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直到又有新的一塊原石被送上台,許醉凝撇了一眼,在看到那塊原石上面閃耀著的光芒時,剎那間眼睛都直了。

這光芒,很是耀眼啊!

此時被送到台上的這塊原石肉眼看起來色澤漆黑,表面看起來還是凹凸不平的,與先前拍賣出去的原石比起來差遠了,長得可以說是非常丑了。

然而在許醉凝的眼中卻完全是另一副景象,這塊其貌不揚的原石上散發出的強烈的光芒要比之前所有的原石的光芒加起來幾乎都要強。

而且讓她更加興奮的是,它與之前的那些原石不同,之前的那些原石上面的光芒全部都是白色的透明光芒,可是此時這塊原石身上的光芒,白中帶著一絲漂亮的紅色,絢麗而奪目。

許醉凝瞪著它雙眼發直。

她的靈眼不僅能夠看出靈力的強弱,還能看到靈力的顏色。

不同的東西上帶有不同的靈力,自然也就會顯現出不同的靈力顏色來,而剛才的那些原石上面,顯現出來的都是近乎透明的白色光芒,與之相對應的,裡面所切割出來的鑽石,也就全都是白色透明的,極其普通的鑽石。

現在這塊原石上面卻是閃耀著紅色的光芒,那麼很可能在它裡面的,就與她手腕上的這個手鏈一樣,是價值連城的紅鑽。

許醉凝忍不住看了一眼一旁的莆雲古夏,「莆雲學長,我問你啊,紅鑽現在比起普通鑽石來會貴多少呢?」

莆雲古夏古怪的看了她一眼,說道,「現在發現紅鑽產地很少,相對的產量就更少了,所以價格被炒的特別貴,幾乎已經是天價了。」

「如果你手上的那枚鑽石是透明的鑽石,那它可能就只值個幾十萬吧,但就只是因為它是紅鑽,所以價值漲到了幾百萬。」

他的話讓許醉凝更加興奮了。

在她手上的這個紅鑽手鏈雖然說很是漂亮了,但其實鑽石的個頭並不是很大,可就算這樣居然也得好幾百萬。

而台上的那塊原石上的光澤顯示,許醉凝判斷它裡面的鑽石至少能做上百個自己手上這樣的鑽石手鏈,如果她能拍下這塊原石,幾乎就是平地大發財。

想到這裡,許醉凝忍不住輕聲笑了起來。

一旁的歐陽楚看著她那眉眼彎彎的樣子,嘴角很不自覺的就勾起了一個很好看的弧度來,他忍不住抬起手揉了揉許醉凝頭頂的軟發,低聲道:「什麼事讓你這麼高興?」

許醉凝現在太過興奮高興了,甚至都沒有留意到他們現在之間的舉動過於曖-昧,笑嘻嘻的對著歐陽楚說道:「歐陽楚,等我今天掙大錢了,回頭請你吃飯啊。」

歐陽楚臉上的笑意更深,他也不問許醉凝怎麼能掙到大錢,只是柔和著嗓子輕聲道:「好!」

就在許醉凝高興不已的時候,台下的主持人也已經開始介紹這塊原石了。

「這是我們今天拍賣會場上進行拍賣的第三十塊原石,起拍價十萬,感興趣的客人可以舉牌加價了!」

主持人的話,讓許醉凝不由得微微發愣。

她疑惑的問莆雲古夏道:「這塊原石比起第一塊原石的體積要大上很多呀!為什麼起拍價卻是一模一樣,只要十萬塊?」

許醉凝對於這些是真的不了解。

此時在台上的這個原石,比起之前許醉凝拍下來的第一塊原石起碼大了五倍左右。

可她沒想到這塊原石的起拍價竟然是跟第一塊原石一樣的,只有十萬塊。

莆雲古夏得意洋洋的抱著胸口向許醉凝解釋道,「這你就不知道了吧!這買原石其實是一門大學問啊,雖然說我們肉眼絕對看不出原石裡面有沒有鑽石,但是這原石的外表上還是有些信息顯示出來的。

