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白瀟瀟愣住了。

想想自己難道就真的一點沒看上洛輕塵的美色?

如果他是個腸穿肚爛的醜八怪,恐怕她現在選的就不是他而是村長的傻兒子了。

張道士一副誘拐小妹妹的怪叔叔模樣,看著白瀟瀟又說:「丫頭,你現在還沒死呢!萬一哪天醒過來,你再想跑可就沒機會了。」

他的話說的白瀟瀟一陣心動。

她低著頭,雖然覺得背信棄義不好,可是人在利益面前總是很容易失去原則。

「我去和那個男鬼說,如果這個事成了,對你,對雙雙,對男鬼,對孫家都是一件好事。」

見白瀟瀟的表情有鬆動,張道士又說:「想想你奶奶,她若是知道了這件事會怎麼想?她該有多難過,而且我也不是要害男鬼,反正他要找個伴,李雙雙和他才最般配,這是好好事。」

白瀟瀟猶豫了片刻,還是點了點頭。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洛輕塵,就當我對不起你好了。」

孫來旺找來了一輛車,也是農村的三輪車,白瀟瀟坐在後面,車子顛簸,白瀟瀟的心也一直忐忑不安。

她在腦海里一遍遍的問自己,這樣真的好嗎? 第917章你配不上大人

終於到了後山腳下,車是開不上去了。

白瀟瀟和張道士以及孫來旺三個人深一腳淺一腳的往後山走。

孫來旺受了傷,這一路顛簸已經夠他受的了,上山時就顯得十分吃力。

白瀟瀟低著頭想洛輕塵的事情,張道士拿著手電筒走在最前面。

「媽呀…」

剛一上山就聽見孫來旺叫了一聲。

白瀟瀟尋聲看去,見孫來旺跌坐在地上,而他面前是個乾癟癟的老鬼,正笑嘻嘻的看著孫來旺。

這不是周乞丐么,難怪他嚇成那樣。

「滾!」

張道士對周乞丐的遊魂罵了一句,周乞丐被嚇得飄了老遠,再也不敢上來了。

孫來旺受了這個驚嚇,再也不敢走在最後,於是白瀟瀟跟他換了一下,走在了最後面。

大約走了十幾分鐘,白瀟瀟突然感覺身後似乎多了一個人的腳步聲,心裡一個機靈,她才不會傻到認為這荒山野嶺的多出的這個是人。

不是人就一定是鬼了。

她咽了咽口水,慢慢的轉頭。

只見一個青面小平頭六七歲的小孩子正跟在他們身後,還有模有樣的學著孫來旺走路。

孩子也不知道是怎麼死的,身上倒是沒有什麼傷痕就是特別的瘦,感覺風大點就能把他給吹散了。

「姐姐。」小孩見白瀟瀟回頭,沖她叫了一聲。

「嗯?」白瀟瀟小聲的答了他一句。

「哥哥讓我把這個給你。」小孩伸出黑黝黝的鬼手。

白瀟瀟一看,手裡居然是一個熟了的桃子。

「哪個哥哥?」這鬼的東西可不能隨便吃。

小孩想了想:「穿軍裝,發頭髮像被牛舌頭舔了的那一個。」

白瀟瀟一聽就知道是誰了,洛輕塵穿的就是軍裝,他那個髮型可不就是很奇怪么。

「給,」小孩又說了一聲。

白瀟瀟接過桃子,小孩沖她嘻嘻一笑就跑了。

她看著水靈靈很有食慾的桃子,不知道怎麼了忽然就很想哭。

可她沒哭,看了看漆黑的夜色,將桃子重重的扔了出去。



大約半個小時候,他們終於到了亂葬崗,和白瀟瀟想的一樣,這裡荒涼,陰森,風中夾著不少孤魂野鬼的嗚咽聲,而且這裡離洛輕塵的墓很近。

孫來旺臉色慘白,不知道是嚇的還是因為失血的原因。

他指著一個小坡說:「我把她從這扔下去了。」

白瀟瀟看了看,這個坡有四五米的樣子,黑漆漆的根本看不清底下的狀況。

張道士也犯了難。

畢竟現在就他們三個人,張道士老了,孫來旺傷了,而白瀟瀟又是個女人。

「我去吧。」白瀟瀟開口說。

張道士搖搖頭:「不用那麼麻煩,在這也能把她招出來。

張道士從懷裡掏了一張符,口中念念有詞,不到半柱香的功夫,空曠的亂葬崗上突然刮起來一陣巨大的陰風。

一個女鬼出現在他們眼前。

孫來旺看到李雙雙的時候明顯也是一個哆嗦,渾身的毛孔都打開了,他只覺得頭皮發麻。

李雙的半張臉都毀了,血肉模湖的半張臉上甚至爬滿了蛆蟲,看著十分噁心,不過剩下的半張卻很清麗,是個美人。

白瀟瀟想的卻是,洛輕塵能看上她嗎?

