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當了皇后,皇帝為了她遣散後宮,椒房獨寵,偌大一個後宮,就只有許雅一人。

生的男孩被封為太子,立為儲君,是將來的皇帝。

女孩被封為長公主,擁有封地。

既然如此,許雅再嫁一次又何妨?只要皇帝真心對待許雅就好。

畢竟,他既可以讓他成為皇帝的過程快點,也可以把他拉下皇位。

畢竟,女尊世界時和花落笙在一起久了,耳濡目染之下,如何處理政事,讓一個國家繁榮昌盛,讓一個國家衰敗,也只在他的一念之間。

………………

一餐比以往都要豐盛,卻讓眾人味同嚼蠟的晚餐,就這麼平平淡淡的過去了。

夜晚,在許家一家人睡覺的時候,各房的當家人卻都齊聚淺九的書房。

老五哄著妻兒睡去,披上衣物,來到了父親的書房。

「老五,你是怎麼想的?當年就已經在村裡為你娶了一房媳婦,今日,你怎麼能……」

姚氏痛心疾首。

「那並不是我想要娶的,難道不是嗎?那只是因為我想要上戰場而付出的代價而已,我既然付出了代價,換來了我上戰場的機會,那她如何又干我何事?」

想到當年自己是如何的苦求父母,想要上戰場殺敵,而父母不同意,為此,自己付出了怎樣的代價,一時間,他只覺得喉嚨乾澀。

「你怎麼能如此說?干你何事?那可是你的媳婦啊!你明媒正娶的媳婦啊!」

「那只是你們的一廂情願而已。我從來沒有承認過,那是我媳婦。對我來說,那陪著我,對我不離不棄的人才是我的媳婦。更何況,那還是你們壓著我娶的。」

「你當真是如此的絕情?她還拚死為你生下了一對龍鳳胎!」

「我又沒有讓她為我生孩子,那只是為了你們才生下來的。於我並無半點干係。」

「你……混賬!!!這樣不負責任的話,你也說的出口!!!」

「在你們眼裡,我本來就是這麼混賬的一個人。既然知道,又為什麼還明知故問?」

「……」

一場爭論,就這麼在許家人無奈的妥協中,落下了帷幕。

就這樣,老五一家人就這麼在許家住了下來。 第二天,一大早,姜雨涵便在一陣的飯香味中睜開了眼睛。

掀開昨天被太陽曬得暖暖的被子,起了身,穿戴好了衣服,束整好了衣冠,推開了房門。

大片的陽光照了進來,讓姜雨涵不由的用手擋住了太陽。

過了好一會兒,眼睛適應了光度之後,才再次睜開眼睛。

一眼便看到了在院子里,坐在輪椅上,手上拿著書卷的淺九。

陽光灑在他的身上,在姜玉涵的這個角度,都能看到他臉上細密的小絨毛。

襯的整個人溫暖而又嫻靜,讓人不由得想要靠近,感受著他那身上的溫暖。

可只要一觸及他的眼睛,就能知道,他身上的什麼溫暖嫻靜,都只是浮雲。他的眼睛深邃而又明亮,像顆黑色的寶石。只要看到他的眼睛,就能感覺萬物都在其中。他是如此的深情,彷彿能溺斃在他的眼睛里。為了他可以什麼都去爭搶,為了他也可以什麼都捨棄。可他又是如此的無情。眼中好像什麼都有,又好像什麼都沒有。萬物不能進入他的心,不能攻克他的新房,他就好像是一個世外客一樣,明明是安靜的坐在那裡,可以觸碰到他,可又像是隨時都能夠離去一般,淡泊平靜。

「你好,請問,我怎麼稱呼你?」

姜雨涵明明是多麼高傲的一個人,可以將高傲寫到骨子裡。對待再是身份高的人,他都能夠將高傲刻在骨子裡,銘記在心中,不因任何事情而動搖。再是強大的權力面前,也不卑不亢。

可偏偏在淺九的面前,他卻能夠將他心中的高傲放下,以平常心來對待淺九。

這不得不說,這就是一個人的魅力所在。

有的人,能夠輕易的讓人的心防卸下,有的人,即便身份再是卑微,也能和位高權重的人談笑風生。

而淺九,就是這樣子的人。

「我?你可以叫我伯父。」

淺九放下手中拿著的書,與姜雨涵對視。

若是以前有人對他說,以後他會遇到一個雙腿殘疾的農民,還會叫他伯父。他一定會以為不是那個人瘋了,就是自己瘋了。

他是多麼高傲的一個人啊,怎麼可能會心甘情願地叫人伯父呢?