一般來說,買原石都是要看三點,首先是體積,就好像你買下的那第一塊原石,就是因為它的體積太小,所以定價就會比較低

第二個要看的就是看表面有沒有碎鑽,就像第二塊原石,它的表面有很多碎鑽,那麼很可能裡面也會有鑽石,這種的可能性是非常高的。

雖然也不是一定是這樣,剛剛拍賣的第二塊原石就是,雖然表面很多碎鑽,但其實裡面沒什麼成型的鑽石,那麼就會虧錢。

這最後一點嘛就是看原石表面的光滑程度,越是表面光滑的原石,裡面有鑽石的可能性越高,那麼相反的,越是粗糙的原石,裡面有鑽石的可能性越低。

現在台上的這塊原石就是這最後一種情況啦!它體積雖然是很大了,可是你看它的那個表面特別的凹凸不平,而且還有很多氣泡,這個樣子的原石里一般來說都不會有鑽石,所以它的定價也就很低了。」

聽著莆雲古夏侃侃而談半天,一旁的周雙卿不禁有些好奇。

她獃獃的上前問道,「莆雲學長,你是不是很喜歡鑽石這類的珠寶啊?」 這一下午,楊柏都不知道喝了多少杯茶水,雲闌一直在忙著,一刻都沒有休息過。楊柏到很悠閑,尤其嵐寧公司,基本的員工都是女士,一個個好挺周正。

不過楊柏也發現那個文超,一直都在暗中盯著自己,文超不時的老出現會議室當中,好像請示什麼雲闌。

雲闌都要忙暈了,的確忘記了楊柏,終於沖著文超揮了揮手,文超樂意演練什麼,就演練什麼。

文超興奮看著雲闌,然後氣勢十足的,朝著辦公室走去,剛剛走進辦公室內,卻不陰不陽的說道。

「你就是楊柏,雲總新請來的保鏢?」

文超背著手,身邊跟隨四名安保人員,都是強壯有力,都是當過兵的。

楊柏當然知道麻煩來了,本來楊柏想不搭理,可是待了一下午,楊柏也想活動一下,沖著文超淡淡說道:「沒錯,貼身保鏢。」

楊柏是故意刺激文超,誰讓文超來找自己的麻煩。楊柏老老實實,可絕對不吃虧。

文超臉色又變了,心中大罵:「我頂你個肺,你貼身,你貼個屁身,以後我就讓你知道,什麼是安保。」

「楊柏,你我雖然是同行,當你保護雲總,而我負責整個公司的安保,你應該知道規矩吧?」

「規矩?什麼規矩?」

楊柏好笑的看著文超,而此時文超背後的人卻冷冷說道:「爛仔,經理的意思,遇到事情,一切聽從指揮,就你這樣的,大家都心裡有數。」

「聽誰的指揮?」楊柏還是問道。

「當然是我們文經理,小子,我不管你以前是幹什麼的?我們經理以前可是飛虎隊的,一個打十個。」

楊柏聽著點了點頭,這是跟自己耀武揚威,擺資歷的,看來有人的地方就有爭端,自己當個保鏢,都要被人歧視嗎?

楊柏輕蔑的笑了一下,真覺得走到哪都是麻煩,而此時文超卻冷冷說道:「楊柏,直接說吧,我們要進行一次演練,對公司的安保演練。」

「你是雲總的保鏢,你當然要參加,跟我們走吧,現在我就是雲總。他們四個也複雜保護雲總,而你跟他們四個,要在這次演練當中,從14樓把雲總護送到地下停車場當中。」

「沒空!」

楊柏不等文超說完,扭頭就決絕,這樣的事情一點挑戰性都沒有。真要雲闌遇到危險,楊柏第一時間就能夠保護雲闌。

「爛仔,我看你是不敢了吧?就憑你這個小白臉,除了跟女人睡覺,還有什麼能耐?」

「閉嘴!」

文超狠狠瞪了手下一眼,手下趕緊一個激靈,那句話沒有刺激楊柏,反而把隊長給刺激到了。

文超看到楊柏不答應,卻冷酷說道:「楊柏,這可是我們雲總同意的,演練必須進行,而且我已經請了虎躍安保人員參與。這次演練,也是證明一下你,能不能有本事成為雲總的保鏢。」

