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當年玉女派和逍遙派之間互相殘殺死了多少人,就是因為仇恨。

另外羽塵自己身上沒有靈氣,防禦力低,不可能時時刻刻防備別人偷襲。為了避免將來得麻煩,羽塵一般都會殺人滅口,不留後患。

不過,接下來還有幾個活口,得解決一下。

蒼翁和他的徒弟們。

羽塵腳一點地,以極其可怕的速度朝蒼翁他們追去。

這時候,蒼翁正帶着弟子,走在回城的路上。

他耳中已經傳來了打鬥聲。

在他眼裏,羽塵是死定了。

他得意洋洋得告訴徒弟們

「這個羽塵確實有些門道,他似乎能洞悉一切招式精華,然後將其破解。但這種人的劍術只是虛有其表。真正對陣比拼,自身修為最關鍵。你們以後要好好修鍊,否則只會像他一樣,死無葬身之地。」

徒弟們紛紛應聲:「是,師傅。」

然而話音剛落,突然一個聲音從背後傳來。

「老傢伙,走那麼快乾嘛?」

蒼翁愣了一下,回頭一看。

便看到一道劍光閃過。

這一劍鬼哭神號裂碎人心。

蒼翁臉如死白,身上已中了狠狠的一劍,從頭到腳底,是一道深深斬碎裂骨的劍痕。

雙臂同一時間也被斬斷,血,無情的奔流出體外。

他連自己的成名絕技和法寶都來不及放,就被羽塵一劍重創。

座下的坐騎也被斬殺。

要不是羽塵故意想留他活口,蒼翁早已一命鳴呼。

當下,蒼翁雙手全斷,一條腿也完完整整的廢了,胸口肋骨全碎。

周圍徒弟們大驚失色,立刻上來保護師傅。

乘此良機,一個徒弟合力扶著不斷吐血的蒼翁,以氣驅動法寶,想要飛行而逃。

一般修士在趕路的時候,很少會御劍飛行。

因為非常消耗靈力,萬一路上遇見仇人,自己靈力又大幅消耗就糟了。

所以大多時候都會使用坐騎來代步。

御劍飛行這種絕活,往往都是在短程距離追擊,逃命,或是裝逼的時候用一下。

然而現在,正是逃命的時刻。

「逃!快逃。」蒼翁腦海里此刻只有一個很大很大的逃字。

他知道自己低估了羽塵。

更想不到,這個沒有修為的凡人會那麼可怕。

然而,他們剛剛御劍升天。

背後就傳來凄厲死亡喊叫聲,叫聲一瞬間便消失得無影沒蹤。

這些個修為不低的徒弟們,全都來不及施展術法,連防禦都來不及,就被殺掉了。

六個金丹期修士只擋得電閃的剎那,羽塵這人着實在太可怕。

更可怕的是,蒼翁和他的徒弟剛剛飛上了半空,正欲飛行奔逃之際,那個如同天魔降世一般的羽塵,腳尖點地,瞬間發力,整個人如箭矢射上天空,穩穩得站在了蒼翁所在的飛劍上。

羽塵先一劍斬殺了蒼翁僅剩的徒弟,然後冷冷得說:「老傢伙,召集殺手想暗害我?想必已有一定得覺悟了吧。」

蒼翁臉上滿是絕望,驚恐大叫:「別殺我。我給你錢,我把我的錢都給你。」

羽塵:「我暫時不會殺你的。因為我要拿你換一樣非常重要的東西。」

蒼翁:「什麼東西。」

羽塵:「你們的千年閣。」

※※※

夜晚,千年閣內,傲子安正在睡覺。

突然,房門被踹開,一道黑影閃現到他的床上,劍鞘抵住了他的喉嚨:「跟我走。」

傲子安在睡夢之中被人綁走。

急得大叫:「救命啊。有賊人。」

他在向他的護衛呼救。

但等到他被帶到千年閣的大堂時,傲子安便不再呼救了。

因為大堂上,護衛躺了一地,那些從總會請來的外援,葬花公子、紅炎公子,都在地上趴着。

似乎都被打暈了過去。

傲子安這下明白了,沒人來救他。

這時候,月光透過窗戶,照進了大堂。

傲子安終於看清了綁架者的樣貌

「羽塵?是你?你想幹什麼?」

羽塵冷冷說:「你們破壞了行規,竟然請來殺手,好在我逍遙派弟子沒有人受傷。否則,我必讓你千年閣血流成河。」

傲子安知道蒼翁那邊肯定是事敗了,心裏雖然絕望,卻也坦然了:「蒼翁呢?」

羽塵指了指一旁跪着的黑影:「在那邊。」

傲子安苦笑:「我們這次輸了,輸得真是徹底。假如我說,我並不同意此次暗殺。甚至還想給你們通風報信,但蒼翁軟禁了我。這話,你會相信嗎?」

羽塵:「我相信你。」

傲子安愣了一下:「什麼?」

他滿以為自己和羽塵是死敵,他怎麼都不可能相信自己的。

羽塵:「在來之前,我就已經從蒼翁這老傢伙的嘴裏,得到了真相。」

傲子安鬆了一口氣:「多謝你願意相信我。」

羽塵:「但是,這件事破壞了行規,你們必須得付出代價。」

傲子安無奈問:「你想要什麼?殺了我?」

羽塵:「千年閣以及千年閣內的龍涎液。」

