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白瀟瀟說:「丁瑞,你是不是配陰婚了?」

「沒有。」丁瑞道:「如果有,我的棺材就不是白色的了。」

白瀟瀟覺得在理,她說:「如果不是你的老婆,那這女人的笑聲是怎麼回事?」

這女鬼笑起來這麼恐怖的嗎?當初洛輕塵好像就沒這麼笑過。

女鬼的笑聲越來越大,就好像是趴在耳邊笑一樣,尖利的聲音幾乎穿透了耳膜,聽的人十分不舒服。

白瀟瀟道:「丁瑞,你還在磨蹭什麼,快動手啊。」

既然是張道士的徒弟,應該是有兩把刷子的吧。

丁瑞出手了,他有一把銅錢劍,很厲害,加上白瀟瀟的符紙,女鬼很快就被制服了。

這是個不厲害的女鬼,大約是剛死了不久……

丁瑞問:「出口在哪裡?」

女鬼搖搖頭,她並不知道。

丁瑞皺眉:「不說實話,就打散你。」

女鬼被威脅,說道:「我真的不知道,我醒來就在這裡了,我才知道自己是死了。」

白瀟瀟打量了一下,女鬼穿著是現代的衣服,看樣子就是死了沒多久,可是她怎麼會出現在丁家的古墓中?

丁瑞也有同樣的疑惑,他和白瀟瀟同時想到了,是那個養屍人帶來想要養屍的,可是沒想到這人變成了鬼,也沒有什麼怨氣,大概屍體也沒有養成。

「剛剛是你開的門?」白瀟瀟問。

女鬼點頭。

「為什麼?」

女鬼看了丁瑞一眼,含情脈脈的眼神讓白瀟瀟一下子就明白了,這個女鬼看上了丁瑞,也是,這裡就她一隻鬼,整日對著的是丁瑞的屍體,產生點什麼想法也是有的。

白瀟瀟甚至還腦補了這女鬼說不定對丁瑞做了什麼的場景。

丁瑞皺眉,顯然看出白瀟瀟想什麼不好的事情了。

他沒說話。

幾個人一隻鬼就這麼被困在了墓室中。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白瀟瀟睡著了,她是生魂,要睡覺的,丁瑞不知道為什麼有點特別的,和白瀟瀟還挺像的,他居然也睡著了。

等他們醒過來的時候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廖婆子也迷迷糊糊逇睜開眼睛,然後眾人就發現剛剛的那隻女鬼不見了,因為之前明明是將她捆好了的,怎麼忽然就不見了?