「我不需要證明,雲闌有我,不會有事情的。」楊柏還是拒絕,雲淡風輕。

文超看著楊柏就討厭,這個人居然不上鉤,這讓文超蔑視一笑:「說大話的人,我見多了,你見過血嗎?你見過一個子彈,從這裡傳過去,然後我用紗布,把整個手腕的洞都堵起來嗎?」

文超露出手腕,上面一個疤痕,相當猙獰。文超要嚇唬一下楊柏,就楊柏這個小白臉,嚇唬一下就跑了。

「你的傷很多嗎?」

楊柏淡淡一笑,要論傷勢,楊柏半邊身子都沒過,只是沒法給文超證明什麼。

「你,楊柏,看來你是真的不敢,雲總是看錯你了。」文超嘲諷的看著楊柏。

而就在這時候,旁邊的手下,也哄堂大笑道:「隊長,他就是軟蛋一個,沒有血性的人,就他這樣的,我一泡尿都能夠淹死他。」

「就是,隊長,我們自己演練就好,也讓雲總看看,自己請來的保鏢是什麼貨色。」

這些人都在嘲諷楊柏,而楊柏卻不為所動,低調,當然要低調點,一個演練能夠證明什麼。

「楊柏,要不我們打個賭,只要你參加演練贏了,我輸給你十萬。你如果輸了,你就趕緊滾蛋?」

文超還是反應過來,激將法不行,就再來一個打賭。反正港島男人,都喜歡賭。

「十萬,港幣嗎?」楊柏眼前終於一亮,能夠掙錢的還是不錯的。

「當然,你以為是是什麼?」

文超看到楊柏愛錢,更是輕蔑一笑,小白臉就是小白臉,錢和女人都是軟肋。文超更加確定楊柏狗屁不是。

「好,從哪裡開始,我只要把你安全送到地下停車場就好嗎?」

楊柏已經站了起來,而此時文超已經沖著楊柏詭異地一笑,然後指了指門口說道:「出了14樓,有四個出口,每一個出口都有我們的安保人員,不過馬上這些安保人員會被攻擊,演練就要開始。」

