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相貌說不上英俊,也說不上醜陋,臉上帶着笑,玩世不恭的笑,仍舊是看上去賤賤的樣子。

“啊嗚……”

他一邊走,一邊仰天打了個哈欠,手在嘴上使勁拍了拍,睡眼惺忪的唸叨說:“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啊!”

“他,他不是不是有病啊?”

我們都呆了半天,曾立中才忍不住說道:“這都深秋了,還春眠——你們看他穿的衣服!簡直是可恥!”

“你是誰?”鐵勒也愣了半天,然後才問那人道。

“我啊?”那人揉了揉鼻子,道:“我不是念詩了嗎?名字就在詩裏頭。”

“春眠?”

“還春夢呢!你個蠢貨!”那人罵道:“是夢落!”

“夢落……”我們大家都一陣無語,這也從詩裏猜不出來啊。

“本人姓張,名夢落,字小賤!咳咳……這個這個字,可以不叫,是元神那傢伙非要給我起的!”那人道:“看看我這衣服,是元神親自設計的,是不是很有夢的感覺啊?哈哈哈!”

“是他?!”邵薇又驚又喜道:“真是天符隱界的人,張夢落!他居然出來了?”

曾立中道:“他是不是有病?”

“沒有。”邵薇搖了搖頭,道:“他是天符隱界中最玩世不恭的人,卻也幾乎是天分最高的人,他是天符隱界中很早的隱居者,從來沒有穿過現代的衣服,所以他對現代服飾的審美,纔會有那樣的眼光。只不過他的實力很高很高,已經近乎半神!” 近乎半神的實力?

衆人已經是目瞪口呆。

那鐵勒兀自不知死活,盯着張夢落看了半天,然後狂吼一聲,雙臂張開,周身氣息鼓盪,只聽“砰”的一身響,無數鋼針從那鐵勒身上爆出,直奔張夢落!

山術金法暴雨梨花針!

張夢落跟鐵勒相距太近,那些鋼針密密麻麻如飛蝗一般,驟然爆發,可謂是驚險至極!

可是張夢落好不在乎。

也不見他躲,也不見他說,只是輕輕將手一揮,雲淡風輕間,那些鋼針猛然調轉方向,竟齊齊朝着鐵勒飛了回去!

錯愛皇妃 一陣密集的利器破肉穿骨聲音接二連三響起,鐵勒就像是在怔怔的看着張夢落,可身子卻從那山壁之上突然仰面墜落下來。

張夢落又將手一揮,那鐵勒的身子在半空之中便騰起一陣焰火,還未落地,就已經燒燃成灰。

“我天!”曾立中嘆息道:“這個張夢落看起來笑嘻嘻的,沒想到下手這麼狠啊,那個鐵勒眨眼間已經連渣滓都不剩了。”

邵薇道:“我也是第一次見他殺人。可能是在天符隱界,沒有見過什麼壞人,所以出來之後,見到了壞人才會下這麼重的手吧。”

“只是這實力也太恐怖了。”魚無雙兩眼幾乎冒火,道:“我突然好想拜他爲師啊!”

邵薇道:“他是跟元方哥哥學的本事。”

“元方哥哥?”魚無雙愣了一下。

邵薇道:“就是元神陳元方。”

“哦!”魚無雙握緊雙手道:“要是能見到元神真容,該多好啊!”

“喂!張夢落,張半神!”曾立中叫了起來,道:“你快下來,讓我們瞻仰瞻仰你!”

那張夢落看了我們一眼,然後笑了笑,卻俯身撿起了那個起爆器,伸手去摸。

這把我們給嚇得,邵薇當即叫了起來:“張小賤,不敢啊!會爆炸的!我們都會死的!”

“我又不傻,嚇唬你們的。”張夢落一笑,將那起爆器一拋,自己飄然而落,那起爆器轟的一聲,爆成粉末。

曾立中擦了擦汗,道:“嚇死我了。”

張夢落凌空落下,姿勢極其瀟灑,但是配上那一身衣服……

“咳咳……”我上前迎上張夢落,抱拳行禮,道:“陳歸塵多謝張先生救命之恩!”

“我認得你。”張夢落笑道:“元神的結拜兄弟嘛!就是來找你的!你不用謝我,這是我的一個交換條件。”

“啊?”我愣了一下,道:“張先生什麼意思?用什麼交換?您還需要我做什麼?”

邵薇已經走了過來,笑道:“歸塵哥不用理他,肯定是他請求元方哥哥允許他出天符隱界的時候,元方哥哥說讓他救你一次,作爲交換,他才答應的。條件已經交換了。”

“哪兒都有你小薇薇!”張夢落搖搖頭,道:“我最怕見到你了!”

