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看來百里逸那邊動手了,來得那麼快那麼猛。

明明這是自己想要的結果,可是不知怎麼了,看到這樣的結果,童阮阮心裡突然有些慌。

DU公司背靠M國政府,彼此的合作也是非常重要的兩國合作,選擇慕氏集團是經過一年考察,因為慕氏集團雄厚的實力,可是沒想到事情鬧成這個樣子,慕氏集團居然泄露了重要經歷,導致兩方都蒙受了很大的損失。

DU公司代表人在鏡頭前,極力斥責慕氏集團。

對方的一番話,導致慕氏集團面世以來,第一次承受了如此大的信譽危機,對方要起訴慕氏集團,讓慕氏集團進行巨額賠償。

電視上面的鏡頭又一轉換,記者圍在慕氏集團總部的樓下。

慕淵臨從大門出來,記者們蜂擁而至,圍了上去。新筆趣閣小說

慕淵臨的保鏢將記者驅散開,而站在中間的男人,戴著墨鏡面無表情,沒有回答記者的任何問題,直接上車離開。

新聞主播在做最後總結,「慕氏集團自成立以來,就擁有極為優異的信譽和嚴謹的作風,可這次為何突然出現巨大事故?慕總並沒有接受我們的採訪,接下來慕氏集團該如何應對?我們會持續追蹤報道。」

慕氏集團一出事,各大財經節目訪談節目,紛紛的拿這件事情做文章,各種自媒體也開始說這件事情,獲取流量和關注,分析的頭頭是道。

股票節目在談論慕氏集團的股票還能不能再買。

財經節目在分析慕氏集團的未來。

各種自媒體從慕淵臨的本人著手,來分析這個問題。

童阮阮看的頭疼,將電視關了。

他們分析的都是狗屁,狗屁不通。

事情根本就不是這個樣子的。

童阮阮抓著頭髮,煩躁不已。

噗的一聲,她倒在床上,緊緊抱著懷中的枕頭,嘴裡喃喃道,「你別怪我,都是你逼我的,你以為我想做這種事情嗎?」

一陣手機鈴聲響起,童阮阮心頭一顫。

是誰打給她的?

她甚至不敢接過手機,害怕是慕淵臨打給她的。

她顫抖的手將手機拿過來看了一眼來電顯示,不是慕淵臨,是一串陌生的號碼,說是陌生但也熟悉。

這好像是百里逸的號碼。

雖然童阮阮記不清百里逸的手機號碼是多少,不過後面的尾數有點熟,童阮阮接通,「喂?」

手機那頭果然是百里逸。

「凱伊小姐,慕氏集團的事情你已經知道了嗎?」

童阮阮說,「我剛剛看到新聞了。」

「你還滿意嗎?」百里逸的聲音,聽起來十分輕鬆。

「我滿不滿有什麼要緊的,不過你應該很滿意,對方轉頭跟隨盛雲合作,這次你是穩贏了。」

「還要多謝凱伊小姐給這個機會,要是不給你一筆酬勞,還真是過意不去。」

「我不需要什麼酬勞,你還有什麼別的事嗎?如果沒事我就掛了。」童阮阮不想和他說太多。

「行,我只是專門打電話來感謝凱伊小姐的,別的也沒什麼,再見。」

百里逸也沒有過多糾纏,簡單的說了幾句之後,掛了電話。

童阮阮將手機扔在了一邊,心情煩躁不已。

……

「慕淵臨,你最近是怎麼了?一而再再而三的出岔子,你以前不是這個樣子的。」

慕凱岩十分生氣,一疊文件直接摔在了慕淵臨的臉上。

嘩啦啦!

