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目送秦天離去,姜清兒長長一嘆,心中卻是五味雜陳。

她本以為自己算無遺策,最後卻沒有想到,栽倒了秦天手上,甚至靈魂上都被種下了禁制。

好在對方也沒有提出過份的要求。

「走吧,小靈子,我們回蓬萊!」

姜清兒意興闌珊的道。

回到四合院,秦天決定找齊塑等人談談,修道界打算開啟修行大世將要血祭天下,那麼,華夏必定大亂。

所以,必須讓華夏早做準備。 對於秦天提供的消息齊塑很震驚,飛快向上面彙報。

修行界要獻祭天地,秦天無力阻止,也無法阻止,只能儘力提升自己的實力,真等那天到來時,他才能守護住更多的人。

燕京的天氣已經逐漸轉涼,街上已經很難看到長短裙和短褲的小姐姐們。

燕大的校園內,有一片楓葉林,赤紅色的樹林中,時常見到漫步其中的學生情侶。

秦天穿過楓葉林,來到了一座亭子內,並見到了等候在那裡的方香君。

此刻的方香君顯得頗為憔悴,從上個星期開始,他們班的輔導員就由他人暫代,至於方香君好像因為私事,來不了學校。

「香君姐,你這是怎麼了?」

看著滿臉憔悴,眼袋深重,神情中更透著一股濃濃疲憊之意的方香君,秦天語帶關切的問道。

聞言,方香君心中一暖,勉強擠出一絲笑容:「最近家裡遇到一些事,班裡還好吧?」

「挺好的,就是沒有了你,大家都有些不習慣!」

秦天道。

別看方香君年輕,但做事卻一絲不苟,對班上的每個學生也足夠關心,很得大家的愛戴。

她眼中閃過一抹黯然,隨即神情有些尷尬的道:「秦天,你能借我一些錢嗎?」

「當然可以,你需要多少?」

秦天毫不猶豫的道。

方香君一愣,沒想到秦天答應得這般痛快,秦天並不是她第一個借錢對象,為了給母親治病,她厚著臉皮向幾個要好的同事與同學借錢,但幾乎每個人都以各種各樣的借口拒絕,後來事情傳開,甚至有人都懶得接她的電話,最過分的是,居然有個同學拿這件事要挾她。

後來,她導師知道了這個情況,主動借了三萬塊給她,不過,這筆錢卻遠遠不夠。

無奈之下,她想到了秦天。

她雖然不知這個屢次幫她學生的背景,但卻覺得他神秘莫測,很少有辦不到的事情,抱著試試的態度約他見面。

微微猶豫,方香君道:「我母親得了肝硬化,需要近百萬的治療費,目前,我已經湊了五十多萬,還要差不少。」

為了湊醫藥費,方香君特意回了躺老家,將家裡的那套房子以四十萬的價格處理掉,她這些年省吃儉用加上工資也存了三萬多,加上家裡的存款,剛好五十萬,再加上導師借給她的三萬,也才五十三萬,面對百萬醫療費,還是遠遠不夠。

「差多少,我就借你多少!」秦天再次開口。

聽到秦天的話,再聯想到這些天的多次被拒絕,方香君把持不住,流下了眼淚。

見狀,秦天輕聲安慰道:「香君姐,別擔心,事情都會過去,這樣吧,我隨你去醫院看看師母,順便把醫療費轉入醫院的賬戶。」

「秦天謝謝你!」

方香君抹掉眼角的淚水,感激道。

就在這時。

方香君的電話鈴聲響起,一看到那個號碼,她臉色就是一變,直接將其掛斷。

但馬上,那個電話又不厭其煩的響起,方香君再次掛斷。

「怎麼不接?」秦天問道。

「是個討厭的傢伙!」方香君搖搖頭:「她拿借錢的事要挾我,要我同他結婚,她才肯借給我二十萬!」

秦天故作誇張的道:「哇,二十萬就想娶貌美如花的香君姐,這傢伙也太痴想妄想了吧,照我看,至少得兩個億,不對,兩個億也不夠資格,應該二十億才對!」

「行了,你這傢伙就別皮了!」

方香君白了秦天一眼,卻又破涕為笑,她知道秦天那一本正經的性格,對方這般打趣,其實也是為了緩解她的情緒,一時,內心更加的感動。

二人出了學校,打了一輛車直奔燕京人民醫院。

沒想到剛來到住院部門前,就有個戴著眼鏡的三角眼乾瘦青年快步迎了上來。

「香君,我打你電話,你怎麼不接?」

「苗志海,我說過,我不會答應你的,你走吧!」方香君眼中閃過一抹厭惡之色。

對方笑笑道:「香君話不要說這麼絕吧,我已經打聽過,阿姨的病差不多要花百萬,你們也僅僅湊了五十多萬,只要你嫁給我,剩下的錢都由我來出怎麼樣,而且據我所知,咱們的那些同學,可是一個都不肯借錢給你,我這麼做雖然有趁火打劫的嫌疑,但我卻是真金白銀要拿出五十多萬!」

