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看著布瑪的媽媽,布瑪和布里夫斯睜大了眼睛,嘴唇輕顫,忍不住神色驚訝,齊聲驚呼地說道;「什麼…….」

「媽媽……」

「老婆…….」

「你……..竟然一下子做了十多盤子!?」

「嘻嘻,當然了,我可是很努力了,為了讓你們可以吃飽哦?」布瑪的媽媽嘻嘻一笑,看著神色獃獃的兩人,心很是不解。

她臉上的笑容不變,只是用疑惑的眼神望著自己的丈夫和自己的女兒,不明白他們是為何這樣。

於是,不由疑惑的開口問道;「咦,你們兩個怎麼不動了,是不是太激動了?還坐在這幹嘛,還不快去廚房將飯菜端出來,難道……..想要讓我一個弱女子一直忙來忙去的嗎?」

她當然不知道自己就是罪魁禍首,相反,她反而對於自己的廚藝很是沾沾自喜的樣子,因為,她有一點並不知曉,其實,她自己的味覺因為常年品嘗各種各樣的果汁,釀造各種各樣的飲料,所以,已經失去了辨別其他味道的功能,所以,在她的口中,無論是吃什麼,都是彷彿美味果汁的味道,

所以,失去了正常味覺的她,做的飯菜,在自己的口中,可以說,是覺得無比美味,但是,若是在正常人的口中,卻會感覺一種無法形容般的難吃,所以,受苦受難的,只能是別人啦。

當然了,知道這一個秘密的人,只有布瑪和布里夫斯博士了。

身為她的家人的布瑪和布里夫斯博士,從那個時候開始,就一直恐懼於她做的飯菜,經常是問她說「菜」色而變。

布瑪和布里夫斯博士在一開始的驚慌之後,忽然不約而同的心中一動,想起先前楚河已經答應了飯菜之事由他而解決的承諾,頓時,心中的擔心一下子放了下來,情緒一下子就好了不少。

兩人微微轉頭,斜著眼睛看了一下楚河,分別露出一個同情的目光后,然後,布里夫斯博士就點頭笑道;「……….好好,應該的,應該的,你做飯這麼辛苦,端盤子當然要我們去哪了!」

「走吧,女兒,阿河,去廚房端盤子去!」

說著,布里夫斯、布瑪以及楚河便一起走廚房裡,不一會兒就將布瑪媽媽剛才做的飯菜盡數的端了出來。

一開始,從布瑪以及布里夫斯博士的口中得知,布瑪媽媽做的飯菜很難吃的樣子,楚河還以為她做的飯菜的樣子肯定也不怎麼好看,但是,當他到了廚房見到了琳琅滿目,色彩艷麗的菜肴時,目光在一瞬間,就發出了閃亮的光芒。

單以菜色而言,楚河實在是想象不出這一一桌子多的菜有什麼難吃的地方,反而由種極其完美等啊覺,此時,他口中不由暗暗生津,心中默默的想道;這個……..真的有他們說的那麼難吃嗎?

之後,在楚河等人的忙碌下,飯菜紛紛被擺上了桌子,滿滿的一桌子的飯菜,極其的耀眼奪目,幾人圍桌而坐,目光紛紛將視野放在飯菜上。

「………嘻嘻,要開飯了,大家都嘗嘗我的手藝吧,很好吃的哦,嘻嘻,都不要客氣了,快點開動吧!」

布瑪的媽媽笑嘻嘻的拿起了筷子,先飛速地從飯桌上夾起了一塊紅燒肉,然後眯起眼睛,放入口中,一臉津津有味的吃了起來。

此時,她滿臉的陶醉之色,顯然,是對自己的廚藝極其的滿意。

而布瑪和布里夫斯則是拿著筷子,手指一動不動,他們的目光沒有朝向飯桌,反而紛紛將目光落在楚河的臉上,目光閃爍,紛紛對楚河露出一絲絲的眼色,其含義自然是不言而喻。

楚河心中自然是明白,他們是想要要讓自己用所行動。

楚河對他們微微點了點頭,神色淡然,表示理解。

布里夫斯博士和布瑪不約而同的心中鬆了一口氣,此時,布里夫斯博士突然露齒一笑,微笑著說道;「哈哈,這麼好吃的飯菜,當然是要讓我們的客人先品嘗了,我還是去拿幾瓶酒去,聽說阿河很能吃呢,一定要先好好招待完客人才行!我特別想和酒呢~~~~」