「無論坐電梯,還是走樓梯,都會遇到問題,那就看我們有沒有本事,讓雲總安然來到地下停車場。」

「挺簡單的!」

楊柏聳聳肩,就站在文超的身邊,而此時其他四人安保人員,也同時沖了出去。演練只是為了突發世間,門口已經安排好了。

眾人剛剛出去,就遇到幾名戴著棒球帽的男子,這些都是虎躍公司的安保,如今裝成行兇手。走廊一個門已經失去安保,文超暗中沖著這些人一點頭。

四個安保人員猛的分開,朝著前方衝去。已經跟跟這些「匪徒」大戰起來。而文超卻背著手,朝著前方一個門戶走去。

「還是走這邊吧!」

楊柏一把就拉住文超,那個樓梯道隱藏一些人,楊柏得低調點。這樣的一幕,讓文超就是一愣,故意安排讓人揍一頓楊柏,結果楊柏卻沒有進去。

楊柏領著文超朝著C出口而去,而就在走下兩層樓的時候,上面已經發現,同時樓下已經傳來腳步聲。

楊柏直接拉著文超從12層出去,轉向A出口,又一次躲避開來。文超又一次愣住了,楊柏彷彿先知先覺,只是領著文超淡淡的走著,一個人都沒有碰到。

文超已經等不及了,怎麼也得讓人把楊柏揍一頓,而此時兩人已經來到八樓。文超已經不準備走了,就待在八樓,看看三十多人圍攻楊柏,能不能把楊柏嚇尿了。

「怎麼不走了?」楊柏看著文超。

而文超卻輕蔑一笑道:「我可是雲總,走到這裡當然累了,我要休息一分鐘。」

「休息,你沒有看到,有人來了嗎?」無論從樓下,還是從樓上,甚至第八樓其他出口都傳來聲音,眾人都朝著這個樓梯口而去。

「你可是保鏢,檢驗你的時刻到了。」文超哈哈一笑,這些人抓住楊柏,一定一頓揍,文超倒要看看,楊柏還有什麼辦法,還敢不敢來給雲闌當貼身保鏢。

已經有人打開樓梯門了,這些戴著棒球帽的男子,手中都拿著甩棍,兇狠的朝著楊柏撲了過來。

「我覺得,檢驗你的時刻到了,你是飛虎隊的,不暈高吧?」楊柏也笑了起來,沖著文超露出白牙。

「暈高?我連死都不怕…」文超剛說道這裡,就傳來更加驚人的叫聲。

「啊!」

其他人也震驚了,楊柏一抬手,直接就把文超從樓梯縫隙中退了下去,這可是八樓,垂直距離也三十多米,誰摔下去,也得死。

「你幹什麼?」這些人「匪徒」都是安保公司的,眾人都震驚了。

文超從樓梯掉下來,瞪大雙眼,不敢相信的看著楊柏,楊柏怎麼能夠下死手,當著所有人的面暗害自己。

文超嚇得渾身汗毛豎立,可已經沒有什麼用了。文超想要救命,可是急速的墜落,文超想要用胳膊抓住欄杆,也根本無法做到。

「完蛋了!」

就在文超已經覺得自己死定的時候,耳邊卻傳來淡淡聲音:「你不是不怕死嗎?喊的那麼大幹什麼?」

楊柏也從樓梯當中跳了下去,而卻速度比文超更快,等文超馬上要掉在地上的時候,楊柏已經輕輕一拽,就把文超給抓了下來。

穩穩噹噹,兩人已經出現在地下車庫當中,用時五秒鐘。

「你,你!」

文超頭髮都豎立了,那的確是嚇得,楊柏是怎麼出現的?從八樓直接跳了下去,而且還把自己給救了。

文超都感覺褲子濕了,別說什麼飛虎隊的,文超已經雙腿虛軟,根本無法踩到地面上,驚恐無比看著楊柏。

「演習結束了吧,十萬元,轉賬,還是現金?」楊柏拍了拍文超,而此時已經有人坐著電梯下來了,震撼無比看著兩人。

剛才所有人都看到了,楊柏跟精神病一樣,直接跳了下去。頓時把眾人都嚇住了,一場演習如果出現兩條人命他們都責任,這行也沒法做了。

「經理,你們沒事吧?這麼高,就跳下來了,只是演戲,經理你也太拚命了。」

文超都在哆嗦,瘋狂吼道:「我頂你個肺,我拚命個屁,老子差點沒命了,都是這個人,給我打。」

文超是真的怒了,還想攻擊楊柏。 莆雲古夏不情願的說道,「我才不喜歡呢,女孩子才喜歡那種東西。」

「那你怎麼知道的這麼多呀?」周雙卿很是奇怪。

「也沒有什麼了,就是我之前追過一個張小姐,是珠寶公司的,她和我說……」

莆雲古夏脫口說道,可話說到一半,突然莫名的內心有些發虛,尷尬的輕輕咳了幾聲,不再往下說了,改口模模糊糊的說道。

「就是……就是……我之前認識一個家裡是做珠寶生意的朋友,和她去參加過幾次原石拍賣會,所以有所了解。」

莆雲古夏之所以明白這麼多,是以前認識過一個珠寶公司的千金,還追了她一段時間。

那位珠寶公司的千金特別難追,性格特別的傲,為了能更近距離的接觸她,莆雲古夏陪著她來過好幾次的龍熙盛景原石拍賣會,去的多了,其中的一些門道也就明白了一些。

奇怪的是,他不想把這件事情告訴周雙卿。

「哦,原來是這樣。」莆雲古夏的異樣周雙卿一點都沒有注意到,把所有的注意力都給放到了樓下的拍賣會上。

在旁邊的莆雲古夏卻抓起了頭髮,心裡特別的傲惱。

莆雲古夏啊莆雲古夏,你不是得病了吧?

