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看到這,我們愣愣的也和他們打了招呼,他們就進了電梯離開了。

他們一離開,我們三個互相看了看,都有些困惑。

“小莫,現在讓許霆和秦可兒進來吧。”姜逸晟的聲音突然從裏面傳來。

拉回了我們的思緒。

“許先生、秦小姐請!”小莫朝我們做了個請的手勢,禮貌道。

我和文翰這才舒了口氣,往裏面走。

盛男要跟進去,被小莫攔住了。

至此,盛男只得繼續留在外面。

我和文翰進去的時候,他本拉着我的手的,但我一看到坐在辦公桌前的姜逸晟,皺眉盯着我們交握的手時,我就條件反射似得從文翰的手心裏掙脫出手了。

“許霆,可兒,你們這邊坐。”張導比姜逸晟熱情多了,這會從會客椅子上起身,張羅我們坐在他的身邊。

姜逸晟則什麼話也沒說。目光也不盯着我們了,好像在看手裏的劇本。

我們走過去坐下後,他纔對張導吩咐道:“你現在和他們講講本子上我改動的地方,然後,把我剛纔和你們講的一些宣傳方式,以及要他們配合的地方,都仔細說一遍。如果他們沒意見,就重新籤次約。”

姜逸晟好像懶得和我們說話一樣,什麼都讓張導說。

張導點點頭,一臉的謙卑表情,隨即朝我們遞過來平板電腦,伸手指着劇本文檔中的修改部分,介紹起來。

我們仔細聽着,等張導講完,我和文翰都皺起了眉頭,一臉的不滿。文翰甚至氣憤的將手裏的平板電腦往茶几上一丟,擡頭看着對面辦公桌前的男人,“姜逸晟,你這也太過分了吧?整個劇本都沒有男女主角親熱的畫面就算了,就連牽手的橋段都沒有!這還是愛情片嗎?”

我也覺得文翰生氣是有道理的,畢竟這是一部不錯的愛情題材的戲,他這樣一改,簡直就沒法表達劇中男女主角的感情方法了。

“許霆說的沒錯,這是愛情片,還請姜董你公私分明!”我附和道。 少女沉默地跟在她姐姐身後,臉上寫滿了憂慮之色。

少女知道馬上就要降臨在自己身上的終局,但她卻心有不甘。

毫無疑問,少女這一路上也反抗過,只不過,她的反抗都以失敗告終了。

少女沒能從她姐姐的掌控中掙脫,所以她現在只能絕望的跟在姐姐身後。

「馬上就要到家鄉了,你怎麼還哭喪著臉呀?

以前的你,不是很喜歡家鄉的一切嗎?

既然你現在看到了以前喜歡的一切,那就給我露出笑容啊。」

走在前面的姐姐這麼對少女說著,她猛然一扯拴在少女手腕上的藤條,讓少女一個趔趄撞在了自己懷中。

「姐姐大人…你以前不也曾說過…我是姐姐大人最喜歡的孩子嗎…?

可是為什麼…姐姐大人還要帶我回去…」

少女的臉上沒有露出笑容,她這麼回應著姐姐,始終沒敢抬頭直視姐姐的眼神。

「我當然喜歡你啊…我喜歡以前的你…那時候,你真的很可愛…

可是,你已經變了,你已經不再是我們的一員了。

我們世世代代都與世隔絕的生活著,我們不想被任何人打擾。

這裡很富足,沒有煩惱,也不會有憂慮。

而你卻打破了家鄉的規則,你不僅逃了出去,甚至還想把這裡的秘密泄露給外面的世界。

你知道嗎,你這樣做是會害死大家的。

就因為你對外界的好奇心,你就想讓大家跟著你一起陪葬嗎?!