然後,說完話后,他就就飛快地拿來了幾瓶酒,旋即,就放在他的面前開始飲用了起來。

而布瑪見到了自己爸爸的動作后,也忽然目光一閃,笑嘻嘻的說道;「嘿,對了,我最近的體重好像有點上升的樣子呢,這可不行,如果吃多了的話一定又會升高,我先喝點果汁吧,嘻嘻,我非常喜歡喝果汁哦!」

於是,布瑪也飛快的拿來幾瓶果汁,擺在桌子前面,也開始飲用了起來。

布瑪的媽媽見到自己丈夫和自己女兒的行為,不疑有他,頓時信以為真,她捂著嘴咯咯的一笑,歡快道;「哦,是這樣的嗎,瞧你們還挺知道謙讓的呢,那你們就快點喝啊,這麼好吃的飯菜,一會涼了可就不好嘍。

「阿河,我想,你一定會喜歡我做的菜式的,嘻嘻,趁著還熱快點吃吧,一定很好吃的哦,此時,布瑪的媽媽忽然用一臉期待的神色,眼眸晶亮閃爍,面朝著楚河說道。

「…….哈哈,這菜色如此的漂亮,我想,我應該會喜歡的!那麼,我就不客氣了!」楚河微微一笑,看著布瑪媽媽期待的眼神,頓時拿起筷子,從自己面前的盤子中夾起了一塊肉,放入嘴中自己的叫咀嚼了起來。

如果光看樣子的話,布瑪媽媽做的菜,如鮮花般的燦爛,但是,令楚河沒有想到的是,當他吃到自己嘴裡的時候,他就明白了,為何布瑪以及布里夫斯博士會如此的恐懼了。

並不是外表看上去美麗的事物,內在就一定的美好,相反,有可能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這種事情,是非常常見的,今天,楚河算是親身體驗了一回。

難吃,非常的難吃,無法形容般的難吃。

彷彿一下子揉和了世間最難吃的味道,將他們聚集在了一起,極致般的酸、甜、苦、辣、咸種種的味道交織在一起,構成了一種奇異的,難以下咽奇特的味道,可以說,楚河剛剛入口,就覺得一股深深的難以下咽的感覺瀰漫在口中。

噁心,非常的噁心…….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這,這簡直就是,比……比…….」楚河在一瞬間心中瞬息萬變,但是,既便是如此,也找不到有形容此時這個飯菜難吃的形容詞,此時,他看著方才的布瑪的媽媽竟然可以吃的津津有味,頓時,心中竟然忽然閃過一陣驚嘆之意。

他自然不會知道布瑪媽媽的味覺已經異常到了極點的樣子,所以,才能如剛才那般。

不過,此時,楚河慶幸的是,他口中的飯菜還沒有下咽,只是在口中而已。

若是平常,這個時候,吃到了如此難吃的東西,他早就吐了出來。併發誓再也不吃這種東西了。簡直就是比垃圾還不如,

但是,見到在他面前,眼中包含期待眼神的布瑪的媽媽,以及一臉可憐樣子,眼中透出絲絲哀求的布瑪,以及布里夫斯博士眼中的懇求,楚河此時竟然沒有辦法立即地吐出來。

「這…….這兩個人,真的是把我算計了!不過,要我吃這麼難吃的東西,這怎麼可能呢!」.. 楚河的目光在閃爍中,看著布瑪媽媽的神色,此時,他忽然心中一動,暗自想道:只要不當著布瑪媽媽的面吐出來就行了,這樣的話,那我……….

