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看無彈窗廣告就到【愛尚.】 ?一秒記住【筆÷趣♂樂.】,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四更!)

且說,裴定離開禹東學宮之後,仍在想著鄭衡瘦了的事情。

暑熱飲食不佳……

他彷彿記得,母親身邊的古媽媽甚會調養姑娘身子,像小珠兒就完全沒有飲食不佳的問題。

況此時,裴定略閑,對此事就頗為上心。

於是,在去給盧氏請安的時候,裴定便問道:「母親,孩兒想勞煩古媽媽一件事,不知道她最近身子可利索?」

古媽媽是盧家舊仆,年紀比盧氏還好幾歲,將近七十了,故裴定有此一問。

盧氏為人嚴肅,日常難得一笑,對幼子裴定則是唯一的例外。

聽了這話,她笑眯眯答道:「她現在身子好得緊。小珠兒去了學宮,她正無所事事呢。你找她辦什麼事?」

安也院就有不少人手,老五為何要找古媽媽?這可是少有的事。

裴定忙回道:「是這樣的,我想請古媽媽做幾道消暑凝神的吃食,是給小姑娘的。」

聽了這話,盧氏眼中精光大盛。這可是裴定第一次在她面前提到一個姑娘,這可是大到不得了的事情!

這小姑娘是誰?

隨即,她笑著說道:「小姑娘啊?你跟母親說說,這小姑娘是什麼樣的情況,我好吩咐古媽媽準備妥當。」

「年紀和小珠兒差不多,最近總吃不好睡不安,比過去瘦了不少。許是最近河東天氣太悶熱了。」裴定如此說道。

他自是看見了盧氏眼中的精光。他的母親不顯山不露水,實在是一個厲害的人。

但裴定此刻心思簡單,只想著鄭衡既然提點了他天下大勢,如今送些吃食,不過是回以微薄心意而已。

至於別的,他壓根就沒想那麼多。母親喜歡想,那便隨她去吧。——老人家有點事想,也挺好。

聽到裴定的回話,盧氏心裡狐疑了。和小珠兒一般大,這可真的是個小姑娘啊。她還以為……

再看看裴定一副有錢跌落也不撿的磊落態度,盧氏心裡不禁有些失望。難得老五提起一個姑娘,她還想著當中是不是有什麼事,莫非是她想錯了?

再說。十三歲的確小了點。若是等她及笄,然後再養兩年才出嫁,那老五得等多少年?

裴定完全沒有想到他母親已腦補了那麼多,於是便回道:「那麼此事便拜託母親了。」

盧氏點點頭,道會讓古媽媽準備妥當。屆時會送到安也院。

裴定離開之後,盧氏皺了皺眉,對身邊的盧媽媽說道:「浣芳,你看老五這事,是不是我想多了?」

盧媽媽回道:「依老奴看,五少對那個小姑娘甚不一般。只是那個小姑娘是誰?若沒有見到人,倒不好說什麼。」

盧氏贊同,心想也是這個道理。不過轉念一想,她又覺得老五沒有那方面的意思,她想得再多也沒有什麼用。

呼。她快兩隻腳都踏進棺材了,什麼時候才能見到老五成親啊?略心酸……

裴定剛離開,盧氏第四子裴宰便來請安了。

他見到盧氏臉色有異,便關切地問道:「母親可是心中有事?我聽盧媽媽說五弟剛走,莫不是五弟跟母親說了什麼?」

盧氏聽到裴宰這麼問,眼光亮了亮。

對了,這事可以跟老四說說,聽聽他的意見。在裴家,論起對姑娘心思的把握,肯定是老四最擅長了!

於是。盧氏便將剛才的事說了出來,末了問道:「老四,以你看,這事到底如何?我看老五沒那等心思。可是卻特地為了這姑娘準備吃食……」

裴宰笑了笑,道:「母親請放心,此事孩兒代為照看照看。」

說罷這些話,他心裡默默想道:這下有好戲看了,幸好他早點回到河東!