紙張在空中飛舞,散亂的掉在地上。

慕淵臨站的筆直,一動不動,冷冷的開口,「這件事情我會處理的。」

「你怎麼處理?再處理慕氏集團都要支付巨額賠款,合同里寫得清清楚楚。你怎麼就這麼大意?不是你親自保管的嗎,怎麼會泄露出去?」

「是我失誤,我是人又不是神,總有做錯事的時候,有什麼稀奇的。」慕淵臨語調淡漠的就像在看戲,而不是自己身上發生的。

「你別說的這麼風輕雲淡,以前是誰說要麼不做,要做就做到100分,現在你又跟我說你是人不是神!你犯了這麼大的錯,這是你慕淵臨犯的錯,我真是不敢相信,我還真是有點想念以前的你,雖然心狠手辣,可是不至於像現在這樣愚蠢,更不會犯這樣的錯誤。」 「錯誤都已經犯了,你在這裡發火也無濟於事。要麼讓這件事情一直發酵下去,要麼就想辦法解決,只有這兩條路。」

慕凱岩冷哼了一聲,「那個女人最近都在你身邊,聽說你到哪都把她帶著,開會都帶著她,她一天到晚在你辦公室里呆著,這件事情她知道嗎?」

慕淵臨眉頭緊蹙,「好端端的提她幹什麼,她不過是個女人而已。」

「是呀,她是女人,不過她不是一般的女人,她什麼事都幹得出來。」

「這件事情跟他沒關係,是我的責任,我疏忽了,所以都由我一力承擔。」

「你當然要一律承擔,就是你的錯,無論是誰泄露的,都是你這個總裁不負責任,現在出了這樣的事情,對公司造成了這麼嚴重的損失,就算修復了,也會成為慕氏集團的一個污點,看你乾的好事,被女色迷昏了頭!」

「是呀,我被女色迷昏了頭。」慕淵臨冷冷一笑,「我跟你學的,只不過你三天換個女人,被不同的女人纏著,我只有一個人女人,本質上沒什麼區別。」

「你……」慕淵臨抬起手,憤怒的指著他,「你還跟我頂嘴,現在是什麼時候?說這些有意思嗎?我告訴你,我要是知道是誰泄露了公司的機密,我絕對不會放過他,哪怕是你的童阮阮,我一定送她去坐牢。」

「說完了嗎?如果說完了我就走了,公司發生這樣的事情我還得去處理呢。」

「……」

慕凱岩也氣得沒話說了,「你走吧。」

雖然他知道慕淵臨能處理這件事情,可是,他還是很生氣,公司當年由自己管理的時候都沒有出過這麼大的紕漏,穩穩的往前走,到了慕淵臨的手裡,雖然像火箭一樣直竄而上,可是一出事就出了這麼大的事情,真是讓人操心,你這個兒子可真是極端。

……

慕淵臨開著車馳騁在路上。

盛雲集團,百里逸。

慕氏集團出狀況,DU公司專業跟盛雲集團合作,怎麼會這麼快?

一定是盛雲集團拿到了一手資料,開出了讓DU公司滿意的條件。

他想到那天在高爾夫球場的休息區,百里逸跟阮阮說話。

童阮阮,百里逸。

慕淵臨緊緊握著方向盤,眸子逐漸深諳。

慕淵臨回家之後,天色已經很晚了。

童阮阮一個人吃完晚飯之後回到房間,她在浴缸里泡澡,心裡總是覺得涼颼颼的,又試圖用溫暖的水流讓自己暖起來。

她很害怕。

明明,她不需要害怕,可不知怎麼了,此刻居然怕起來了。

砰砰砰,浴室門被敲響。

「阮阮,你在裡面嗎?」慕淵臨的聲音略有些沙啞和疲憊,不過並沒有憤怒。

童阮阮從浴缸里坐了起來。

她回來了。

慕淵臨沒有再敲門,而是直接將浴室的門打開。

慕淵臨走進來,童阮阮嚇了一跳,往浴缸邊緣縮。

這浴缸很大,可是,當慕淵臨來到浴缸旁的時候,她又覺得所有的一切變得那麼狹小。

「今天在家裡過的怎麼樣?有沒有去哪裡逛?」慕淵臨的聲音很平靜,僅僅只是在詢問她,像平常那樣。

這男人看起來為什麼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童阮阮扯了扯嘴角,她說,「我哪也沒去,就在家裡。」

「很好。」慕淵臨鬆了一下脖子上的領帶,開始脫衣服。

很快,他將身上脫個精光,然後走進了浴缸里,來到童阮阮身邊,往後靠去。

「你看起來好像有點累,公司今天很忙嗎?」童阮阮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我愛電子書

慕淵臨輕輕嗯了一聲,「有點,不過還好,跟平時沒什麼區別。」

童阮阮一臉疑惑。

和平時沒區別?

