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看到這裡已經讓孟父很震驚了,更讓孟父驚訝的是,不止李家,居然還有鶴家和另外一股不明勢力。

在看到鶴家的時候,連孟老爺子的眉頭也微微皺了起來。

「有知,這東西是哪來的?」孟父鄭重的問,這樣重要的信息,必然要仔細保存,怎麼會落到瓏五手裡。

由於孟有知從前留下的印象太過深刻,孟父絲毫都沒有往瓏五身上聯想。

豪門:契約小新娘 他只想到,是誰給了瓏五這些信息。

瓏五覺得有必要證明一下自己的能力,然後拿起電腦,三下五除二的黑進一個監控系統,調出一個精緻的禮盒的畫面。

孟父看著她的一番動作,比剛剛看到那些信息時的表情,更加震驚。

他看著監控畫面,一眼就認出了禮盒,這是他去年送給孟母的結婚紀念日禮物,一條鑲嵌的藍鑽項鏈,孟母很喜歡,非說是要女兒留下做嫁妝,特意送到一家保密機構存了起來。

孟父抬起頭看著瓏五,張張嘴巴,竟不知如何開口,他的女兒,什麼時候有這樣的能力了?

瓏五要的就是這樣的結果,證明自己最好的方法永遠不是語言,而是實力,她如果跟孟父直接說是她自己弄的,即使孟父相信女兒不會說謊,但這麼突然,他心裡還是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都不會相信,倒不如她直接拿出實力來,簡單有效。

倒是孟老爺子,瓏五心裡暗道姜還是老的辣,從剛才到現在,雖然有些驚訝倒不如說是意外,還夾雜著一絲瞭然。

他肯定猜到什麼了,不然,就是知道一些不為人知的事情。

想到這瓏五一笑,她想要的正是這些不為人知的事情。

孟父猶豫了許久,才張口問:「有知你是哪來的這些本事?」

瓏五笑的燦爛,朱洪志心裡隱約有一種不太好的預感。

瓏五向孟父解釋,說她很久以前就發現了自己在這方面的天賦,本來是打算練好了給家人一個驚喜,但後來接觸到了一些黑暗的東西,她覺得這項技術算是一個秘密武器,就一直沒說,直到這次有人把主意打到她身上,她才決定告訴家裡。

說完,瓏五抬起頭朝朱洪志眨眨眼「舅舅一直都知道呀,還是他支持我的呢。」

朱洪志:!!!

不帶這麼坑舅的!!!

孟父黑著臉看著朱洪志,他雖然為瓏五隱瞞而生氣,但自己的女兒捨不得打捨不得罵,就只能把怒氣轉移到她的同謀上了。

同·舅舅·謀,還是一臉懵逼,朱洪志哭笑,他知道的知道的太早了,這個鍋是甩不掉了。

朱洪志忽然特別慶幸他老婆如今懷孕了,可以保護好自己了,別怪他慫,不能甩鍋,總要找點救命的辦法吧。

「以後再跟你算賬。」眼下最緊要的事畢竟不是這個,孟父也只能先放過這兩個隱瞞者。

「先說說你和鶴家是怎麼回事。」孟父問出了三個人最好奇的一個問題。

「這個。」瓏五猶豫了一下,想了想,她要怎麼說。

說她把鶴洲的弟弟打了一頓,然後去點了鶴家的公司,結果是現在鶴洲在追她?鶴洲是智障吧。

她要是說出來孟父會不會嚇壞?瓏五估計了一下孟父的承受能力,決定,還是不要刺激他了。

孟父見她欲言又止的表情,心一點點往下沉,難道是有知得罪了鶴家?如果真是這樣他可要好好想想怎麼向鶴家道歉了,實在不行他們甚至要舉家搬遷了。

鶴家,整個華夏國乃至亞洲大陸上的地下王者。

不是孟父過慮,與李家相抗他們還算是勢均力敵,還能夠隱隱壓李家一頭,可與鶴家相抗,簡直就是以卵擊石,毫無勝算。

不得不說,孟父對瓏五真的是絕對的愛護,在家族前途和女兒面前,孟父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後者,要知道,舉家搬遷,孟老爺子和朱洪志的政治前途可就要斷送了,連孟氏都會大受打擊。孟父會想到這些是因為他知道,父親,妻子和阿志都會做出同樣的決定。