你太自私了,你根本就沒有考慮過大家的感受。

還好,家鄉也設定了一些規則呢,就是為了懲罰像你這樣的背叛者!」

姐姐一開始的語氣還摻雜著些許悲傷,但她越說越激動,到最後竟推開了懷中的少女。

「姐姐大人…自從姐姐大人找到我以後…姐姐大人就沒有叫過我的名字了…」

少女無法回應姐姐剛才那番長篇大論,她只能這樣說著,不安的捏住了自己的衣角。

「你…不,你已經沒有名字了,背叛了家鄉的人不配擁有家鄉賦予的名字。

住嘴吧,我不許你繼續說家鄉的任何事了,背叛了家鄉的你只會讓我感到噁心。」

姐姐皺了下眉頭,她收緊了拴在少女手腕上的藤條,然後領著少女加快速度向前趕路了。

「姐姐大人…這樣很痛的…」

「我知道,但這樣能更好的讓你收聲呢。除非你向我保證,你不會再談論家鄉的事情了。」

姐姐聽少女提到了『痛』這個字,這讓姐姐的臉上露出了複雜的神色。

雖然姐姐現在對少女很嚴厲,但畢竟姐姐也還算善良,她自然不忍心看著少女受苦。

於是,姐姐就放慢了步伐,等待著少女的回應。

「我保證…我不會在姐姐大人身邊提及任何家鄉的事情了…」

姐姐在得到了少女的保證之後,也就稍微放鬆了少女手腕上的藤條。

「這樣還會痛嗎?」

「不會了…謝謝姐姐大人…」

姐姐現在的樣子讓少女想起了以前和姐姐在一起的時候,這難免讓少女鼻子一酸。

也是因為如此,少女才沒有再提任何要求,而是繼續跟著姐姐一同前行了。

不過,少女卻不想讓兩人之間的氣氛再次沉悶下來,她還想和姐姐聊上幾句。

「姐姐大人…你覺得外面的世界怎麼樣呢…?

外面的世界也很美好吧…並不像家鄉里說的那樣不堪吧…」

「外面的世界很繁華,但同時也太複雜了,並不適合我。

怎麼,你以為我會像你一樣留戀外面的世界嗎?

如果你想耍什麼手段逃脫的話,我勸你還是趁早死了這條心吧。」

姐姐回應著少女,無奈的搖了搖頭。

「以前的你多麼可愛呀,可為什麼你就變成現在這樣子了呢?

當我知道你背叛了家鄉的時候,我的心都碎了。

那時候,我哭了很久,我不想失去你,甚至有種想和你一起離開的衝動。

不過,後來我想明白了,我理解了家鄉之所以制定這種懲罰規則的道理。

是啊,如果沒有規則的話,我們家鄉根本不可能存活下來,而我們也不可能出生於世。

也是因為這樣,我才會漸漸淡去了對你的感情,把守護家鄉放在了心中最重要的位置。

所以啊,對於你的終局,我只會感到惋惜,但我並不會心痛,也同樣不會可憐你。

因為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的,你知道你有多自私嗎?」

姐姐這麼對少女說著,她不由得捏緊了手中的藤條。

而少女沒有想到姐姐居然會對自己說這種話,她深深地垂下腦袋,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對不起…姐姐大人…」

「現在說對不起又有什麼用呢?難道你現在又後悔背叛家鄉了嗎?

你啊,依舊是那副弱氣的樣子,可那時候的你為什麼能鼓足勇氣逃離家鄉呢?

