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白將軍並未將此事放在心上,而是繼續看向那下屬問道:「人都已經打探出來了,怎麼還沒有動靜?」

那下屬臉色一僵,猶豫了一會,開口道:「屬下曾經派出十個人前去捉人,只不過他們都沒有了消息。」

「十個通天境高手,都沒有將人給帶出來?」白將軍驚訝道。

「是,屬下也猜測,是不是有什麼其他勢力插手了這件事情。」那下屬小心翼翼道。

「嗯,你剛才說來了什麼大人物,是誰?」白將軍問道。

「屬下不知。」那下屬回道。

「依屬下猜測,會不會是北王庭那兒派出來的人?」那下屬懷疑道。

「嗯?區區兩個東齊餘孽,值得武王庭出手嗎?」白將軍臉上露出了一副沉思之色。

「那個小的自然不會有這麼大的面子,只不過那個少仲謀,可是出了名的謀士。」

「屬下推測,以鎮北天王那種求賢若渴的性格,會不會是奔著這個少仲謀來的?」那下屬看向白將軍說道。

「嗯,有可能。那老傢伙吃了我一刀,雖然重傷,但卻不至就這麼死了。若是讓他抓住了這個機會,那形勢可就有些不妙了!」

白將軍臉色微沉:「走!」

白將軍走出房間,對眾人喝道:「所有人跟本將軍出發,前往城主府要人!」

「是。」

眾人跟隨白將軍身後,朝著九龍城方向快速飛去。

九龍城內,城主府中,一群強者從天而降,落入府內。

「什麼人,膽敢擅闖城主府,給我放箭!」城主府內,忽然有人高喝一聲。

「轟」

「唰、唰、唰…………」

大量箭羽,從四面八方射出,射向白將軍等人。

「哼!」

白將軍腳下一踏,瞬間出現一層真元結界,將眾人護在其中。

「將你們城主叫出來見我!」

白將軍鼓動真元,朝著四方喝道。

「呼~~~」

一股股強悍氣勢,從大堂處傳來,石柱帶著寧龍臣、蘇善等人走了出來。

四周房檐之上,站著大量將士,每個將士手中都拉開了弓弦,箭頭對準白將軍等人。

白將軍身旁,一群下屬看著四方突然現身的大量將士,臉上露出了一股戒備之色。

「你就是這座城主府的主人?」

白將軍看著迎面走來的石柱,臉上露出一股凝重之色,沉聲道。

「對面可是白將軍?」石柱看向白將軍,喝問道。

「不錯,正是本將軍!」白將軍心中驚訝,應道。

「哈哈哈,少仲謀是我的了!」石柱確定了對方身份之後,大笑道。

白將軍臉色一沉,對方這話是什麼意思?莫非他想插手武王庭之事?

難道真讓自己那下屬猜中了,眼前之人就是北王庭派來接應那兩個東齊餘孽的?

「哼,閣下未免太過自信了吧?」白將軍冷哼一聲,一股氣勢外放。

「轟」

對面石柱等人,頓時感覺到了一股沉重的壓力。

好強的氣勢,對面這白將軍實力,絕對已經達到了破天境。

想不到武王庭隨便派出來的一個將軍,都能有如此實力!

對面,寧龍臣等人臉色微沉。

比氣勢,石柱自信就沒輸過!

「轟」

石柱將自己氣勢外放出來,一股無法無天的氣勢,與白將軍的氣勢對撞。

石柱、白將軍兩人中間虛空部分,發出陣陣轟鳴之聲。

石柱那種無法無天的氣勢,和白將軍從屍山血海中凝聚出來的鐵血殺伐之氣猛烈碰撞之中。

「哼」

石柱冷哼一聲,氣勢再度高漲,頓時讓對面白將軍臉色一變。

「嗡~~~」

一柄白色的長刀被白將軍拔了出來,握在手中。

長刀在手,白將軍氣勢再度上升了一重。

「斬天地!」

白將軍一聲大喝,手中長刀滑落,一股刀罡瞬間凝聚在白將軍面前,刀罡之上散發出大量白光朝著石柱劈來。

刀罡超過了十丈,猶如一道天塹,將天地斬破。眾人面前虛空,都在這一刀之下被切割開來一般。

好厲害的一刀!

許多修行者見到這一刀之後,都控制不住地閉上了眼睛。

「好刀法!」

白光之中,傳來石柱一聲興奮地大喝:「九龍真氣!」

「昂、昂、昂」

………………

三道龍吟之聲,劃破長空,向著城主府外擴散出去。

龍吟之聲,怎麼會?

