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當那金光閃閃的東西彈出來之後,所有的人都驚呆了,而那牛翻天則是發出一聲前所未有的嚎叫…… 純白色的巨大白牛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縮小着,牛鼻子裏不斷的噴薄出一股接一股的鮮血,而讓他噴出這麼多鮮血的,並不是敵人的刀劍槍炮,更不是什麼厲害的術法。而是……一羣從那些卷軸裏面走出來的,渾身不着片縷,嘴裏吟吟哦哦,肢體妖嬈動人的大美女!!!(昨天晚上有同學留言以爲是吹牛逼!爲這我笑了整整一宿,哈哈哈哈……)

說真的,突然間冒出了爲這麼多青春動人,身材更是好到爆的大美女,就算是普通人都受不了了,好多人的臉都一下子紅了起來,蕭雨塵跟紅伊這樣的小孩子更是馬上就捂起了眼睛來,根本不敢再看啊,那頭大白牛更加的不堪,只看一眼便挪不開眼了,一雙巨大的牛眼裏佈滿了血絲。呼吸一下子加快了不知道多少倍,劇烈的呼吸聲伴隨着巨量的鮮血噴灑了出來,地面上跟漲了大洪水一樣,盡是血泉了,巨大的牛體也在飛快的縮小,而且它還並不只是縮小到原本的狀態啊,縮小到了正常牛的大小之後。它還在縮小,最後,直接縮小成爲了一隻長不過一尺的袖珍形白牛了……

而且,這隻袖珍形白牛還無比的虛弱,四條腿直打顫。彷彿隨時都會倒下似的……

“砰砰砰砰……”那些從卷軸裏出來的美女們灰飛煙滅了,許刈又得意非凡的跳了出來:“哈哈哈哈哈,早就知道這牛翻天厲害無比,要是真論打的話我們這裏邊恐怕要付出慘痛的代價才能拿下它,但是誰讓我們知道了他還有一個巨大的缺點呢?哈哈哈哈哈,這麼大的一隻牛,居然還尼瑪好色,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四周一羣人都黑起了臉來,看着那頭變得比小牛犢還要小得多的白牛欲哭無淚了。

重生六零嬌妻有空間 而劉旭跟張梓健他們更是差點吐血了,最近的動物怎麼都這麼色啊。之前有一個碧眼金蟾,現在居然又有這麼一個牛翻天。

不過人家碧眼金蟾雖然好色,但是人家至少不挑,看見啥都想要上一上。可是這牛翻天也太弱逼了吧,看到美女居然把血吐得跟洪水似的,這流血量簡直決堤一樣了。

蕭雨塵捂着小臉,羞得無地自容了,顯然,他也沒有想到他師父的這頭坐騎居然還有這麼大的毛病,別的人最多就是看見美女走不動路嘛,他到好,看見美女居然直接就失去了戰鬥力,看它現在的體形,恐怕也算是元氣大傷,恐怕要過好一陣子才能恢復得過來,至少,現在這一場戰鬥白牛是別想幫得上忙了!

“許刈,你別得意,就算是沒有白牛,我們也一樣不會怕你的,我這就給師門傳訊,告訴他們這裏所發生的一切!”一名崑崙弟子大聲吼叫了起來,也不知道他做了什麼,一甩手,一道脆綠色的草葉子便猛的飛了出去,向着崑崙山的方向飛去,那草葉子在半空居然飛快的變形成了一隻青色的小鳥。

這正是崑崙的獨特傳話方戒,竹葉青鳥,據說最強的竹葉青鳥飛得能有音速那麼快,只不過那只是傳說,這普通的竹葉青鳥一旦化鳥之後,速度也是相當的可觀的,一眨眼,它便已經飛上了山頭了。

如果是讓竹葉青鳥真的送走了這裏的消息到崑崙的話,今天茅山所做的一切也都廢了,畢竟茅山派並不是完全可以對抗所有的宗門,而是想要嫁禍,如果說真相被人所知道了的話,那麼茅山派除了被衆宗門合攻而滅之外,根本不會再有第二條路可以走!

但是出人意料的是,許刈他們居然一點兒都不驚慌,反而是滿臉嘲笑的看着那個崑崙弟子。

大家都詫異的看着他,難道許刈被這個突然變故給嚇傻了嗎?

