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直接那就是展開了攻擊,要用攻擊給司徒泵好好地上上課,不是就你耀武揚威吆五喝六的,他一旦是威能呈現了出來,嘖嘖嘖,那是一本正經的就不會是讓你好過。

司徒泵的雙眸鎖定了這劉毅的所有攻擊,認準的情況之下,側身,那就第一時間進入到了躲避的狀態,既然進入到了躲避的狀態,那就輕易的不會讓你命中,就是這麼的簡單的事情。

從此刻的這麼一種情況之上來看,這麼的下去,這感覺,怕不是個事。

「我們還是談一談吧,你看呢?」

司徒泵沖著劉毅說道。

懶得談,這就是劉毅此刻的姿態了,繼續的展開攻擊朝著司徒泵的身上招呼了上去。

司徒泵閉上了眼睛。

當司徒泵閉上眼睛的這一刻,那就不是什麼更容易命中啥的了。

而是攻擊雖然是到來,但是每一次都是被他給精準的避開了。

一次,兩次,三次!

這種感覺就沒有命中的這麼一種可能,看得出來,這麼的一直的下去,一直也沒有命中的可能。

這麼的一直沒有可能下去,感覺怕是難以而好了。

「我明確的告訴你,如果,你這麼的一直的下去,你最後會累死,嗯,你累死了也不可能是傷害到我一根頭髮絲,我是誰?我是司徒泵,嗯,我可不是你所想的那麼的好容易就能夠收拾了,絕對不是!」

司徒泵點頭說道。

然後呢,劉毅轉身就要走,這意思,你既然不是我所想的這麼的容易就能收拾的,那我就不稀罕收拾你了,多簡單的事情呢。

「你,你什麼意思!」

司徒泵沖著劉毅大喝。

「你又不待見我,那我就這麼的走了,莫非是不行?我願意走,想走,就是走,走了,咋地了吧?」

劉毅沖著司徒泵開口說道。

「我希望的是,我們之間可以這麼的好好地溝通一下而不是這樣子,你這樣子弄得我很難受是真的,我要是這麼的難受下去對你也不好也是真的,你說呢?」

「你覺得對我不好的事情,有可能是對我好的事情,你覺得我會在乎的事情,也有可能是我不會的事情,所以,你以為的只是你以為的,不一定是事實,你說呢?」

「我,我掐死你!」

司徒泵的雙手抬起,太生氣了,怎麼就是遇到了這樣子的一個貨色?對方這來回的操作,到底是要幹嘛?對方還能不能是愉快的來聊天了?一而再,再而三是如此的,對方真的是讓人很抓狂啊。

然後呢?

劉毅就將對方當做是一回事了?不過就是雙手抬起而已,有能耐就攻擊呀,就算是對方攻擊了,他也不會是將對方當做是一回事,就是這麼的拽上天,就是這麼的十足是嘚瑟,堅定了就是這樣子的想法誰來也不會是有什麼改變。

氣人啊,真的!

劉毅這樣子,那就將司徒泵給弄得那是很生氣了啊。

又不能是視而不見的,這麼的下去,咋弄是好?

不,不行,不能坐視不理,一定是要想辦法解決了這事情才行。

然後呢,劉毅還是無視了對方,才不稀罕是將對方當做是一回事呢。

「少年,我們談一談咋樣?」

「誰?誰跟誰談?你這麼的一坨臭狗屎就想跟我談了?我要是跟你談了,豈不是給你面子了?我幹嘛是要跟你談,我不,我就不,我這麼的拽的人,我堅定不移就沒有要跟你談的意思,就是這麼的一回事!」

「少年,不要嘚瑟,嘚瑟真的是不合適,你這樣子弄得我不是很舒服是真的!」

「不舒服就去死呀,這是多簡單的一個設定,還需要我來教導你,是么?」

「少年,你不要跟我這麼的耀武揚威下去了啊,你知道不知道,你這樣子真的是給我帶來了萬分之的困擾啊。」

「嗯嗯,知道了!」

這就是劉毅的態度了,堅定不移是如此,如此一般氣死人,管你這麼老些這麼多呢,你愛怎樣就怎樣唄,多簡單的事情。

太氣人了,真的。

這樣下去那就肯定不是個事,這是肯定的事情。

不是個事,就得是要想辦法是個事才行。

咋弄呢?

