如此之快,這就是實力的表現。

一次次的讓他們感到這一位帝皇真的可能會是成就無上偉業的帝皇,在他們心中無比的炙熱,因為他們是士兵,他們的前途就是在戰爭上,而這一位帝皇將會帶領著他們沖向權力的頂峰,將來的一切都不難看出,現在已經開始準備了,他們需要跟上步伐了。

陸河、張兵、徐天三人雖然現在已經是上將,同時還是公爵爵位,但是他們心中明白這一切都是靠著軍功才能夠擁有,而現在他們看到了更多的軍功。 奶爸聖騎士 默默地看著還沒有燒完的所在,心中的熱火更是強烈,沒有一絲的言語,相互之間已經知道怎麼做了。

吩咐了手下軍士完成了最後的清洗,然後就帶著人回到自己的防區了,這一次因為特例,三人才聚在一切,一般在南區也是分開防守的,實在是邊境需要防守的地方不少呀。

阿輝帶著血煞組織前來的頭領,急忙趕回,不僅是需要問出更多的信息,還需要想主上稟報這些事情,讓主上放心,不能讓自己出現一絲的失敗。在他心中,主上的一切就是他奉承的一切,任何敢於阻礙主上的都是敵人,對待敵人就是死路一條,沒有其他的途徑可選。

血煞組織的失敗,不僅是因為他們的自大,一直不承認有組織能夠和他們對抗,而現在的他們就要付出代價,而下一次就說不定了,能不能真的討回來也是希望渺茫呀。

「主上,這一次我們已經全部將其毀滅,一個都沒有被逃走,請你放心。」

「很好,你們去休息吧,一路也辛苦了。」

「不辛苦,屬下這一次抓住了對方的一個頭目,說不定能夠找出一些線索,為主人慶賀。」

「哦,很好,這件事就交給你了,將所有的隱秘都給朕問出來,一個都要有所遺漏,下一次就要直搗他們的老巢了,去吧,好好地審問,可不要將人弄死了就行了。」

「是,主人,屬下知道怎麼做,一定不會讓主人失望的,屬下告退。」

看著阿輝走了出去,為之前有了頭緒而感到高興,畢竟誰也不希望有一個暗中的實力存在,只要透明化,那麼就能有把握消滅它,然後將這些毒瘤全部毀滅,自己也算是給這個世界一份清靜,也算是不錯的禮物了,心中還是很高興了,認為自己真是天才呀。

「主人,總教官的過往,晶晶聽過一些,是不是真的,晶晶還認為是別人編出來的。」在陳宏的影子中,出現一個人影,跪在他身後,語氣卻是有些撒嬌的樣子。

陳宏見怪不怪了,知道是她出來搗亂了,不過也沒什麼,一直在他影子中修鍊,也是挺艱苦的,經常出來透透氣也不錯。他平靜的說道:「恩,是真的,那種心理不會騙人,那種刻骨銘心的仇恨更是讓人感嘆,這樣的組織實在是沒有必要存在了,不少無辜之人被殺,為了所謂的殺手成員,做盡了喪盡天良的事情,現在就是要付出代價的時候了。」

「主人,那麼那些人到底是怎麼想的,這樣的事情都做得出來,難道一點都不怕天遣?」

「天遣?這個我不知打,不過我知道他們現在是沒有遭到過天遣,可是現在碰上了我,那麼只能說是他們倒霉了,或許我就是他們的天遣也可能的,朕即將登臨極天大陸至高之位,這些螻蟻還敢出來,那麼就讓朕為這個世界定下規則,讓朕還世界一個朗朗乾坤的世界。」

靈晶卻是一臉崇拜的望著眼前的主人,她的身心只有主人才能得到,他的身心已經深深地印刻在眼前的人身上,那種氣勢,她永遠都不會忘卻,有著一份親近她就已經滿足了,沒有任何的不適,只要主人喜歡,她做任何事都無所謂的,因為主人就是她的一切所在。