還是一個只知道在土地里吃飯的農民。

「伯父。」

可現在,他不僅僅是這麼說了,還這麼心甘情願的做了。

「嗯。洗漱用得臉盆和汗巾,在你的房間里。至於要用的水,可以去廚房找。廚房裡有一個大水缸,我們平常洗漱的水,都是用那裡的水。雅雅,你帶著這個哥哥去吧。記得照顧好這個小哥哥哦。」

許雅聽見后,直接走到了姜雨涵的面前。

抬頭看著這個對她來說實在是有點高的小哥哥,腦袋往後仰,再往後仰,差點摔了個跟頭。

不由得拉下臉來,面無表情的直視著以她的身高,眼睛看到的姜雨涵的肚子。

「走吧。」

說完就直接轉身就走,也不管身後的姜雨涵反應沒反應過來。

姜雨涵看著耍小性子直接面無表情轉身就走的許雅,只覺得可愛極了。

乍一看到許雅的表情和動作,他就有點蒙了。待反應過來之後,他就感覺有點新奇。

還從來沒有人這樣子對過他呢。

畢竟,他早早的就被父王請封為了世子,家中的姐妹們不敢在他的面前太過放肆,從來都是乖乖的,更別說是甩臉子了。

他連忙嬉笑著跟了上去。

待他洗漱完畢之後,飯菜也就被許家的幾個女人們端上了桌。

吃完了飯後,許家的男人們都去上工了。而許家的女人們也都各有各的事情要做。只剩下幾個不滿十歲的孩子。有的在畫畫,有的在練字,也有的在習武。

「爺爺,這是我在縣試時所寫的答案,請過目。如果有什麼不足之處,還請爺爺指正過來。」

淺九拿過許恆與其他幾個孩子遞過來的宣紙,仔細地看了起來。

「恆兒,如果這個地方再加上這句話會體現的更好。還有這個地方,你多加上了這句話,就有點畫蛇添足了,這完全沒必要。」

淺九一一用手在宣紙上指過去,溫和的告訴孩子們,哪裡對了,哪裡又錯了。

孩子們也都點點頭,順著淺九的手一一看過去。認真的在心中思索,如果自己按照淺九所說的做了,那會不會加分。

許雅看著自家爹爹和自己侄子侄女們的互動,不由覺得有些無聊。畢竟,在上一輩子這樣子的事提她早就做過了,也能夠找得到更好的方法,做的更好。

姜雨涵看著許雅無聊的只能在地上蹲著看螞蟻的樣子,不由得有些哭笑不得,連忙走過去。

「雅雅,我可以這樣子叫你嗎?」

姜雨涵眉眼帶笑的低頭看著許雅,眼中一片溫柔。

你不是已經這樣子叫了嗎?還來問我。

許雅翻了個白眼,對姜雨涵的所作所為表示不屑。

「既然你不說話,那就是默認嘍。」

姜雨涵笑著,耍著無賴。

許雅可有可無的點了點頭,對他所說的話不置可否。

「我帶你去玩,好嗎?」

姜玉涵說著,不由分說的就拉起蹲在地上的許雅,走到了另一邊。

「你會下象棋嗎?」

姜雨涵上下打量了一眼許雅,眼中明顯帶著一絲懷疑。

「看你的樣子應該才剛剛過了五歲吧,你肯定不會下象棋,那我來教你吧。」

姜雨涵不顧許雅的欲言又止,自顧自的下了決定。

許雅忍了又忍,實在是沒有忍住,又朝姜雨涵翻了一個白眼。

她上輩子五歲的時候就開始下象棋了,好嗎?到成年的時候,她就已經吃透了各大棋譜了。就這,你還說我不會下象棋?你是眼瞎了了吧?

……

淺九在百忙之中抽出空閑,看了許雅那邊一眼。不由的在心中點了點頭。感情自然是從小培養的好。你沒看那些青梅竹馬,大多在成年以後都在一起了嗎?

再一看,躲在一旁,偷偷的抬眼看向自己這一邊的男孩,不由的在心中長嘆了一口氣。

長輩們做的錯事,不應該延續到孩子這一代身上。自己做的事情也應該自己承擔。延續到下一代身上就有點說不過去了。雖然說,冤冤相報何時了,一般這樣子的大都會延續到下一代身上。可五房和老五所認定的妻子之間並沒有仇怨,不是嗎?那為什麼不能放下上一輩的仇怨,好好的和同齡人之間相處呢? 待圍著淺九的人散去了一些之後,淺九控制著身下的輪椅,朝著那個小孩所呆的角落裡行去。

