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畢竟,他們來這裡,就是想給季燁再開啟身體的多一個元素靈力。

季燁原本身體有冰,風,土、暗四系靈根。

來這靈淵,有雷、水兩個靈根。

如果他能得到其中一個靈根,都是實力大漲的條件。

兩人興奮了,如果季燁的實力強大,那意味著上清學院就可以招來許多學員,還可以擴大學院的名聲,這絕對是雙贏的。

不遠處的衛凡雨愣愣的站在那裡,她身上的衣服仍在身上,她在水柱里修鍊炬了許久,可醒過來的時候,並沒有發現身體有多出什麼。

可是,不遠處的季燁,雖然寸衣未著,身上那龐大的氣息,加上額間的黑色星星存在。

無一不昭顯,他必是有了第五個靈根,要不然,他的額間是不會有以暗系靈根為最強的標緻。

他,已經步入了強者之境。

而她與他的距離更遠了,她亦追不上。

同樣的地方,他能得到的上天眷顧,而她卻一無所獲。

若說不甘,她心裡是有的。

但此時,她更多的是在思考,她對季燁,該放手了。

師父說的沒錯,她與他本就沒有結果的,若她執意而為之,那必然會連朋友都做不成。 衛凡雨站在那裡,怔怔的看著季燁那張臉,只覺得眼前的視線一點一點變得模糊。

她,要放手了!

閉上雙眼,兩行清淚滑落而下。

也因為雨水的緣故,所以她的流淚,身邊的的院長師父根本沒有注意她的情況。

半晌過後,在閉目修鍊的季燁緩緩的睜開了雙眼,第一時間就是低首想看看自己的雙手,結果這一看,他竟寸衣未著,嚇得不輕,連忙背過院長師父,以飛快的速度把衣服穿上,這才回首看著大家。

有些不好意思,俊臉滿是尷尬的神色,「那個,對不起。我也不知道我的衣服什麼時候不見了,我……」

「行了,你小子啊就別再介懷這些小事了。在我們的心裡,根本不在意這些小事。來給你看看一樣東西!」

仲孫達從懷裡掏出一面銅鏡,然後擱放在他的面前,「來,看看你有什麼不一樣。」

季燁怔了一下,不知道師父這是何意。

但還是聽從他老人家的吩咐,把銅鏡拿在手裡,然後仔細的看了一下,這一看,便看到了自己額間的一顆黑呼呼的星星。

伸手去觸摸額間,發現不像是傷疤,像是天生之物似的。

他驚訝的看著仲孫達,「師父,這是怎麼回事啊?」

「想知道?」

「嗯。」

仲孫達哈哈一笑,「你也知道,修鍊武靈之力的人,擁有靈根的一共有十種。這十種分別是金、木、水(冰)、火、土、風、雷、電、光、暗。

而這十種靈根,所有的靈根,你可以把他們修鍊相差無幾,但是有一點卻是你不知道的,那便是你額間出現靈根的印記,則會是你的最強靈根。」

「最強靈根?」

季燁皺了皺眉,但他很快就反應過來了,當即說道:「您的意思是,我最強的靈根是暗靈根?」

「是。」

「這……」

季燁愣在當場,暗靈根是他的最強靈根。

這對他而言,絕對是大有好處的。

水靈根為治療,土靈根為防禦。

木靈根是一半治療,一半防禦。

風是指提高攻擊、移動的速度;

雷、電、暗三屬性絕對是高攻的代表。光與暗相剋,誰實力強便誰強!

風利水與火;雷利電與水。

光即可治療,又可攻擊。它的治療與水靈根區別在於:水只是治療外傷,光是治療內外傷。攻擊以聖光為基,與暗的威力不相上下,但這個前提是,得有一個人的最強靈根是光的時候,才會成為季燁的剋星。

季燁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對著上清學院的兩位院長彎了彎腰,行禮道:「師父,南宮院長,謝謝你們二人對我的培養。為我護法,我銘記您們的大恩!」

「汗!好端端的說這些話做什麼?別忘了,你是我徒弟,我不罩你,誰罩你?」

仲孫達瞪了他一眼,沒好氣的噴道。

一旁的南宮捷則是正經的扶著季燁,「你如今也算有了強者的基石,以後定要好好修鍊,別辜負了上天賜你的靈根。」

「是,我會的。」

仲孫達突然問了一句,「你得了雷、水靈根的哪一個?」

季燁笑了,朗聲答道:「回師父的話,雷、水兩靈根我都擁有了!」 「什麼?」

仲孫達、南宮捷二人以為自己的耳朵聽叉了!