邵薇一瞪眼,道:“難道我說的不對?”

“對,對極了!”張夢落道:“天符隱界的天符鎖鎮,在元神加持過之後,比之前的法力更加強大,整個天符隱界,除了他之外,沒人能出得來。別人想要出來,都得經過他得允許和幫助,我不求他,怎麼能成?偏偏我又特別想出來看看,所以就只能求他了。他倒是不吃虧,說他義弟在何年何月何日何時,在何地何山何谷何道何處當有一劫,他正要派人去救,如果我可以的話,就讓我來救,如果我不救的話,就不讓我出來。你說,我還能有什麼辦法?只能答應了!”

曾立中嘆道:“我這個親戚還真是無所不能啊。”

“你這個親戚?”張夢落愣了一下。

曾立中得意洋洋道:“陳元方就是我的親戚,論論的話,那是我表哥。我太爺爺是曾天養!”

“哦。”張夢落點點頭,道:“我出來已經半個月了,先到西域,又折而向北,出關外,然後往南,經過冀北曾家,也悄悄試探了一下曾子仲和曾南溪的本事,今天又見到你,你們祖孫四代,我算是全都見識過了……”

“怎麼樣?”曾立中道:“我們曾家,嘿嘿……”

“一代不如一代。”張夢落搖搖頭,咂咂嘴,道:“可惜了。”

“你!”曾立中氣的七竅生煙,衆人都笑。

邵薇也笑道:“不用理他,他就貧。對了,我問你,你這衣服是怎麼回事?怎麼整這麼一出?丟不丟人?”

張夢落撓撓頭,道:“挺好的啊,與衆不同,跟你們的都不一樣!我以前從來沒有穿過這種衣服的,穿寬袍大袖時間長了,偶爾換換口味,挺好的。”

“少來!”邵薇道:“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平時臭美死了,會穿這種衣服?”

“看看,我最煩的就是你這一點!”張夢落嘆息一聲,道:“總是非要揭一層別人的傷疤!好了,滿足你!這衣服是元神親自設計,讓江靈去做的!他跟我打了個賭,說他這個義弟怎麼怎麼着,就算是死到臨頭,也會捨己救人,不願亂傷人命的……”

“然後你就不信!”邵薇笑道:“所以你就輸了?”

“是啊。”張夢落懊惱道:“元神說的是,先讓我穿這件衣服,等見到陳歸塵的爲人之後,再做評判,如果陳歸塵果真是捨己救人,那就活該我穿;如果陳歸塵沒有做到讓我心服口服,回去他穿這衣服,穿一年!我當時沒抵得住這誘惑,就把衣服給穿上了……唉,悔不該當初,誰也沒有元神奸詐啊。”

“義兄是太信任我了。”我笑道:“張先生可以換換衣服了。”

“那不行,願賭服輸嘛。”張夢落道:“我現在已經愛上這個衣服了——你確實讓我刮目相看,我剛纔一直在暗中觀察你們,如果你沒有放掉那些道行已經被廢掉的金堂弟子,我還真不打算出手救你了,炸死就炸死算了。回去諒元神也不會殺我出氣。不過你不但放了那些金堂的弟子,還跟你的朋友們生死與共,讓我佩服!是你救了你自己!”

“什麼?!”邵薇瞪大了眼睛,道:“張小賤,你準備讓炸彈炸死我?”

“炸死了,不是還有魂魄嘛。”張夢落眨眨眼,道:“肉體只是一具皮囊,何必那麼在意?靈魂纔是無上的,你轟的一聲灰飛煙滅了,我把你的魂魄帶走,裝到瓶子裏,一到夜裏就會發光,跟螢火蟲似的,多有意思?到時候還可以讓曾天養老爺子用五行魁魂術給你換個金身或者水身或者木身或者土身或者火身,就跟這位兄弟一樣,多麼快活……”

張夢落話還沒有說完,邵薇已經要動手打他了,而比邵薇更快的是古朔月!

古朔月猛然一掌拍來,徑取張夢落的腦門!

衆人紛紛大驚,邵薇的打,是玩笑的;可古朔月的動手,卻是真的要殺人!

他眼中凌厲的殺氣,幾乎要把周圍的空氣給凝結了!

“朔月!”

我慌忙叫了一聲:“他開玩笑的!”

“哎?”張夢落也道:“開玩笑也要殺人嗎?哎呀呀!好吧,讓你打!”

話音剛落,古朔月的掌就按在了張夢落的額頭上!