很快,大家就知道許刈爲什麼不緊張了,那隻飛得很快的竹葉青鳥眼看就要翻過山頭向着更遠的山上飛去的時候,突然,山上的石頭裏,一顆石彈突然打了出去,精準的一下子打中了那隻竹葉青鳥,竹葉青鳥一聲慘鳴,被直接給打成了碎渣子,那餘勢不衰弱的石子居然徑直飛躍了上千米,最後打在了山對面的石體上方纔撞了個粉碎。

“是石嘰子!”人羣裏馬上就有人認出來了那藏在岩石裏的東西,大家都眯起眼睛定睛看了過去,只見剛剛打出石子的那個山頭上,一隻半米高,渾身灰褐色的石頭怪物正站在那裏,它長得特別具有欺騙性,如果不是它長着兩隻比較明亮的眼睛的話,恐怕就算是這裏這麼多有能耐的人也看不見它。

“那邊還有……”很快又有人叫了起來,大家都往着那人指的方向看了過去,發現那個地方的確又有一隻石嘰子,還是那種樣子,只不過,它張開了眼睛。他有東弟。

緊接着,山樑上不斷的發現了石嘰子,那些可以噴吐可怕石彈子的石嘰子們,居然連成一排,足足有好幾百上千只,它們徹底的將這個小山谷圍了起來,而這事先,大家卻是一個都不知道的!

一股恐懼感籠罩住了現場所有的人,石嘰子,又稱石精子,它們並不是石頭成的精怪,而是一種天生長得像是石頭一樣的怪物,這樣的怪物多生長在地底溶洞深處,而且極爲罕見,在通過訓練之後,它們有兩個作用,一是可以幫人探找金曠銀曠之類的,還有就是,它們有着可怕的攻擊力,雖然只有一種吐石子的能力,但是它們吐出來的石彈子可以媲美機槍,最遠的據說可以打出數公里遠,而且帶有濺射功能,也就是說,石子如果打不穿這個物體的話,那麼它就會爆炸的!

這種東西,就算只是幾隻十來只也是一種威脅,可是現在足足有上千只早就在大家的頭頂上埋伏了起來,這顯然在是茅山派的傢伙們不知道搗?了多久才埋伏下來的,爲的,也就是今天的埋伏與栽贓!

張梓健他們把牙都咬碎了也沒有辦法,這期間也有許多的人試過用其他的聯繫方式去通知他們的宗門,可是每一封信發出去都會被石嘰子半足攔截,它們的精準度真的很可怕,就像是一隻只神槍手一樣,根本就是彈於虛發,每一彈都能拿中目標。

前妻桃花有點多 “哈哈哈哈,絕望了吧?知道害怕了吧?活該,我們掌門早就叫你們投靠我們了,可是你們居然不幹,今天,便是你們的死期,而且你們的宗門,也用不了多久就會被茅山派吞併,到時候那些逆反我們的人,都會被砍去雙手喂在狗籠子裏,哈哈哈哈,就跟陸紅伊一樣。”

許刈瘋狂的笑了起來,這種一切都在掌握中的感覺對他來說實在是太爽快了,他忍不住大聲的叫了起來。

“哼,要殺就殺,叫雞毛啊叫!”張梓健最看不慣許刈這鬼樣子了,出言挑釁。

“嘿嘿,別急啊……”許刈也一下子盯住了了他,叫了兩名茅山弟子上去將他拖了出來,一些大陰司沒有受傷的人趕緊過來抵擋,靈軟散本來就是針對有靈氣的人的,這些沒有受傷的人就表示他們根本就沒有什麼實力,所以他們也根本擋不住茅山派弟子的打擊,被三下五除二的搞定了。

張梓健被幾名茅山弟子沒有廢什麼力氣便拖到了許刈的面前來,張梓健努力的掙扎着想要爬起來,可是他的身上已經沒有力氣了,哪怕只是想要爬起來也做不到。

許刈一腳踩住了張梓健正在用力的手,然後從他的手裏搶過來不羣之芳,嘿嘿笑了起來:“小子,我想要知道我的師妹到底去哪兒了,告訴我,我就饒你一條狗命,否則的話,我便把你的爪子一根接一根的全部都給砍下來!”

張梓健眼睜睜的看着他視如生命的不羣之芳被搶走,痛苦得無以復加,聽到許刈的問題,他只是冷笑不已:“那便來啊,你這狗孃養的狗雜種,告訴你吧,你那個師妹,老子早就已經姦殺了!”