瓏五還沒開口,但看著自家老爹的表情,不知道他腦補了什麼神仙劇情,趕緊給他撈回來:「爸,我和鶴家沒有什麼關係,要是非說有什麼關係。」瓏五停頓了一下:「那個智,不是,鶴洲他要追我。」

結果,孟父臉上出現了像是被雷劈中的表情。

他知道自己的女兒很優秀,但鶴洲是什麼人,鶴家的家主,整個亞洲地區的地下無冕之王,他年輕有為,殺伐果斷,什麼樣優秀的人沒見過,這樣一個人,忽然說在追他女兒,他真的需要時間消化一下。 鶴洲一直在孟家享用完晚飯才告辭離開。

鶴洲走後,瓏五被孟母盤問了許久,最後一臉不可思議的離開了,

瓏五在房間里磨牙,這個傢伙來一回她被「嚴刑逼供」了一個多小時。

她決定找個人發泄一下,很快,機會就送上來了。

瓏五被綁架了。

剛出校門不遠,一輛車跟在她後面,趁人不注意,忽然打開車門,有人把瓏五一把扯進去,混著迷藥的手帕按在她臉上。

看著女孩漸漸安靜下來,那人把手帕拿下來,女孩已經深陷夢中。

「哼,就是個小丫頭,哪需要這麼多人?」男人不屑道。

「行了,少說兩句吧,趕緊把人捆起來,交了人我們趕緊撤。」副駕駛上的刀疤男催他。

後面兩個男人拿出繩子,把瓏五綁了起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瓏五外表太過柔弱,兩人不約而同的只綁了手。

「大哥,這妞可真水靈。」男人一邊捆人一邊說,手不老實的想要往瓏五臉上摸。

「老實點!」刀疤男呵斥到「這個貨買家交代了要特別小心,把你那些心思都給我收回去。」

男人不滿意的哼哼,低聲咒罵了兩句,安分下來。

車走了許久,兩個多小時左右,終於停下來。

瓏五已經要吐了,她忽然後悔把迷藥消化掉了,她應該睡一覺再說的。

心情不好,想要揍個人發泄一下。

她聽到刀疤男打開車門,對來人說到「貨送到了。」

「你們就是這麼辦事的?!」被稱為買家的一個青年男子,臉帶怒色的指著車裡。

刀疤男趕緊回頭,只見瓏五正帶著微笑端坐那裡。

怎麼會?!刀疤男很驚訝,他們下藥一貫是下很重的計量,沒有十幾個小時絕對不會清醒,這丫頭怎麼這麼快就醒了。

他用懷疑的目光看向剛剛後排的男人,該不會是這小子貪戀美色,故意少下了葯吧。

他雖然疑惑,但什麼也沒說,而是給小弟使眼色,示意他們把瓏五控制起來。

兩個凶神惡煞的人走上來,瓏五隨手扔著一把手槍「你們真的要過來嗎?」兩人齊齊往後退去。

「她哪來的槍!」刀疤男臉色變了。

小弟也很懵,一摸自己腰間,只覺得脊背發涼,他的槍,不見了。

「廢物!」刀疤男簡直要被這個蠢貨氣死。他現在就希望這個丫頭不會開槍,不然這麼近的距離,她就算靶子再不準也能打到人。

刀疤男不著痕迹的往瓏五身邊靠近,想要突擊奪下槍。

只是他剛靠近一步,就聽到了瓏五拉開保險的聲音,腳步當時就僵住了。

靠!這丫頭居然真會!

幾個人不在上前,迅速撤離,躲到建築物附近,掏出手槍。

「老大怎麼辦?」一個小弟問,他們常年做傭兵,身手肯定是有的,制服一個小丫頭肯定不在話下,但問題是,買家要完整的,一點也不讓碰壞了。

刀疤男皺著眉頭,他們一般是不接這種生意的,這次接了這單,是因為有熟人介紹,給的價格比普通的單子高上好幾倍,買家的要求也就一條,小丫頭必須完完整整的,連擦破一塊皮也不行。

可誰想到這丫頭這麼難纏,這單生意要是砸了,他們聲譽必定受損「媽,的,可惡!」刀疤男一時也沒辦法。

而那個青年還很沒有眼色的吼道「你們幹什麼吃的,快點把人抓住啊!」

「還沒想好呢?」清脆的女生響起。

刀疤男睜大眼睛,這丫頭什麼時候過來的! 豪門之莫少的掌上妻 他居然一點都沒察覺!