「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不過我現在已經湊到錢了!」方香君冷冷道。

「不可能,那麼多錢,你怎麼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湊到!」苗志海不相信的道。

「信不信隨你,秦天我們走!」

方香君懶得再理會對方,繞開對方的身體徑直向住院部內走去。

「我們先去繳費!」秦天道。

「嗯!」

方香君也沒有矯情,點點頭。

而不死心的苗志海則悄悄跟了上來,並躲在不遠處偷看,看到秦天繳費完畢離開,他才飛快的跑到了櫃檯前詢問。

得知秦天居然直接在方香君目前的賬戶內存入百萬,他就忍不住罵了起來:「媽的,難怪方香君那女人不願意答應我,原來卻是勾搭上了一個小白臉!」

想到這裡,他心中就不由生出一股怨毒,連忙拿出手機登錄qq群,將方香君勾搭小白臉的事情編輯成文字發到了群里。

方香君的母親嚴翠銀在七樓住院,但卻是住的走廊。

他父親方立春在那裡守著。

「爸,我來了!」

方香君放低聲音道,生怕打擾好不容易睡著的嚴翠銀。

「嗯!」

方立春點點頭,目光卻落在了秦天身上:「丫頭,這是你男朋友?」

聽到自家父親的話,方香君臉色不由一紅,連忙道:「爸,你別誤會,秦天是我的朋友。」

「方叔叔您好,我是秦天!」秦天禮貌的問候道。

「小夥子你好,快坐!」

方立春從床底下拉出一根小馬扎放在地上,邀請秦天坐。

方香君再次開口:「對了爸,醫療費已經交清,我這就去找主治醫生,讓他儘快給媽媽安排手術,秦天,你先和我爸聊著!」

「等等!」

秦天突然喊道。

頓時,方香君疑惑的看向了秦天。

「其實我會醫術,我可以直接治好阿姨,沒有必要做手術!」秦天道,本來他打算悄悄打入一道真氣到嚴翠銀體內,治好她的病。

但方香君卻要去找醫生給安排手術,他就只有將這件事挑明。 聽到秦天的話,方香君和方立春都愣住了,隨即,方立春心中就生出一股惱怒之意,覺得這是秦天在拿自己老婆的性命開玩笑,看向秦天的眼神也多了幾分不善。