旋即,在剎那間,他心中思緒百轉,忽然,楚河目光一亮,腦海中頓時有了定計。

這一桌子的菜是絕對不能老老實實的吃下去的,這個楚河自己可以肯定,他絕不會去受這種罪。

但是,也不能就那樣在辛辛苦苦做菜的人面前吐出來。畢竟,做飯的人是布瑪的媽媽,若是換了其他的普通人,楚河早就棄之如垃圾,甩手而去,但是,現在可不能這樣做。

若是換了一個其他的普通人,面對如此的狀況,可能真的別無他法,只能選擇其中一個方式,吃掉,或者吐掉。但是,楚河豈是凡人?他豈能做凡人做出的事?

他可是一個修行者,一個擁有「氣」,並且是世界屈指可數的絕頂武者,被現在的世人稱為天下第一高手的般存在。

以他的修為,想要控制自己體內任何部位氣的運行,簡直就如同探囊取物般的輕而易舉。

此時,他神色平靜,口唇似乎微微動了一動,而與此同時,他心念一轉,身上的氣忽然以一種不易察覺的狀態,涌動了起來,在他的口中,那存在於口中的飯菜,頓時,忽然就被一股無法形容辦的氣吞噬而去,在一瞬間,就將其全部的分化成了原子,生生的消失無蹤了。

別忘了,楚河都能以口發射衝擊破,在口中產生氣的衝擊,對他來說,又有何難?

但是,沒有想到,這種頗有技巧性的氣息流動的方式,竟然會被他用在吃飯上,若是被熟知的人知道了,必然會忍不住大笑起來。

不過,楚河此舉,也算是極其的明智了,不然的話,吃下那種飯菜,縱使他的身體沒有事,但是,心理,多少還是會有陰影的。

現在。楚河的口中,此時,在氣的流動下,甚至連一絲殘渣都沒有,完完全全的就彷彿什麼都沒吃一樣。

重生之浴血女凰 不過,在布瑪媽媽的面前,他自然是不能如此的表現出來,反而,他還當著她的面,做了一個大口吞咽的動作。

那種吃飯的樣子,那種神色,讓人看上去,就彷彿真的像是在津津有味的品嘗什麼絕頂美食一般,與此同時,楚河的臉上,為了表示這個飯菜做的好吃,他的臉上竟然還露出了一絲滿足的微笑。

當然,這個笑容,自然是裝出來的,不過,楚河的演技還是很好的,一點也看不出來他的在裝模作樣。

楚河的動作和神態讓布瑪的媽媽見了,以為他真的實在很開心的品嘗,頓時,她眼中的期待立刻就化成了無盡的欣喜,臉上綻放笑意,細眯的眼中也滿是光亮。

而原本心中正忐忑不安的布瑪和布里夫斯博士,一開始,見到飯菜如口時,還生怕楚河一個受不了,就將飯菜給全部吐出來。

但是,此時,再見到楚河竟然如此的面不改色,神色不改,反而一臉喜色的吃飯的樣子時,頓時,父女兩人紛紛瞪大了眼睛,目瞪口呆,一臉不可置信的神色。

「這……這怎麼可能,那種難吃的菜,竟然也吃得下,他…….他究竟是怎麼做到的?難道修行者的忍耐力,是如此的不可思議.?」

布里夫斯博士震撼的看著楚河,心中不斷的喃喃,他的眼中,就彷彿見到了一種生平從未見到的不可思議的事。

「天啊,好厲害………楚…….楚河的味覺到底是什麼構成的,實在是……..好奇怪?」

布瑪的眼中也充滿了好奇的疑問,心中不斷的思索了起來。

「…………哈哈,阿姨,你做的菜果然就像是這一桌的菜色般的鮮美可口,我覺得很好吃!」楚河看著布瑪的媽媽,微微一笑,他沉吟了片刻,忽然,緩緩地說起了違心的話語。

聽著楚河的贊語,布瑪的媽媽臉上彷彿花兒般,心中只覺的歡愉無比。

而布瑪和布里夫斯博士此時在聽到布瑪媽媽的話后,臉上紛紛露出一絲惡寒。

顯然,兩人是被楚河的話給打擊到了。

對視一眼,這對父女心中不由紛紛苦笑了起來,心中不由同時想道;你以為誰都想楚河這般味覺獨特啊!

