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皇子秘飛走了,顯然是去那三座城市,準備清洗,抓人祭祀,封鎖時空。

而現在江離需要的就是整頓兵馬,去進攻大賢帝國的邊境。

他吞了這「力將軍」已經完全消化了對方的記憶,所以對於兵馬的掌控,還有朝廷的一切,都知道得清清楚楚,皇子和皇子之間,大臣和大臣之間的矛盾,也了如指掌,用無限大道推算,幾乎絲絲入扣。

他身軀一動,也來到都城自己的府邸中。

他的府邸周圍,就是兵營。

他掌握有十支大軍,每支大軍數目都非常之多,幾乎有一個宇宙之大。

物質界和大淵帝國根本不能夠比擬。

他的府邸之中,妻妾成群,個個貌美如花。

「老爺,你回來了?」他剛剛坐定,這力將軍的妻子就上來,是朝廷之中一位大臣的女兒,精明幹練,消息靈通:「我剛剛得到消息,朝廷之中要出大事情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不錯,我立刻要帶兵出征,對大賢帝國開戰。」江離對力將軍的妻女倒是敬而遠之,不願意多談,他是頂替對方身份,然後伺機傳播無限大道。

「眼下多事之秋,一切要小心,我知道你跟著秘皇子做事情,但是眼下恐怕要到了站隊的時刻,秘皇子並不是最佳人選。我知道,現在最受寵愛的是豐皇子,我覺得你要投靠他比較好,免得到時候萬劫不復。」這妻子似乎在勸說他改變陣營。

「你是不是得到了什麼消息。」江離心中再次一動,他看到了興風作浪的機會。

「這是今天豐皇子派人送過來的禮物,你看。」這妻子拍拍手,頓時外面就出現許多禮物,珠光寶氣,靈藥之氣衝天而起。

其中一件法寶最引人注目。

那是陰陽兩片玉碟,相互運轉,幾有逆轉造化,旋轉乾坤,吞噬諸天的味道。

「造化玉碟,居然是造化玉碟!」江離大吃一驚。

豐皇子送給他的禮物,居然是造化玉碟,這是當年物質界中第一神器,哪怕是現在,威能也極其可觀。

雖然元始天王寶藏打開之後,混沌核心之地暴露,出現了許多無敵的法寶,但能夠超過造化玉碟的還是少之又少。

只有萬王之王陣圖等一些逆天反道的無上寶貝。

「對了,當年造化玉碟在不朽之塔主人和宇宙之腦主人的手中,他們都是三次元宇宙天意的一條狗。既然三次元宇宙天意變成了豐皇子,那造化玉碟落入他的手中,也理所當然。不過這件寶貝就送給我,不,是送給力將軍,也太大方了。其中肯定有什麼陰謀。」江離細細思考,他運轉無限大道推算。

轟隆!

在腦海深處,思維炸開,他就看出來了,這造化玉碟果然不一般,其中甚至有無窮生靈在哀嚎。宇宙之腦和不朽之塔的氣息在其中醞釀。

「好傢夥,這造化玉碟居然被三次元宇宙天意把宇宙之腦和不朽之塔整個都吞了,然後還來到這混沌核心之地,不知道殺了多少的人,隱藏力量幾乎無敵。我如果得到,直接掌控煉化,很有可能就會被其中的力量所掌控,成為豐皇子的人。」江離立刻就知道,此皇子不安好心。

「這些東西收下還是不收下,就全憑老爺決斷了。」這妻子道:「你看,在豐皇子送過來的法寶中,最珍貴的其實是那枚丹藥。天啟神丹,乃是在當年,大淵王朝殺死天啟王朝皇帝的時候,把這皇帝直接煉化,化為了九枚天啟神丹,作為鎮壓庫房的神丹之所在。上次那皇帝賞賜了豐皇子一枚。他居然肯送給你。」