季燁他的意思是,他竟把雷、水靈根都開啟了?

天啊!

這得是什麼樣逆天的運氣,才可以做到?

要知道,仲孫達、南宮捷二人在這靈淵少說也混跡了上百年,還真沒有聽說哪個人,可以在這裡一次弄到這兩個靈根。這若說出去的話,簡直嚇死人不償命啊!

一旁的衛凡雨,整個人如同點穴似的,怔怔的看著面前的季燁。她同樣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可是,她又不得不承認,他這樣努力,能獲得這兩個靈根,是他應得的。

季燁看見他們三人的神色怪異,也不多說什麼,直接亮出自己的手掌。

手掌心上,瞬間六個顏色在他的掌心上飛舞。

冰是淺藍,而水是深藍,風是青,土是黃,暗是黑,雷是白。

六個顏色,繞著他的手掌心,正在凝合成一個六色綵球。

在這一刻,季燁像是悟懂了什麼,「師父,你說人擁有十靈根。我一直不能理解,為什麼會是十靈根,而不是十一靈根,就是因為水、冰兩個靈根,雖然是分開,但它們都屬於同源,所以才會合名為冰水靈根?」

「沒錯,冰水靈根不會一下子出現,而是需要經過修鍊,由水生出冰,或是由冰化為水,才能使這冰水靈根的威力變大。」

仲孫達點了點頭,把這個事給季燁說了個清楚。

季燁鬆了一口氣,握緊拳頭,「那我們現在回安皇京城,回去上清學院!」

「行,走吧!

於是,幾個人沒有在靈淵呆下去。

他們出來這一趟,已經過了很久時間了,也不知道上清學院的朋友們一切可還好。

因為歸心似箭,所以他們只是花了十三天的時間,便回到了安皇京城。

一回到安皇京城,季燁直接便回上清學院,他想找到姐姐,然後告訴她這個好消息。

結果,他撲了個空。

根本沒有找到雲邪,因為知曉雲邪與鎮國公府之間的關係,他連休息都沒有,只是洗漱了一下,然後便直接登上鎮國公府的大門。

當然,他稟給小廝的人聽,他要找的是萬千帆。

他太清楚現在的處境了,姐姐雖然是鎮國公的義女,但對於長公主而言,她還是不知情的。

所以,季燁並沒有因為找不到雲邪而衝動,鎮靜的去尋找萬千帆,想從他這裡得到想知道的消息。

當萬千帆讓人把季燁帶到自己的院子時,不由眼前一亮,「恭喜!看來你此次去靈淵,收穫不小啊。」

「運氣還行,所以便早點回來了。我想知道,我姐姐在鎮國公府嗎?我回上清學院了,導師說很久沒有見姐姐了。」

季燁開門見山的詢問,並沒有拐彎抹角。

而且以他的性子,更是覺得沒有必要與對方閑扯別的。

萬千帆苦笑,「我也很久沒見過她了,算起來,也有十個月了。」

「十個月?她去哪了?」

季燁巴巴的追問,姐姐怎麼會不在鎮國公府呢?那她會去哪? 「當時,她說要去冰川之谷歷練,沒有帶任何人。她的性子如何,你是他弟弟,應該比我更清楚。她決定的事,根本沒有誰可以改變。」

萬千帆幽幽的嘆息一聲,實話實說。

季燁皺眉,姐姐去冰川之谷?

而且,這一去就有十個月之久?

怎麼會這麼古怪呢?

等等,十月?懷胎十月!

難道,姐姐懷孕了?