此時,布瑪的媽媽看著楚河,只覺得越看,越是喜歡,真的有種彷彿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歡的感受。

心中情緒激動之下,於是。布瑪的媽媽忍不住咯咯的嬌笑起來。

「……….嘻嘻,阿河,瞧你說的,阿姨都不好意思了,不過,你的話,我愛聽。」

「你……你還是第一個讚譽我做飯好吃的呢,布瑪,還有他爸爸,平時我做飯時,都彷彿在敷衍我一樣,也從來沒有誇獎我的廚藝,我可是很不高興呢!」

「不過,今天,我很開心,非常的開心,看來,阿河,你一定非常擅長哄女孩吧!是不是?」

看著楚河,布瑪的媽媽開心的說道;「來,多吃點,我做了很多呢,聽布瑪說你的飯量很大,在這就不要客氣了!」

孽債 「是啊是啊,阿河,千萬不要客氣啊,我和布瑪飯量都很小,這些飯菜你全部吃光都沒關係,哈哈,不知道為什麼,我今天對酒特別的有興趣呢!」布里夫斯博士笑著插口說道。

「………..嘻嘻,是啊,楚河哦,快點吃吧,你多吃點,媽媽一點會很高興的!」布瑪也一臉笑嘻嘻的催促了起來,並不斷的對楚河揮手示意。

「好啊,既然你們如此說餓,那我就不客氣了!」看著這對父女,聽到他們的話,楚河自然知道兩人的意思,心中苦笑了一聲,臉上露出笑容,點頭說道。

旋即,只見他又如法炮製,不斷地又從盤子中夾起了飯菜,然後,用先前的方法,在飯菜未入自己的喉嚨中時,就在口中利用氣將所有的食物層層的原子化,將其消失無蹤。

楚河的這種吃法,速度極其的快速,不大一會而,五六個盤子已經徹底的見空了,布瑪的媽媽看著楚河吃飯的樣子,心中越來越開心,臉上越來越高興,於是,忍不住不停地誇獎起了楚河來。

布瑪和布里夫斯博士見此也很開心,心中紛紛慶幸了起來,大呼道;幸好有楚河在啊,不然的話,這頓飯下去的話,三天…….不,一個星期,都下不來床。

「話說,對了,博士大叔,今日來到這裡做客,其實,我也有一事相求於你,不知道,你能不能答應我的請求呢?」

正在愉快的喝酒的布里夫斯博士,突然見到楚河放下了手中的碗筷,此時,正目光灼灼的望著自己,一臉認真之色的向自己問起了話。

「哦,阿河,什麼事啊,你先前幫了我這麼多的忙,如果是我力所能及的事,無論什麼,我都會幫助你呢!」布里夫斯博士微微一笑,放下手中的酒瓶,一臉笑意的說道。

這個時候,正在痛快喝果汁的布瑪,聽到楚河的話后,心中忽然被勾起了好奇心,笑嘻嘻的問道:「咦,楚河,你有什麼事需要我爸幫助呢,如果有事的話,找我的話,也可以啊,我很聰明著呢!幹嘛找爸爸呢,他可是很古板呢!」

楚河淡然一笑,此時,他沒有理會布瑪的話,而是一臉正色的看著布里夫斯博士,緩緩地說道;「博士,你在科學的領域上,我早有耳聞,可以說,您已經算是這個世界頂級的科學家了,您發明的萬能膠囊我一直都很敬佩,簡直就是天才中的天才!」

「哈哈,哪裡哪裡,阿河,你太客氣了,當時,我也是研究了很長時間呢!」布里夫斯博士謙虛一笑,擺著手說道。

「不管怎麼說,由此可見,博士的科學技術,的卻是已經到了一種登峰造極的地步,所以說,我…………想在一段時間內,請你當我的老師,教授我關於生物以及製造等方面的科學研究方法!」