「你是叫許玉,對吧?我是你爹爹的爹爹哦,你可以叫我爺爺。^_^」

淺九笑的溫潤如玉,對小孩兒自我介紹道。

見小孩兒沒有絲毫反應,淺九也不尷尬。只溫柔的笑著,再次重複了一遍。

自我介紹到第二遍的時候,小孩終於有了一絲反應。

他偷偷的抬眼看了一眼淺九,又飛快的垂下了眼帘。只聽得他的聲音像蚊子一般小的說道。

「嗯……我,我叫許玉……爺爺好……」

聲音實在是太小了。

如果不是淺九自從來到了這個世界之後就開始修習煉體決的話,那他實在是聽不到這個聲音了。

煉體決,一共分為十級。

一到五級只是強身健體,讓人耳聰目明。修的是人的五覺。

一級修的是觸覺。能夠讓人感知到的外界更加的清晰。

二級修的是嗅覺。無論是什麼樣的氣味,都能夠嗅出來,並且能在大腦里反應出來這是什麼味道。

三級修的是味覺。能夠讓自己的舌頭變的更加靈敏。吃的東西的味道,偏差了一絲一毫也能夠感覺出來。

四級修的是聽覺。能夠讓耳朵更靈敏,任何微小的動靜都逃不過它的耳朵。

五級修的是視覺。眺望遠方時,再微小的事物,也能夠看得清。再渺小的事物,看到眼睛里,也能夠自動放大。

五級到六級是個分水嶺。

到了六級之後就可以身輕如燕,踏水而行,草過無痕。

七級之後就擁有強大的武力,可以造成強大的破壞力。

八級之後就可以永駐青春。

九級之後就可以延長壽命。

到了十級就可不再受天地約束。

跳出三界外,又在五行中。

「玉兒怎麼獨自坐在這裡,不和大家一起去玩呢?」

淺九的聲音還是這麼溫柔,卻帶著點安撫的意味。

「我……不認識他們……娘和我說,不要和他們一起玩。娘告訴我,他們都是泥腿子生的,自然也都是小泥腿子。和他們一起玩,實在是有失身份。」

說著說著,他也從底氣不足到理直氣壯了。

本來嘛,他就是在邊關出生的。邊關又危險又苦。本來就覺得對不起這孩子,讓他從出生直到現在,都一直生活在邊關。吃的,喝的,穿的,住的,連村子里最窮苦的人家都比不上。父母這麼些年來,又都只有他這一個孩子。自然是養的他霸道又嬌縱蠻橫。

在邊關,儼然就是一個小小的孩子王,邊關的小孩子們都聽他的,自然是違不得半點反抗。他想要什麼,即便是千難萬險,他的父母也會給他找來。真的是把他小心翼翼的捧在了手上,含在了嘴裡。生怕摔了,化了。對他再是寵溺不過。

如今,不過是換了一個環境,這裡的人生活得比他還要好,吃的,喝的,穿的,住的也自然比他的好,所以性情自然也會變的膽怯,不安。

人一旦換了一個對他來說完全陌生的環境,自然是會感到不安的。等到熟悉了一些這個陌生的環境之後,他的性情自然也就會變得跟之前一樣了。

這就叫做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人只要一旦熟悉的這個環境,並且在這個社會上如魚得水。那不管他剛開始的時候,來到這裡是多麼的害怕,膽怯。經過一段時間之後,它也會恢複本來的性情,甚至還會變本加厲。

這就是人的本性。

人本來就是一種隨遇而安,適應環境極強的生物。

「你說什麼?誰是泥腿子啦?你跟我說清楚,不說清楚,我打你哦。」

許墨聽到了這邊的動靜,立馬跑了過來。雙目瞪大,眼睛里像有一團火在燒。嘴唇抿得緊緊的,證明他的心中對此事是極為憤怒的。揚起握的緊緊的指節發白的拳頭,還真像那麼回事。

許玉看到許墨這麼怒氣沖沖的樣子,再一看他這緊握的拳頭,不由得心中有點發虛。

可轉念一想,自己娘親告訴自己的。

自己可是將軍的兒子啊!那肯定比他高貴多了!

這樣想著,他又理直氣壯起來。

「泥腿子!泥腿子!你就是你腿子!還不肯我說,你是心虛了吧!有什麼好心虛的,這本來就是事實。」

「我不准你這樣子說。快道歉!!!」

許墨大吼出聲,還真有那麼股子氣勢在裡頭。

「我就是不道歉!泥腿子你又奈我何?!」

許玉揚起下巴,眼中充滿了倔強。從小到大,他可從來都沒有向人道歉過。從來都是他人向自己道歉的份,可沒有自己向他人道歉。要是今天自己真的向他道歉了,傳到了邊關那些小弟的耳朵里,那還不得丟了臉子,炸翻了天啊!他可不想自己在他的小弟面前顏面全無。反正他是絕對不會道歉的。

「嘿!我這暴脾氣……你真的是挑起了我的怒火了。不打你一頓,我都覺得對不起我自己了。誒?別跑啊!等著我打你一頓!你有本事罵我們泥腿子,你怎麼沒有本事不跑啊?!」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