“哧!”張梓健的半張手掌,被他自己的寶劍徹底的削飛了…… 半邊手掌飛了出去,鋒利的不羣之芳上面帶着一絲它主人的血跡,張梓健愣在了那裏,看着自己飛出去了的半邊手掌,忘記了疼痛。似乎是完全沒有料想到許刈說砍就真的砍了下來。

左掌上斷掉的地方鮮血慢慢的滲了出來,這時候張梓健才感覺到了一陣刺骨的疼痛,只是,他沒有叫出聲,也沒有去求饒,只是用不屈不撓的眼神看着許刈,眼神中似乎還有些不屑,彷彿是在說,草,這點毛毛雨就想要讓你大爺我屈服嗎?我去你媽的……

“呵呵,我就欣賞你這種不屈服的眼神,繼續啊,希望你不要停!”又是一劍斬下,張梓健身體痛苦得痙攣了起來。那條沒了半張手掌的手,這一次被?腕給斬了下來。

張梓健也總算是體會到了一次不羣之芳的鋒利程度了,以前他拿這柄劍殺敵的時候感覺無比的利落,今天,這柄劍落到了別人的手裏,它同樣的利落,劍就是劍。它不像是人,它是不會有感覺的,這一刻,張梓健總算是領悟了過來,只是。他還是很不屑的看着許刈。

“怎麼,還是不服?別逞強了,我都已經感覺出來了,你已經快挺不住了!哈哈哈哈……”許刈得意的笑着。

大陰司的衆人全部都怒罵了起來,龍虎山的兩尊銅龍銅虎終於動了起來,崑崙的四隻獨角馬也同時發起了攻擊,因爲大家都已經看出來了,如果再不動手的話,那就是真的沒有機會了!

其他能動的人全部都開始動了起來,蕭雨塵過去把周濤扶了起來,快速度的閃避了起來。他到是想很救這些人的,但是,周青稚離開之後,把這些人從靈軟散之下救起來的人根本就沒有!

兩邊山上的石嘰子們開始瘋狂的攻擊了起來。它們噴吐着可怕的石彈攻擊起了下面的人羣來了,由於是交叉攻擊,就算是躲避在山涯之下也會被打到,所以大家只能勉強拿起身邊的石頭來擋,可是石嘰子的攻擊精準度超級高,擋住了頭它們打腳,當住了肚子它們打頭,只不過是一兩輪攻擊,便有好些人趟在地上不動了,這些人多半都是那些小宗門的弟子們,這些是唯一還有活動力還能夠反抗的人!

那四隻獨角馬跟銅龍銅虎是現場最具有攻擊力的攻擊手了,操縱他們的人也知道擒賊先擒王的道理,所以都把目標放在了好那些茅山派的弟子身上,尤其是許刈跟兩名實力最高的長老受到了重點照顧,如果把他們三個人拿下來的話,恐怕今天的事情還會有所轉機。

可是,茅山準備了這麼久,連石嘰子這種珍惜的物種都拿了出來,如果連臺面上的這銅虎銅龍跟四頭獨角馬都沒辦法解決的話,那簡直也太二逼了。

那銅虎銅龍也的確是牛氣,渾身銅皮鐵骨,兩邊的山涯上也有不少的石嘰子對着它們打,但是那些石彈子卻拿它們半點辦法都沒有,打在它們的身上便碎開了,一點兒都傷害不到它們,最多就只是打上去發出咚咚的聲音罷了,銅虎銅龍幾乎是無視了那些攻擊,怒吼咆哮着朝着茅山的人殺了過去,一虎一龍爭先恐後。

那銅虎的速度似乎是要快上一些,它的爪子在地上能抓出來一個又一個個的爪印,這可全是石頭的地面啊,能被它如此輕易的抓出來一個個的洞來,可見它的力量到底是有多大。

就在那銅虎揚起爪子朝着一名茅山長老抓去的時候,一柄金光閃閃的青龍偃月刀突然從虛空之中斬了出來,‘當’的一聲巨響,這倆青龍偃月刀非常實實在在的一刀,硬生生的斬在了這隻銅虎的腦袋瓜子上,銅虎雖然是全銅作的無比堅硬,可以無視石嘰子那麼可怕的攻擊,但是面對這突如其來的一刀,它還是被硬生生的從半空中斬回到了地下,腦袋頂上被斬開了一道巴掌長的傷口……

一尊接一接的高大關二爺從虛空之中跨了出來,青龍偃月刀以最隆重之勢,重重的狂砍在了這銅虎銅龍的身上,兩隻正準備大發神威的神獸還沒有反應過來便被打得徹底的懵了頭了!

足足四尊十米高的關二爺從虛空中跨步走了出來,那霸氣十足的青龍偃月刀斬得銅龍銅虎完全擡不起頭來了。

原本這種十米高的關二爺就是茅山派的巔峯之作了,它們的實力根本就不在銅虎銅龍之下,可是現在數量多了一倍,足足四尊關二爺的威力一下子疊加了起來,打得銅虎銅龍完全直不起身來,被徹徹底底的壓制住了,關二爺手裏的青龍偃月刀雖然並不能一次性將銅虎銅龍給斬開,但是也能夠在他們的身上留下一道又一道或深或淺的傷口了,銅虎銅龍身上的銅皮翻卷,龍爪虎耳都被斬斷消飛了。