裴宰,盧氏第四子。在裴家,容貌僅次於裴光,人稱「鴻嘉君」,論文才風流,並不亞於當年的裴光,在大宣頗有聲名。

只是,鴻嘉君在人前霽風朗月,一副濁世佳公子的意態,私下卻有一個不為人知的癖好:好刺陰私。

為此,他暗中資助了不少酒肆妓館,美其名曰為裴家探聽消息,實則是他想知道這些事情罷了。

換句直白的話來說,鴻嘉君很八卦,相當相當八。

在聽盧氏說了這些事之後,鴻嘉君便發揮了他搜集情報的畢生功力,半天時間就將裴定口中所說的「小姑娘」查清楚了。

原來,這個小姑娘,是鄭家的姑娘,是永寧伯鄭旻的嫡女,生母寧氏已過世了,今年才出孝……

這小姑娘,乃禹東遊學的姑娘。原來,父親的消息比他更靈通,早早就去了遊學當先生,莫不是為了考察這小姑娘?

通常比較八的人,都是大嘴巴。鴻嘉君知道了這些事後,心裡痒痒的,便將此事告訴妻子楚氏了。

楚氏一聽是關於病弱小叔的事,立刻便多了幾分關注,忍不住又告訴了嬌嬌弱弱的長嫂王氏;王氏么,什麼事都會向相公裴審說說……

如此,一傳十,十傳百,沒多久北裴南裴便悄悄流傳了一則事情。

「聽說五弟在母親面前提到了一個姑娘,是誰啊?」

「五叔提到了一個姑娘?難以置信……」

「督正堂的五爺爺聽說要成親了?五奶奶是誰啊?」

……

可憐的裴定,根本就不知道有這些事情,便有了許多莫名其妙的經歷。

裴審裴密等兄長會拍拍他的肩膀,目光充滿了欣慰和鼓勵;

面癱裴前則跑去跟他說:「五叔,加油!抓緊一點……」

往日對督正堂避之不及的裴家小輩,竟然還跑到他跟前,似想說什麼又一溜煙地跑了。

就連既醉既飽,目光都頗具深意。

原本裴定還不知道原因何在,當他拎著送給鄭衡的吃食去到千輝樓的時候,離開便發覺樓內出現了許多相當熟悉的面孔。

臨窗坐著,彷彿在看禮元大街風景的,是幾位兄長;那堂中間坐著的,則是裴前等人;坐在角落位置的,不就是之前才去督正堂受罰的小輩嗎?

今日,鄭衡會來千輝樓,所以他才將吃食送來這裡。

他總算知道為何會遇到那些事了!這些人,是來看熱鬧的?

此時,鄭衡尚在禹東學宮。她離開明倫堂的時候,卻被人擋住了。(未完待續。)

PS:第四更!至於第五更……作者君好想哭一哭,加更在哪裡呢?得換什麼姿勢求票才好?求各種人氣!

看無彈窗廣告就到【愛尚.】 ?一秒記住【筆÷趣♂樂.】,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閱讀。

(第五更!作者君寫得很高興,為大家奉上八卦的第五更!快表揚我快表揚我!)

擋住鄭衡的,是一個年輕的士子。

鄭衡在來禹東學宮的第一天,就曾見過他,那會兒他眼神桀驁,一心想做周典的學生。

鄭衡入了明倫堂后,也曾見過他幾次,便見到他眼神漸漸平和,每次都會主動跟她打招呼。

這個士子,是王希朝。——當初不滿鄭適因哭戲入明倫堂的王希朝。

現在,王希朝擋住她做什麼?

王希朝臉色微紅,語氣緊張地說道:「鄭姑娘,我……我見你近段時間消瘦了,所以想問問有什麼可以幫到你?」

他的動作很拘謹,目光卻很真誠。

聽了這些話,鄭衡有些訝異。

她只和王希朝見過幾次面,不過是點頭示意而已,連話都沒怎麼說過。王希朝說這番話語,會不會太突兀了?

