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當然吾是不會害你的,雖然修鍊速度減緩了。但它正真的作用卻是凝聚,魂修者的丹田是有限的。所以在同級比的不是誰的魂能更多,而是誰的更精純。小子,吾以太陽之力匯聚後天聚靈陣,壓縮你的魂能,當世可沒有人可以做到。」

「嘿嘿,那可是個好東西。謝謝了炎龍」知道是好東西,戰天殤自然也很高興。

金光一閃,炎龍再次出現。

「好了,別在那傻樂了。快點開始吾的化器吧。可先說好,吾可要霸氣一點。」

戰天殤嘿嘿一笑,一大一小兩個法陣再次出現。

這次到快,隨著炎龍一聲響亮的龍吟。一桿金色長槍便出現在了戰天殤的手中。

此槍倒也簡單,是桿龍頭金鱗槍,槍頭略長,承龍口吞刃狀。槍桿如同金龍盤旋,上面金色龍鱗片片分明。槍纂是三稜錐狀,每一條邊都是彎曲的。不過和平時所見的槍纂不同,這個槍纂竟有槍頭的一半長,猶如是桿兩頭槍。

終於,兩大本源魂獸全部,化器。戰天殤也終於正式的成為魂修者了。

「哈哈哈,終於化器了。以後這鎧甲就叫冥陽,槍就叫龍吒。」

就在此時,戰天殤感覺周圍有什麼東西進入到了他的體內。戰天殤立刻盤腿坐下,將槍橫在兩腿之間,閉眼內視。

之見他那暗金色的本源魂力,化作了一個小光團。而它的四周正有一些,五種顏色的光點圍繞著它。可是在經過丹田內那個後天聚靈陣后,又消失了。

「小子,你看。那五種顏色的光點便是天地魂能,它們在經過聚靈陣的壓縮后變得微乎其微。然後會匯入你的本源魂力。再由本源魂力統領它們。當你的本源魂力被天地魂能徹底包裹的時候,你就正式成為了一枚死魂一階的新人。」

「主人,那五色光點,代表著主人的五種屬性。其實應該是六種光點,靈魂屬性是沒有顏色的。」

知道戰天殤什麼也不了解,體內的兩大本源魂獸立刻給予了解釋。

戰天殤這才瞭然,原來這些光點就是天地魂能了。

「等等,炎龍。這些天地魂能經過聚靈陣后變的少的可憐。我什麼時候才能正式成為死魂一階啊。」

「小子,說你笨,你還不承認。之前不是和你說了嗎?聚靈陣會壓制你六倍的修鍊速度。你現在是正常的修鍊速度,經過聚靈陣后修鍊速度還沒有平常人快呢。小子你把你那六個先天聚靈陣打開試試。」

戰天殤聞言,立刻運轉為數不多的魂能開啟了聚靈陣。

聚靈陣開啟后,戰天殤立刻感覺到六個漩渦在背後形成。體內瞬間出現六條長長的天地魂能鏈。

不一會兒,戰天殤的本源魂力上就裹上了一層暗金色的魂能。當屬於戰天殤自己的魂能形成后。戰天殤腦海中那個雙頭蛇垂下了一條暗金色的細絲,連接在了戰天殤的魂能上。戰天殤也終於成為了一枚死魂一階的新人。

作者說0/200

2000-2020中文在線 楚辭想不明白這點,乾脆也不再多言,只要等老夫人醒來,一切就都明白了。

正等楚辭沉吟之際,便望見夜瑾從前方快步朝著她走來了。

隨後伸手,將楚辭拉入了懷中:「剛才我聽說有人闖進了攝政王府,便趕了回來。」

楚辭抬眸看向夜瑾:「是令大夫他們來了。」

夜瑾揚了揚眉,事實上,既然能進入攝政王府,便證明楚辭的安全沒有問題。

如若當真是來者不善,他們也不會讓這些人入內。

不過——

即便如此,他還是有些不放心,這才回來看看。

見到她安然無恙之後,他的心頭亦是悄然一松,側眸看向了令大夫,淺淺的皺了皺眉頭。

令大夫望見夜瑾的一瞬間,如糟晴天霹靂。

整個人都傻眼了。

呆愣而錯愕的凝望著他。

他在之前就見過夜瑾,自然知道夜瑾的長相,可那夜瑾,不是已經死了嗎?

而且,這裡是鳳燕國的攝政王府!

為何夜瑾會在此處?

令大夫顫抖的伸出了手,指向了夜瑾,那張老臉都有些蒼白,滿眸驚恐。

「你不是已經死了嗎?」

夜瑾淡漠的看了眼令大夫,又將視線收了回來,面無表情。

還是楚辭輕笑著開口:「這些事說來有些話長,不過,這些年夜瑾一直無法回來,也是和鳳鳴山莊有關。」

本來她也在疑惑,既然夜瑾這些年能剷除無數鳳鳴山莊在外的勢力,卻為何始終要隱藏身份。

直至他提起暗閣之事——

暗閣的人,才是鳳鳴山莊真正的實力。

只是暗閣之人只為守護山莊而存在,是以,即便夜瑾再與鳳鳴山莊為敵,那些人都不可能奈何的了他。

但是——

如若暗閣的人察覺到夜瑾會對鳳鳴山莊有所危害,那未必會一直留在山莊。

這是他真正顧及之處,是以,他才會寧可隱藏身份。

「他真的是夜瑾?」令大夫陡然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楚辭,眼神中滿是震驚。

本來他還以為,這男人只是像夜瑾罷了。

誰知道,居然真的是他!

