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當時在電光火石之間,她去救他,完全只是因為本能,甚至來不及思考。

畢竟曾經是她這輩子最愛過的人,怎麼可能說忘就忘,怎麼可能眼睜睜看著他深陷在危險之中。

但這些,顧以寒都不需要知道。

念此,她不將心裡的波瀾顯露出分毫,面上只是平靜道:「是的。」

顧以寒臉上最後一絲血色褪去,但眼底還是閃過一絲不甘,更用力的抓住蘇可歆,「蘇可歆,我不信!我不信你對我已經沒感情了!」

蘇可歆被他抓的生疼,終於也有點忍無可忍的吼道:「顧以寒!你到底有什麼資格這樣質問我!」

顧以寒被他吼得一怔,終於是鬆了手。

是啊,他有什麼資格呢?

他之前那樣侮辱過蘇可歆,現在又有什麼資格去要求她原諒他、承認喜歡他?

蘇可歆揉了揉被捏疼的腕子,冷聲道:「顧以寒,你應該記得,我跟你說過,就算有一天,你發現這一切都是你的誤會,跟我道歉,我也不會原諒你。」

顧以寒身子一顫,立刻想起來,之前他惡狠狠的侮辱蘇可歆的一次,她的確說過這麼一句話。

「對不起,可歆,我——」他真誠的想要道歉,可話還沒說完,就被蘇可歆冷冷打斷了。

「不用跟我道歉,因為我,並不會原諒你。」她抬眼,筆直的看向顧以寒,「無論是你當年在一起的時候騙了我你的身世,還是你兩年前絲毫不信任我的離開,又或者是你如今對我一次又一次的侮辱,我都不會原諒你。」

她這話,說的是認真的。

她是不忍心看顧以寒受傷,她也的確是覺得自己曾經虧欠他,但這一切,都不能改變,顧以寒給她帶來一次次傷害的事實。

從沒有一個男人,傷她到如此。她無法原諒,更不會再想跟他有任何的接觸。

她只希望,從此他能離自己越遠越好。

顧以寒聽見蘇可歆話的剎那,臉上最後一絲血色褪去,僵在原地。

蘇可歆不再多看他一眼,迅速離開了辦公室。

……

市中心,最大的林座百貨。

邱悅快步穿梭在昂貴的名牌商店之中,手掐著皮包,眼底滿是憤怒。

該死的蘇可歆,明明就是個不擇手段的賤女人,大家都是瞎了眼么,竟還幫著她說話!

她氣得恨不得買好幾隻包包解氣,可看著眼前那些包包昂貴的價格,她的工資完全承擔不起。

這讓她更生氣!

憑什麼!

憑什麼這些她需要省吃儉用好幾個月才能買下的包包,蘇可歆這個女人,給那些男人拋幾個媚眼就能買下了!

夕顏 邱悅正憤憤不平之中,突然聽見身後傳來幾個女孩銀鈴般的笑聲。

「筱如,你穿這件裙子真好看,顧以寒真是太有福氣了,能娶到你這樣漂亮的妻子。」

顧以寒?

邱悅一愣,轉過頭,就看見一個年輕貌美的女孩,在另外幾個女孩的簇擁之下,正在試穿一件價值四位數的連衣裙。

那樣出眾的外貌,邱悅一眼就認出,是上次來雜誌社找過總編的未婚妻,好像叫林筱如?

看著林筱如身上每一樣單品都是好幾萬的名牌,邱悅眼底有點嫉妒,但很快,她眼珠子一轉,突然想到了什麼。

她雖拿蘇可歆這個賤女人沒轍,但林筱如這個正牌女友,就不一樣了吧?

想到這,她立刻壯著膽子走上前了幾步,「那個,請問您是顧總編的未婚妻么?」

林筱如本來在自戀的看著鏡子里的自己,突然聽見有人跟自己說話,轉過頭,就看見邱悅。

只不過一眼,她就看見邱悅背著的那個A貨包包,眼底閃過一絲不屑,但還是禮貌道:「你是說阿寒么?不錯,我是他的未婚妻。」

「果然啊,我剛才就覺得像呢。」邱悅故作欣喜,「我是風尚雜誌社的社員,上次在雜誌社看見過你。」

林曉如有些摸不透邱悅的動機,但還是點了點頭。

「可能這樣突然跟您來說話有點倉促,但主要是……有件事啊,我真的是看不下去了,所以才想告訴你。」邱悅神神秘秘的開口。

史上最強導師 林筱如蹙眉,「什麼事?」

「是關於,蘇可歆和顧總編的事。」

林筱如的臉色頓時就變了。

她凌厲地掃了邱悅一眼,馬上對身邊的那些女人開口:「你們先去咖啡廳等我,我過會來找你們。」

那幾個女孩都是林筱如的跟班,根本不敢反抗,點了點頭,就離開了。

她們一走,林筱如才冷著臉色看向邱悅,「說,你到底想說什麼?」

……

蘇可歆渾渾噩噩的熬到下班,走到地鐵站,幾乎是本能的,就上了回顧家別墅的地鐵,可坐到一半,她才想到自己今天是要接媽媽回家,趕緊又下車換乘,坐到醫院。

一路將媽媽接到家,用自己不靈便的手收拾了一下屋子,去樓下買了幾個清淡的菜。忙完這一切時,已經是九點多了,她才突然想起來,自己好像還沒跟顧遲說,自己回娘家了。

雖不確定顧遲是否在意自己的行蹤,但禮貌起見,她還是發了一條微信過去。

發完微信,蘇可歆才趕緊去扶媽媽起來吃飯。

她不知道,自己的這條簡訊發過去,手機另一邊正在開會的男人,臉色在剎那,就陰沉到了極點。 會議室里,原本正在彙報這個季度盈利的財務部主管,看見顧遲突然陰沉下來的表情,嚇出了一身冷汗。