「既然出來了,就過來吧,出來透透氣也不錯,修鍊也不會耽誤的。」

「是的,主人,晶晶最喜歡在主人身邊了,伺候主人是晶晶最大的幸福,主人。」她馬上就爬到他身邊,望著眼前高貴無比的存在,自己就是他腳下的螻蟻,任他欺凌也無妨。

摸了摸她的腦袋,好像她領會了一般,埋頭在他身前努力工作了。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宏運皇朝卻是在快速的發展,各地的生氣已經升起,民眾也逐漸的過上了新的生活,拿到了他們永遠都無法想象的資源,那些糧食就是最好的證明。

一座有一座,一車有一車,糧食源源不斷的在他們眼前出現,除了上繳的稅糧之外,大部分都是他們的,一成半的稅糧,他們都沒有想過這樣的事情,可現在他們真的看到了,並且還是親身體會到的,不得不讓他們心中感嘆,換了一位統治者,簡直就是換了一分天地。

完全的差別所在吧,在他們心中就是無限的感激。當然要是真的想要賣的話,優先肯定是國家了,至少不會虧本的,這些體會到了好處的農民都心存感激,也知道這是為什麼存在的,還不是因為新的法令,而這一法令正是新的帝皇頒布的,對他們來說卻是天音呀。

將剩下多餘的糧食都賣給了皇朝,有些人還是堅決低價賣出,為的就是心中的那一份感激。整個皇朝都是在如此氣氛下開始第一年的收成,也讓民眾得到了實惠。銀子確確實實的放在他們手中,從來都沒有想象過的錢財填滿了他們的心靈,真是無法想象呀。

隨著時間的推移,接受的人越來越多,同時生活上越來越好,以前都沒有吃過肉的人,現在能夠吃上肉了,這絕對是一大進步,皇朝的嶄新一頁,輝煌開篇的始奏。

不光是民眾高興了,就算是那些商人也高興,雖然大部分是皇朝收取的,但是他們還能買到一部分,即使高於皇朝的收購價,但比起以前來說,卻是低了不少,而且還不用手段的,這讓他們能夠安心的買賣,要是賣到其他地方去,就能在賺上一筆,這可是天大的好事。

各地的城主也高興了,這可是實實在在的政績,當初還對於陛下的舉措不解,而現在才知道陛下的英明所在,的確不是他們所能想象的,而現在的一切就是表明了皇朝的正確性,不久的將來還會更加繁榮富強,而之後呢。他們心中如何能夠不明白,皇朝不會止於此步的。

通過了各地的信息回饋下,陳宏也知道現在皇朝的一切,心中很是高興,能夠讓民宗吃飽穿暖,這是他作為一位帝皇作為基礎的事情,如何不高興呢,想到不久的將來,飢餓民眾會逐漸的消失,取而代之就是繁榮的城市,當然要是不努力工作的話,就怨不得他人的。

皇朝可不會養著無用之人,除了那些蒙族上餘蔭的外,剩下的都需要自己去打拚的。當然就算是餘蔭也會用完的時候,到了那個時候,不努力的話,一樣會被淘汰掉,這一點不用多疑,肯定的事情,對於此,陳宏心中瞭然,也是不可避免的,皇朝是需要進步的。

蛀蟲沒有人會喜歡,就算是承蒙祖上餘蔭,也需要自己維護,要是真的用盡了,那麼就不能說是帝皇無情,只能說他們沒這個本事在享受這一份餘蔭,天下人都需要開創自己的使命,那麼這些霸佔的人只能夠退位讓賢,要是他做帝皇也做不好,同樣會被退下來的。