還沒等他反應過來,一個冰冷堅硬的物體已經抵在他的太陽穴上,只需要一下,就能打穿他的大腦。

「老大!」手下人紛紛舉槍對準瓏五。

「都別動!」刀疤男和青年同時喊道,喊完兩個人都一愣,互相看過去。

「你!」刀疤男怒髮衝冠,都已經危及到他的性命了,這個男人居然只想到他的貨物。

其實過河拆橋這種事在道上不多見,也不少見,許多人都知道,但真輪到自己身上,那就是另一種感覺了。

瓏五:…….這麼忽視我,我不要面子的啊!

兇巴巴的拿槍敲了敲刀疤男的腦袋:「哎哎哎,沒看見我啊?」

這麼一個彪形大漢,臉上還帶著一道長疤,被一個女孩像訓小孩似的拿著把槍敲頭,即使是在生死攸關的時候也是非常憋屈的。

系統在線下搬好花生,瓜子,小板凳準備看小姐姐虐這群渣渣。

還敢綁架他的小姐姐,簡直活的不耐煩了。

瓏五沒打算和他們僵持下去,她是來發泄怨氣的。

抓著刀疤男的肩膀,一腳蹬牆,撐著他,飛身翻過去就是兩槍,都是正中肩膀。

眾人抬槍去追瓏五的身影,可她太過靈活,還有刀疤男擋著,誰也不敢開槍。

「你們都是豬嗎?開槍啊!」刀疤男只覺得瓏五那隻手彷彿鐵鉗一般,緊緊的鉗住她,他居然連一點反抗的能力都沒有。現在哪裡還管生意能不能成,保命要緊。

手下也想開槍啊,可這丫頭也太滑溜了,根本抓不住啊!