給我把你的信念堅持到底啊,不然的話,你到最後都會有遺憾的。」

姐姐說著,突然停了下來,並輕敲了下少女的腦袋。

不過,在敲完少女的腦袋后,姐姐也快速轉過身去了,擦了下自己的眼角。

而少女則呆看著身前的姐姐,愣了很久。

「姐姐大人…你知道嗎…外面世界的人都用戒指作為約定終生的信物呢…

對了…所謂戒指…就是戴在手指之上的環形金屬啦…」

少女在愣了許久之後,才開口對姐姐說起了這番話語。

「是這樣嗎?看來外面的世界也有奇怪的風俗呢。

不過我倒是認為,金屬這種貴重的東西不值得用在製作這種小物件上面呢。」

姐姐思考了一下,很快就想出了少女口中戒指的形狀。

「不過,姐姐倒是希望能親自把戒指戴在你的腳趾上呢,也許那樣你就不會逃離家鄉了。

當然了,我說的是以前的你。」

聽著姐姐的話,少女再次愣住了,如果不是姐姐牽著少女走,少女可能會原地發獃很久。

「姐姐大人的想法總是很奇怪呢…」

還好,由於姐姐的牽引,少女很快就回過神來了,她這麼對姐姐說著,同時也上前一步,握住了姐姐的手。

「姐姐大人…你知道嗎…在外面世界的時候…我想…我看到了神明大人呢…」

「別開玩笑了,神明大人只是虛構的精神支柱吧,神明大人並不真實存在的。

你我剛剛說了這麼多,結果你還是對我編造這種謊言嗎?

夠了,把你的手給我拿開,我不想觸碰骯髒的你。」 “誰告訴你們,愛情片就一定要肢體的親密度來表達?如果你們只能靠這些親密的姿勢來表達感情,那麼,我覺得你們更適合拍s級片!”姜逸晟手指交叉放在桌上,擡起長睫俊眸,目光一一從我和文翰身上掃過去。

他的目光輕浮至極。彷彿我們現在已經就是s級片中的男女主角一樣!

這目光看的我心痛極了,他難道覺得我就是那麼的不堪嗎?

文翰看了我一眼,目光裏滿是擔憂,隨後,氣憤的走到姜逸晟辦公桌前,伸手使勁往桌上一拍,“姜逸晟,請注意你說話的分寸!”

“我只說事實。如果你們不能夠除了肢體表達感情的話,在我眼裏就是和s級片演員一樣。”姜逸晟不但沒因爲文翰拍桌子而有所收斂,反倒是更加輕蔑的看向他。

話末。還靠到老闆椅上,點着一支菸慢悠悠的抽了起來。

這樣子別提多囂張了。

“許霆啊,你們也別介意,姜董這個人就是愛直來直往。不過他說的也不無道理,作爲導演,我覺得這部戲是走心,不是走身。只有這樣。這部戲才能脫穎而出。”張導也走過來打圓場。餘爪乒號。

“我不想拍了。你們愛找誰找誰吧!”文翰卻轉過身,一把牽着我的手往外走去。

“站住!”姜逸晟在他牽起我手的那一刻,突然站起身,朝我們喊道,“許霆,你可以走,但秦可兒門都沒有!別忘了,她可是我們逸可的演員,而且,這部戲她之前也簽過約的,不拍的話。可得賠償我一大筆的違約金!”

“好啊,多少違約金?我替她賠!”文翰扭過頭,無所謂的道。

“你恐怕真賠不起。”姜逸晟嘴角一斜,嘲諷的一笑道。

“你還沒說,怎麼知道我賠不起呢?姜逸晟,自信過了可就是自取羞辱!”文翰道。

“那好,影視簽約合同上寫的是賠償百倍損失,然後她不服從逸可的安排,又是賠償百分之八十的違約金。按照我的損失來說。至少要賠償十個億。”姜逸晟輕飄飄的甩來一句。

“胡說!”我氣憤的朝他瞪過去。

這姜逸晟也太過分了吧?

“姜逸晟,你這是在獅子大開口嗎?”文翰也怒了,本來牽我的手,都因氣憤,變成了緊捏了。

“我可是照合同辦的。你們要是賠不起,就老老實實的接受劇本的改動!”姜逸晟又坐回椅子上,吸了口手裏的煙,一邊吐着煙,一邊朝我們輕蔑的看過來。

“算了,我們拍吧,沒必要給他那麼多錢,便宜他!”我拽着文翰的胳膊,勸他道。

別說十億,就是一億。以文翰目前的經濟能力肯定是不行的。除非他去和姜峯、李熙然借。我自然不可能讓他爲了我做那麼多的。

“不,能幫你的。”文翰卻並不打算放棄違約。

“可我……”我知道,只有這一個辦法能勸動文翰了。我說到這,故意頓了頓,用不高不低的聲音勸道,“可我想和你合演一部唯美愛情片。”

我這話一出,文翰本緊皺的眉頭,瞬間舒展開來,“可兒,你這句話,真的是比任何情話都甜蜜!”