世間一切都有定律,沒有人覺得一切都是一層不變的,也不是永遠都是如此,世事無常,誰知道將來會變成什麼樣的存在,不過只要好好的把握現在,那麼將來才能逐步的控制起來。

「很好,你們做的都不錯,剩下的也要抓緊做,對了軍隊方面也不能放鬆,帝都建的怎麼樣了,還要多少時間才能完工,朕還真的有些等不及了,呵呵呵。」

「陛下,還有幾個月的時間就能完工了,多虧了民眾的幫助,否則我們也不能縮短時間內完成,全都是陛下的恩典,才讓他們有心去做,以此來回報陛下的恩典,陛下聖明。」

「陛下聖明,慕白說的沒錯,都是陛下的政令,讓民眾休養生息,而且稅賦極為輕鬆,現在各家各戶都過上了美好的生活,有了余錢能夠買東西,為他們生活添上一份生氣,而且他們還能為自己子孫造福,讓他們學字,懂得更多的道理,如此皇朝才能經久不衰。」

「如此就好,你們也不用謙虛嘛,朕知道你們努力了,做得很好,讓朕放心,獎勵不會少你們的,對於平民,需要用心去感化,對於敵人需要用刀刃來教育,只要好好的對待皇朝眾人,那麼皇朝才能夠永世輝煌,才能夠經歷時間的考驗,讓皇朝屹立在天下頂峰。」

「是,陛下聖明,只有陛下的恩賜,我們才能有機會開創盛世皇朝,讓天下黎民百姓能夠更好地知道陛下的善良,陛下用心良苦,臣等不足萬一,陛下聖明。」

聽著眾人的奉承,不高興是不可能的,但總有些彆扭,不過算了,他們要是不拍他馬匹的話,才真的會讓他們不安呢,臣子有臣子的難處,帝皇也有帝皇的難處,這不就是了。

「阿輝,你帶他們去領賞吧,之後就不用回來告辭了,直接回到自己的城市中就可以,現在那裡還需要你們,這一次做的不錯,希望以後能夠再接再厲,不要自滿。」

「陛下聖明,臣等謝陛下恩典,臣等告退。」

一次聚會也完成了,雖然還是在簡陋的地方會見他們,但不是一直如此,不需要等到多久能夠到新的帝都,那裡將會是他們新的天地的時候,也是新的舞台所在。

剩下的瑣事,自會有人來做,不用他這位帝皇來紛擾了,有時候帝皇還是挺清閑的,偷閑也不錯呀,享受一下自己的寧靜,多麼不多見,至少很難擁有的。要知道帝皇的存在,可是關乎天下,一個皇朝的根基所在,不勤勉不行,只有努力才能做好的。

現在的他可能還因為沒有帝都的存在,偷閑可以,或許等到搬進了新的帝都,那時候才會知道帝皇的不容易,當然可能對他來說不算什麼,但其他的帝皇可沒有這樣的好運了。

說的也是,誰能有他一樣的實力,對於皇朝雖然是一時興起之作,但確確實實的實力支撐下做起來的,而現在的他就是最好的證明,實力才是根本,才能支撐起大樹的繁枝葉茂。

相對於農民而言,商人卻是更加欣喜,現在保證確實已經做到,沒有絲毫的侵犯,甚至要是被境內的匪類打劫了,兵士們還會去幫著搶回來,然後消滅這些匪類,這對於以前來說,絕對是不可能的事情,而現在恰恰就是出現了,實實在在的擺在他們面前,毫無疑問的。

有了保證,商路通行,價格也逐漸的回落,讓普通的百姓也能買得起他們的商品,不再僅限於高層貴族了。不過即使如此,利潤卻沒有絲毫的減少,反而逐漸的增多。商人可是非常的精明的人物,馬上就意識到自己以前的錯誤,不是價格越高越好,而是買的人越多越好。

薄利多銷,這就是一種營銷方式,也是對於廣大的平民百姓來說,確實最大的好處。對於商人也是一種刺激。看著商品逐漸的減少,顯然有些不夠賣了,那才叫痛苦,以前的時候都是賣不出去,現在確實不夠賣了,這叫什麼事情嘛,完全的並不快樂啊。