「收下。」江離目光流轉:「既然如此,我也不能夠辜負豐皇子的好意,天啟神丹是能夠增強我力量的好東西,我不收下就顯得不近人情,反而得罪了豐皇子。」

「可是,收下之後,老爺就得罪了秘皇子,現在你是秘皇子的嫡系。」那妻子也想收下這些禮物,但覺得非常燙手,想拿又不敢拿的味道。

「那無所謂。」江離想了想:「秘皇子不會為了這點事情就離間我。不過,無功不受祿,豐皇子有沒有讓我做什麼?」

「豐皇子留下來一張請帖,如果你收下禮物,請你去他的府邸赴宴。」妻子道。

江離手一招,果然那禮物之中,飛出來一張請柬。

「好,我立刻就去赴宴,這些禮物暫時收下來。」他大袖一揮,那造化玉蝶和天啟神丹就落入了囊中,其它法寶留在這裡:「你收入庫房之中,如果用得著,就自己挑選。」

「是。」那妻子大喜。

江離已經消失不見。

其實他想把無限大道傳播給力將軍的家人,但是豐皇子突然送禮物,就打破了他的計劃,他覺得還是要小心謹慎的好,去看看,那三次元宇宙化身的豐皇子到底想要幹什麼。 959章心月出現

既然是三化身的「豐皇子」宴會,江離自然要前去,一是看看對方有什麼虛實,二是趨虎吞狼,藉機傳播無限大道,那秘皇子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他可以獻祭三個城市的所有人,那也會獻祭自己,也許就在自己和「大賢帝國」戰鬥的時候,他就會獻祭自己,所以秘皇子也不能夠信任。

最好的辦法就是讓「秘皇子」「豐皇子」等諸多皇子鬥爭,亂成一團,他就可以乘虛而入,傳播無限。

而且,他要看看,「豐皇子」到底在搞什麼鬼。

三次元的宇宙這樣附身,按照「淵」的實力,應該知道,但是沒有把此子殺死,反而堂而皇之的承認是自己的兒子,那到底想什麼東西?

如果「淵」不知道,被隱瞞住了,那三次元宇宙天意的實力實在是太可怕了,遠遠超越了江離的估計,他要施展自己的計劃,那就要大打折扣。

兩種準備,他都心中有數。

懷著這樣的心情,他踏入了「豐皇子」的府邸之外。

這府邸依舊是個宮殿。

但是在宮殿外面,站立了幾個人,有男有女,其中男的和江離一樣是將軍,女的卻是類似於陣法運轉大師的存在,實力極強,每個人都有輪迴之中最強者的實力。

「力將軍,果然識時務者為俊傑,你居然接受了豐皇子殿下的禮物,看來你今天是來投靠豐皇子的?我奉命在這裡迎接你。」那尊將軍站立出來,目光犀利,略有敵意。

「猛將軍,我不過是收了豐皇子殿下禮物而已,前來赴宴,哪裡有投靠一說,別把話傳出去了,讓我陷入萬劫不復之境地。」江離道。

「不投靠豐皇子,就是萬劫不復。」猛將軍冷冷道。

「好了,猛將軍,現在不是鬥嘴皮子的時候。」一個女子道,這個女子明顯比猛將軍地位要高出許多,她身穿寬大長袍,手握法杖,那法杖上面寶石閃閃發光,照耀萬古。

此女叫做「榕法師」,江離通過力將軍的記憶知道了這點,她的法力很強,運轉各種至高無上的道理,起碼相當於數位最強者,也可謂是混沌之中誕生出來的奇葩。

果然,這女子「榕法師」出語,猛將軍就不再說話了,地位明顯低下。

「原來是客,走吧,力將軍。」榕法師女子轉身朝著府邸深處行走,江離知道規矩,跟在後面。

幾人隨行,不是在迎接客人,好像是在押送犯人。

江離心神一凜,知道事情恐怕不好,但是他不敢輕舉妄動,而是隨著這群人步入府邸深處,就看見「豐皇子」端坐在王座上,臉上出現淡淡的笑容,似乎可以看穿一切。

「難道,這三次元宇宙天意看穿了我?不可能。」江離運轉無限,幾乎無懈可擊,在原來,三次元宇宙天意很強,不過那種強度也是有限,他現在的實力比起當年,何止強橫了千倍,更有無限長河在外面支撐,無限金丹漸漸開始消化「蚩」的能量,底氣十足。