但是,卻什麼聲音都沒有。

張夢落就那麼直挺挺的站着不動,而古朔月的手也就那麼按在了張夢落的額頭上。

“救我們一次,饒你一次。不欠!”古朔月哼了一聲,撤回了自己的手。

衆人這才明白,古朔月剛纔只是有殺人的心,卻沒用真要殺人的招。

張夢落也不惱,仍舊是笑嘻嘻的,搖搖頭,道:“服了!你還真是跟你那個叫做古望月的兄弟,是一模一樣的脾氣!”

“嗯?”古朔月的目光一亮,怪聲怪氣道:“望月?”

張夢落笑嘻嘻道:“你想不想見到他的人?”

古朔月目光又是一閃,道:“他在哪兒?”

“哈哈哈……我知道,卻偏偏不告訴你!”張夢落身子忽然一動,瞬間已經在丈餘之外,笑聲中,他口中喝道:“諸位,咱們後會有期了!告訴你們個不幸消息,無野很厲害!臨走之時,再送你們一個離別禮吧!”

張夢落雙手一拘,往上一拔,山道上石屑紛飛——那些埋在地下的炸藥全都出來了!

化作粉塵,直衝天際,在雲霄之上,璀璨而燃——剎那間,煙花綻放,雖是白天,也是分外耀眼!

“老祖宗發明的這些東西,本來就是放煙火用的,不要殺人。”張夢落的聲音傳來時,他的身子已經在很遠很遠的地方了,整個人都縮成了一個藍色的小點。

“張小賤,你真的要走?你不跟我們一起了?”邵薇衝着張夢落的背影,大聲的叫道。

張夢落沒有回答,因爲他的人已經徹底消失了。 直到張夢落消失了很久之後,我們都還沒有完全回過神來。

“剛纔他是怎麼弄得?”曾立中突然走到山道中間,環顧我們,然後比劃着揮揮手,道:“他是怎麼一弄,那些炸藥就全都跑出來飛上天變成煙花了?這一招,哄女孩子太好使了。”

✿TтkΛ n ✿C〇

“那是用了隔空取物,又用了山術火法。”池農到底是年長一些,見多識廣,道:“只不過他的境界太高,天地人契合的程度在我們看來已經完美到不可挑剔,所以也不需要什麼花哨的技巧,來捏訣運氣做勢了。哎,色鬼,你不是也會山術火法嗎?再加上隔空取物的本事,可以試試,不過可能要運好長時間的氣,捏一會兒訣,姿勢沒他那麼瀟灑罷了。”

曾立中道:“我就是想學他那一揮手不帶走一片雲彩的瀟灑勁兒。還有,你叫誰色鬼?”

“這輩子你恐怕是學不到了。”池農嘆息一聲,道:“唉……一代不如一代啊。”

“你!我!”曾立中擼擼袖子,就要發飆,池農瞪着眼道:“下次快死的時候,別找我治!”

曾立中立馬軟了。

唐詠荷勸道:“立中哥,你就算不會剛纔那一招,我也感覺你瀟灑。我不喜歡看煙花,真的。”

曾立中沉默了。

大家一片鬨笑,剛纔死裏逃生,現在劫後餘生,都是發自肺腑的高興。

看着池農和曾立中互相鬥嘴,我不由得又想起了成哥,進而想起了德叔,笑了一陣,不無傷感道:“成哥和德叔現在也不知道怎麼樣了。咱們來這金雞嶺,本來以爲會順順利利的,可是誰想到步步遭災,處處有難,看看馬上天黑,兩天一夜,居然還沒有走到正處!”

郭沫凝道:“陳相尊心灰意冷了?比起別的來人,死的死,傷的傷,咱們總算是有驚無險吧。”

楊柳也過來安慰我道:“對啊,成哥本事那麼高,一定沒事的。你不用擔心他。”

魚無雙道:“那個張夢落說無野特別厲害,連張夢落都這麼說,那無野肯定是真的特別厲害了,想想,我又是興奮,又是害怕啊。可他爲什麼要走呢?他跟咱們一起多好啊。”

藍雨涵道:“只要有陳大哥在,我們就一定是安全的!”

丁雪婷道:“對呀,何必非要靠別人呢?咱們自己努力也挺好。”

我知道丁雪婷是爲了古朔月的事情,對張夢落沒有那麼多的好感,而自從張夢落提了古望月之後,古朔月就一直有些發呆,我心中不由得有些焦慮,我當初用大天真香術禱告,元方義兄明明是知道了我的意圖,他到底會不會讓古望月出來見一見古朔月呢?