尤其是邊境城市,商貿更是繁榮,不過這裡主要是邊防所在,貿易顯然不能抵觸邊防的軍隊,否則就是觸犯律法,那麼自然會遭到嚴格的審查,最後還可能會被審訊的。有此可知,邊防所在,即使在繁榮也會被控制在一定範圍之內,很多不知名的探子還會出沒的。

當然要是等到有一天,真的將整個極天大陸都統治了,那麼這邊防也沒什麼用了,那時候才會真正的放寬限制,而那時候還不知道需要等到何時何地呢,太過遙遠了。

對於眾多黎民百姓來說,遠的可能不知道,但近的卻是看的透徹,這樣的帝皇哪個國家會有,一個都沒有,幸福的生活對他們來說曾經多了遙遠,而現在呢,已經實實在在的擁有了,感受到了豐收的喜悅,以及現在日益富裕的生活。來之不易呀,他們更是明白這個道理。

要挽留這樣的帝皇,不僅需要帝皇的自覺,也需要他們的自覺,上下齊心,才能做到真正的皇朝昌盛,才能繼續保持他們現在的生活,於是參軍的人開始增多,希望用自己的一份力保證來之不易的幸福生活,自覺就是如此的重要性,也是一個皇朝最為需要的根基所在。

一時繁榮不能代表永恆的繁榮,想要皇朝繼續繁榮下去,團結一切的力量,才能保證皇朝的運轉和昌盛,為所有的人保證一份心,現在的擁有就是最好的證實。

陳宏心中默默地感嘆著,對於自己能不能做到,將來不知道,但現在他逐漸的在做,相信自己會做到的,是的,肯定能夠做到。 對於鄰國的南輝帝國來說,現在他們還只知道皮毛,而東方的太炎帝國而言,還遙遠得很,至少比南輝帝國來的遙遠一點,誰叫他們之間有著落葉山脈作為阻礙呢,很大程度上阻止了與南方的交流,不過在東方還是有一個條路的,相對來說比較的狹小,靠近大海。

消息堵塞,讓眾多勢力都認為這不過是小打小鬧,直到不知道誰透露了血煞組織的事情后,他們才逐漸的重視起來。原因就是因為派出去調查的血煞組織成員,至今一個都沒有回來,要知道其中可是有著一名長老級殺手,還有眾多金牌級殺手存在,怎麼會一點消息都沒。

這樣的信息首先在南輝帝國中傳遞開來,讓他們感覺到了不正常,對於血煞組織這樣的勢力,凡是大勢力的都知道一些,中小型的也能夠接觸一點,都知道這個組織非常的不簡單,實力強悍,他們都是深有體會的,可現在呢,他們絕對不敢相信會有這樣的一天。

四國的血煞組織全滅,而現在派去的人也一個都沒有信息回來,這不就等於說有一個組織專門和血煞過不去,同時這個組織非常的隱秘,沒有人知道這個組織的存在,南輝帝國中就不知道這樣的組織,這讓他們感覺到棘手,最為糟糕的還是因為在崛起中的皇朝。

要知道這樣的勢力一旦被皇朝或者他們帝國所用,實力會大大的增強,只要不犯什麼致命性錯誤,自保那是最為簡單的,說不定還能開疆略土呢,可現在呢。他們害怕了,至少能夠和血煞組織對抗的組織很不簡單,不得不讓他們感覺到忌諱,不知道怎麼去做了。

「主上,現在外面都傳揚著我們組織失敗的事情,也不知道是哪個混蛋透露出去的,真是該死,要是讓我知道一定要將他碎屍萬段,才能以解心頭之恨。」

「阻止也沒用,現在別人都知道了,而且即使知道了又怎麼樣,都已經過去了差不多三個月了,現在才知道他們沒有一點迴音,又能有什麼用處,何況我們根本不知道是誰和我們專門過不去,只能回一趟總部了,你在這裡好好的看著,不要再出錯了,至於宏運皇朝的事情暫時按兵不動,說不定這一次回來就能夠得到上頭的命令,知道嗎?」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