「李雙雙。」張道士叫了一聲:「你身世凄慘,不過害人終歸是不對的,你若能放下執念,我願意做個中間人為你化解這段仇怨,而且…」張道士笑了笑:「還會幫你說一門陰親。」

李雙雙剩下的半張臉上劃過一抹冷笑:「陰親?」

「沒錯,說起來他住的離你也不遠,就是兩裡外的那個。」

李雙雙本來怨毒的眼底突然劃過一抹光亮:「你說真的?」

張道士說:「我會替你去說,但是成與不成還要講究個陰緣。」

白瀟瀟心道難道李雙雙也看上洛輕塵了?

不過仔細想想,洛輕塵的樣貌如果不是鬼術幻化,的確是很能叫許多女人動心。」

張道士一番說辭下來,李雙雙果然動了心。

「只要他同意,我願意放過姓孫的一家。」李雙雙冷冷的說完就不見了。

果然,不管人鬼都是看顏值的。

孫來旺嚇得倒在地上動不了,傷口也溢出了不少的血,張道士揪了兩次都沒把他揪起來。

「算了你就呆在這,我們去找那個男鬼。」張道士看著白瀟瀟說。

孫來旺怕丟下他,他可不想一個人待在這,畢竟劉雙雙的鬼魂還在這呢,於是他趕緊爬起來說:「我能走。」

四周忽然颳起了一陣巨大的風,這風來的極大,黃沙草葉都被刮的飛了起來,連眼睛都睜不開。

重生之大叔我不愛你了 「不用找了,我來了。」

洛輕塵的聲音在空中響起。

張道士口中念咒,穩定心神后冷冷的說:「既然來了,我們剛剛的話你都聽到了?」

航空崛起 「我只要白瀟瀟,她答應過我的,生死都是我的人!」洛輕塵的聲音冰冷憤怒,又帶著幾分危險。

「畜牲,敬酒不吃吃罰酒。」

張道士說完,從懷裡掏出一張符紙就甩了過去,卻連洛輕塵的人影都沒看。

他從身後的袋子里掏出一把銅錢,灑像空中,銅錢瞬間排成一排,變成了一把銅錢劍。

張道士咬破手指,將鮮血灑在劍上,就朝一個方向刺了過去…

雖然刺空了,可是洛輕塵卻出現在眾人面前。

他還是那副樣子,軍裝,軍靴,大長腿,大背頭,加一張英氣逼人的臉。

他淡淡的看了白瀟瀟一眼,這一眼讓她覺得渾身發冷,隨後一個東西被扔了過來,打在她身上,白瀟瀟吃痛,低頭一看,竟然是那個桃子,已經被摔爛了,軟包包的掉在地上,毫無食慾。

「畜牲,我念你沒有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如果你現在肯收手,我就放你一條生路。」張道士已經舉起了銅錢劍,那樣子威風凜凜正義凜然的完全是一個高人。

洛輕塵冷笑了一聲:「放馬過來。」

話畢,兩個人就打了起來,一時間亂葬崗草石橫飛,黃沙滿天。

白瀟瀟趕緊尋了個避風的角落躲著,探出頭看外面的打鬥情況。

突然,一隻手伸過來,掐住了我的脖子。

白瀟瀟一個機靈,一回頭,就看見一張滿是蛆蟲的爛臉白瀟瀟忍不住乾嘔了起來。

李雙陰狠的一笑:「沒有你,我和大人就有希望了!」

「你說什麼,放開我。」白瀟瀟一邊抓著脖子一邊說。

「咯咯咯!」李雙陰惻惻的笑了起來。

「你配不上大人,你辜負了他,傷了他的心。」她手上力道加重,白瀟瀟被她掐的直翻白眼,手上一點力氣都使不上。

她現在是個生魂,如果被掐死了,是不是連鬼都做不成了?

她突然覺得很害怕,如果她死了,白奶奶怎麼辦?白家的手藝是不是就要失傳了…

就在白瀟瀟昏昏沉沉的時候,李雙雙的手突然鬆了白瀟瀟趴在地上捂著脖子大口的喘氣,接著就聽見李雙雙一聲慘叫。

白瀟瀟抬起頭,看見洛輕塵的手放下她脖子上,他只是輕輕的一動,李雙雙瞬間魂飛魄散。

而他身後,張道士的銅錢劍,從後背插進了他的身體… 第918章別耽誤入洞房

白瀟瀟想說什麼,可是脖子疼的她連一點聲音都發不出,就那麼獃獃的看著。

這一刻,她感覺時間似乎停止了…

洛輕塵為什麼要救她?