朔月是我們這邊一個非常強有力的夥伴,他的狀態如果不好,可就有些可惜了。

池農道:“咱們吃一些東西,喝點水吧,休息一下,然後再走,等天徹底黑了之後,咱們就先停下來,免得再像昨天夜裏那樣,出現意外。”

曾立中剛要說話,池農就道:“你,閉嘴!昨天夜裏很大程度上是因爲你的嘴,惹的禍!還有你的手,沒事兒去撿什麼紙元寶啊。”

曾立中理虧,也只好垂頭喪氣的閉嘴。

大家都找地方坐了下來,該吃的吃,該喝的喝,說來也奇怪,我現在算是發現了,隨着我的道行越高,我的食慾就越低,我的睏意也就越少。

德叔曾經說過,人到了一定的境界,行走坐臥都是修行,看來果真不假。

精力充沛,消耗日少,自然之中,到處都是萬物精華,只要能吸收,能利用,那麼所需要五穀雜糧彌補的就少,靠睡覺來補足精神也顯得無關輕重,盤膝打坐,養元運氣,片刻之後,自然神清氣爽。

我調了一會兒氣息,然後環顧四周,那些金堂被廢的弟子跑了大半,還有幾個探頭探腦的在張望我們這邊,我朝他們揮了揮手,示意他們過來,那幾個人愣了一下,隨即都跑了過來。

爲首的一個,之前像是金堂地位比較高的弟子,長相倒是頗爲英武,只是被廢了道行,有些病懨懨的,過來一抱拳,道:“多謝相尊剛纔大義!”

“你們不走,是怎麼回事?”我道:“還想着回去繼續跟着金滿堂做壞事嗎?”

那人搖了搖頭,道:“別說我們已經沒了道行,就算是有,也不會再回去了。今天見到相尊的爲人,纔算是明白世上真有好壞之分。其實修行的人,哪個不知道上敬天,下敬地,中間敬良心!舉頭三尺有神明,誰幹壞事都怕遭報應!可惜人爲財死鳥爲食亡,見了利多,就昧了良心。現在好了,死過一回的人,突然大徹大悟了,回去日行一善,希望下輩子還能做成人。之所以沒有走,不是要回去投奔金滿堂,是想看看相尊饒了我們,自己會不會有事。說句不好聽的話,如果剛纔相尊等人真的被炸成灰了,我們也能回來給埋了。”

“說什麼呢你!”曾立中瞪眼道:“誰炸成灰了?”

“立中!”我道:“人家說的也挺好,有這份心,足見心中已生悔改之意——這位朋友,請問尊姓大名?”

“不敢當。”那人道:“段利鋼,原本是金堂的大先生,地位算是不小了。剛纔被這位先生(曾立中)一掌毀了根基,從此先生不先生了,倒是重新做人了。”

“原來是段先生,失敬失敬。”我點點頭,道:“剛纔實在是得罪了,現在,我想問段先生幾句話。”

“相尊隨便問!”段利鋼道:“在下一定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多謝了。”我揮揮手,拉着段利鋼坐到一邊,也招呼其他的金堂弟子坐下,讓他們不用緊張。

然後我問段利鋼,道:“你們知道陳德嗎?毒手相尊陳德,就是被無野以移魂煉魄手段死後復生的那個陳德,他現在在什麼地方?”

“不知道。”段利鋼尷尬道:“異五行五大堂口,雖然是協同作戰,但是卻各有機密,各自提防。土堂的事情,我們金堂不會清楚的,就算清楚,也是金滿堂自己知道而已,連金不換都不一定知情。”

“哦。”我點了點頭,道:“那無野舉辦百鬼復生大會,是出於什麼目的,你也不太清楚了?”

“是的。”段利鋼道:“不過這幾天確實陸陸續續來了很多人。三教九流,各路人馬都有。”

我道:“怎麼我們這邊人看起來不多啊?都被你們半路伏殺了嗎?”

“沒有。”段利鋼搖頭道:“無野所在之地叫雲霄觀,到雲霄觀有三條路,這條路只是其中一條。也是最險的一條,設伏也都在這條路上。這一條路,可以算作是死路!”

段利鋼這麼一說,丁雪婷在那邊聽見,臉上掛不住了,因爲我們能走到這一條路上來,可都是丁雪婷引的路,段利鋼這麼說,豈不是在暗示丁雪婷把我們引到了死路上嘛。

丁雪婷怎麼坐得住,當即走過來道:“怎麼可能?我以前走過這條路啊,沒有什麼危險的。”

段利鋼把丁雪婷上下打量了一番,道:“這位姑娘可是土堂無野的好友?”