瓏五忽然停下來,站在刀疤男背後「這麼著急幹什麼?怕輪不到啊?」女孩聲音壓得很低,像在說悄悄話似的,卻讓刀疤男後半邊身子都僵住了。

「我和你無冤無仇,是那個男人雇傭我的,我可以把錢都給你。」刀疤男毫不猶豫的把青年給賣了。

這次輪到青年氣的說不出話來了。

瓏五才不管主謀是誰,她只想出出氣。

果斷的也給了刀疤男兩槍,瓏五直接使用暴力手段,把一群人都撂倒。

「呼。」瓏五坐在車蓋上呼氣,總算心情舒暢了。

額,肚子傳來咕咕的聲音,打架果然是一件消耗體力的事。

對於小姐姐來說,只要不是吃東西,其他都是消耗體力的事。系統偷偷接話。作為有自知之明的系統,它已經很克制,不敢線上吐槽小姐姐了。

老公大人請息怒 從車子里找出繩子,把人都捆起來,把一地的兇器撿起來也放到車蓋上。

瓏五把那個青年拎出來,仍在地上,繼續坐在車蓋上。

車蓋比較寬闊。

「來吧,說說綁架我幹嘛呀。」 美食供應商 瓏五一邊翻著身上的口袋,尋找著儲藏零食。

最後還是在書包里發現一盒巧克力。

「快說啊,等花開呢?」瓏五拿起一把槍扔過去,正砸在青年的額角,鮮血同時留下。 青年鼻青臉腫,後來又被拎來拖去,憤怒的掙扎:「孟有知,有種你TM放開老子!」

「嘖嘖嘖…」孟有知搖著頭,「我一個黃花大閨女哪來的種啊?你厲害你有。」

系統捂耳朵,哎呀呀,小姐姐你開車開的猝不及防。

「一邊玩去。」

哎,好嘞,系統遁走。

「孟有知,你別跟我耍嘴皮子,趕緊放了老子,你知道老子是誰嗎?老子一句話就能讓你們家的那個老頭子下台!」青年咆哮著。

瓏五眯起眼睛,連老頭子都知道,還這麼有恃無恐,那看來是有權有勢了。

瓏五跳下來,走到他身邊「你說,我現在把你殺了,拋屍荒野,會不會有人發現?」

說完,青年馬上安靜下來,不敢置信的看著她,隨後緊接著的是更大的憤怒,「孟有知你TM給老子等著,老子以後一定要弄死你啊!啊啊!」

還沒說完,就是一聲慘叫,瓏五吹著槍口,「話真多。」

體力不足,瓏五不想在這種智障身上浪費時間。

「來吧,大少爺,不想再吃槍子就好好回答我的問題。」

青年疼的嗷嗷叫,疼的一動不敢動,聽她這麼說,又要罵出口,只是看到她手裡的槍,又勉強收回來了。

這種拖拖拉拉的人瓏五真想直接打暈。

一把把人拽過來,鉗住他的下巴,讓他直視自己。

同時,她整個人的氣質都變了,女孩變的有些虛幻起來,緩緩的閉上眼睛。

刷!一下睜開眼睛,瞳孔居然不可思議的變成了發光的黑紫色,裡面有比極細的紫色細線穿插在一起,緩緩編製成一個帶著不知名的符號的圓環,在眼眸里轉動。

青年的表情獃滯下來,瞳孔放大,只覺得周圍的環境都變的扭曲起來。

「為什麼要綁架我?」瓏五的聲音充滿了蠱惑。

青年不帶一點猶豫「為了送給表哥當禮物,討好表哥。」

「你表哥是誰?」瓏五又問。

「段合睦。」

段合睦,瓏五仔細回想一下,可惜沒有任何印象。

「為什麼把我送給他。」

「他喜歡少女的皮膚和眼睛,你的眼睛很好看。」

哎呀媽呀!小姐姐有變態啊!

的確,喜歡少女的皮膚和眼睛,正常人會有這種愛好嗎?

「為什麼選我?」瓏五可以猜到他這位表哥的地位絕對不低,但不管從哪方面講,真要只是為投一個變態所好,孟有知絕對不是一個好的人選。

瓏五可不認為只有自己長得好看。

「是孟寒清,看上一個妞,被那個妞給拒絕了,孟寒清出手教訓她,被你給救了?」

我?瓏五完全沒有任何印象,她也沒有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習慣啊。

對了,瓏五秀眉微蹙,不會是圖書館那姑娘吧?

流浪的青春 要是那姑娘,她就得懷疑是誰走漏了風聲,畢竟,可沒有幾個人知道是她救的人。

是鶴洲嗎?或者還有誰知道了?

瓏五很快問完所有問題,把青年敲暈過去。

這地方很偏僻,只有一溜破敗不堪的民房,半個人也看不到,瓏五被搶上車的時候手機弄掉了,現在聯繫不人。

於是她只能隨便找了個劫匪,拿槍威脅他給公安局打了電話,媽媽從小就教我們,遇到困難要找警察叔叔。

自己打電話舉報自己,估計整個傭兵圈裡都沒有人干過這種事。

瓏五惆悵,她要怎麼回去,她的專屬坐騎不在這裡啊,而且,她不會開車,她暈的要命,哪有精力去開車啊。

不過很快就有人解決了這個問題,鶴洲來了。

瓏五至晚不歸驚動了家裡人,鶴洲第一個知道,他安排了影子跟著瓏五,很快就找來了。

瓏五坐在車蓋上曬著月亮,考慮要不要就當碰碰車開回去算了,總好過在這餓死。

一列長長的黑色越野越來越近,很快就到了眼前。

車還沒停穩,高大的身影已經一躍而下,疾步走到她身邊。

「好巧啊鶴總,這麼晚了,出來曬月亮?」瓏五笑著跟鶴洲打招呼,結果被鶴洲從車蓋上給拎下來。

靠!

這傢伙居然像拎著個小雞崽兒一樣把她拎下來了!簡直不能忍。

瓏五直接一記飛腿,帶過一陣風,直奔鶴洲的門面。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