「你信不信,我雙刀一出手,戳死你!」

「那你快點來,真的是要戳死了我才行!來來來,威能,在這一刻一定是要呈現了出來,真的!」

劉毅點頭,這光棍感十足,不將對方當做是一回事的感覺是這麼的清晰,還能是在乎你是不是戳死啥的?你這也怕是有點想多了吧!

就是這麼的氣人這麼的讓人不舒服。

此刻,司徒泵的雙手從身上抽出來了雙刀,感受到了么?真的是要下刀子下狠手招呼對方的這麼一種節奏了,不是鬧著好玩的。

「你看,我已經是將雙刀都給抽出來了,很明顯不過的事情,我是要朝著你出手,如果你這麼的一直的跟我三五六,七八九下去的話,你就死定了!」

「為何是三五六而不是三四五六?」

「哪裡有這麼多的為什麼啊,你,你要是跟我一直這麼的下去,不尊重我,你就死定了,我說的,嗯,就是如此!」

「那我就這麼的一直的不尊重你下去好了,我可願意死定了,就是不想活下去,我覺得,人生呀,真的是太艱苦了,我也是受苦受難太多了,死了也是挺好的,不如你現在就出手吧,弄死我!」

劉毅說道。

司徒泵都傻眼了,對方到底是在說什麼?對方到底是要幹啥?對方堅定了這樣子的想法,到底是要這麼的作死下去啊,他現在明確的表示他已經是很不高興了,不高興的這麼一種情況之下出手是必然啊。

還是不在乎,是吧?

還是這麼的張狂,是吧?

那,那就出手吧!

刷!

司徒泵朝著劉毅激射了去。

速度非常非常的快,攻擊也是瞬間就是朝著身上席捲了上去。

這一次次的不留餘地的感覺,那就不是在跟你鬧著好玩的事情。

然後,劉毅躲避!

只要是他想,只要是他願意,這麼的繼續的,持續的躲避下去也是跟好玩一樣的沒什麼難度。

這不,這一次次的攻擊就沒有成功的可能,就是這麼的氣人。

有心想改變,無力而辦到,這麼的下去肯定不是個事,不是個事就得是要想辦法讓其變成個事,就得是要想辦法解決了才行,肯定是不能這麼的下去就算了,對不對?

那怎麼想辦法呢?怎麼來解決呢?

惆悵死人了都。

砰!

一擊,命中!

砰,砰!

第二次,第三次的攻擊,持續的命中。

司徒泵傻眼了,這個傢伙,這是早就想好了要這麼的應對自己吧?

故意的將你給惹毛了,隨後,冷不丁之下就朝著你展開了偷襲,這是非常的不要臉的這麼一種感覺啊。

就是不要臉,看,攻擊又來了,這不要臉的攻擊簡直就是一打就是一個準。

砰!

「啊,啊,我也是有脾氣的人啊!」

「誰?誰有脾氣?你有脾氣?你說你是有脾氣的人?」

「是的,我也是有脾氣的人啊!」

「那你這麼的有脾氣,你怎麼還不去死!」

「我幹嘛要去死啊!我,我就是不去死,咋地吧!」

「哦,知道了!」

「你,你,你這都呢是死定了啊!」

「那你還不下手么?」

劉毅問道。

刷!

在這劉毅展開偷襲的一瞬間,司徒泵的身形爆退之下就與劉毅拉開了距離。

距離拉開了以後,司徒泵的雙眸虎視眈眈的盯著劉毅看著。

然後,那就沒有瞭然后。

劉毅的神態也是這麼的淡然的看著司徒泵,不追!

司徒泵的四大護法其實是做好了準備要偷襲,瞬間的功夫就是襲擊了劉毅!

奈何,人家也不追,這是讓四個人白白準備好了,那是壓根就沒有攻擊的這麼一個機會,這種感覺真的是很不好,讓人不是很舒服。

能夠是怎麼辦嘛?對方就是這麼的一種德行。

何止是不追,還不會是讓你就這麼的好過呢。

劉毅的右手抬起,沖著司徒泵就勾了勾手指頭,這輕佻的感覺,簡直就是不將你放在眼裡,氣人不?就是這麼的氣人。

「你,你不要跟我邪下去了,你沒感受到我怒火中燒了么?」

司徒泵咬牙切齒的說道。

劉毅從身上拿了出來鑰匙包,打開,隨後取下來了一把鑰匙當做是暗器朝著司徒泵打了過去。

叮!

輕鬆彈開!

第二次的攻擊再來。

叮!

還是輕鬆彈開。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