倒是方香君頗為了解秦天的為人,絕對不是那種滿口大話之人,於是問道:「你真的可以?」

這時,方立春終於忍不住了,沒好氣的道:「丫頭,你交的都是一些什麼朋友!」

「爸,秦天應該不會拿這種事開玩笑!」方香君幫忙解釋道,但方立春卻是一點都不相信。

就在這時,秦天再次開口:「叔叔不必這麼早下定論,給我五分鐘,五分鐘后阿姨的病情沒有變化,再讓香君姐去找醫生!」

「爸,就讓秦天試試吧!」方香君低聲哀求道。

「哼!」方立春冷哼一聲:「你自己說的,就五分鐘,我看你怎麼治!」

秦天笑笑,也沒有以方立春的態度為意,每個人的思想都有局限性,對他產生誤會也屬於正常。

這時,秦天突然抬手一指,一道淡金色的光輝直接沒入了嚴翠銀的體內。

看到這一幕,方立春和方香君都忍不住揉了揉眼睛,以為自己眼睛花了。

但就在下一刻,更加神奇的事情發生了。

本來,嚴翠銀的臉頰皮膚蠟黃,手腳浮腫,但隨著那道光輝的沒入,對方的手腳上的浮腫以看得見的速度消退,很快,就恢復了正常人的程度。

同時,那蠟黃的臉頰也飛快的褪色,逐漸變得紅潤起來。

「這……這怎麼可能?」

方立春滿臉的獃滯,完全不敢相信看到的這一幕。

就在這時,嚴翠銀突然醒來,聲音十足的朝方立春喊道:「老頭子,我感覺好餓,快給我弄些吃的來!」

「翠銀,你現在感覺怎麼樣?」

方立春幡然醒悟,關切的詢問妻子。

「咦,奇怪!」嚴翠銀眼中閃過疑惑之色:「我怎麼感覺好了呢,渾身上下都感覺不到疼痛呢?」

「阿姨,你的病的確已經好了,隨時都可以出院了!」秦天在這個時候開口。

聞言,嚴翠銀注意到了秦天,不由笑著贊道:「好俊俏的小夥子,你是我家丫頭的男朋友吧?」

「媽,你別胡說,我和秦天只是朋友!」

方香君再次解釋道。

「切,當媽的還不了解你,如果不是你男朋友,你怎麼會帶到醫院來!」嚴翠銀笑呵呵的道。

頓時,方香君大羞:「媽,你不是餓了嗎,我這就去給你買吃的!」

看著落荒而逃的方香君,秦天嘴角卻是露出了一絲微笑。

「小夥子對不起,剛才我誤會你了,當叔叔的給你道歉了!」這時,方立春突然站起朝秦天鞠躬道。

「叔叔言重了,其實我並沒有生氣!」秦天將方立春扶起,倒是一旁的嚴翠銀有些糊塗,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隨後,方立春將剛才的事說了遍,聽完后,嚴翠銀也是一陣目瞪口呆,隨即卻是大喜:「想不到我家丫頭居然找了個這麼有本事的男朋友,對了,小夥子,你家裡有幾口人啊,爸爸媽媽是做什麼的啊?」

「阿姨你誤會了,其實我是香君姐的學生!」秦天解釋道。

嚴翠銀一愣:「師生戀啊,沒關係,這個阿姨知道,不會反對你們,對了,你大幾了?」

見到誤會更深,秦天有些哭笑不得:「阿姨,我才大一,還有,我和香君姐真不是那種關係。」

嚴翠銀眉頭一皺,自顧的道:「才大一,以那丫頭的年紀,等你大學畢業結婚生孩子會不會有些晚!」說到這裡,她拉住了秦天的手:「對了,你們發展到哪一步了,有沒有同房啊,如果同房一定要做好安全措施,不對,不做也沒有關係,到時候孩子生下來,我幫你們帶!」

看著越說越離譜的嚴翠銀,秦天也有種落荒而逃的衝動。

連忙轉移話題:「阿姨,這樣,我去讓醫生安排下,對你做個全身檢查,只要沒有問題,我們就出院!」

嚴翠銀擺擺手:「檢查什麼,我現在好得很,不用浪費錢,來小秦,我們再聊聊!」

秦天哪裡敢和她繼續聊,說道:「還是檢查下比較放心!」

話音一落,秦天不由分說,快步離去。

見到秦天離去,嚴翠銀眉頭一皺:「老方,你說我是不是嚇到他了?」

「你也知道!」

方立春有些無奈的道:「小輩的事情你就別操心了,讓他們自個兒折騰去!」

「我能不操心嗎?」

嚴翠銀沒好氣的道:「就老李家的姑娘,就比我們丫頭大一歲,人家的外孫都能打醬油了!」

…………

不一會兒,方香君提著飯菜回來,卻沒有看到秦天,不由問道:「爸媽,秦天去了哪裡?」

「還說不是男朋友,這才一會兒不見,就開始找了!」

嚴翠銀笑呵呵的道。

「媽,你別胡說,算了,你還是吃飯吧!」方香君將飯菜取出遞給嚴翠銀。

但嚴翠銀卻是一邊吃飯一邊問道:「丫頭,你和小秦處了多久了啊,我剛才都和小秦說了,等他畢業,你們就結婚!」

頓時,方香君就急了,臉色大囧:「媽,你這是在幹什麼,我和他根本就不是這種關係!」

「胡說,人家小秦都沒有反對!」

嚴翠銀把臉色一拉:「總之,小秦這個人媽很滿意,當媽的就認準她了,我給小秦說了,就算懷上也不要緊,生下來我帶,你們繼續上學!」

聽到自家老媽越來越不靠譜的話,方香君都快急哭了:「媽,你都給秦天說了些什麼啊,他可是我的學生啊!」

「學生又怎麼了,我又不反對你們師生戀!」

方香君:「……」

不一會兒,主治醫生就跟著秦天到來,並給嚴翠銀安排進行了全面檢查,拿到檢查報告后,主治醫生相當的震驚,但想到秦天的身份,他卻沒敢多問。

而得到自己完全恢復健康的嚴翠銀也相當的高興,立馬就辦理了出院手續,她是一刻都不想留在醫院,不過期間,她把秦天看得很緊,生怕他跑了,並不時給他提及方香君小時候的事,完全將他當做未來的女婿。

一旁的方香君又是窘迫,又是無奈,但她的心中不知為何卻升起了幾分竊喜。 為了方便照顧母親,方香君在醫院附近臨時租了個房間。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