她明明背叛了他,她就是個自私自利的小人,死了不是更好,他為什麼要救她呢?

白瀟瀟腦袋裡像是灌滿了漿糊,什麼都想不明白。

下一秒,洛輕塵往前一撲,生生的將自己的身體從那把劍里抽了出來。

鬼是沒有血的,白瀟瀟不知道洛輕塵傷的重不重。只見他身形一閃,幾乎是瞬間就倒了她跟前,伸手圈上我的腰。

她只感覺耳邊傳開呼呼的風聲,瞬間就離開了他們剛剛待的那個小山坡。

不知道過了多久,白瀟瀟像個木偶般被洛輕塵扔在床上。

他臉很白,眼神冰冷的看著她。嘴角掛著一絲危險的笑。

「洛…」她咳嗽了幾聲,才說:「洛輕塵,我…」

他沒說話,白瀟瀟也說不下去。

他慢慢的走過來,靴子踩在地上發出「咯咯咯!」聲音。

「我是不是對你太仁慈了!」他又是一隻手抬起了她的下巴。

白瀟瀟忍著疼,道:「對不起…」

他冷笑了一聲:「說謊的,市儈的,自私的,愛財的女人!」

她無話反駁,她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既然你不肯嫁給我,那我留著你就沒用了。」他冷冷的說。

他上前一步,高大得身形像一座山一般壓了過來。

「你幹什麼?放開我…」

他將她的雙手按過頭頂處,另一隻將她衣服一把撕開,她感覺自己的心都隨著那一聲布條的破裂聲,被撕碎了…

「放開我…放開…」

「叫啊。」洛輕塵的身體壓在她身上,沉重的讓她幾乎喘不過氣來。

「他媽的,你最好叫的再大聲點,你越大聲老子就越興奮。」他帶著暴戾的怒吼回蕩在整個房間。

她突然就不叫了,停止掙扎看著他英俊的暴怒的臉。

他狠狠的在她脖子上啄了幾下。

「怎麼不叫了?」他惡狠狠的說。

「本來就是我對不起你,你想怎麼樣,隨你。」白瀟瀟閉上了眼睛。

可是良久,洛輕塵都沒有再有所動作,白瀟瀟睜開眼睛時發現他已經不見了。

她驚的坐了起來,卻在地上發現了洛輕塵,他臉色慘白的躺在地上,嘴唇也沒有一絲血色,頭髮也亂了,只不過一雙眼睛卻還是直勾勾的看著她…

你想想一愣,隨即明白了,他剛剛被張道士捅了一劍怕是傷了…

白瀟瀟跳下床,碰到他手的時候,只覺得他的手冰涼的如同冰塊一樣。

白奶奶說過,鬼消失前身體就是很冷的。

難道他要消失了嗎?

白瀟瀟穿好鞋,就想跑,可是看到洛輕塵那雙淡然的眼睛時卻再也挪不開步子。

他幾乎動都動不了卻還是那麼看著她,沒有恨沒有怒,眼裡儘是些她看不懂的情緒…

「你別看著我,我也沒有辦法救你。」說完朝門走了兩步卻還是又退了回來。

「你大爺的,叫你不要這麼看著老子,不知道老子心軟嗎?」白瀟瀟罵罵咧咧的把他扶上床。

或許是他的力量弱了,鬼術消失了,剛剛還古樸的房間,瞬間破爛不堪,白瀟瀟知道這才是這個房間本來的樣子。

她嘆了口氣,剛剛搬了一下洛輕塵冷的她直打了好幾個哆嗦。

他躺在破了的木板上,虛弱的幾乎說不出話來,卻沖白瀟瀟笑了。

而且他的身體也漸漸的變得有些透明。

白瀟瀟站在他面前看著他,他也看著她。

白瀟瀟長舒了口氣,最後還是吻上了他的唇。

洛輕塵起先很被動,似乎根本沒有什麼力氣,後來漸漸的他有了一絲力氣。

天地間有陰陽二氣,陰氣和陽氣,鬼魂能不散,不過也是靠了那一點點陽氣。

起先她也不知道這個方法管不管用,不過從現在他那冰冷的卻依舊不安分的手來說應該是起了作用。

她推開他發現他那副透明的身體漸漸有些恢復了。

白瀟瀟心中暗罵自己:但願以後不要後悔。

「為什麼救我?」洛輕塵低沉的聲音飄散在空中。

白瀟瀟笑了一下:「我摔壞了你的桃子,就當陪你一個好了!」

洛輕塵眼底帶著說不出複雜:「別以為救了老子,老子就不追究你剛剛做的事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