微微一頓,楚河看著布里夫斯博士,又沉聲說道;「簡單的說,就是我想學習您所有的能力!」

說這話的時候,楚河的右眼之中,忽然,有一絲絲紅芒在閃爍不定,他的話語中,充滿了無比的自信,帶著一股無與倫比的傲氣。

「………哦,你,你不是修武者嗎,竟然有興趣研究科學,真是奇怪的人呢!」布里夫斯博士聽到楚河的要求后,頓時目露驚訝之色,一臉的好奇。

「為什麼,為什麼你要學習我的科學技術?」

「因為我想,如果學習了這方面的東西,對我的修行,必然是有幫助!」微微一笑,楚河沉默了片刻后,又忽然正色道;」而且,最近我也有了忽然想要研究的東西,但是,我並沒有涉獵研究方面的知識,所以,對此事,極其迫切一個教導我的老師!如果是你的話,我想,一定是這方面最好的老師!」

「哦,你是這樣想的嗎!」

聞言,布里夫斯博士微微一笑,他目光閃爍,看著楚河,忽然緩緩說道;.. 「………..是的,正是如此!」

楚河淡然一笑,一臉決然地點頭說道,神色看上去無比的認真,沒有半點像是在說笑的意思。

看到了楚河如此的神色,頓時,布里夫斯博士目光灼灼,如火炬般的明亮奪目。

沉默片刻之後,忽然,布里夫斯博士的目光就端詳在了楚河的臉上,仔細地打量了起來。

打量了半響,就見他看著楚河,忽然正了正神色,變得無比鄭重而又嚴肅了起來。

布里夫斯博士向楚河緩緩地問道;「阿河,你可知道,要學習科學知識,並不比你們修行武道容易,要學成這一門科目,是需要無比的積累和天賦!可以說,必須要一步一個腳印得去做才行!「

「你難道不知道想要成為一個科學家,是很難的一件事嗎?既然你已經是專註於修行,那麼,又何必又想精通另一門能力呢!」

「這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科學研究,沒有那麼簡單!」

「而且,想要學好科學研究,即便是布瑪,雖然已經可以發明許多的東西,但是,也是因為她的天賦絕倫,又加上她自小在我的研究下,耳濡目染,又經過了她自己數年的學習研究,才能夠做到今天這種程度。但是,你卻是從頭學起,而且,還要在短時間呢,難度實在是太大,你難道要捨棄修行的時間來做研究嗎?」

布里夫斯博士此時,極其誠懇的對楚河苦口婆心的勸導了起來,此時,他看向楚河的目光中,充滿了認真。

「…..哈哈,博士,我知道你說的這句話雖然很有道理,但是,那種要求,也僅僅是對於別人來說,但是我可以保證,我絕對不會在這些人中!」

楚河對布里夫斯博士的話不以為然,他淡然一笑,漆黑如寒星般的眸子中,忽然閃爍出了一股如太陽般熾熱的光芒,語氣中蘊含著一股無比的自信。

他緩緩道;「以我的能力,我可以保證,絕對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學會你的所有!甚至,超越你,也是不無可能!」

而楚河的話語剛落,此時,布瑪忽然就嘻嘻一笑,興奮的看著他的爸爸,不斷地誇讚起了楚河,

「爸爸,你可不要小瞧楚河啊,楚河他可是說真的,你不知道呢,要說楚河的學習能力的話,絕對是我從出生到現在所見的人中最強的!」

「在我們一起旅行的時候,遇到了各種的敵人,每次對方有什麼武功招式,不論難度有多麼的大,他都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學會,嘻嘻,尤其是在比武大會的時候,敵方的招數,對他來說,都是能夠輕而易舉的就可以施展出來,可厲害了!」

「所以說,由此看來,無論是學什麼,楚河都可以和他的武功一樣,學到非常厲害的地步!」

聽到布瑪對楚河的讚譽,布里夫斯博士心中不由一震,頓時震撼了起來。

如此能力,若是真的如布瑪所言,簡直就是聞所未聞。

布里夫斯博士思緒紛飛,他穩定了自己的心神,雙目望著楚河的臉龐。

楚河的目光,雖然如平常般,寂靜如水,但是,不知為何,布里夫斯博士心中忽然砰砰的跳動了起來,此刻,腦海竟然忽然升起了一種不敢與其對視的感覺。

深深地吸了口氣后,布里夫斯博士深深地凝視了楚河一眼后,忽然點頭說道;「……….好吧,既然你決定如此,那麼,我同意你的要求,以後,我必然會傾盡我的所有,來傳授給你我所有的知識,你將成為我唯一的一個弟子,不過,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以後能夠學到多少,就看你個人了!」