“不是。”丁雪婷搖了搖頭,道:“我曾經來雲霄觀找過無野,可是沒能見着他的面。”

“那就是了。”段利鋼道:“一共有三條通往雲霄觀的路,雖然殊途同歸,但是卻路路不同!這條路,就是死路!” 死路!

這話說的我們都是面色一寒。

丁雪婷忍不住道:“那這三條路都怎麼走,又是怎麼個不同法?”

段利鋼道:“這第一條叫做青雲路,取平步青雲之路,從東入金雞嶺,直通雲霄觀,是修好的寬敞柏油路,可以走汽車,是專供那些達官貴人、巨賈富商、社會名流去往雲霞觀的。”

曾立中道:“還真有社會名流去啊?明星多不多?女明星?漂亮的女明星?”

段利鋼搖了搖頭,道:“這個我就不知道了,沒關注過那些人。不過聽說,來的人着實不少,都是衝着無野大師的名頭去的。他有很多的信徒。連老堂主金滿堂都一直對他敬畏有加!”

曾立中道:“金滿堂的實力跟洪令洋到底誰厲害?”

“金滿堂厲害。”段利鋼道:“藍金生其實能做上堂主,完全是金滿堂要拉他下水,所以拱手相讓,而且出了事,可以讓他頂缸。”

藍雨涵也湊了過來聽,聽見這話之後,臉色登時變得通紅起來,當即“哼”了一聲,站起來就坐到一邊去了。

段利鋼不知道怎麼回事,愣了一下,我笑了笑,道:“沒事,段先生,你繼續說。”

“是。”段利鋼點了點頭,道:“那金滿堂的實力,在我們看來,是深不可測的。比起無野可能要差些,比起楊天、楊玄要高很多,比洪令洋也要高。”

“對!”金不換叫了起來,道:“叫你們傷我!陳歸塵,你死定了!還有你,段利鋼,你這個叛徒,你這個馬屁精,你這個牆頭草,你也死定了!我爹會殺光你們的!”

“咦,你還敢叫喚!”曾立中跑過去,踹了金不換幾腳,金不換越發慘叫起來,曾立中只好一拳把他打得暈死了過去,然後啐了一口,罵道:“你爹你爹,老子的爹是沒來,拼爹,有種拼爺爺!拼太爺爺!你奶奶的!”

池農無奈的嘆了口氣,道:“段先生,你繼續說吧,剛說了第一條路,還有兩條通往雲霄觀的路呢。”

“哦”段利鋼道:“第二條叫做騰雲路,取騰雲駕霧之意,就是專爲修道高深之意,從北入金雞嶺,道路雖然沒有青雲路那般平整開闊,卻勝在隱祕,而且極其安全。是專供無野在三山五嶽、五湖四海結交的三教九流朋友走的,異五行的上層人物們,至少是堂主級別的高手,也走那一條路。那條路上,不但設有現代的監控設備,而且二十步之內,就有一個暗哨,一旦有風吹草動,雲霄觀那裏很容易就得到消息。”

邵薇道:“這條路上有沒有監控設備,有沒有鳴哨、暗哨了?”

“這第三條叫做烏雲路,就是這一條路了,從西面而來。取烏雲遮天之意,一聽就是不吉利的名字,實際上也最不吉利,一路上諸位也看到了,山勢險峻,道路曲折,不通車,常人也難行,很多路段,都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段利鋼道:“這條路是跟無野沒有交情,也非達官貴人,非巨賈富商,非社會名流們走的路,連我們這些異五行低層次的弟子,也都是走的這條路。所以,異五行五大堂口暗中設伏,也多在這一條路上。監控設備沒有,明哨和暗哨也沒有,因爲不需要,五大堂口都設的有人做伏兵,一旦有風吹草動,很容易被發現。可能是誰也不會料到,你們能通殺,將我們全體都拿下來。連回去報信的人都沒有。”

池農盯着段利鋼道:“你們這些被廢的弟子裏,有沒有回去報信的可能?”

“應該不會,只要不想死。”段利鋼道:“因爲金滿堂十分寵溺他的這個兒子,他七十多歲的人了,在四十歲上頭才得了金不換這麼個兒子,所以什麼都順着他來,這一次金堂設伏,金滿堂本不想讓金不換來的,金不換執意要來,金滿堂只好同意,但是臨行前,千叮嚀,萬囑咐我們幾個金大師,金先生,一定要照顧金不換的周全,就算是大家都死了,他也不能出事!否則只要金不換少一根汗毛,我們就得人頭落地!現在金不換都成這個樣子了,誰敢回去報信?”

“也是他自作自受!”池農道:“活該!”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