出了這麼大的事情,他覺得沒區別,難道對他來說這都是毛毛雨的小事嗎?

如果真是這樣,那這男人簡直不是人,就是一個神,又或者他在裝。

童阮阮偷偷看了一眼慕淵臨,他靠在浴缸邊緣閉目養神,臉上並沒有太大的情緒起伏,看起來就像真的沒事一樣。

水底,慕淵臨握住了童阮阮的手。

總裁的未婚前妻 童阮阮一驚,心虛的問,「你怎麼了?」

慕淵臨緩緩的睜開眼睛,「今天在家裡無聊嗎?怎麼不出去逛一逛,找朋友聊聊天?」

童阮阮說,「沒什麼好逛的。」

「你之前每天都待在我的辦公室里,有沒有看過一些文件?」

文件……

童阮阮心頭一跳。

慕淵臨忽然這麼問,難道他知道了?

可是他如果知道了,怎麼可以這麼平靜?

不過沒有到最後,童阮阮也不敢貿然承認,她說,「看過,不過那些文件,奇奇怪怪的那麼枯燥,我只是瞄一眼而已,沒什麼意思,你幹嘛問我這個?」

「是嗎?真可惜,那些我經手的文件都是很值錢的,普通人要是隨便能夠弄到一份賣出去,就能在一輩子不愁吃喝了。」

童阮阮心臟狂跳。

「不過我覺得……」慕淵臨轉過頭看向她,「你已經不愁了,你現在是珠寶公司的老闆,不缺一份文件,你覺得應該是缺一種報復過後的快感,我說的對嗎?」

「……」

童阮阮很安靜。

話說到這個份上,她已經知道慕淵臨肯定都知道了。

他慵懶的聲音再度開口,「盛雲集團的董事長的確是一個人物,他很幸運,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就獲得別人努力了很久的事情,因為有人幫他,一個睡在別的男人床上的女人。」

童阮阮水裡的手,驟然握成了拳頭。

她咬了咬牙,將頭轉過一邊。

「為什麼不看著我?」慕淵臨捏住她的下巴,強迫她的頭轉過來,「看著我的眼睛,難道我說的不對嗎?」

童阮阮睜開眼,望著他,說道,「你都已經知道了,幹嘛還要這樣陰陽怪氣的?」

驟然,慕淵臨眼底閃過一道毀天滅地的怒火。

忽然,水面傳來一陣嘩啦啦的聲音。

慕淵臨一個翻身,將童阮阮壓在身下,死死地摁住她的肩膀,整個浴缸里的水波濤翻滾,水花拍打在地面上。

「童阮阮,我要這樣粗暴的對待你才正常嗎?」他忽然吼出聲,不再陰陽怪氣,而是暴跳如雷。

童阮阮咬著牙,將頭轉過一邊,沒有理他。

「為什麼不看我?你看著我的眼睛告訴我,你沒有為了傷害我,而跟百里逸那個你只見過幾次面的男人合作,沒把我賣了!」

「賣給誰都一樣!」 病嬌大佬想讓我告白 童阮阮開口,沒有半點愧疚,只有冰冷,「哦不,你錯了,我沒有把你賣給他。」

童阮阮嫣然一笑,她不知道是怎樣的勇氣支撐著這樣冷漠的笑容,「我是免費送給他的,一分錢都沒有要,因為在我心裡,你一毛錢都不值。」

「一毛錢都不值?」慕淵臨重複這幾個字,忽然笑了起來,只是笑的慘烈,「你跟百里逸那種人合作,你覺得他比我好到哪裡去啊?」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比你好還是比你壞,但我知道,他沒要挖我的腎去救他心愛的女人,他沒有欺騙我的感情,只為了騙我捐腎,他沒有把我捆綁在婚姻里,囚禁在房間里,日夜折磨,他沒有把我當成一個妓.女一樣對待,夠了嗎? 還有什麼?對了,他沒有拿我的親人威脅我簽署捐獻協議書,他沒有因為愛我同父異母的姐姐,而瘋狂的傷害我,所以我跟他合作了。我把那些文件賣給了他,不對,送給了他,我覺得特別值得!你把我放在你身邊,就應該清楚我會對你做什麼。」