「…….哈哈,那是自然,無論什麼學習,最後都是給自己而學,我相信,以後我學成的成果,必然是不會令你失望的!」

楚河見到布里夫斯博士答應了他的要求,頓時,欣然一笑,心中暢快,滿臉都是喜悅之色。

「好好,如果真的如你所說,能夠青出於藍而勝於藍,那麼,我能夠作為你的老師,那麼,也算是不枉此生了,哈哈!」

不里夫斯博士看著楚河那自信的神色,忽然間,不知為何,他心中油然而生出一股莫名的期待感。

這種期待感十分的真實而強烈,此時,在他的心中無限的膨脹了起來,無限的擴大,最終,深深的刻印在了他的腦海中去了。

心中情緒在不斷地激蕩中,驀然間,布里夫斯博士忽然放聲大笑了起來,這是開心的笑容,他的心中,此時,無比的開懷。

楚河看著布里夫斯博士的笑容,也同樣的笑了。

兩人的笑聲如同歌聲,交織在一起,在飯桌上不斷的回蕩起來。

而布瑪和布瑪的媽媽則紛紛一臉愕然的看著這兩人,苦笑著搖起了頭,心中莫名其妙。

就這樣,這一頓飯很快就結束了。

此時,布瑪的媽媽正笑嘻嘻的在廚房裡樂呵呵的一邊吹著口哨,一邊刷著盤子,模樣看上去似乎十分的開心。

而楚河、布瑪,布里夫斯博士心中同樣的也有開心事。

三人此時,則是紛紛坐在沙發上,悠閑的看起了電視。

「……..阿河,既然你以後要學習我的科學知識,那麼,以後就在這裡先住下吧,我先讓布瑪給你找個房間!怎麼樣呢?」正聊天中,布里夫斯博士忽然微笑著說道。

楚河聞言后,微笑著看著布瑪的爸爸,看著布瑪爸爸眼中的期待,他沒有拒絕,而是欣然點頭道;「好,我也沒有什麼地方可以去,就不客氣了,多謝了!」

「……..哈哈,不用客氣,不用客氣,這樣可以更方便的教你!而且,我想,我這樣話,布瑪這丫頭也會很開心的,是不是啊?」

布里夫斯博士眼中含笑,滿面春風的看著布瑪,嘴角似乎牽起了一抹戲謔的笑容,

「爸爸……你……..」

看著自己爸爸那眼神中帶有別樣含意的眼神,布瑪的臉色頓時羞紅了起來,她低著頭,跺腳不依了起來。

「……….哈哈!」

看著自己的女兒露出如此不好意思的樣子,布里夫斯博士頓時又笑出了聲。

布里夫斯博士笑道;「好了,布瑪,你去給阿河找個房間吧!記得找個收拾好點的,別太亂了呢!」

「嗯,知道了,我這就去!」

布瑪笑嘻嘻的點頭,旋即,她看著布瑪,笑道;「楚河,我會給你找個好房間的,期待吧,一定會讓你滿意的,嘻嘻!」

說完,布瑪就朝楚河和布里夫是博士招手,飛一般的出門,給楚河去找房間了。

「這孩子,以前從沒見過她這麼積極,現在竟然忙的像只小兔子,哈哈,小子,你還真是………有本事呢!」布里夫斯博士看著布瑪的行為,頓時失笑了起來,此時,他目光微微轉,看著楚河,忽然笑著說道。

聞言,楚河神色平靜,他淡淡一笑,看著布瑪消失的方向,只是輕嘆一聲,旋即,微笑不語。

…………………………..

時間已經差不多快要到了黃昏的時候,晚霞染紅了天空,如燃燒的火焰,漸漸地被在黑暗中綻放。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