這一刻,城內大量百姓好奇地抬起頭來,看向城主府方向。

城主府上方,有三條長龍在上面飛舞,散發出藍色、金色、紫色,三種光芒。

三條長龍一出,直接就將白將軍的刀罡擋了下來。

藍色、金色、紫色三種光芒,一下子就將白光掩蓋了下去。

三條長龍,飛舞在城主府上空,猙獰的看著下方白將軍等人。

「這是什麼,龍族?怎麼看上去有些怪怪的?」

白將軍的一群下屬看著上方的藍龍、金龍、紫龍。

「這是真元化形,以真元擬化龍形,好厲害的功法!」白將軍沉聲道。

「想不到武王庭之中,居然有如此神奇的功法?此人究竟是誰?」白將軍看向石柱,心中驚嘆道。

石柱這一出手,白將軍就知道,今次想要將那兩個東齊餘孽帶走是不可能了。

「好,少仲謀今日就讓給閣下了!告辭。」

白將軍手中長刀一收,就準備帶人離去。

「哼,想走也可以,將人頭留下來。」石柱冷哼道。

「什麼?將軍!」

白將軍一群下屬,頓時神色一變。

「走!」

白將軍一聲大喝,長袖一卷,就帶著眾人飛上天。

「千龍鎖!」

石柱手中一動,上方三條長龍頓時撲了過來,一下子就將白將軍等人束縛起來。

「給我破!」

白將軍怒喝一聲,周身真元股盪,想要掙開來,卻沒有任何作用。

三條長龍,將白將軍等人死死纏住!

「斬!」

寧龍臣一聲斷喝,一道刀光閃過,白將軍人頭就已經落下,被石柱拎在手中。

「不~~~~」

白將軍被斬,白將軍帶來的一群下屬頓時露出了絕望之色。

「爆!」

「轟轟轟~~~」

…………

……



三條真元長龍爆碎,直接就將白將軍的下屬全部炸碎,灰飛煙滅。

「二弟,這裡就交給你了。」石柱說道。

然後,石柱就提著白將軍的人頭,前往少仲謀的院子里。

「是。」寧龍臣恭敬道。

剛剛突破破天境,就能夠將白將軍斬殺,此時蘇善看向石柱眼神越來越好奇了。

蘇善跟在石柱身後,一起來到少仲謀的院落中。

院中,少仲謀坐在石頭砌成的圓桌旁。

石柱二人來后,少仲謀起身,恭敬道:「見過石峰主。」

少仲謀看向蘇善,微微拱手:「蘇先生。」

「仲謀兄。」蘇善回了一禮,然後站在石柱身旁。

「這是白將軍的人頭,還請先生過目。」石柱將人頭放在桌上,對少仲謀說道。

少仲謀將人頭拿起來,仔細看了一會,臉上流出兩行眼淚:「少主,我終於為您報仇了。」

然後,少仲謀手中真元一吐,人頭轉瞬間化為粉末,消失了。

這一手掌控真元的手段,頓時讓石柱眼前一亮。

「看不出來,這少仲謀還是個高手啊!這次真是撿了個大便宜了!」

石柱看向少仲謀,心中有些興奮。

「今日開始,少仲謀就加入白憐峰,為峰主效力。」

少仲謀站起身來,對著石柱鄭重一禮:「屬下少仲謀,見過峰主!」

「先生快快請起!」石柱急忙將少仲謀扶了起來。

「峰主,屬下想先將少主安葬了,待了卻一番心事之後,再跟隨在峰主左右。還請峰主成全!」少仲謀坐下之後,看向石柱道。

「先生如此忠義,真是讓人聞之感動!此事,我准了!」石柱點點頭答應了。

「多謝峰主。」少仲謀微微感激道。

「既然如此,那這幾日我就不打擾先生了。」石柱起身道。

「告辭。」

然後,蘇善跟在石柱身邊離開了院落。

「恭送峰主!」少仲謀站在門口,目送二人離去,然後前往偏廳之中,前去處理東齊少主安葬之事。

「峰主就不怕,這是少仲謀的推脫之詞嗎?」

路上,蘇善向石柱問道。

「如此重情重義之人,就算在我白憐峰常住,也不過是多張口而已,先生多慮了。」石柱搖搖頭,笑道。

顯然,並未將蘇善的話放在心上。對於少仲謀此人,石柱有自己的考量。

「峰主大度,通常願意等待的人,總會遇上好東西的。」蘇善說道。

「哦?那就承先生吉言了!」石柱臉上也是露出了一股期待。 經過兩個月的時間,寧龍臣以橫掃之勢打垮各地城主、豪強,整個北魏國境內,終於恢復平靜。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