追求過一個珠寶公司的千金怎麼了?

大方承認了不就行了么?

莆雲古夏可是有名的花花公子,幾乎沒有誰不知道他是什麼人,追過各種類型的姑娘,剛才怎麼還不好意思上了呢?

心裡還想著這件事,莆雲古夏假裝若無其事的偷偷看了旁邊的周雙卿一眼。

正在這時,這一塊原石的拍賣也在台下開始了。

正如莆雲古夏所說的一樣,這一塊原石體積還是上等的,就是表面的空隙太多了,有很大一部分買家並沒有看好它,基本沒有幾個人舉牌。

商運紅途 寥寥數位舉牌的客人也都是想碰碰運氣罷了,價格才從十萬漲到了十五萬,就絲毫沒有了再往上漲漲的意思。

沒有想到在這個時候,二樓響起了一聲清脆的聲音——

「我出五十萬。」

會場里的人都被驚了一下,抬起頭,就看見一二樓中間包廂的屏風後有一把墨綠色的牌子舉了起來。

在場的所有人都有些錯愕。

「老天爺,我沒看錯吧,坐在二樓中間包廂的姑娘又一次的出手了?還是買的又是這麼一塊怎麼看都是一點都沒價值的原石。」

「就是就是,還直接叫價五十萬,剛才這塊原石不才加價加到十五萬么?她直接就給喊到了五十萬,這麼大手筆的嘛?」

「可不是,這原石怎麼看也不太好,肯定不值五十萬,虧大了!」

許醉凝被包廂里的周雙卿和莆雲古夏滿臉震驚的注視著,客人們臉上也布滿震驚。

莆雲古夏一臉懵逼的問,「許醉凝,你這是要幹什麼呀?我不是都和你說了么,這個石頭外面的成色這麼不好,沒鑽石的幾率超過八成以上,你幹嘛買這塊石頭呀?都沒有人買的。」

許醉凝慢悠悠的在那說道:「我就想試試運氣。」

試試運氣?

莆雲古夏差點被她氣的吐血。

他算是明白了,許醉凝就是故意挑別人都不要的礦石買。

「許醉凝,你要聽我的話啊。」莆雲古夏忍不住一字一句的想要說動許醉凝。

「我明白沒有人競拍的石頭會比正常的便宜一些,可是咱們也不能靠運氣去隨便瞎買呀。沒錯,你第一塊石頭是非常的有運氣,開出了一塊很大的鑽石,但你要知道,運氣不可能一直地站在你這邊,不能全部都靠運氣呀?」

「是啊是啊。」周雙卿在一旁也忍不住開口道,「競拍大多數人都是一萬一萬的往上加,可你一下就喊道五十萬了,這也太嚇人了吧!」

許醉凝心裡清楚的知道別人都覺得她在衝動,其實,她不是。

她非常的明白這塊礦石的真正價值,所以才會一下把價格提升到五十萬,就是為了節約時間,要不別人肯定會和她競價而已。

反正她心裡非常的明白,這塊原石里開出的鑽石的價值是大大超出五十萬的,非常的珍貴,多花一些少花一些錢並沒有多大區別,直接花五十萬買了比較方便。

而與此同時。

另一邊包廂里。

卓韻馨的小姐妹們聽見許醉凝傻傻的拍下這塊原石,都笑開了花,也都不再忍著,紛紛捂著嘴發出一陣陣銀鈴一般的笑聲。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