「那天晚上呢?你跑到公司找我,和我一起出去逛街,我們去了很多地方,你那麼乖,晚上回來的時候還主動鑽進我懷裡,全都是假的嗎?你快告訴我你是因為愧疚,所以才突然對我那麼好的,你說!」

如果童阮阮能夠承認這一點,他可以原諒她,因為這個女人至少有點愧疚,還能給他一點希望。

「呵呵,」童阮阮冷笑,「抱歉,我可不知道愧疚兩個字怎麼寫,我只是在這一天的到來之前對你好那麼一點點,不過是給你一顆糖吃,等待今天的打臉而已,怎麼樣?滋味好受嗎?這個招數我都不知道用多少次了,你怎麼就這麼不長記性?」

「因為我愛你!」慕淵臨吼出聲,「所以我的記憶都他媽被狗吃了,無論你怎麼做我都不長記性,所以忽略了我的身邊原來有個定時炸彈在算計我!」

「那就怪不得我了,誰讓你這麼蠢!」童阮阮極力讓自己理直氣壯。

「不怪你是嗎?」慕淵臨狠狠捏住她的下巴,「那當年我對你所做的一切,你承受的那一切,都是你自己蠢,跟我有什麼關係,你現在憑什麼恨我?憑什麼報復我?按照你的邏輯,我是不是可以這樣說,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在你身上,我半點錯都沒有,是你自己太蠢了!」

「……」

「哈哈哈。」童阮阮笑了起來,「慕淵臨,你別忘了,當年我是被你欺騙才嫁給你的,在我得知你的面目之後,我立刻要離開你,是你不顧我的感受,把我囚禁在你身邊傷害我,現在呢?你明知道我是什麼人,我會怎麼對你?我有多恨你討厭你,可你還是眼巴巴的往我身邊湊,現在被傷害了,有什麼資格怪我,是你自己賤!」

「我是賤,我承認,可是童阮阮我告訴你,你就算再怎麼恨我,我就是你孩子的父親,我都是你的丈夫,我才不管你是什麼凱伊,都是放屁,你他媽就是童阮阮,結婚證上寫了你的名字,你是我妻子!」

「早就不是了!慕淵臨,你不要再自欺欺人了,我們兩個已經錯過了,再也回不去了,你說這些也無濟於事,只不過是自欺欺人。」

「自欺欺人!」他咬中這幾個字,「很好,既然你說我自欺欺人,那我就偏要自欺欺人給你看!」

他將童阮阮從浴缸里撈了起來,扛著出了浴室。

……

將童阮阮帶出浴室之後,慕淵臨穿好衣服,隨便拿了一條長裙給童阮阮套上,就扛著她離開了家。

本以為慕淵臨要對自己做些什麼,可沒想到他將她帶出了家門,塞進了車裡。

「你要帶我去哪裡?」這傢伙該不會是要用什麼奇奇怪怪的招式來懲罰她吧?

「慕淵臨,你要帶我去哪?你說話呀!」

慕淵臨依然沒有理她。

童阮阮問不出什麼了,也懶得再問。

也不知道開了究竟有多久,到最後她都有些困了,靠在座位上,昏昏沉沉。

直到車停在了一處獨棟別墅前,慕淵臨將童阮阮拉下車之後,童阮阮瞬間睡意全無。

「你帶我來這裡幹什麼?這到底是哪裡?」

慕淵臨一路都沒有說話,直到現在也是沉默。

他將童阮阮帶進了房子之後,僕人立刻上來迎接,「慕先生,您來了。」

慕淵臨沒有沒有回應,一路拉著童阮阮上了樓。

咚的一聲,其中一間房間的門被打開,童阮阮被推了進去。

兩個小傢伙正在睡覺,聽到動靜睜開眼睛。

一看到媽咪,他們十分激動,尤其是童蘇喬,不顧睏倦,一下子從床上跳了下來,赤著腳朝童阮阮跑了過來,「媽咪你來了。」

她一把抱住了童阮阮的腿,「媽咪我是不是在做夢?你是不是來接我們回家了?」千千小說吧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