難道是報表有什麼問題?可沒有啊,利潤也增長了好幾個百分比啊?

主管一遍擦汗一遍彙報完了最後一點內容,小心翼翼的詢問顧遲:「顧總,請問……有什麼問題么?」

死寂。

顧遲似乎根本沒有聽到主管的彙報,只是頷首,目光冷冷落在桌上的手機屏幕上。

手機上,是蘇可歆的微信。

【顧遲,我回自己家住了,方便照顧出院的媽媽。】

再簡單不過的語氣,可讓顧遲胸腔里的怒火蹭蹭的往上竄。

自己家?

她的家,難道不是和他的家么?

這個女人,還真是懂得挑起他的怒火!

顧遲的沉默,卻引起了在場人的恐慌,在座的各個部門主管,平日里哪個不是金字塔尖兒的人,可此時,都只是害怕的看向顧遲,生怕他是對這個季度的表現不滿意。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就在大家覺得自己後背都要濕透時,顧遲終於抬起頭。

大家以為他是要評論一下這個季度的盈利狀況,卻不想,他只是驀地開口,「今天會議暫停,明天繼續。」

話落,他根本不管四周人震驚的目光,直接滑動身下的輪椅,離開了會議室。

就連楊佐此時也是懵了,愣了好幾秒,才趕緊追上去。

「顧少。」他很快追上了顧遲,「是出什麼大事了么?是我們在日本的核工廠地震了?還是在美國的發電廠那邊發生颶風了?」

在他的意識里,顧遲會會中斷會議,那一定是發生了天大的事。

可不想,顧遲只是突然停下了輪椅,抬頭冷冷的看向他,「楊佐,給我去查蘇可歆的娘家在哪裡。」

「少夫人的娘家?」楊佐頓時就傻眼了。

可顧遲已經沒有再理會他,只是再次滑動輪椅離開,冷冷丟下一句,「查到之後,我們馬上過去。」

……

此時此刻,在家裡面小心翼翼喂蘇雅芬吃飯的蘇可歆,完全不知道,自己的一條簡訊,引起了男人怎樣的怒火。

她買的都是外面的粥和湯,可不想這家餐廳做的粥根本就是冷飯兌了水,硬邦邦的,蘇雅芬吃了幾口,就吃不下去了。

蘇可歆不又有點急了,拿著帕子給她擦嘴,「媽,你這吃的太少了,我再去給你買點吧。」

說著,她起身披上外套。

蘇雅芬蹙眉,「這都快十點了,哪裡還有可以給你買飯菜的地方。」

「可您也不能不吃啊,這樣吧,如果沒有飯店了,我就去超市買點東西回來。」

說著,她直接走出了房門。

走下單元樓地下,蘇可歆正一邊數錢包里的零錢一邊走呢,就突然趕到眼前有車燈閃爍。

她抬手遮了遮眼,好不容易適應了光線,就看見一輛黑色賓利,緩緩地朝著她駛來。

蘇可歆一下子愣住了。

這輛車是……

她在S市的房子是租的,最普通的那種小區房,這輛黑色賓利,和四周的景物,真是格格不入。

她還在震驚之中沒有反應過來,就看見車門突然打開,一輛熟悉的輪椅,緩緩滑下。

蘇可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睜睜看著顧遲的輪椅滑到自己面前,她才結結巴巴的開口:「顧、顧遲,你怎麼來了?」

顧遲看著眼前的小女人,裡頭穿著睡衣睡褲,外面隨便套了一件運動外套,腳上踩著大拖鞋,頭髮也是隨意的扎著一個丸子頭,看起來有點邋遢,但不知為何,他竟還是覺得可愛。

但想到她的那條簡訊,他還是不由臉色一冷,「你為什麼突然回家?」

蘇可歆沒想到顧遲突然出現在自己家樓下,竟只是質問這一句,只能半真半假的回答:「我媽媽想出院,我就接她回來了,照顧她。」

顧遲挑了挑眉,也沒有繼續追問,「現在這個點了,你去幹嘛?」

「去給媽媽買飯。」

「買飯?十點?」顧遲蹙眉,「飯店都關了。」

「那我只能去超市買米了。」家裡什麼都沒有,像給媽媽煮個粥都不行。

顧遲看著蘇可歆,眼底有幾分無奈。

這個女人,有時候看起來要強的要命,但有時候又有點傻裡傻氣的,自己都照顧不好了,還照顧媽媽?