顧不得懷疑,因為白瀟瀟看到棺材後面的一個石門居然打開了。

這裡面才是真正的丁家的古墓的主墓室。

墓室里,裡面擺著幾幅棺材,不過這裡顯然是經過一系列的打鬥,四周亂七八糟的,有幾幅棺材還被打開了,裡面的人早就成了一堆白骨。

並沒有養屍人,也沒有殭屍。

這讓幾個人都有點意外。 第934章敢做不敢認嗎

就在這時候后,一旁的一座墓室里傳來打鬥聲,白瀟瀟和丁瑞跑過去,就看見廖銘正和一具腐臭的殭屍打在一起。

而另一邊的台階上,坐著一個三四十歲的中年人,正盤腿念念有詞。

白瀟瀟明白了,那個人就是養屍人,雖然上身廖銘的鬼不知道什麼來路,可是他們肯定還不能動廖銘,所以白瀟瀟決定先對付那個養屍人。

丁瑞和廖婆子也是這麼個意思。

兵分兩路,白瀟瀟幫廖銘,廖婆子和丁瑞對付養屍人。

眼前的殭屍並不厲害,一看就是養了沒多久,它在白瀟瀟身上感受不到生氣,根本沒管白瀟瀟,只是本能的朝著廖銘衝去。

而這個廖銘……

白瀟瀟從包里拿出了糯米,她這次出來就是奔著殭屍來的,所以沒少準備。

糯米一灑,殭屍就停下不前,加上那邊養屍人被丁瑞和廖婆子纏住了,殭屍沒人指揮,更加顯得呆笨。

白瀟瀟倒是很靈活,和廖銘配合的也算是默契,很快殭屍就被他們用墨線纏著了。

殭屍發出痛苦的叫喊聲,大力的掙扎著。

「給你。」白瀟瀟將包里的一把桃木短匕首給了廖銘,廖銘接過,速度的繞到殭屍背後,手起刀落,殭屍的頭被砍了下來,便直直的朝他飛了過去。

「白痴。」

白瀟瀟罵了一句,撒了一把糯米,逼退殭屍后,迅速將包里的東西倒出來,廖銘將布包套在殭屍頭上,白瀟瀟迅速的點了火,隨著火焰的燃燒,殭屍發出痛快的喊叫聲,到處亂飛,還差點撞到丁瑞,好在丁瑞反應快,往旁邊一躲,殭屍的頭顱便直直的朝著養屍人飛去。

被燒掉的布包里露出殭屍可怖的大嘴,養屍人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就被那顆殭屍頭咬住了脖子,一股鮮血流出來,養屍人發出一聲痛苦的喊叫,揮舞著雙手想把殭屍頭拿下來,可是殭屍頭已經死死的咬著他,很快就變成了一顆火頭,養屍人身上也著了火,痛苦的吶喊,直到最後倒地。

眾人都被這驚悚的一幕驚呆了,誰也沒說話,等到眾人回過神來,白瀟瀟才狐疑道:「丁瑞呢?」

廖婆子四處看了一眼,道:「廖銘也不見了。」

兩個女人找了半晌,什麼都沒找到,最後不知道怎麼搞的居然轉了出來。

天邊出現了亮光,已經快要天亮了。

白瀟瀟和廖婆子便決定原地等著他們兩個。

不等也沒有辦法,她們兩個能出來就是奇迹了,若是再下去,沒有丁瑞帶路,一定走不出來了。

白瀟瀟將水壺遞給廖婆子道:「別擔心,廖銘不會有事的。」

廖婆子點點頭道:「上身的是他?」

這個「他」是誰,兩個人都明白。

白瀟瀟點頭:「八九不離十吧。」

至於他和丁瑞去了哪裡,兩個人大約是去搶那塊玉了,就看誰比較走運了。

沒一會兒,裡面傳來腳步聲,廖銘從裡面出來,看了一眼白瀟瀟,正要說什麼,就注意到太陽快要出來了,他說:「晚上,我去找你。」

說完,廖銘就暈倒了。

然後丁瑞就出來了,臉色十分不好,不過到底沒說什麼。

幾個人下了山,白瀟瀟是不會去丁家的,就算是丁瑞是張道士的徒弟,也不能扭轉他在她心裡極其差勁的印象。

所以白瀟瀟選擇回家。

廖婆子檢查了廖銘,只是暈倒了,暫時沒有什麼大礙后,也帶著廖銘回家了。

丁瑞心情不好,對此沒有什麼表示。

回到家,白瀟瀟先去洗澡,吃了東西,換了衣服,她一夜沒睡,早就困了,便睡著了。

等她醒來,天已經黑了。

白瀟瀟點了燈,這才注意到屋子裡,洛輕塵就站在桌子旁邊看著她。

白瀟瀟也盯著他,她先開口道:「是不是你殺了我奶奶?」

洛輕塵沒有回答。

白瀟瀟的心就是一沉。

難道白奶奶真的是他殺的?