於是,鄭衡笑笑道:「多謝學兄關心,我很好。」

她不以為自己和王希朝的交情,能夠去到「幫忙」的地步。

鄭太后不甚願意幫人,也不願意被人幫。什麼人在什麼位置上,她心中有十分明確的界線。

王希朝臉漲紅了些,訥訥道:「那……那……我……」

他似乎十分緊張,「我我我」了很久,都沒能把話說完整。

鄭衡不知道王希朝想說什麼,但她心中有點急。

早前她和裴定說好了,道今天會去千輝樓說說暗衛的事情。但她已在書庫里耽擱了不少時辰,這會正趕著下山去千輝樓。

想到這,鄭衡便說道:「學兄若無要事,那麼我先離開了。我今天有急事。」

聽到她這麼說,王希朝眼神閃過了失望,語調終於平穩了:「那你先離開吧,是我阻擱鄭姑娘了。」

鄭衡抱歉地笑了笑,便不再說什麼。越過他匆匆往學宮外面走去。

留在原地的王希朝,則看著鄭衡遠去的背影,目光痴痴的。

他想起了第一次見到鄭衡的情景,那時候鄭衡朝他嫣然一笑。他只覺目眩神迷,自始便注意到鄭衡了。

可是鄭衡入了明倫堂,是遊學的學生。王希朝只能遠遠看著她,然後裝作若無其事和她打招呼。

這一次,他好不容易鼓起勇氣。想和鄭衡說說話,可是鄭衡卻有急事……

罷了,反正都在禹東學宮,以後還會見到鄭姑娘的。

正趕著下山的鄭衡,根本就沒有察覺到王希朝的心思。她秉國十年,即使年紀並不大,卻是實實在在的「哀家」,整個大宣有誰敢在她面前露出什麼愛慕之類的神色?

所以,她壓根不知道王希朝為何緊張,但想到他的性格有些直呆。便不以為意了。

她心心念念的,都是先前裴定所說的暗衛消息。那會在書庫外太匆匆,並沒有過多談及此事。

馬車載著她快速往山下駛去,不久便來到了禮元大街,停在了千輝樓不遠處。

一進千輝樓,鄭衡便發覺不妥了。

今日來千輝樓用膳的客人,容貌氣度委實太出色了些!

特別是坐在窗邊的中年男子,望之如見鴻光烈烈,容貌之美竟不能直視。

此刻,這中年男子也在看著她。一雙鳳目微微上揚……

等等!

這個中年男子的樣貌怎麼覺得有一分熟悉?這標誌性的鳳目,頗像裴光或裴定呀。

她看到與中年男子同桌而坐的兩個人,也投將目光投在她身上,眼神還帶著好奇打量。

這些人。是誰?

這時,有夥計笑眯眯地迎了上來,恭敬道:「姑娘,這邊請……」

鄭衡便跟在這個夥計後面,她不著痕迹地環視了一周,竟發覺有泰半客人都在看她!

她心中生起了警覺。

然而。再看看胖掌柜一臉無奈的樣子,她心中突然有了一個猜想:這些人,不會都來自裴家吧?

太奇怪了!一個個充滿好奇打量,就好像她身上有什麼一樣!

不會是因為府中的酸肉兒什麼的,因此想看看鄭家的姑娘是怎麼樣的吧?

她想不出願意,只得帶著滿腹疑竇上了二樓。或許可以問問裴定是怎麼回事。

她甫上二樓,底下便響起了細細碎碎的交談聲。

坐在最角落的那一桌,有小公子說道:「五奶奶好漂亮啊……可是年紀好像比我還小吧?」

「……好像是!」有小公子果斷回答。

在窗邊,鴻嘉君有些鬱悶,對著兄長們苦笑:「她一定注意到我們了,或許還知道我們是誰了。」

老二裴密喝了口茶,用幸災樂禍的語氣道::「呵呵。反正又不是我帶大家來的。」

言下之意就是:現在戲是看了,人也看了,待老五回到家中,不知道會做什麼呢。

裴審贊同地點點頭,同情地看了鴻嘉君一眼。他們只是「順便」經過千輝樓而已,帶著家中小輩來這裡的,還是四弟啊!