而那四頭獨角馬也碰上了它們的對手,它們的對手只有一個人,便是那來自咖喱國的聖使,這傢伙的那隻黃金右手也不知道是什麼做的,一拳砸過去,哪怕是隔了十幾米遠,一頭獨角馬也被他打穿了肚皮,徹底的死掉了。

這獨角馬原本就只是崑崙出行的工具,乃是崑崙的特產,是屬於那種非常珍惜的品種,而並不是那種真正主戰的品種,這一次過來,崑崙的人根本就想不到這裏居然會有這麼慘烈的戰鬥的,如果知道的話,它們肯定不會帶獨角馬這種戰鬥力不強的東西過來,恐怕會是帶着崑崙白虯或者冰蛟啥的吧,那玩意兒纔是崑崙真正的戰獸。

恐怖的戰鬥根本就持續多久便徹底的結束了,四尊關二爺完美的壓制住了銅虎銅龍,將它們徹底的砍成了數段之後方纔停了下來,不過四尊關二爺也已經傷痕累累了,畢竟,那可是龍虎山的鎮山之寶啊,四尊關二爺手上的青龍偃月刀都已經快在碎掉了,它們的身上被龍爪虎爪抓出來的傷口更是觸目驚心,尤其實最左面的那尊關二爺,它的一條腿都被那銅龍硬生生的給咬了下來,如果它們並不是真人而是屬於茅山神兵譜上的神兵,並不知道痛苦的話,恐怕勝負還真的說不一定呢。

四匹獨角馬被打死了兩匹,剩下的兩匹被茅山派的弟子給搶了過去用神兵給束縛了起來。

這獨角馬雖然並不是主戰的猛獸,但是騎出去卻是倍兒有面子的,茅山的人早就羨慕得不得了了,這一次有機會他們怎麼可能不搞兩匹回去呢?這種東西別的作用不說了,單單是騎出去泡妞,恐怕都能手到擒來吧。

爆動的人羣也是死的死,傷的傷,稍微有戰鬥力的人都被茅山的長老以及謝金朋幹掉了,而那些沒有動彈的人則依舊沒有動彈,除了山涯上不時的會有一兩顆石子彈打中他們之外,也就沒有更多的攻擊能傷到他們了。

一切,似乎都在隨着許刈他們的記劃在行動着,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許刈持着劍,看着現場被完美的控制時,哈哈大笑了起來:“現在你們都是我的階下囚了,我到要看看你們還有什麼辦法自救,來啊,有什麼手段,都他媽使出來啊!”他有住才。

俗話說得好,人不能太得意太裝逼,這不,許刈的話剛剛說完,天空中便有一道黑影猛的掠了下來,如同閃電一般迅速,那些石嘰子飛快反應攻擊,但是卻連它的影子都沒有碰到。

那黑影很是巨大,鋪天蓋地的落了下來,巨大的爪子一下子便抓向了許刈,許刈識得厲害,嚇尿了趕緊一閃,只是他終究還是忙了一線,被那爪子一下子抓住了他的假面,頓時,他連用來彌補臉上的空洞的假肉塊跟眼睛裏的假眼珠子,都被一下子抓丟了。

石嘰子的子彈緊跟而來,但是卻只打在了許刈的身上,打得他哎喲哎喲的慘叫着,而那道巨大的黑影卻已經又沖天而起,整個過程,那些石嘰子連它的影子都沒有碰到,反而是誤傷了許多其他的人…… 那是一隻巨大的紅翎蒼鷹,鷹翼張開起碼有十餘米,很想想像,它如此巨大的身體居然能夠做出那麼高難度的動作來,而且做得如同行雲流水。並點都不會拖泥帶水,飛下來,再飛上天,這一個空間的轉騰只有很小的空檔,還有無數的石嘰子在吐着石彈狂攻着,這種情況下,它都還能夠傷到許刈然後不傷分毫的從容離開……

不少人都驚呆了,大陰司的人則看到是紅翎蒼鷹之後,都興奮了起來,看到紅翎蒼鷹,他們也就知道肯定是陸寧一肯定就在附近了,陸寧一回來了,那麼喬沫沫也就回來了,喬沫沫回來了。那麼毒就有得解了……

“那是什麼鬼?”許刈怒吼了起來,他的半邊臉不見了,露出裏面被喬沫沫傷得凹凸不平的肌膚,看起來格外的恐怖。

謝金朋眯起了眼睛來,他是看清楚了紅翎蒼鷹的樣子的,剛剛想要說點什麼,突然。他驚呼了起來:“不好,沙吉那邊出了狀況!”