這個得知讓令大夫渾身一顫,狠狠的倒抽了一口涼氣。

「鳳鳴山莊和瑾王府有仇,到底是怎麼回事?這麼多年,我一直沒有聽說過此事。」

令大夫死死的握著拳頭問道。

夜瑾淡然的掃向了令大夫:「你應該去問鳳鳴山莊的慕容煙兒。」

令大夫咳嗽了一聲,有些尷尬。

讓他去問鳳鳴山莊的人?

這不等同於是讓他自找死路?

正當令大夫要說話的時候,一旁的楚辭已經開了口:「夜瑾,稍後我們再說這件事,這次令大夫把鳳鳴山莊的老夫人帶來了?」

夜瑾的臉色微沉,用那冷冽的目光掃向令大夫。

這眼神,讓令大夫渾身僵硬,竟然是不敢動彈,就連呼吸都有些困難。

楚辭察覺到了夜瑾的氣勢,握了握他的拳頭:「鳳鳴山莊的老夫人中毒了,而且這毒,是慕容煙兒所下。」

這話一落,夜瑾的氣勢方才收斂,淡定的望向令大夫:「據本王所知,慕容煙兒是慕容老夫人的義女。」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隔天早上,趙無憂被下人喊到廳堂就餐,說是家裡剛來了親戚,要一塊聚聚。

趙無憂趕過去時,席宴已經擺好,沒想到來的客人還挺多。

酒過三旬。

「老趙,感激不盡,我們這兩天舟車勞頓,沒吃過一頓安省飯,終於到了平城府,不如路上作個伴如何。」

「哎,程老闆客氣了,這,容我先安排一下吧。」

「當然當然……」

「大家先吃菜…」

這些都是趕往平城府的?莫非發生了什麼事情?

趙無憂半天都沒看到趙明月的身影,連趙府也清靜了許多,這一打聽,才得知趙明月聽到了什麼消息,天不亮,便帶著將士們急沖沖的出去了。

至於是不是剿匪去了,無從得知,只是走的很匆忙。

「娘,你知道二姐去哪裡了嗎?」

「她呀,今天聽來的好友說咸陽那邊鬧屍災,便帶兵去鎮災了。」

「屍災?」

「聽說咸陽境內好多村子的百姓都被邪道士練成了走屍,鬧得人心惶惶,光憑咸陽的守軍鎮不住屍災,你二姐得知消息后便急沖沖趕去了。」

「那二姐豈不是很危險,我好擔憂啊……」

「你啊,就是心地善良,經不起折騰,女兒志在四方,活人都打了,還怕死人,老娘年輕時什麼邪道士,聽到我的名聲就跑了,聞風喪膽啊……」

「噗,還是娘厲害。」

「你二姐還早著呢,無憂,你快去收拾收拾,咱們去府里,過兩天就是楚太守她老娘的八十大壽,我這幾個好友準備提前出發,想路上與我做個伴,既然如此,我安排安排,我們也提前兩天出發。」

「去府里?」趙無憂想起來了,一個多月前,趙海棠還提及過此事。

太守母親大壽,到時州府內有頭有臉的人物都會前去賀壽,趙海棠曾說帶他去見見太守的女兒。

「你呀,也到了婚嫁的年齡,俗話說得好,女怕入錯行,男怕嫁錯娘,別整天悶頭在家,到時為娘幫你看看太守的女兒怎麼樣,為娘給你做主!」

「娘~~人家要永遠陪著你。」趙無憂嬌聲道。

說完就去收拾東西,萬一在壽宴上碰見真命女主,多賺點綠茶值,豈不美哉。

為了封印魔淵,他現在是負債纍纍,還欠小茶八十八塊大洋。

容不得他有半分的耽誤。

賀壽的大禮趙海棠早已準備好,只是家族產業大,趙海棠這一走,大概需要一周的時間。

得和家裡人安排安排安排。

趙無憂對著銅鏡打扮了下,如今秋天已到,猶豫間,他將貂皮外套也帶上。

對了,將侍童小魚也帶上,用順手了,比較習慣了。

直至下午的時候,趙無憂才走出趙府,踏上前往太守府的馬車。

眾人駕著七八輛馬車,帶著家眷護衛往平城府趕去,青山鎮雖在平城府府衙邊緣,但駕著馬車趕到太守府,也得需要一天多的行程。

古時候交通不便,雜草叢生,路途險阻,碰見個下雨天,滿是泥濘,土路上很難行走。

即便是晴朗的天空,路也不好走,還要擔心過路的馬賊。

眾人駕著馬車七繞八繞,一路上走走停停,到了晚上便在枯樹下圍成一群,露營紮寨。

拾些乾柴!

生火做飯!

這些自有護衛與下人去做,趙無憂作為公子哥,需要做的便是與同行的少爺小姐們聊天,問好。

討論詩詞歌賦,音曲畫作。

「哎,我聽說去年太守壽宴上,專門舉辦的有詩詞大會,吸引了不少人的參加,有很多秀才舉人都慕名而來,萬一在太守府上出出風頭,被太守看中,說不定就有了官做……」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