不等我反應,他就當着姜逸晟和張導的面,一把將我抱進懷裏。

他剛將我抱進懷裏,就聽到姜逸晟那邊傳開他冷冷的吼聲,“夠了,我時間有限,可不想浪費在看你們搞曖昧上!趕緊的籤同意書!簽完,立馬給我滾!”

我聞言,趕忙從文翰的懷中離開,看向姜逸晟那邊,只見他將煙狠狠碾滅在水晶菸缸裏。呼吸不穩。

張導則驚愕的一會看看文翰和我,一會看看姜逸晟,一副見鬼的表情。

估計,他也還不知道我和姜逸晟離婚的事情。

文翰見狀,努力的平復了一下情緒後,隨即和我一起坐下,將同意書簽了。簽完,姜逸晟就打發我們出去了。

張導和我們一起走出來之後,就忍不住輕聲問了句,“你們這是戀愛了嗎?”

“是的。”文翰毫不猶豫的答了一句。

而我卻沒開口。

張導的目光留在我身上,“可秦可兒你不是剛和姜董結婚嗎?”

我張開嘴,剛想回答他我和姜逸晟離婚了,卻一抹聲音搶先我一步回答道:“她被逸晟拋棄了。這種蕩婦,逸晟看清了,自然不會要的。”

我循聲往電梯口那邊看去,果然看見了宋佳佳仰着頭,穿着粉紅色立領的大衣,一步步走過來。

宋佳佳長得不醜,氣質也不錯,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她的眼神了,總帶着那種倨傲感來,讓人不喜歡。

“閉嘴!”文翰氣憤的吼道。

“宋佳佳,你特麼嘴巴放乾淨一點!”這是盛男等候區沙發那邊傳來的吼聲。

他們都在宋佳佳第一時間攻擊我的時候,齊齊對她進行了回擊。

這讓我很感動,心裏也很溫暖。就算沒有姜逸晟,我也會被人護着的。

“請叫我姜太太!”宋佳佳面對他們兩個的回擊,嘴角一扯,翻了翻眼皮,舉起手,刻意讓我們看到她無名指上的鴿子蛋大鑽戒來,我一看到,心裏一緊,隨後慢慢發痛。我感到好羞辱!

果然,我不是姜逸晟的第一個女人,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我還一直以爲自己是特別的,是他的唯一,是他的青梅竹馬,是他的刻骨銘心……到頭來,我只不過是他的可有可無!

“什麼?你……你和姜逸晟結婚了?”盛男驚愕的走過來,伸出食指指着她手上鴿子蛋鑽戒問道。

“當然,昨晚他剛和我求婚,很快就要辦婚禮了,到時候,你們一定要來參加啊!”宋佳佳說到這,特意盯着我看,意有所指的道,“特別是你,秦可兒!我要讓你好好看看,姜逸晟是我的!”

我擡眸看着她掛着得意笑容的臉頰,深吸了口氣,朝她做出一幅無所謂的表情道:“那祝你和他的婚姻能夠超過一個周。”

我和姜逸晟的婚姻連一個周都沒過。

他這種率性而爲的人,誰又能說的準,他對宋佳佳的新鮮度有幾天呢?

“就知道你會嫉妒,不過,沒關係,我就是喜歡看你嫉妒。你放心,我和逸晟,一定會白頭偕老的。”宋佳佳收回手,整理了自己的長髮,隨即,從我身邊傲然的走了過去。

隨後我聽到她嗲聲嗲氣的朝姜逸晟的辦公室走去,“逸晟,我來了!”

“靠,真特麼噁心。可兒,我們走,這地方真不是人呆的地方。”盛男挽起我的胳膊,就往電梯里拉。

文翰這會也拽住我的手,緊了緊力度,給我無聲的安慰。

張導倒是覺得有些尷尬了,就讓我們先走,他去洗手間什麼的。

等電梯合上,文翰問我:“可兒,如果你覺得接拍這部戲有壓力……”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