與此同時,那聖使似乎也上到了什麼消息,猛的站了起來,大叫道:“怎麼回事。你們不是說沒問題的嗎?”他之前都一直沒有開口說過話的,但是現在,他一開口居然也是中文,只不過聲音跟之前還是有些不同的。

“出了些問題,不用緊張……”說話的並不是許刈,而是謝金朋。他有巨技。

“怎麼啦怎麼啦?”許刈連忙發問。

“沙吉出了點問題,必須馬上趕過去!”謝金朋說着說着,臉色越發的肅穆了起來,似乎,他可以看到沙吉那邊的發生的情況似的,而這個時間。正是周青稚變成巨大青花,開始冰封千里的時候。

“哼,出了點問題?你們留在那裏的那個人都快死了!”聖使的聲音顯得很憤怒:“不是說那個人留在那邊絕對不會出問題的嗎?我們出了這麼大的力氣,別搞砸了!”

許刈終於聽出了些問題了。他一張破臉上滿是不可思議:“怎麼可能有問題?血字鬼已經不是當初的那個血字鬼了啊,他吸收了七十萬人的血氣跟陰魂,他……”

他說不下去了,這些可都是祕密,就算是茅山裏的人也並不知道得很清楚的,除了兩位一起過來的長老外,其他的茅山弟子都是不知道的啊。

“哼,正是因爲這些原因我們之前才相信你們這些人的,可是現在居然出現了問題……咦,沒動靜了,趕緊過去查看情況!”

聖使一說完,便猛的縱身飛了起來,他的腳下自成雲浪,一下子將他送出去了幾十米高,然後飛快的向着海牙洞穴的那邊而去。

謝金朋也猛的衝了出去,跟隨着聖使的屁股後面而去,許刈想了想,也跟了上去,只留下兩名茅山長老在原地處理後面的事情,畢竟,這裏可不能沒人啊!

兩名茅山長老也意識到了事情有些大條了,所以趕緊叫人把現場的俘虜都給集中了起來,那些不配合的就地格殺,配合的就暫時沒有動。

大陰司的衆人就全力配合了,他們不像是那些宗門的弟子那樣不知變通,大陰司的人都知道陸寧一快回來了,所以大家都抱着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的念頭,就連一心想要跟對方玉石俱焚的張梓健也都沒有再衝動,只是許刈將他的不羣之芳給帶走了讓他差點咬碎了牙齒,如果現在他能夠動的話,恐怕他還是會馬上衝上去阻止許刈的。

見大陰司的衆人這麼配合,茅山派的人也沒有再激動,兩名長老拿出了一串金色的鏈子將所有人都栓在了一起,端午還捱了兩腳,原因爲她試圖去撿起張梓健被削下來的手掌,爲此她被兩名茅山弟子都踹得吐血了。

張梓健跟劉旭又是一陣破口大罵,但是爲此他們又被毒打了一頓,打得連話都再也說不出來了。

阿大他們幾個也沒有反抗多長時間就被徹底的搞定了,不是他們不夠強,剛剛開始的那一批想要拿下他們的人都被他們打傷了,後來還是兩位茅山長老看着他們威脅還挺大的,所以把解決了銅皮銅龍的那四尊關二爺給調了過去,雖然現在這四尊關二爺受傷的受傷,有一隻連腿都沒有了,但是對付阿大他們幾個還是不成問題的,他們也識像,虛晃幾招,乾脆的投降了,這樣子總好過被打傷嘛。

一羣人全部都被兩名茅山長老給串連了起來帶走了,目標也並不是回青川,而是向着十萬大山的深處而去的,紅伊是被一名茅山長老直接提在手上帶走的,而蕭雨塵跟那頭白牛也被帶走了,他們也很識像的沒有再反抗,直接就被帶走了。

只不過,蕭雨塵並沒有像普通人一樣那麼擔心,反而是嘴角帶着一絲微笑跟着大家一起走的,當然,他的笑,也沒有讓人看到的,他只是笑得有些賊……

天上,雲層之後,紅翎蒼鷹那雙銳利的眼睛盯着這一羣人,不論他們怎麼走都逃不過它犀利的眼睛。

而在海牙洞穴之後的另一個世界,現在,幾乎已經真正的成爲了另一個世界了。

聖使,謝金朋,許刈都是一前一後到的,一進入到了這個新世界,他們全部都爲之一震,因爲,太冷了,比起青川那邊冷了起碼二三十度,那種感覺就像是一下子從春天一下子進入到了冬天似的,而且還是嚴冬,冬得普通人瞬間覺得動不開手腳的那種,現在,起碼也是零下十幾度了

不過,聖使跟謝金朋三人也都不是普通人,這種冷雖然對普通人來說是相當可怕的,但是對於他們這種人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

天空中已經開始陸續下起了大學來了,地面全部結起了冰來,地面的草,樹上的葉子,全部都掛上了厚厚的冰塊,這些可都是突然之間形成的啊,就算是岩石上,也都是一樣的凍起了厚厚的一層冰!