「楊佐。」念此,顧遲開口,「你去找旁邊的酒店,讓他們廚房立刻做點吃的送過來。」

蘇可歆一愣,趕忙擺手,「不用了,我自己煮就好了。」

「都十點了,你還讓你媽媽等你?」顧遲挑眉,「你別忘了,你媽媽還是個病人。」

蘇可歆這下子說不出話了。

她當然知道已經不早了,可只怪自己今天一個人是在忙不過來,才折騰到這個點。

想到媽媽生病還餓著肚子,蘇可歆也不逞強了,只好接受了顧遲的幫助,低聲道:「謝謝。」

顧遲臉色這才緩和了幾分,「走吧,我們上樓。」

「上樓?」蘇可歆又愣住了。

「不然呢?」顧遲看著眼前受驚的小女人,臉色更加無奈,「你是讓我在樓下吹著風等楊佐么?」

蘇可歆的臉頓時又紅了,趕緊推著顧遲進了單元樓。

坐著電梯上樓,蘇可歆將顧遲給推進自己家,就看見房間里亂糟糟的。

「那個……我才剛回來,還沒收拾好,不好意思啊。」到底是女孩子,那麼亂的家被看見,蘇可歆也有點不好意思,趕緊開始收拾。

可偏偏,她的手不怎麼靈活,動了動就扯到了傷口,「嘶」了一聲。

顧遲敏銳的發現蘇可歆擰作一團的小臉,不由蹙眉,馬上從輪椅上起身,「我來吧。」

古董商的尋寶之旅 蘇可歆哪裡好意思叫顧遲這個大少爺來收拾房間,趕緊擺手,「沒事的,雖然有點慢,但過會兒就收好了。」

「在我面前,不用逞強。」顧遲一把捉住蘇可歆的手,將她摁倒沙發上坐下。

在我面前,就不用逞強。

這樣理所應當的一句話,讓蘇可歆突然就愣住了,頓時也忘了去掙扎,只是怔怔的坐在沙發上,看著顧遲來回的收拾。 蘇可歆一眼就看得出,顧遲估計是從來沒做過家務的人。

光是收垃圾和洗杯子這種簡單的活,他都做的有些笨拙,身上昂貴的襯衫都被水給濺濕了。

「那個……」蘇可歆忍不住開口,「要不還是我來吧?」

「不用。」顧遲悶著嗓子開口,固執地擦茶几。

蘇可歆看著他不靈敏的手,嘴角不由自主的抿了抿。

不過不得不承認,雖做的不利索,但顧遲那欣長的身形,還有做家務事也認真的俊龐,看上去還是相當賞心悅目的。

蘇可歆看著眼前的顧遲,原本覺得心裡有一股絲絲甜甜的感受,可突然,她又想到了什麼,眼神暗了暗。

她是想到了,自己為什麼會急匆匆的回家。

是因為顧遲的那個項鏈。

更是因為她已經有些亂了的心。

她趕緊躲開自己的目光,強迫不讓自己再去看顧遲。

蘇可歆,不能再看了,這樣優秀的男人,再怎麼看,都不會是你的。

顧遲這邊正在收拾東西,旁邊的房間里,突然響起一個孱弱的聲音,「可歆,家裡是來客人了么?」

蘇可歆一愣,馬山反應過來是正在休息的蘇雅芬被他們吵到了。

害怕蘇雅芬看見顧遲站起來的樣子,她趕緊快步走進房間。

「媽,吵醒您了?」她走過去,就看見蘇雅芬已經坐起來了,「我已經麻煩人去買飯了,你再等等就可以吃了。」

聽著外面的雜音,蘇雅芬蹙眉,「是誰來了?」

蘇可歆臉色尷尬了一下,「是顧遲。」

「你丈夫?」蘇雅芬的臉色頓時複雜起來,「他是來找你的?他在外面幹嘛?」

蘇可歆有點不知道怎麼回答,只能輕聲道:「他在替我打掃房間。」

這下倒是還蘇雅芬愣住了。

她眼神輕微的閃爍了一下,最後還是低聲道:「算了,有些事,你自己想清楚就好。」

蘇可歆當然明白蘇雅芬在說什麼,走過去,輕輕握住她的手,低聲道:「媽,你別擔心,我會控制好自己的。」

這句承諾,不只是對蘇雅芬所說的,更是對自己說的。

她不能讓自己,真的愛上顧遲。

蘇雅芬看著蘇可歆,眼神閃爍的更加厲害,「好,媽媽相信你。」

蘇可歆淡淡一笑,重新走出房間。

她出來時,顧遲已經收拾好了房間,站在那兒,手裡拿著抹布,不無自豪的開口:「我收拾好了,怎麼樣,不錯吧?」

看著顧遲近乎邀功一樣的神色,蘇可歆忍不住噗嗤笑出了聲。

誰能想到,做下一筆價值上億的聲音都神色不變的顧總,竟會因為打掃了一個房間,就自豪成這樣。

「很好。」她真心讚揚道,「謝謝你。」

他們倆說話的功夫,楊佐正好回來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