想到這個可能,季燁也就收斂起自己緊張的心,對著萬千帆說道:「嗯,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回上清學院,我姐姐若是回來了,請告知她一聲,我就在上清學院等她。」

「好,只要她回來了,我一定會第一時間告訴她。」

萬千帆點了點頭,表示自己一定會把這件事告知季邀月。

既然找不到姐姐,季燁也便只能乘興而來,敗興而歸。

當他回到上清學院的時候,遠遠的就看到了兩抹身影。

一個嬌小,一個高大。

女子在眾人面前笑談風生,而男子則是站在女子的身後,沉默不語,嘴角微勾,眼神落在了女子的身上,滿目深情。

季燁又驚又喜,大喚一聲,「姐!」

他這一大聲呼喚,驚得場上的人,紛紛轉首,朝他的方向看了過來。

雲邪看到季燁的時候,就有些壓制不了心底的情緒。

這是她的弟弟,同父同母的親弟弟。

以前小的時候,弟弟是讓姨娘撫養長大成人的。

他們姐弟二人能相認,也是虧得姨娘告知雲邪事情的真相,所以,她這才知道是什麼樣的情況。不過那個時候,她一直以為他是庶弟,而非是親弟弟。

一直以來,她以為她就一個人。

萬萬沒有想到,自己還有一個血脈相連的親弟。

那個時候既然知曉了,弟弟要去闖,她沒有阻攔,便讓他去了。她與這個弟弟,聚少離多。

見面的機會甚少,來大悲島這將近兩年的時間時,就有整整一年的時間,又是兩人分開。

季燁朝她的方向跑了過來,一把將她抱進懷裡,「姐!我回來了!」

雲邪鼻子發酸,「看到你沒事,我真高興。」

一旁的迦夜輕咳兩聲,眼神瞪了一眼季燁。

季燁豈會不知道姐夫的意思,姐夫的心眼其實不小,但只要與姐姐有關的話,心眼比那針眼還要小。

季燁見迦夜的模樣,噗哧一聲就笑了出來,「姐夫,今天你就別瞪我了。我就抱抱我姐,我與姐姐甚久沒見面了,你就讓我姐與我單獨說上幾句話吧,可以嗎?」

「好,我們姐弟好好的說幾句私已話。」

雲邪不等迦夜說話,直接應允了。

就這樣,當著迦夜的面,帶著季燁二人走了。

迦夜好笑的看著他們二人離開,他有那麼小氣嗎?他當然知道他們姐弟二人的關係深厚。否則,季燁當初知道自己是雲邪的夫君時,還覺得他是小白臉,直接向他挑戰。

那一戰,才得到了季燁對他的尊重,不再小看自己。

坦白說,季燁的性子,迦夜還是很欣賞的。

夠血性,面對家人的時候,也不掩任何心事。

一個男人可以不出色,但絕對不能沒有血性! 季燁早晚會成為強者的,他這一次從靈淵歸來,身上凝實的力量,教人心驚。

迦夜滿意的看著他們二人離開,一旁的杜明導師,在旁輕語道:「迦夜公子,季燁這一次去靈淵,收穫不小。直接得了雷、水靈根,以後他的前途不可限量啊。而且他最強靈根是雷,雷靈根攻擊不弱。」

「噢?那倒是值得慶賀。」

迦夜聞言,眼前一亮,他倒是沒有想到季燁竟會有此奇遇,那倒是不錯啊。

看來,雲邪懷孕生子這段時間無法修鍊,倒是讓季燁修鍊的進步給追上了。說不定二人武力值是不分上下的呢,這麼一來,他們看來是可以離開大悲島了。

二人都達到了初入強者之境,在大悲島,已經沒有什麼可學的了。倒不如回景南郡,與家人齊聚。

至於大悲島的恩恩怨怨,與雲邪本就無太多關係,不呆在這裡也沒什麼關係的。

就在這個時候,上清學院迎來了不速之客。

雷家主雷鳴帶著雷夫人,還有四子一女,盡數都來了上清學院。

他們的到來,引來了上清學院的院長們的重視,帶著導師們紛紛出來相迎。

仲孫達院長在客殿上招呼了雷家人,待人奉上了熱茶后,這才看向雷家主,「雷家主,不知道你因何事來上清學院呢?」

雷家主直言道:「我來這裡,是想見見衛凡雨。」

「你要見她?」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