而在更外面的那條河裏,咆哮的河水已經全部都被冰凍住了,就算是還有流動性,那也只能是在河下面了,反正河面上已經被凍住了一大層……

三個人飛快的往沙吉城裏趕去,一路上看到的場景都像是電影裏後天的那種恐怖的天災一般!

這種場景,只要是個正常人都感覺到震撼了,就算三人並不算是正常意義上的正常人,在看到這種災難性的畫面之後,也都掩飾不住臉上的驚訝來。

越是靠近沙吉城,他們就越是驚訝,地面的冰層也就越來越厚,許刈還順便拿他手裏的不羣之芳戳了戳,這把寶劍可是相當的鋒利的啊,他試過了,石頭都可以輕鬆的斬開!

可是,如此鋒利的寶劍,許刈用力的往地面上猛力一戳後,卻還是沒辦法戳開冰層,只不過是在冰上留下了一道道印子而已,而且就算是留下了印子,因爲寒冷,冰印子都還是飛快的被凍平了呢。

“草,這是什麼鬼玩意兒?血字鬼呢?”許刈大聲的吼道。

“在城裏,先進城在說!”謝金朋能夠感應到血字鬼的位置,於是三人連忙衝了進去。

進入了城裏之後,那種慘樣就更加的不一樣了。

幾十萬森立的死屍,到處都是冰雪世界,那種感覺只是看上一眼都會叫人不寒而慄的。

三個人踩過那些死屍,衝進了沙吉城中心,然後,他們便看到了那株聳天而立的巨大青花,也看到了血字鬼掙扎逃跑時的樣子…… 任誰都可以看得出來血字鬼在逃跑時候的掙扎,那一道道被冰雪硬生生分離出來的血影,還有血字鬼的本體,都被徹底的冰封了。

天空上,那不知道有多少億隻的青冥黑蠅掉落下來。把沙吉城的地面都給填高了足足半米,那些被活生生凍裂開的屍體,那些恐怖的戰場痕跡,無一不昭示着在沙吉城這一戰到底是有多麼的可怕。

“血字鬼死了嗎?”許刈感覺到奇寒無比,如果不是他們幾個都身手非凡,體內靈氣充溢的話,那麼肯定會像是其他的那些屍體或者血字鬼一樣,被直接凍成冰雕的。

而且,現在已經過了那株青花大放寒氣的時候了,如果他們再早來一會兒,直接面對青花的恐怖寒氣的話,恐怕就算是聖使,就算是許刈就算是謝金朋也都同樣沒辦法抵擋這恐怖的冰凍。

“怎麼可能死?”謝金朋哼了一哼,跳過去。一下子跳了起幾十米高,跳到了在半空中被活生生冰凍住的血字鬼的面前,他就懸浮在血字鬼的面前,靜靜的看着冰層下面那一隻被凍得晶瑩剔透的血字鬼。

這個時候的血字鬼表情扭曲着,他身上的那些蚯蚓一般的肌肉更是爲他憑添了幾分恐怖感,這個人,如果是放到城市中。肯定是能活生生嚇死小孩子的存在,畢竟,血字鬼全身血紅,已經完全看不到皮膚了,而且身上還佈滿了蚯蚓紋路。只要不是有密集恐懼愛好的人恐怕都不會喜歡看他這種樣子的。

血字鬼保持着往前衝的姿式,他的手還在朝前伸着,彷彿是想要觸摸那一層溫暖。

謝金朋厭惡的看了他一眼,然後嘆了口氣,最終還是衝着他伸出了手,謝金朋的手,碰到了覆蓋着冰層的血字鬼的手,然後,謝金朋閉上了眼睛。

兩個緊握在一起的手一點一點兒的顫抖了起來,謝金朋的表情似乎是很痛苦!

片刻之後,血字鬼手裳上的冰塊突然響起了青脆的脆裂聲。許刈跟聖使同時鬆了一口氣。

冰裂的聲音越來越大,從血字鬼的手掌到手臂,然後向着身體蔓延,都是很細小的裂紋。不過在逐漸的加快,當血字鬼身上的冰層裂紋超過一半的時候,那快速度的裂紋聲音又慢慢的降低了下來,謝金朋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了起來,就像是快要窒息的人一樣,甚至,他整個人都在不停的顫抖了起來。