鴻嘉君臉都快綠了,想了想,他便起來朝二樓走去。

反正他都出現在千輝樓了,剛才老五隻是冷冷笑,什麼都沒說就上了二樓。

現在鄭小姑娘也來了,他實在想知道這兩個人平時是怎麼相處的。——不然怎麼回稟母親?

此刻在房間中的鄭衡,看著擺在桌子上的一個大食盒,目光卻有些不解。裴定這是什麼意思?

裴定將食盒往鄭衡那邊推了推,道:「這些食物能夠消暑寧神,味道又很好,非常適合你。食盒裡還附了每道食物的詳細做法,你府中的人若是做不好的話,我下次讓人做好了送給你……」

裴定所說的話,她都聽進去了,他話語中的誠摯,她也知道了。

但是,為什麼?裴定為什麼會送這些食物給她?

見鄭衡神色疑惑,裴定便解釋道:「你之前說吃不好睡不安,正巧我家裡有會調理姑娘身體的古媽媽,所以便做了這些。」

因為她瘦了,所以送食物給她,裴定的意思是這樣吧?

大概,是因為之前那一番天下大勢的話語,裴定想回報她什麼。

如此一來,鄭衡便想通了,笑笑道:「如此,多謝學兄一番心意了。」

這番心意,她還是受得起的。畢竟,她送裴家的可是一份厚禮。

見她接受,裴定也笑了笑,道:「無妨。對了,此次我去京兆,聽說京兆出現了疑似厲平太后暗衛的消息……」

鄭衡心中一凜,她手中的暗衛,出現在京兆了?

此刻,門外小心翼翼地藏住氣息的鴻嘉君裴宰,內心幾乎崩潰了:這兩個人,都是棒槌啊!(未完待續。)

PS:哈哈哈,第五更!感謝諸位的支持!哈哈哈,不知為何今天好開心。大概是被大家的腦洞給開發~想了好多梗!祝福周末快樂!明天會有加更嗎??

看無彈窗廣告就到【愛尚.】 ?一秒記住【筆÷趣♂樂.】,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一更!周末快樂!)

鄭衡聽說了暗衛的事情,肯定地說道:「這不會是厲平太後手中那支暗衛,怕是有人借了這名頭行事。」

裴定贊同道:「我也是這麼想的。經過了那麼多事情,就算太后曾留下暗衛,大概也沒有多少人了。更別說,是在太后賓天三年多后才出現的暗衛。」

鄭衡眼中訝異。裴定說得一點兒也不錯,她留下的暗衛的確沒幾人了。

更重要的是,這些疑似暗衛出現后,孟家、季庸等人便先後出事了。

她的暗衛,怎麼可能會帶來損害百姓之舉?

更別說,她曾那麼照拂孟家,暗衛的出現,怎麼可能會為孟家帶來滅門之災?

明顯,是有人想利用暗衛設什麼局!

只可惜,現在知道的太少,就連救下季庸的暗衛都消失了,鄭衡無法判斷這個局是什麼。

「若是我能親眼見到這些痕迹就好了……」鄭衡有些黯然道。若是她看到了,便能知道真假。

這些痕迹,連裴家都查不到,自然不可能帶回來給鄭衡看。

想了想,裴定便道::「只可惜現在已無韋先生的下落……」

他這話還沒有說話,忽而聽到了一聲細微的換氣聲。他臉色立刻變了變,然後快步躍至門口,猛地拉開了門……

果然,門外是他四哥,直起身子正要離開的樣子。

裴宰喜歡刺探陰私,便將隱藏氣息的本事練得爐火純青。剛才若不是漏了氣,連裴定都難以發現。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