「我不知道。」

洛輕塵忽然說。

白瀟瀟皺眉:「你是不是男人,敢做不敢認是不是?」

洛輕塵沒了往日的張狂和霸道,他語氣很無辜道:「我真的不知道。」

那天,白奶奶將他關起來,準備弄死他,好在最後關頭,洛輕塵衝出來了,可是也受了不輕的傷,白奶奶就更不用跟說了,雙方又僵持了一會兒,洛輕塵並沒有對白奶奶動手,可是白奶奶卻忽然倒在地上。

洛輕塵正要過去查看的時候,白奶奶忽然睜開眼睛,一張黃符扔了過來,洛輕塵只感覺渾身像火燒一樣難受,他將白奶奶一把推了出去,白奶奶就倒在地上不動了,而洛輕塵也急匆匆的走了。

他傷的挺重,療傷用了幾天,勉強有了點力量,也不敢貿然來找白瀟瀟,擔心白奶奶又要弄死他,又躲了兩天,這才知道白奶奶居然死了,就死在和他有衝突的那一晚。

洛輕塵心裡咯噔一下,他那天推的是有點用力,可是也不至於把人弄死的,可這麼說,別說白瀟瀟了就是洛輕塵自己都難以相信。

所以他一直按兵不動,他偷偷的去看了白瀟瀟一眼,見白瀟瀟沒幾天就憔悴成那副模樣,他雖然心疼,卻越不敢靠近刺激她了,誰知道這個時候,洛輕塵忽然發現有人到了丁家古墓,他就急匆匆的去了。

白瀟瀟聽完他的話,也沒有說話,她看著地面的某一處發獃,頓了一會兒她抬頭問:「你走的時候我奶奶是在哪裡?」

洛輕塵道:「院子里。」

「不在門口嗎?」

洛輕塵搖頭:「當然不在,我還推了她一把,她當時掉在院子中間的。」

洛輕塵又解釋道:「我真的沒用多大的力氣,她最多就是摔一跤,怎麼會死呢,我本來打算問問那個養屍人是不是他,可是那人根本不給我說話的機會,上就要弄死我。」

傀儡維度 白瀟瀟垂著眼睛,燈光照在她臉上,半邊臉明媚溫和,另外半邊臉確實埋在陰影中,正如她此刻的心情。

一種可能就是白奶奶是被別人害死的,是在洛輕塵走後,還有人來了。

另外的一種可能就是白奶奶自己爬起來走到門口,可是因為傷重倒了下去。

白瀟瀟一時間也想不明白了。 第935章包圍白家

養屍人的事情解決后,日子暫時回歸平靜。

對於白奶奶的死,白瀟瀟始終存著疑惑,一天不找到兇手,洛輕塵的嫌疑就洗不脫。

洛輕塵也一直是小心翼翼的,不過白瀟瀟還是注意到他有點不太對勁了。

白瀟瀟問:「柳樹下才是你的墳墓吧?」

洛輕塵一愣,隨後道:「這你都發現了。」

白瀟瀟說:「想不到你還挺狡猾的嘛!「

瞞的還挺好,真正的狡兔三窟。

「你找到那塊玉了嗎?」白瀟瀟又問他。

洛輕塵搖頭,他們去的時候,那塊玉已經不在了。

白瀟瀟笑了:「你找血玉還可以理解,丁瑞就好笑了,他說他是純陽之體,要找血玉續命,可事實上,他早就死了,現在他是和我一樣的,還續什麼命。」

白瀟瀟真是覺得好笑極了,她也沒想到丁瑞早就死了,張道士居然沒有告訴他。

她本來就不喜歡丁瑞,丁瑞一向自視甚高,看不上洛輕塵,如今他自己也是個鬼,這個結局,白瀟瀟很滿意。甚至存了幾分幸災樂禍的感覺。

「會不會那塊玉被養屍人帶走了?」

這一點洛輕塵覺得十分有可能,那個養屍人在丁家古墓養了那麼久的屍體,能發現血玉不奇怪。

兩個人陷入了沉默。

這個養屍人不除掉,始終是心腹大患。

洛輕塵也皺眉,這一帶是他的地盤,在他的地盤上出了這麼大的事,他的臉往哪擱?