“轟!”終於,過了十幾分鍾,血字鬼的身上的冰層終於一次性全部爆裂了,他突然間活了過來,大口的喘息着,大口的納喊着,全身顫抖得彷彿隨時都會死掉了一般。

“你們怎麼樣?沒事吧?”許刈飛了起來焦急的問道,謝金朋跟血字鬼可是茅山這一次計劃的重要人物,如果他們出了事情的話那還玩個兒屁啊,大有全部都只能洗洗睡吧。

謝金朋看了個一眼,就像是快要窒息的人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樣,艱難的看了一眼血字鬼還被凍住的另一條手臂,一字一句艱難的道:“快,砍了他的手……”他有木亡。

許刈知道血字鬼並不是真正的實力,事實上,血字鬼就算是被砍成了一條一條的他也是不會死的,所以他毫不猶豫的一劍下去把那隻斷臂給砍了。

沒有鮮血涌出,因爲血字鬼本來就是血液的身體,他憤怒的看了一眼那株高大無比的青花,然後悲憤怒的顫抖道:“走,快走,快離開這裏,我快要被凍死了,你,你們再,再晚來十分鐘,我,我就死定了……”

許刈跟聖使聽他說得這般嚴重,都同時答應了,回青川這個時候顯然不是好去處,況且血字鬼看起來受傷極重,聖使不由得出言道:“走,帶他去上神上,看看神上怎麼說……”

許刈想了想,點了點頭,然後架起謝金朋跟血字鬼,飛快的離開了。

在四人離開之後,那被砍掉了主體的半條手臂飛快的,再一次被極度的冰寒給凍住了,整個世界,再一次的陷入了死寂,沒有了任何的聲音!

雲海之上,五隻紅翎蒼鷹各抓着一頭由白骨鞭子出來的鏈子,用它們最快的速度朝着青川的方向趕過去。

白骨鏈子的後方,拖動着一個加持了小形陰泉護盾的大藤牀,這是何沐改造之後的大藤牀,寬大,前後左右都有左右,中間還用白骨搭建了一座漂亮的茶几,這到不是何沐品味獨特喜歡白骨做的東西,只不過是觀音堡那個地方,茅山只有這種材料好處理一點。

我跟何沐坐在這一邊,喬沫沫跟韶識君都坐在對面,其他的人則都被紫葫蘆給收了起來,那隻巨大的陰參也被收了起來,收入了這麼多人或者東西之後,那紫葫蘆的空間明顯就不太夠用了,我在想,是不是該換一個呢?或者找何沐做一個?像紫葫蘆這種小玩意兒小陣法,對何沐來說應該並不是什麼太大的問題吧。

從她收取了全部的陰湖湖水之後,我們便一刻不停的飛了起來。

喬沫沫跟韶識君都在閉目養神,那一枚八面漢戒喬沫沫還給了我,原本我還是打算要給她用的,但是她卻推辭了,當時還瞄了一眼韶識君,意味深長……

我當時就明白了過來,孃的,她們倆都拿了禮物,但是說真的,喬沫沫的這個禮物是真的太強大了,比起韶識君的起碼要強一千一萬倍。

當時她也沒有想到這八面漢戒居然會有這麼大的威力,她只不過是憑着直覺認爲這八面漢戒不太一般,沒想到一下子就挑到寶了。

不過現在改裝過後的八面漢戒就更加的珍貴了,說是我們手裏頭的第一寶貝也不爲過,所以,喬沫沫自己也不好意思收了。

我也不再強求,我跟喬沫沫還有韶識君的關係已經說不清道不明瞭,尤其是喬沫沫,她送了我那麼珍貴的房車,還親自跑到青川來幫我,只是這份情誼都夠我好好償還的了,而韶識君,她雖然沒有喬沫沫那麼多的手段,爲人也似乎更加的老成一點,本事也沒有那麼犀利,可是,一直以來,長久陪在我身邊的女人可就是她啊!

韶識君不止一次的明裏暗裏的說過要做我女人啊做紅伊的媽之類的,但是說真的,我都沒有當過真,現在仔細想想,也未償不是人家的真心想法呢。

只是,我對自己還是覺得不夠啊,韶識君與喬沫沫這麼好的女人,我選其中一個也已經是天大的福份了,如果兩個的話……那不敢想啊。

再有就是,兩個人怎麼選?我總不能要一個丟一個吧?丟誰?選誰?

搖了搖亂哄哄的腦子,再仔細的看看白蟲發回來的消息,白蟲離得遠了之後,它發回來的消息也就會比較遲緩一點兒。

當我看到紅伊被打,被關進籠子,張梓健的手被斬斷,謝金朋明明確確的背叛了之後,我的眼睛都紅了起來!

“草他媽的,給我找到安寧,老子要讓這些人全部都留在青川,一個都別想走!”