傲子安眉頭緊皺,很是傲氣得說:「呵呵,不可能。我雖然敗家,但還沒敗到這種程度。傲家子孫寧死也不會出賣祖產的。你還不如殺了我吧。」

這敗家子還挺有骨氣的。 而現在已經到了法國巴黎的秦思雨忍不住打了個噴嚏,自言自語道:「難道是有人罵我了?要不然我怎麼會無緣無故的打噴嚏。」

很快秦思雨便把打噴嚏這個事情拋到了腦後,她看著面前的這個城市,這是她一直以來,心心念念等等一個地方。

要知道法國巴黎可是被稱為藝術之都,時尚之都,浪漫之都,花都的美稱。

雖然看著面前的人們都很陌生,但是她卻有一種抑制不住的開心。

很快便有人來接她了,秦思雨不用想就知道是他父親派過來的人。

然後便來到了住的地方,那個人便離開了,秦思雨知道接下來的日子都要靠自己了,不能再倚靠著家裡的勢力了。

她現在必須得闖蕩出自己的一番天地,她現在要去大學再一次的學習。

其實秦思雨本身的成績還是不錯的,她可是金融行業的高材生,但是秦思雨的意願並不是這個樣子的,她從來都不對金融有任何的興趣,完全都是秦重複強加給她的。

其實秦思雨本身的意願是當一名設計師,她想要創建出屬於自己的品牌,更何況這裡是時尚之都,她也相信,這裡會給她帶來更好的靈感。

但是她不知道的是,他的父親早就已經給他找好了學校,也是在全球排名遙遙領先的薩克雷大學。

等到秦思雨安定下來之後,便有人給她拿來了入學通知書。

秦思雨看到那個學校的名字,已經被震驚到了,並不是因為它的名氣,而是她的父親又一次沒有按照自己的意願來做這個事情。

秦思雨她想去的是巴黎ESMOD國際藝術及時裝設計學院。

秦思雨看著這個通知書,很是生氣,立馬把它撕成了碎片,她決定,自己說什麼都不會按照秦重複的意願來了,她要過自己的人生。

是現在自己卻遇到了一個難題,她在這裡人生地不熟,法語也只會一點點,就現在自己這個樣子,即使入了學也很難聽得懂課程。

而秦思雨把入學通知書撕掉的這個消息已經傳到了秦重複的耳朵里。

秦重複坐在辦公室里,他很是生氣,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把站在一旁的助理都嚇了一跳。

「逆女,我好心好意送他出國學習經商,他倒好,反而把錄取通知書給我撕掉了,知道我是怎麼弄來的嗎?讓她學習經商是希望以後他能幫著我打理公司,現在這樣能幹成什麼?」

秦重複決定讓秦思雨好好吃吃苦,讓她受不了,過來求自己。

然後他吩咐身邊的助理:「你現在去給我把秦思雨的卡凍結了,我看他能撐多長時間。」

「是。」

等到助理出去了之後,秦重複的臉越來越黑了,雖然說自己從小對秦思雨很嚴厲,但是也是為了她好,想讓她接自己的位置。

因為他也知道自家的兒子,野心雖然大,但是卻沒有做人的本分,一個不注意,那麼自己多年的心血就會毀在他的手裡。

所以他才想要培養秦思雨,但是最近勤思也做出的事情,實在是太讓他生氣了,因為一個一無所成的男人和自己鬧翻,現在還改了學校,他感覺自己不能再忍下去了,如果現在還要繼續,那麼其次於以後的毛病會越來越多的。

而這時的助理凍結完勤思語的卡之後,並沒有第一時間向秦重複彙報,反而是給秦天寒打了一個電話:「小秦總,我剛剛得到了一個消息。」

對面傳來了慵懶的聲音:「什麼消息?說說看。」

「剛剛我聽到秦總親自說想要培養您的妹妹,作為他的接班人。」

對面的秦天寒聽到這個消息,一下子從椅子上跳了起來,些不敢置信的問道:「你說的可都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我怎麼敢騙您呢?但是您現在也不用著急,秦思雨他現在已經惹怒了秦總,您在這段時間好好表現就可以了,我相信以您的能力一定可以比秦小姐更適合作為接班人。」

秦天寒倒是來了興緻,人他也知道秦思宇要去留學的事情,但是其他的消息父親確實一直都沒有放出來過:「那你就說來聽聽。」

「秦思雨他撕掉了薩克雷大學的錄取通知書,這個通知書,可是秦總花費了很長的時間和人力才搞得到的,現在就給他給這麼撕了,秦總自然是非常的生氣,剛剛秦總還吩咐我去凍結秦小姐的卡,想讓秦小姐低頭。」

秦天寒掛起了邪魅一笑,但是心裏面還是有些擔心:「我知道秦思雨的那個脾氣,她是絕對不會妥協的。」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