哪怕是三次元天意再強,也應該發現不了他的真相,不可能認識出來,眼前的「力將軍」就是江離。

「力將軍。」高高在上的「豐皇子」說話了:「你可滿意我賞賜給你的禮物?」

「無功不受祿,殿下賞賜的天啟神丹和那陰陽玉碟實在是太珍貴了。我怕承受不起,這次給殿下帶回來,希望收回成命,其它的禮物我收下了。」江離拿出來造化玉碟和天啟神丹,他說話很小心,不說出造化玉碟的名字來。

「天啟神丹倒還罷了,那兩片玉碟可不叫做陰陽玉碟,而是叫做造化玉碟,是經過了在混沌之外,物質界中磨練的東西,本身帶著不朽的性質,比起同等級的法寶要強大很多。物質界就是大熔爐,只有在其中提煉,經過了千百次輪迴而不朽的東西,才是真正的不朽。」豐皇子道。

「殿下要我做什麼。」江離知道,這豐皇子本身就是物質界出來的,懂得很多道理。

在這不入輪迴之地,有很多強大的存在,比起輪迴最強者還要強橫,但是他們的本身卻不如輪迴最強者。

物質界的確就是混沌的熔爐。

一次次的輪迴,就是一次次的提煉,經歷輪迴而不滅的物質,才是真正的不朽。

比如現在,秘皇子的實力很強,擁有數個輪迴,但是如果他去物質界經歷輪迴,恐怕就會煙消雲散,連烙印都留不下來。

打個比如,秘皇子就是三公斤的鐵,而輪迴最強者,卻是一公斤的黃金。

雖然秘皇子比輪迴最強者要強大,但是本質上還有許多細微的區別。

「秘皇子最近在幹什麼?他出去是要有什麼大動作?」豐皇子直截了當的問。

「我如果說了,是不是背信棄義。」江離自然不會上當。

「你說了是背信棄義,背叛主人,但是不說的話,現在就會死。」豐皇子手指頭在王座的扶手上面輕輕點著。

「朝廷有朝廷的規矩,就算是殿下,也不能夠無緣無故殺我大將吧。」江離看看四周,裝出外強中乾的模樣來。

「不錯,是有規矩,朝廷內部的人,自然有制度,不能夠隨意殺死,外面的人就無所謂了。」豐皇子不以為然:「不過,你大約不知道,我現在權力到了什麼地步。完全可以把你生殺予奪,甚至能夠把你直接煉化,都沒有一點問題。」

「不可能。」江離故作震驚。

「你自己看吧。」豐皇子的手上,出現了一枚令牌,這令牌上面出現無數的長河,匯聚成深淵,深淵無底,把萬千長河,全部吸收,依舊不滿,不知道什麼東西潛伏在深淵之中,不可測量。

「深淵之令?」

江離連忙跪下,他根據力將軍的記憶知道,這令牌是皇帝代表,手持令牌,可以生殺予奪。

也許,豐皇子手持這令牌,不能夠殺皇子,但是皇子以下的什麼將軍,全部可以處死。

「皇帝把這令牌給我,讓我查詢物質界那無限之主的下落。」豐皇子道:「你舉得如何?現在還說不說?」

「說,我說。」江離心中暗藏殺機,又出現了陰謀:「是秘皇子修鍊,感受到了無限長河的秘密,於是要施展最強手段,進行祭祀,一舉奪取到無限長河的控制權,屬下也不知道到底如何操作,這些都是秘皇子的手段。」

「什麼?他居然要祭祀無限,想把無限長河引入混沌核心之地,豈有此理。」豐皇子連忙站立起來,神色大變,「該死,他這是瘋了。一旦無限長河引入這裡面,無窮生靈就可以感受到無限的一切,那個時候,無限長河千百倍擴大,那江離的力量,幾乎無窮無盡,都可以挑戰混沌,再也沒有任何人可以和他抗衡,他這是在打開魔盒,釋放出來,根本無法收拾,當務之急,就是殺死無限之主,奪取無限長河,自己把持住,再引入混沌核心之地,不殺死江離,一切都休提。」