“怎麼了怎麼了?”喬沫沫他們看到我如此激動,頓時問起我情況來。

我便將那邊所發生的事情一樣樣的講給了她們聽,她們倆頓時比我還要激動了起來。

“什麼?我師父呢?周濤可是太陰司司座啊?他也被打倒了嗎?”喬沫沫不可思議的問。

“不清楚,只是沒有看到她,五小,再飛快一點兒,我們用最快的速度趕回去!” 天空中,五隻紅翎蒼鷹同時一聲清鳴,然後速度再一次的猛然加快速度,它們真的是已經把吃奶的勁兒都給拿了出來在飛呢,好在因爲有着陰泉護盾的原因。這個時候不管五小再怎麼用力的飛,藤牀上也是沒有風的,不得不說,何沐的本事還真不是蓋的,如果不是她加的這個小形的陰泉護盾的話,恐怕我們早就已經被狂風給捲走了吧。

畢竟我們這可都是飛在幾千米的高空中呢,別說這麼快的速度了,就算是不飛這上面的風也不知道有多大……

在我們快速度趕回去的時候,白蟲則指揮着那隻紅翎蒼鷹降落在了小山谷裏,那些離開的人跑不快,白蟲並不急着去追。

與我們待得越久之後,白蟲的智商就越是高超,現在的它已經懂得了分辯吉凶了,知道怎麼樣更好。怎麼樣更差,就比如現在,它知道憑紅翎蒼鷹的速度可以輕鬆的追擊下去,所以它也就並不着急了,反而是回到了山谷裏去查看那些死了的人。

那些死了的人對別的人沒用,但是對於白蟲來說卻是很有作用的。

它挑了一個稍強大一點兒的身體,然後鑽了進去。然後,這個人之前的所有記憶便在它的腦海裏呈現了出來,然後,便像是用這個人的視角,像是播放電影一樣將那些白蟲認爲重要的畫面全部的傳給了我。這樣子,就讓我對整件事情有了一個明確的瞭解。

在吸收完了這個人的記憶之後,白蟲並沒有急着離開,反而是又進入到了另一個人的身體裏面,又從他的角度紀錄了一下這一場佔戰,雖然大部份都差不多,可是因爲角度的不同,很多事情也就可以分析得更透徹。

在通過這麼幾次的分析與滲透之後,白蟲終於將全部的事情經過給整理了出來全部傳送給了我,而現在距離它越來越近的我也慢慢的收到了它的所有消息,白蟲不愧是紅伊給我的一個最大的神器啊。它的作用簡直是無可替代的。

我的腦海裏,可以清楚直觀的知道那些事情是怎麼發生的了,這一切,都是茅山派的陰謀。周青稚當時所說過的話,她的所作所爲,我也都一清二楚,至於她說的那個什麼是我老婆的事兒,我是想都沒有往那方面去想的,因爲我知道,周青稚是一個不拘小節的人,她之所以那麼說,只不過是爲了幫我擺平當時的困境而已,我纔沒有那麼齷齪的認爲她是真的想要跟我有點什麼呢。

可是她去了沙吉這件事卻是有問題的,白蟲那邊也不知道她到沙吉那邊去是怎麼一回事,只知道那邊被茅山派的人給佈下了一個大局,而且都還是刻意針對周青稚的!

而且,更重要的是,我還通過白蟲傳回來的那些消息,知道了血字鬼的存在……

這傢伙還沒有死嗎?怎麼可能啊?當初可是白骨將軍親自出手殺的她啊,就連她的靈魂都是被三足金烏給吃掉了的!

那可是三足金烏啊!

就算是從白蟲傳過來的那幾只猛獸,不論是冥雀還是白牛,還有獨角馬什麼的,我都可以肯定它們絕對沒有三足金烏厲害,那傢伙可是真正的上古異種的後代啊,三足金烏是啥?那在上古時候,可是駝太陽的神異之物啊!

雖然那只是傳說,但傳說也不可能是空穴來風,至少可以證是有三足金烏肯定是很厲害的!

被那麼牛逼的三足金烏給吃掉了,血字鬼都還能不死?難道血字鬼還能從三足金烏的肚子裏被拉了出來不成?

不可能不可能!

別說是三足金烏了,就算是普通的靈獸如果吃下去了的東西還能完整的出來的話,那還能叫靈獸嗎?

不過血字鬼可是血字鬼啊,打不死的小強,死了那麼多次都還沒有死盡,而且身負黑金巫蠱術,這傢伙的實力還是很可觀的,萬一,說不定她的確還就有什麼能力保證它在三足金烏的肚子裏被完整的拉出來了呢……

不過不管怎麼樣,血字鬼回來了,還跟許刈再次聯手了,這一次,比起上一次在江東的時候玩兒得更大,更霸道了!

更何況,這一次,他們之中還多了一個人……謝金朋! 重生小娘子的錦繡良緣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