「我一定會找出那個養屍人。」

白瀟瀟道:「這個人隱藏的這麼好,就連張道士都沒有發現,我覺得他可能是我們認識的熟人,或者就混在人群中在注視著我們的一舉一動。」

白瀟瀟這個猜測是很有道理的,農村和城市不一樣,村裡都是熟人,大家低頭不見抬頭見,都相互認識,往上幾代說不定還是親戚,一旦有外人進來,很難隱藏行蹤。

所以,他及有可能就是村裡的某個人。

想到這,白瀟瀟不禁有些發冷,如果真是村裡的人,那白奶奶的死或許就是發現了這個人被滅口了。

她眉頭微皺,瞬間想了很多事情。

暑假過去了一大半,天氣也越來越熱,白瀟瀟和洛輕塵相處的還算是愉快,因為白奶奶的事情沒有解決,洛輕塵很長一段時間只能吃素。

他心裡不滿,可是也沒有辦法。

直到這天,洛輕塵晚上居然沒有來,習慣了他陪伴,他忽然不來,白瀟瀟總覺得不習慣,一個人待著,那種孤獨感慢慢的爬上了心頭。

白瀟瀟被一聲尖叫聲驚醒,她披著衣服出門,村裡的狗在不停的叫,點點燈光亮了起來,大家一起往一個地方匯聚。

白瀟瀟出門,問隔壁的一個鄰居發生了什麼事。

鄰居兒子從外面回來,臉色十分難看道:「死了,胡老四一家都死了。」

眾人臉色一變。

「怎麼回事?」白瀟瀟忽然有種不祥的預感,安靜的小村子這種命案百年難得一遇。

鄰居兒子說:「都說是厲鬼索命,胡老四的心都被掏了,實在是太慘了。」

「怎麼就說是厲鬼索命?」白瀟瀟問。

鄰居兒子道:「誰知道,大家都這麼說。」

他嘆了口氣,臉色十分不好看。

回到房間,白瀟瀟心裡越發不安,洛輕塵今天沒來,胡老四就死了,這和他會不會有什麼關係?

天一亮,鎮上派出所的民警就來了,錄了口供,也不知道查到了什麼,現場都被封鎖了,白瀟瀟站在外圍看著,聽著眾人指指點點越說越玄乎,最後都說是後山的鬼魂出動,開始殺人掏心了。

後山鬼魂…

洛輕塵…

白瀟瀟覺得這個指向性太明顯了。

她默默的回了家。

幾天後,謠言愈演愈烈,白瀟瀟冥婚的事情不知道怎麼就傳出去了。

眾人都說是因為白瀟瀟冥婚惹到了男鬼,男鬼害了張道士,白婆子,甚至是胡老四一家。

這幾天,白瀟瀟明顯察覺到,白家周圍多了不少指指點點的村民,說什麼難聽話的人都有。

而且,洛輕塵也一直沒有出現,這讓白瀟瀟很在意,她到不是懷疑洛輕塵,如今這個形勢,一看就是有人故意殺了胡老四一家,甚至放出風故意要嫁禍白瀟瀟和洛輕塵。

目的已經這麼明顯了。

白瀟瀟擔心洛輕塵是不是出了什麼事。

這天夜裡,白家的窗戶被人扔了石頭,砸了個洞。

白瀟瀟靠在床裡面坐著不發一言,夜裡安靜如斯,四周只能聽到夏日的蟬鳴蛙叫聲。

隨著一聲慘叫的,白瀟瀟往外看了一眼,料想一定又出事了,果然沒一會兒,憤怒的村民就包圍了白家。

白瀟瀟出來,看見領頭的村長面如土色,滿頭的鮮血,顯然是剛剛遭受了襲擊。

此時村裡人都憤怒怨恨的瞪著白瀟瀟,讓她把男鬼交出來,否則就要燒了白家,將她從白家趕出去。

白瀟瀟看著眼前陌生的村民們,其中有不少人是她從小叫著叔伯大爺長大的,還有不少人是她童年時候的玩伴,只不過後來他們說白瀟瀟晦氣就不跟她玩了。

「你們有什麼證據證明是我做的?」

白瀟瀟看著眾人問。

「不是你,是你身後的男鬼。」

「沒錯,就是他,白瀟瀟,你剋死了家裡人還不算,還要害死村裡人才甘心嗎?」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