豐皇子憤怒起來。

江離知道此人並沒有發現自己。

他不說話,等待機會,讓豐皇子和秘皇子去爭鬥,廝殺,自己就可以漁翁得利,吞噬這兩大存在。

尤其是豐皇子,本身是三次元宇宙天意,深深知道無限大道的恐怖,他會阻止秘皇子做一些列的事情,兩者爭鬥之間,江離突然出手,才可以佔據到便宜。

「力將軍,你可願意跟隨我做大事情?」豐皇子問道。

「願意。」江離連忙答應。

「包括殺秘皇子?」豐皇子再次問。

「是。」江離道:「你的手上持有深淵令,我只有聽命。」

「那好,現在你調集兵馬,等我命令。」豐皇子道。

「是!」江離就要離開。

但這個時候,突然外面聲音傳遞進入:「殿下,大元帝國和大始帝國的使者聯手前來求見。」

「什麼?」豐皇子臉上再次出現了極度的震驚:「大元帝國,大始帝國?元始天王的帝國?居然再次出現了。」

「元始天王的帝國?」江離內心深處震蕩,連忙搜索力將軍的記憶,立刻就出現了許多資料。在混沌核心之地,無數的帝國,其中大淵帝國是超級帝國之一,不過也有兩大帝國,曾經曇花一現的崛起。

那就是大元帝國和大始帝國,這兩大帝國威勢赫赫,滅國無數,甚至在後來一度超過了淵,但是在突然之間,又消失不見,如流星劃破天空。

人都以為這兩大帝國出現問題,徹底隕落,但是現在又出現了。

別人都不知道大元帝國,大始帝國代表著的是什麼。但是豐皇子卻知道,那是元始天王進入混沌核心之地以後建立的帝國。

兩大帝國的使者出現,代表著的是,元始天王要橫空出世了。

江離的最大敵人就是元始天王,三次元宇宙天意的最大敵人也是元始天王。

此人是個傳奇,最後的輪迴之中,佔盡了天時地利人和。

「讓他們進來。」豐皇子道。

唰唰!

兩道人影出現了。

一男一女。

男的不認識,但是眉宇之間,有元始天王的影子,女的居然是江心月! 居然是江心月。

江離很久沒有看到此女了。

從緣分上來說,此女的關係和他最深,因為是他第一個發生親密關係的女人,自從人類分裂后,江納蘭就把江家所有的人都帶走,不知道安放在什麼地方去了。

後來,江納蘭成就神通,江家所有的人就不在諸天之中,江離尋找了半天,也根本尋找不到,最後因為事情太多,也就不了了之了。

江納蘭得到了太古大能幫助,現在幾乎是無所不知,無所不能,難道是和元始天王有關係?

但是,從江納蘭身上獲得的信息來看,他背後的大能絕對不是元始天王,至於是誰,卻就很難說清楚。

江離的直覺不會錯。

他自從修鍊了無限大道以後,直覺就是第一,往往認為的事情,就是真理,或者說,真理就是他的想法。

但是現在這江心月居然成了大元帝國和大始帝國的使者,究竟是怎麼回事?

江離是滿頭霧水。

江家另外的那些人幹什麼去了?

「兩位使者。」豐皇子道:「大元帝國,大始帝國重新出現,可喜可賀,不過你們前來幹什麼?」

「我們前來,是希望和大淵王朝合作,一起抓捕無限之主。」那男子道:「我是大元帝國的使者,元始心明,這位是大始帝國的使者,元始心月。」

元始,已經變成了一個姓,就和皇甫,歐陽,軒轅,公孫,屬於複姓。

江心月的名字,居然改成了元始心月。

其實也無所謂。

地球人類從某種理論上來說,的確是元始天王的血脈,把名字改成元始也差不多。

元始心月,江心月,都是一個意思。

江離倒是在推算其中的變化。

元始心明,元始心月。

兩人似乎有特殊關係。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